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都湿成这样了不要才怪,放在她里面顶着上楼梯

都湿成这样了不要才怪,放在她里面顶着上楼梯,中華泱泱大國,曾經被一個彈丸小國燒殺搶掠,差點兒就亡了國,原因是什么?原因就是國民內心的卑微。

螞蟻啃大象,猛的一聽,是一個天大的笑話!

可是如果是成千上萬凶猛的螞蟻,而大象只是一頭被啃掉半截身子都不願意反抗的大笨象被?

武力不可怕,最可怕的是人心!

當然,以中華現在的國力,不可能再有人膽敢過來侵略,但是在國際上面,中華人的地位非常悲催,各種羞辱,白眼,甚至民族歧視,太多太多了。

根本原因就是史勒克的那句話,軟骨頭!

他們是外賓,來到中華就可以作威作福,哪怕是做了錯事,當地的官員也會幫忙擺平,他們的心理就是:欺負你們了?欺負你們,你們敢反抗嗎?連你們當官兒的都在幫我欺負你們,你們活該被欺負!

陳青海冷笑道:“都不知道你在胡說什么?馬武官,還等什么,快點兒把他抓起來送到外交部去處理!”

劉文正是軍人出生,他比常人更加能夠理解淩冽的心情,可能之前他覺得大領導跟喬坤宇他們說的很有道理,應該犧牲小我,委屈求全,維護兩國邦交。

但是淩冽的話讓他心裏面像是有一團火焰被點燃了,當初東陽在真正入侵中華之前不也是中華最親近的友邦嗎?q8zc

可是最後呢?當東陽人發現中華軟弱可欺的時候,立即就撕開了偽善的面具,露出了獠牙!

現在已經不再是單單淩冽跟史勒克的沖突了,而是一種民族沖突,如果今天淩冽讓步了,就會讓所有外賓知道,中華都是軟骨頭,好欺負。

到時候,中華人在國際上面的地位只會更加的低微。

“我看誰敢!”

劉文正怒吼道:“這裏是老子的地盤兒,誰敢在我的地盤兒上面撒野試試?”

馬坤一陣動容,冷聲道:“劉局長,你知道你在幹什么?這個人嚴重影響到了兩國邦交,如果外交部追究下來,我怕你承擔不起!”

“馬坤,我去你尼瑪的兩國邦交,別特么的跟老子來這一套,告訴你,我現在只看到了這個洋鬼子欺負咱們中華人,誰敢動淩冽,就是跟老子過不去!”

劉文正今天是打算豁出去了,雖然他離開軍隊好幾年了,但是骨子裏面依然還是特戰團的那個鐵血軍人。

流血砍頭,不怕,想要低頭,不可能!

馬坤大怒,道:“劉文正,你不要太過分了!”

“老子今天就是過分了,你能把我怎么樣?大不了老子不要這身皮了,來人啊,給我看好了,誰特么的敢亂動,都給我抓起來!”劉文正冷喝道。

頓時,他帶來的那些警察全都圍在了淩冽的前面,剛才淩冽說的話他們也都聽到了,如果真的是淩冽欺負人家外賓也就算了。

可是那個洋鬼子竟然敢罵他們是軟骨頭,要還是男人的話,能忍嗎?

但凡有血性的男人都不能忍,現在他們跟劉文正的想法一樣,就算不要這身皮,也不能讓這個黃毛怪給欺負了。

馬坤一陣動容,史勒克跟陳青海也是臉色一變,他們不是第一次遇到這樣的事情,可每一次一道亮出外賓的身份,涉及到外交部的時候,當地執法部門都是極力的配合。

可是這一次,劉文正不但沒有配合,反倒跟他們對著幹,這劉文正吃錯藥了吧?難道不知道一旦外交部的大佬發起火來,他頭上的烏紗帽都保不住了嗎?

“哼,劉文正,你會後悔的!”

馬坤說完之後,掏出電話撥通了一個號碼,說了幾句之後,掛斷電話,劉文正的電話緊接著又響了。

接通之後,劉文正立即態度恭敬道:“吳廳長!”

“劉文正,我不管你跟那個淩冽現在是什么關系,我只是告訴你,你現在的職務已經被解除了,你的職權現在由馬坤代掌!”

電話那邊響起這么陰沉的幾句話之後就掛掉了。

劉文正神色頓時一陣黯然,心裏悲憤難當,竟然連事情的經過都沒有查清楚,就這樣解除掉了他的職務!

