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在镜子前把尿一样干,拍打撞击出黏腻水声紫红

在镜子前把尿一样干,拍打撞击出黏腻水声紫红,隨著莉莉絲的離開,那些外國媒體記者都灰溜溜的離開了,剛才他們還義正言辭的指責淩冽,甚至指責整個中華醫療系統,可現在真相大白,他們都感覺到被打臉了。

而那些中華媒體記者則並沒有急著離開,他們感覺到心裏有愧,淩冽在維護中華民族的尊嚴,而他們一開始卻在不明真相的情況下對他展開攻擊。

“淩先生,我是¥媒體的記者,我可以對你進行一次專訪嗎?”一個女記者向淩冽客氣的問道。

“不用了,我只是一個醫生,我做著我應該做的事情,說著我應該說的話,就算你們采訪了我,也上不了頭條,你們還是采訪那些明星吧,他們離婚啦,出軌啦,又誰跟誰大半夜的單獨聊幾個小時的劇本啦,這些新聞或許才有價值!”淩冽笑了笑,轉身就走。

那些記者感覺臉上都是火辣辣的疼,像是被誰抽了一記耳光似得。

今年奧運會,那么多奧運健兒在賽場上面賣命的拼搏,可是新聞頭條卻被某個明星老婆出軌導致離婚的消息給強占了頭條。

之前,還有某個科學家得到了若貝爾獎,同樣頭條被某明星的新聞給占領了頭條。

今天淩冽一番言行讓他們看到了正能量,可是他們平時都在幹一些什么呢?他們職責的是報道時事,讓大眾了解真相,傳播正能量。

可是他們卻整日盤弄這個明星,那個歌手,將那些真正的正能量新聞,以及值得社會關注的新聞拋的遠遠的,這是他們應該做的事情嗎?

很多記者都滿臉沮喪的離開了,可是那個女記者卻緊咬著嘴唇不願意走,而是向旁邊一個老伯問道:“大爺,我可以向您打聽一些事情嗎?”

“你想知道什么?”

“您就跟我說說淩冽醫生吧!”

“你說小神醫啊,他可是一個大好人啊,不光醫術高明,心腸更好,你都不知道,之前我老伴兒的病去很多大醫院花了幾十萬都沒治好,小神醫他隨便紮幾針,開了幾副藥,二百多塊錢兒,好了……還有……”

那些記者散去之後,淩冽吩咐賴有品他們繼續坐診,自己則是跟著劉文正他們離開了,事情鬧得這么大,現在還沒有完全結束,最起碼外交部那邊的態度還沒有表明。

不過沒過多久,結果就下來了,劉文正恢複原職,而喬峰卻因為濫用職權,給了一個記過處分,在沒有任務的情況下,私自將特戰團給拉了出來,的確應該受到了處罰。

如果不是因為淩冽掛著特戰團總教官的名號,喬峰多少有一些理由,估計連開除軍籍都是輕的。

天京,某某辦公室,一群老家夥兒圍坐在一起。

“呵呵,這小子不錯,脾氣倔,很牛犢子似得,我喜歡。”一個光著頭的老頭兒笑呵呵道。

不過卻有人心生不滿,一個頭發灰白的老頭兒冷哼一聲道:“逞一時之勇,沒有大局觀,成不了氣候!”

“呦,一時之勇?沒大局觀?人家連東亞病夫都說出來了,還不發脾氣,難道人家在你頭上拉屎放屁,都不吭聲,才叫有大局觀嗎?”光頭老人皮笑肉不笑道。

灰發老人冷聲道:“新安商會一向跟中華的關系非常密切,如果因為這個關系導致出了隔閡,難道問題就不嚴重嗎?”

“少特么的給我來這一套,老子是當兵的,不像你們這些玩政治的滿嘴放炮,誰欺負老子就以槍杆子砸過去,不然要我們這些當兵的吃幹飯嗎?”光頭老人瞪眼道。

 

“哼,匹夫之勇,難成大氣!”灰發老人冷眼道。

“死老鬼,有種你把話再說一遍!”光頭老人跳起來道。

“說一遍就再說一遍,你想咋滴?”灰發老人斜著眼睛道。

“信不信老子揍你?!”

眼看兩人都快打起來了,一直坐在那裏的黑臉老頭兒才半眯著眼睛道:“好了,都別吵了,要吵回家吵去,就算要動手,我也懶得管,咱們現在正在開會呢!”

見黑臉老頭兒這樣說,兩人才算安靜下來,光頭老人忿忿道:“給我等著,非揍你一頓不可!”

