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镜子看结合处传来噗嗤,按着她腰猛烈撞击

镜子看结合处传来噗嗤,按着她腰猛烈撞击,如果我今天一定要你出診呢?”史勒克冷聲道。

淩冽冷笑道:“我說過,我不會出診的,范毅,送客!”

范毅上前道:“幾位,請吧?”

可是史勒克身邊的一個長的跟黃毛怪似得手下突然從身上掏出來一把槍對准了范毅的頭,頓時,范毅被嚇的臉色煞白。

而這個時候百草廬裏面有很多病人,他們有很多人都沒有見過槍,看見這架勢都嚇的驚聲尖叫起來,慌亂的逃了出去,一些孩子也是被嚇的大聲哭叫起來。

瞬間,本來還人擠人的百草廬,除了淩冽幾人之外,一個病人都沒有了,全部都被嚇跑了,就還剩下幾個腿腳不利索的,也是一臉驚恐的往外挪。

廢話,他們可是來看病救命的,萬一病沒有看好,還被人一槍給崩了,找誰說理去?

那個黃毛怪把槍收了起來,史勒克笑眯眯道:“淩醫生,現在你的醫館裏面已經沒有病人了,現在應該可以跟我走了吧?”

就算他是外賓,也絕對不敢隨便開槍,他的目的只不過是想嚇走那些病人,逼淩冽跟他走!

本來淩冽就對這個黃毛怪印象非常的惡劣,現在居然拿槍嚇走了自己所有的病人,頓時令淩冽的臉色陰沉下來,道:“現在就算你跪下來求我,我都不可能會去的。”

救死扶傷的確是醫生的天職,但是也要看什么樣的人,像史勒克這樣無法無天的人簡直就是一個毒瘤,不除不快,就算是病死,淩冽也不會多看一樣。

如果見死不救等同於殺人,那這個人淩冽殺定了,就當是替天行道了!

見淩冽竟然還是如此的堅決,臉色難看道:“你知道你要診治的是什么人嗎?你知道你拒絕我之後的後果嗎?”

威脅,這已經是裸的威脅了。

淩冽立即就毛了,你嚇走了老子的病人,讓老子沒生意喝西北風也就算了,竟然還敢威脅老子,你特么當老子是泥捏的嗎?

“那你知道老子又是什么人嗎?你知道招惹老子之後的後果嗎?”

淩冽從來都不樂意仗勢欺人,但今天他就偏偏打算要仗勢欺人一回,欺負弱者是作惡,但是欺負像史勒克這樣的混蛋,他覺得是懲惡揚善。

媽的,敢在老子的地盤兒上面動槍,丫的你不想混了嗎?非把你這個洋鬼子抓進去蹲兩天笆籬子不可。

可就在他准備給劉文正打電話的時候,史勒克倒是先掏出了電話,撥通了一個號碼,一臉怒氣道:“陳先生,我是史勒克,我在你們中華受到了不公平的待遇,現在我要求你立即想辦法給我封了這家醫館,另外,還要將侮辱襲擊我的人送進大牢,受到法律的制裁!”

淩冽馬上就傻眼了,他見過無恥的,卻沒有見過這么下流的。

死洋鬼子,你跑到我的醫館來動刀動槍的不算,結果反過頭還說我侮辱襲擊你,你這么能瞎說,怎么不上天呢?

這令淩冽更加的生氣了,當即就撥通了劉文正的電話。

很快,兩輛車就開了過來,走下來五個人,領頭的是一個衣冠楚楚的中年男人,沖那些還在外面看熱鬧並沒有走遠的病人威風八面喝道:“我是外交部豫州分部的外交官陳青海,都給我讓開,不要妨礙我執行公務!”

看見陳青海來了,史勒克臉色鐵青的指著淩冽道:“陳先生,就是他,不但拒絕給我看病,還對我侮辱襲擊,你必須給我一個交代。”

一看見史勒克,立即點頭哈腰的賠笑道:“史勒克先生,您放心,這件事情我一定會給您一個交代的……”

看他那腰彎的都快舔到史勒克的鞋子上面了,淩冽忍不住心裏面一陣暗罵,這哪兒像中華的官員,這簡直就特么的是一個孫子。

“來人啊,給我抓起來,竟然敢襲擊尊貴的外賓,你知道是多大罪嗎?就等著坐牢吧!”陳青海指著淩冽厲聲喝道。

跟著他一同來的四個男人立即走向淩冽,竟然還拔出了槍,他們勉強算是隸屬外交部的特工,一般要保護重要外賓的安全,都有配槍!

淩冽的目光一冷,道:“你們連事情都沒有問清楚,憑什么抓人?分明是他拿槍威脅我。”

陳青海冷笑道:“你算個什么東西?小醫生一個,史勒克先生又是什么身份?你配得上讓他威脅,帶走!”