馬坤冷笑道:“劉文正,我想你聽的很清楚了,現在你的職務已經被解除了,職權由我來代掌,如果你再敢阻攔,休怪我不念舊情,將你視為同謀一起帶走!”

聽到馬坤的話,淩冽跟那些警察都是大驚,沒想到劉文正的職務竟然解除了。

先不說事情還沒有調查清楚,就拿劉文正的政績來說,上任之後,親曆親為,屢破大案要案,可以說是鞠躬盡瘁了。

這樣的一個好局長,就這樣被解除職務了?

“劉哥,我……”

“局長……”

淩冽跟那些警察都是悲憤不已,這樣的結果令他們不服!

劉文正伸手打斷他們的話,不屑的笑道:“解除就解除,老子不在乎,就算老子不是警察,也是一個中華爺們兒,想在老子面前,欺負老子的兄弟,妄想!”

說完,把身上的警服一扒,連同槍直接扔在了地上,站在淩冽的跟前,吼道:“我看特么的誰敢動!”

那些跟隨劉文正的警察眼中都是一陣炙熱,紛紛扒下身上的警服跟槍,站在淩冽跟前,齊聲厚道:“我看特么的誰敢動?”

陳青海跟史勒克有些傻眼了,雖然劉文正他們現在手無寸鐵,可是身上那股氣勢竟然讓他們有一種委屈。

馬坤臉色瞬間變的鐵青,冷聲道:“劉文正,這是你逼我的,別怪我不客氣,來人把劉文正跟淩冽帶走!”

他不知道劉文正究竟吃錯了什么藥,但上頭的命令他必須執行。

幾個武官拿著槍就沖了過來,淩冽一臉的森冷,拿出了銀針,正准備動手的時候,就看到幾輛軍用卡車飛速的開了過來。

一群全副武裝的戰士從車上跳了下來,喬峰冷聲暴吼道:“我看特么的誰敢動?!”

淩冽選范毅來負責醫館的確么有選錯,當他看見馬坤來了之後,就預感到情況不是太對,瞧瞧的就撥通了喬峰的電話。

喬峰一聽這情況,立馬帶著人趕了過來! 看見喬峰來了,馬坤跟陳青海的臉色立馬就變了,他們都知道劉文正跟喬峰的關系,沒想到喬峰竟然會為這件事情出頭。

“馬坤,陳青海,你們好大的膽子,連老子的兄弟都敢動?”喬峰一臉霸道的問道。

“喬少,你這樣包庇凶犯,不知道喬老爺子知道不知道呢?”陳青海冷笑著問道。

他是惹不起喬峰,可是這件事情已經捅到了外交部,就連喬坤宇都未必能扛的住,他還用的著怕喬峰?

“陳青海,是誰給你的膽子,敢用我爸來壓我了?”喬峰怒道。

馬坤站出來道:“喬少,這件事情已經交由外交部來處理,你現在出手幹預,可知道會是什么後果嗎?”

喬峰一瞪眼道:“我管尼瑪的是什么後果,誰敢動老子的兄弟,就先問問老子的槍答應不答應!”

哢哢哢哢……

他帶來的那些戰士立即沖了過來,圍在淩冽跟劉文正的身前,手中的槍瞄准了馬坤等人。

這些戰士才不管什么外賓,什么外交部,他們的眼裏只有自己的團長,總教官,誰敢動他們的團長跟總教官,就把他打成馬蜂窩!

看見這么多槍對准自己,就算是馬坤心裏面也是毛毛的,他曾經也是軍人,知道軍人的天職就是服從命令,只要喬峰敢下令,這些戰士就敢開槍,才不管你是什么身份?

至於陳青海跟史勒克被嚇的連冷汗都淌了下來,他們不知道今天究竟是犯了什么太歲,只是收拾一個小醫生,居然惹了這么大的麻煩。

就在這個時候,大批的防暴車開了過來,緊跟著防暴車的還有上面寫著某某電視台,某某媒體字樣兒的車子。

事情鬧的這么大,要是不引起注意那是不可能得了,得知喬峰居然把特戰團都拉了過來之後,立即把防暴大隊被拉了過來。

而那些新聞媒體得知了消息之後,也是立馬趕了過來,像這種關系到兩國關系的大新聞絕對是可以上頭條的,他們會輕易的放過呢?

不僅如此,淩冽還看到很多外國媒體,豫州是省城,有這些外國媒體其實並不奇怪。

防暴大隊的頭頭兒拿著大喇叭吆喝道:“我是防暴大隊大隊長董志華,前面的人請立即放下武器,否則將會以故意引發暴動的罪名進行處置!”