“哼,這話都說了三十年了,也沒見你把我怎么樣!”灰發老頭兒不客氣的頂了回去。

黑臉老頭兒用手指敲了敲桌子,道:“今天我把大家找來,就是想問問你們對這個淩冽怎么看?”

光頭老人立即道:“我覺得不錯,是一個好苗子,值得培養!”

在場的每一個人面前都有一份關於淩冽的資料,所以也都對他有了大致的了解,不少人也響應光頭老人,覺得淩冽應該是大有可為。

可是那個灰發老人卻道:“能力是不錯,可是做事太過魯莽,心性不夠沉穩,我覺得還需要打磨!”

他的話也引起了不少人的同意,對很多人來說,淩冽做事看起來的確有點兒欠缺大局觀。

看見雙方的人數差不多持平,黑臉老頭兒點點頭道:“既然如此,那就再看看吧。”

眾人散去之後,辦公室裏面只剩下了黑老頭兒跟光頭老人。

“老韓,淩冽那小子真的不錯,你為什么不表態?”光頭老人有些不滿道。

黑臉老頭兒點起一根煙,道:“我想表態,但是我現在不能表態。”

“為什么?”

“他姓淩,沒有六歲之前的記憶!”黑臉老頭兒緩緩道。

“你這話是什么意思……難道……”

話說到一半兒,光頭老人突然想到了什么,頓時瞪大了眼睛,情緒看起來非常的激動。

黑臉老頭兒正色道:“現在你明白了吧?他背負的太多了,但是他需要做的事情也太多了,可他現在的能力還遠遠不夠,寶劍鋒從磨礪出,他還需要時間。”

光頭老人一臉沉痛道:“我不管你是怎么想的?當年我已經對不起他老子,他唯一的骨血,誰要敢動一根毫毛,就是跟老子過不去!”

看見光頭老人憤然離開,黑臉老頭兒一陣歎息,道:“淩戰,淩戰,淩戰……”

盡管淩冽沒有接受采訪,但關於他的新聞還是出現了。

“少年神醫,不失民族氣節!”

“在世華佗,我們的醫術,我們的傳承!”

“淩冽,你究竟是英雄,還是神醫!”

新聞之中描述了當日淩冽與史勒克之間的沖突,大肆宣揚淩冽為了民族氣節誓不低頭的事跡,同時,更加對淩冽的神奇醫術,以及醫治病患的事跡加以贊揚。

大部分對淩冽都是持肯定的態度,認為他仁心醫德,弘揚中醫,是中華民族文化的繼承者和發揚者,也是末落中醫的救世主。不過,卻也有一些不明真相的媒體認為這根本就是一場炒作,中醫早就已經末落,頂著中醫的名頭成為神醫,根本就是無稽之談。

可不管怎么說,淩冽的名氣現在是越來越大了。

天京,翻看完這些關於淩冽的新聞之後,黑衣女子輕靠在辦公椅上面,淡淡問道:“范瑤,你覺得他是神醫,還是英雄?”

范瑤一陣沉默,因為她不知道該怎么去回答這個問題。

“那你說,他是想成為神醫,還是想成為英雄?”黑衣女子再次問道。

“我不知道。”范瑤覺得,當自己不知道的時候,那這個問題就是最好回答的。

“如果我全力支持他,你覺得會怎么樣?”黑衣女子又一次問道。

范瑤立即一陣動容道:“那他一定會成為世上最有名氣的醫生,也會成為最受人尊敬的英雄!”

如果眼前這個女人想要扶持任何一個人,那這個人都必將走上一個旁人只能仰望的高度。

說到這裏,范瑤一陣猶豫,又道:“但我知道,小姐你是不會這么做的。”

黑衣女子卻笑了笑道:“我為什么不會這么做?我這么問,就證明我想這么做!”

范毅瞪大了眼睛,以她對眼前這個女人的了解,在她的眼中只有潛力與前途,淩冽雖然驚豔,可是卻還遠遠達不到讓她全力支持的地步。

黑衣女子又搖頭道:“可是我卻不會這么做,真正的神醫不需要我去扶持,真正的英雄也不需要任何人去承托!”

聽到這話,范瑤竟然松了一口氣,也不明白是為什么,剛才她竟然無比的緊張。

“小姐,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范瑤覺得自己都快憋瘋了,再不問她非要抓狂不可。

“你是不是想問我為什么這么關注他?”黑衣女子道。

“不是關注,而是關心!”范瑤糾正道。

黑衣女子一陣愕然,道:“我表現的很明顯嗎?”