淩冽徹底的怒了,這個陳青海當的中華的官,卻幹著外國人走狗的活兒,你怎么不說史勒克是你親爹呢?

“我看誰敢動我?”淩冽喝道。

陳青海兩眼一瞪,囂張道:“好啊,還敢拒捕,要知道我們有特權,如果證實你有威脅到重要外賓的危險性,我們有權將你當場擊斃!”

話剛說完,那四個人就已經將槍的保險打開了,范毅等人立即都被嚇壞了,他們哪兒見過這樣的場面,竟然真的動槍了。q8zc

看見范毅他們被嚇到了,史勒克一臉的得意道:“¥…………≈……¥”

那是新安語,淩冽聽不懂,可是賴有行卻怒了,指著史勒克罵道:“死洋鬼子黃毛怪,有種你再說一遍!”

賴玉賢曾經經常出國診病或者醫學交流,去過新安,賴有行學過一段時間的新安語,他聽懂了史勒克說的話。

“他說的什么?”淩冽問道。

賴有行憤怒道:“他說我們中華人都是軟骨頭,是東亞病夫……”

聽到這種話,現場所有人都怒了,這樣羞辱的話簡直是比罵他們親娘還要令人憤慨,竟然侮辱整個中華民族,就連外面那些圍觀的病人聽到這種話都是憤怒不已。

“黃毛鬼,你特么找死!”

淩冽的怒火爆發了,一個閃身就到了史勒克的身邊,伸手就是一個大嘴巴子抽了過去,史勒克雖然身材高大,可淩冽出手很重。

啪!

史勒克直接被這一個大嘴巴子抽的在地上直打滾。

陳青海傻眼了,他之所以這么巴結史勒克,就是因為史勒克的身份很不一般,如果史勒克砸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出了事兒,那事情就大條了。

史勒克從地上爬起來,指著淩冽吼道:“混蛋,混蛋,你這種卑劣的人竟然敢打我……”

啪!

淩冽又一個大嘴巴子抽了過去,這一次出手更重,抽的史勒克嘴裏直噴血,前面兩顆大板牙都被抽的掉在了地上。

“你可以繼續嘴賤,你嘴賤一次,我就抽你一次,你的嘴越賤,我抽的就越爽!”淩冽舉著手掌冷聲道。

“混蛋,還愣著幹什么?給我抓住他,要是敢反抗,就地擊斃!”陳青海大聲吼道。

他帶來的四個特工立即沖向淩冽,就在這個時候,只聽見一聲暴喝:“我看誰敢!?”隨著這聲怒吼,只見劉文正帶著一群警察趕了過來,顯然是認識陳青海的,冷聲道:“陳主任,你們好像沒有這個權力隨意的抓人把?”

陳青海看見劉文正這架勢,好像是要維護淩冽,立即臉色一變,冷哼一聲道:“這個人侮辱襲擊重要外賓,我身為外交部的官員有自責保護重要外賓的尊嚴與安全,為什么不能抓?”

劉文正看向一旁的史勒克,表情立即有些不正常了,上前笑道:“史勒克先生,這裏面是不是有些誤會?”

史勒克現在連續被淩冽抽了好幾個耳光,連門牙都被打掉了,怎么可能說這是什么誤會?

“沒有誤會,劉警官,我不管他是誰?他侮辱我,並且毆打我,我認識這是對我的極大不尊重,甚至對我敵視,這樣的惡徒如果不受到懲罰的話,我一定會聯系大使館,為我自己討還一個公道的!”

史勒克怨恨到了極點兒,沖淩冽怨毒的看了一眼之後,轉身就走。

陳青海沖劉文正冷笑道:“劉局長,你知道史勒克先生的身份,而且我還告訴你,他這一次來是為莉莉絲小姐求醫的,現在卻發生了這樣的事情,你不但不秉公辦理,卻袒護凶徒,你就等著寫檢查吧!”

說完陳青海也帶著人離開了,並沒沒有再僵持下去。

可是劉文正聽了陳青海的話之後,臉色卻是大變。q8zc

淩冽有些不解的上前問道:“劉哥,那個黃毛怪究竟是什么來頭兒?”

劉文正一臉苦笑道:“老四啊,這個黃毛怪來頭兒不小啊,這一次可能要麻煩了,陳青海說的沒錯,他還真的是重要外賓,跟你說吧,他是新安國費舍爾家族的人,而且還是費舍爾家族大小姐莉莉絲的貼身管家!”