喬峰等人的臉色立馬一變,連防暴大隊的人都來了,看來事情是真的鬧大了,如果雙方發生沖突,甚至開槍的話,估計就算是天王老子來了,也保不住他們。

可是沒等防暴大隊的人有下一步沖動,那些新聞媒體的記者竟然直接沖破了警戒線,跑到劉文正的身前,問道:“劉局長,聽聞有人故意侮辱,甚至對新安商會的外賓進行毆打,請問這件事情是真的嗎?”

劉文正臉色一冷,道:“完全是無稽之談!”

一個外國記者卻冷笑道:“劉局長,聽說你們的外交部已經發出了命令,解除了你的職務,是不是因為你與包庇嫌疑犯的行為!”

“絕無此事,我之所以被解除職務,是因為我的上司不了解內情,我的所作所為,問心無愧!”

“劉局長……”

看見那些記者全都圍住了劉文正,淩冽大聲道:“各位,我才是這件事情的當事人,至於你們所說的侮辱外賓,甚至對他進行毆打,說的就是我,如果你們有什么問題的話,可以過來問我!”

那些記者一聽,立即轉過方向圍住了淩冽,把話筒全都遞到了淩冽的嘴邊,問道:“這位先生,聽說你毆打了史勒克先生,請問是真的嗎?”

“不錯,我的確打了他!”淩冽非常直爽的說道。

聽到淩冽的回答,所有人都愣了一下,事情都已經鬧的這么大了,都捅到外交部了,顯然是誰有過錯,誰就會倒大黴,而淩冽卻坦然承認自己打了人,這不是將他們的後路堵死嗎?

稍微有點兒腦子的人,這個時候想的估計都是打死都不能承認自己打了人,想盡一切辦法推卸責任才對。

一個記者連忙問道:“你能講一下事情的經過嗎?”

“當然可以,你們嘴裏的外賓,也就是史勒克,前來向我求醫,因為我有眾多的病人,所以拒絕了出診,因為我是一個醫生,只要是我的病人,無論他是什么身份,不論貧富貴賤,在我眼裏都是平等的呃,所以,我不可能因為他,棄我的其他病人而不顧,於是就提出的建議是讓他把病人送到我的醫館!”

聽到淩冽的話,有很多人都是點點頭,確實,在醫生眼裏,所有的病人應該都是平等的,難道就因為史勒克尊貴一些,就要讓醫生不顧其他病人的死活先去被他看病嗎?

可是還有一半人卻不這么想,當然了,他們都是外國人,其中一個外國記者有些不滿道:“這位先生,你們中華不是號稱禮儀之邦嗎?外國朋友遠道而來,根據你們的禮儀,難道不應該讓他們優先嗎?”

淩冽卻搖頭道:“我們中華是禮儀之邦一點兒都沒有說錯,可是我說過,我是醫生,我的眼裏只有病人,我會一律平等看待,至於你所說的優先權,應該去跟我們的外交官來談論!”

又一個外國記者上前道:“可是,就算你有你有自己的原則,可是,外賓前來求醫你也應該一視同仁才對,為什么對史勒克先生出言侮辱,甚至進行毆打呢?”

淩冽的臉色頓時就陰沉了下來,道:“那是因為史勒克卻讓他的手下拔出槍支,嚇走了我所有的病人,並且要挾我先去出診,我在再一次拒絕,史勒克竟然說出了軟骨頭,東亞病夫這樣侮辱人的話來,為了維護我的民族尊嚴,我選擇了出手對他進行毆打,打人是不對,可是我卻覺得我沒有做錯!,因為我不光是一個醫生,我還是一個中華男兒,我決不允許任何人侮辱我的國家與人民!”

“哼,完全是無稽之談,史勒克先生是什么身份?怎么會幹出這樣的事情來?”一個外國記者冷哼一聲道。

立即又有外國媒體接話道:“不錯,一定是你開出高價,遭到了拒絕,所以你才會動怒,對史勒克先生進行侮辱和毆打!”

有記者嗤笑道:“一定是這樣,你們中華的醫生我太清楚了,眼中根本沒有醫德,只有金錢與利益,做出這樣的事情實在是太正常了!”

淩冽怒了,他感覺到了莫大的屈辱,可是同時卻更加的悲涼,因為他們並沒有說錯,中華現在的醫療系統的確是如此,眼前只有利益。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