范瑤非常肯定的點點頭道:“很明顯。”

當然明顯了,從小到大,無論男女,你都沒有對任何人另眼相看過,卻唯獨對那個王八蛋這么重視,不是關心是什么?

“他是唯一一個對我沒有任何要求的人!”黑衣女子道。

“沒有任何要求?”

范瑤仔細琢磨這句話,心裏突然覺得非常悲哀,任何人接近她可能都是有所求吧?

有些覬覦她的財富,有些人眼紅她的地位,有些人貪婪她的美貌,就連她的家人,也只是重視她的能力。

包括范瑤自己呢?待在她的身邊,不是也有自己的目的嗎?

一個沒有任何要求的人,好簡單的一句話,好隨意的一句話,可是從她的嘴裏說出來,卻是那么的奢侈。

很多人都羨慕她,羨慕她高高在上,坐擁天下財富,但又有誰明白,其實她所擁有的,太少了,太少了,普通人所擁有的,在她眼中卻是那么的奢侈!

“范瑤,你會背叛我嗎?”黑衣女子突然問道。

聽到這句話,范瑤立即渾身一顫?

背叛,好惡毒的字眼兒!

不等范瑤回答,黑衣女子就已經笑了,道:“我知道你肯定不會,對嗎?”

范瑤的目光漸漸平和了下來,長出了一口氣,緩緩道:“小姐,我知道該怎么做了,在你與他見面之前,沒有人能傷害到他。”

在同一時間,一間辦公室之中,康偉冷哼一聲道:“他還真是走了狗屎運,這樣居然都沒事。”

孫天奇卻是眼中閃過一道寒光,冷笑道:“沒事,咱們可以讓他有事。”

“你想怎么做?”康偉問道。

“莉莉絲不是想要淩冽幫她醫治嗎?可是如果不但沒有醫好,反而還更加的嚴重,甚至死掉了呢?”

康偉眉毛頓時一挑,莉莉絲等同於新安國的公主,雖然史勒克的事情已經告一段落,但是出了這樣的事情,肯定會有人心生不滿吧?

可要是就在這個時候,莉莉絲又因為淩冽出了事,那就有好戲看了。

既然答應了,就得言而有信,淩冽對莉莉絲充滿了好感,當然不會放任她身上的病不管,坐上出租車直奔黎嫣然所住的公寓。

這裏是高檔公寓區,住在這裏的人非富即貴,進門都是要經過門衛的盤查詢問的,到了門衛室,門衛問道:“來幹什么的,找誰?”

“哦,我是一名醫生,是來找黎嫣然小姐的!”淩冽道。

門衛一抬頭,打量了他一下,鄙夷道:“就你這德性,還想追黎嫣然小姐,我看你還是省省吧!”

淩冽一陣鬱悶,道:“大哥,我是醫生,是來看病的,不是來追女朋友的!”

雖然黎嫣然是國色天香,但身上那股子冷傲氣,淩冽還真的不怎么感興趣。

門衛翻著白眼兒道:“得了吧?你這一招已經有人用過了,你瞧瞧那邊,玩什么花樣兒的都有,你還想騙我,告訴你,我精的跟猴兒似得,趕緊走!”

淩冽扭頭一看,在門衛室不遠處有幾個年輕人蹲在那裏,手裏不是拿著鮮花就是禮品。

黎嫣然是豫州四朵金瓜之一,當然少不了追求者,簡直就如同過江之鯽,每天都有不少人想要混進去,企圖接近黎嫣然。

趕情這門衛是把淩冽也當成了黎嫣然的追求者,冒充醫生,想要混進去。

“我說門衛大哥,我真的是來給人看病的,不信你可以打個電話問問。”淩冽苦笑道。

“走走走,打毛線的電話啊?來一個我打一個,那我啥都別幹了,打一天電話算了。”門衛擺著數不賴煩道。

淩冽快哭了,媽的,老子真不是來泡妞兒的啊!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青年就囂張的走了過來,譏笑道:“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是什么德性,憑你還想追求嫣然,也不怕髒了她的眼睛,癩蛤蟆想吃天鵝肉,馬上給我滾,少在這裏礙眼!”

被門衛堵了半天,心裏本來就有氣,聽到這家夥的話,淩冽馬上就不爽了。

“老子今天就是來追黎嫣然的,老子就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管你事!”淩冽惡狠狠道。

聽到這話,那個青年立馬就火了,眼看就要發作的時候,眼珠子立即瞪的溜溜圓,看著淩冽的身後。

淩冽挺了挺胸脯,道:“看什么看?是不是終於發現了老子玉樹臨風,英明神武……”

“是你說要來追我的?”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