淩冽立即皺起了眉頭,新安過費舍爾家族他可是聽說過的。

費舍爾家族掌管著新安商會,新安商會是全球最大的商會之一,據說當年費舍爾家族的大小姐來中華求醫,被傳說中的那個人給救了,之後就嫁到了中華。

也從那個時候,新安商會就跟中華有著非常緊密的聯系,屢次合作,是非常親密的夥伴兒,而且,整個新安國也受此影響,跟中華建交,是中華最忠實的盟國之一。

這樣一來,費舍爾的家族的人,的確是中華非常尊貴的外賓,難怪劉文正這么頭疼了,如果因為這件事情,影響到了兩國之間的友好,那事情可就大條了。

“老四啊,我知道那個費舍爾不是東西,但是你現在也算是官方的人了,一切還是以大局為重比較好,為國家受一點兒委屈,就當是老哥哥我謝謝你了。”劉文正一臉陳懇道。

以淩冽的倔脾氣,是不想管這事兒的,可是劉文正說的很對,新安商會是中華忠實的盟友,如果能夠維護雙方之間的友好,受一點兒委屈的確是值得的。

可是淩冽卻不同意劉文正的說法,道:“劉哥,如果真是好朋友,為了國家,我這條命豁出去都行,可是你知道費舍爾剛才都說了一些什么嗎?他說我們是軟骨頭,是東亞病夫,這樣的羞辱是友好邦交應該說的話嗎?”

知道費舍爾說了什么話之後,劉文正也是一臉的憤怒,他可是真正的軍人出身,身上那種國家民族榮譽感比常人更加的強烈。

“媽的,這個該死的黃毛鬼,他是想死嗎?”劉文正怒吼道。

就在這個時候,淩冽的電話響了起來,是大領導的,看來他已經知道這件事情了。

“大領導,你已經知道了?”淩冽問道。

“是啊,我已經知道了,小冽啊,我知道你受了委屈,可是凡是以大局為重啊,不能因為私人情緒壞了國家大事啊!”

或許大領導的話說的很重,但事實就是如此,如果費舍爾不依不饒,把事情捅到外交部,引起國際糾紛,那兩國的確有可能會產生矛盾。

還沒有等淩冽答話,劉文正的電話響了,是喬坤宇的,把電話交給淩冽道:“老四,是喬老的電話。”

淩冽接過電話道:“喬叔,你說。”

“小四啊,忍一忍吧,我知道你脾氣倔,可是上頭真的對新安商會非常的重視,為了維護雙方的友誼,你就受些委屈吧,就當這是我跟你幹爹的一個請求了。”

聽完之後,淩冽心中充滿不甘的情緒,就算是重要邦交,難道他侮辱整個中華民族,還要低聲下氣的嗎?

這樣的話,中華的人骨氣何在?中華民眾的尊嚴何在?

可是大領導來求情,喬坤宇連請求的話都說出來了,淩冽又怎么能拒絕得了呢?

劉文正拍著淩冽的肩膀道:“小四啊,大丈夫能屈能伸,這件事情就這么算了吧?”

淩冽無奈的點點頭,正准備以大局為重,忍一時之氣答應下來的時候,幾輛車呼嘯而至,只見是陳青海跟史勒克又回來了,在他們身邊還跟著一群壯碩的男子,從他們身上的氣勢跟步伐,一眼就能看出他們是軍人。

這群人領頭的是一個魁梧的中年人,臉色陰沉,劉文正臉色微變,連忙上前笑道:“馬兄,什么風把你給吹進來了?”

中年人看著劉文正,神色有些緩和,道:“劉兄,你知道我的身份,外交部豫州分部駐守武官,現在有人侮辱襲擊外賓,眼中影響了兩國的邦交,我是來處理這件事情的。”

外交的駐守武官跟大使館的武官非常相似,主要就是保護外賓的人生安全,具有一定的執法權,而且直接隸屬外交部,所行使的權力,地方執法部門無權幹澀,直接對外交部負責。

這個中年人叫馬坤,正是外交部豫州分部的武官,史勒克與人發生沖突,他就直接處理權。

“給我帶走!”馬坤指著淩冽冷聲道。

看見另外幾個武官要上來抓自己,淩冽憤怒了,這個史勒克辱人在先,現在居然還倒打一耙,把事情上升到外交的高度,實在是太無恥了。

“哼,我看你們動一下我一試試!”

淩冽一聲冷哼,身上散發出逼人的氣勢,那幾個武官立即渾身一顫,停滯了腳步。

“你們自己看看你們特么的都是什么東西?”

淩冽伸出手指點向最開始來的那個胖子,陳青海,再到馬坤,一臉狂怒道:“維護兩國邦交的確是好事兒,可是你們有沒有看到你們所謂的重要外賓都幹了什么嗎?說我們是軟骨頭,東亞病夫,這是羞辱,是對我們整個中華民族的羞辱,你們不知道廉恥也就罷了,竟然還做他的走狗,欺辱自己的同胞,你們特么的還要臉嗎?”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