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老公开车老婆在车上卖,和陌生人在水里做

老公开车老婆在车上卖,和陌生人在水里做“咳咳……”

看見淩冽都快哭了,胡正方連忙站出來救駕,幹咳幾聲道:“裏爾斯,淩冽,今天我們來是有事情要商量的。”

淩冽連忙非常“友好”的推開裏爾斯的手,道:“胡老哥,有什么事兒?是不是很重要的事兒?莫非有病危的病人需要救治?那咱們趕緊走吧,人命關天啊!”

說完就想走,他還真的怕跟裏爾斯燒了黃紙,拜了把子,然後許下什么同年同月同日死的誓言。

盧世峰卻笑了笑,道:“倒不是有什么病人,而是這一次是想請裏爾斯先生能屈尊幫一個忙!”

原來,胡正方,張志傑,還有盧世峰都是豫州醫科大學的客座教授,在閑餘時間都會去豫州醫科大學教課。

裏爾斯在全球醫學界都是一尊大神,來到中華豫州,不知道多少醫療系統的人想要巴結他,豫州醫科大學的校長當然也想打這個主意了。

得知胡正方他們跟裏爾斯有些交情之後,就立即找到他們,希望裏爾斯能夠屈尊去豫州醫科大學進行友訪,如果來了興趣,能講上一節課的話,那就是再好不過了。

要是真的能成事兒,豫州醫科大學就有了吹牛逼的資本了。

你們瞧瞧,就連大名鼎鼎的裏爾斯先生都來咱們學校友訪,甚至還親自講課,這說明了什么?這說明了人家認同咱們的教學質量,這樣的殊榮,可是只有天京醫科大學才有過的啊!

豫州醫科大學在全國醫科學院連前二十名都算不上,如果將這件事情經過媒體的一陣渲染,那知名度將會立即噌噌的往上竄。

到時候,那些有能力的講師一個勁兒的往這裏鑽,那些成績優異的高考畢業生蜂擁而至,到時候還不愁豫州醫科大學不興盛嗎?

裏爾斯沉思片刻之後,爽快的答應了下來,道:“沒有問題,你可以安排一下,我隨時可以過去!”

此話一出,胡正方三人頓時就愣住了,其實他們今天來並沒有報太大的希望,因為豫州醫科大學估計裏爾斯都沒有聽過,去這樣的醫學院講課,對他來說太掉身價了。

而且,眾所周知,裏爾斯非常不喜歡到處講課,不知道多少名校的領導希望他能去本校講一次,但都被他拒絕了。

而天京醫科大學那一次,也是因為礙於中華官方的顏面,裏爾斯才不得不去。

“裏爾斯先生,你說的是真的嗎?”胡正方驚喜道。

裏爾斯笑道:“當然是真的了,我的淩冽已經答應過要去我的國度為我的學生講課,傳授他們中醫,我又怎么會小氣呢?你們中華不是有過這樣一句話嗎?禮尚往來!”

“什么?淩冽要去您的國度給您的學生講課?”盧世峰大驚。

要知道,以裏爾斯的地位,不是什么人都能當他的學生,每一個人不是什么博士就是碩士,最起碼也是一個醫學天才什么的,不然根本就沒有臉說自己是他的學生。

可是現在,裏爾斯卻說淩冽要去給那些人講課。

“裏爾斯先生,您不是不知道國際醫學界對中醫的不認同,您這么做,您的那些學生會願意嗎?”張志傑問道。

裏爾斯一瞪眼道:“不願意也得願意,不願意就別做我的學生!”

看見裏爾斯一臉的霸氣,胡正方三人都是一臉驚愕的看了看淩冽,才明白過來,裏爾斯之所以這么堅持爽快,顯然是因為淩冽的醫術已經徹底的將他征服了。

裏爾斯想想又道:“不過我也有一個請求!”

聽到這話,胡正方連忙道:“裏爾斯有話請直說,有什么請求我們一定滿足。”

別說一個請求了,就算是十個,也會答應了,裏爾斯這么一去的話,對豫州醫科大學來說有著天大的好處,乃至對整個豫州來說都是大好事。

要是向官方申請,都肯定會大力的支持。

“我的請求就是希望淩冽能夠跟我一同前去講課!”裏爾斯道。

“我……”淩冽一愣。

開什么國際玩笑?他沒上過大學不說,就連高中都是三天打魚兩天曬網,現在讓他去給那些大學生講課,不是有點兒荒唐嗎?

胡正方三人也有些發愣,都覺得裏爾斯這個請求未免有些令人費解。

“我可能不行,我沒有上過大學,怎么能講的好課呢?”淩冽擺手道。

裏爾斯卻搖頭道:“你們中華人就是這樣,一切都看什么學曆,但往往學曆並不能代表能力,我有很多學曆,什么專家,什么教授的名銜一大堆,可是我的醫術卻不如你!”

胡正方三人立即陷入了沉思之中,這的確是中華普遍的現象,小孩子從小父母跟老師就一再的教育,一定要考上大學,拿到高學曆,不然以後就沒有前途。

可是最後的結果呢?這些所謂的高學曆卻全都給他們那些中途輟學,從未進過大學校門的同學打工。

不光是這樣,很多企業招聘也是同樣,面試也看學曆吧,沒有高學曆就直接把你拒之門外,沒有學曆你來找什么工作,還是趕緊回家洗洗睡吧。

再拿淩冽來說,自從他出道以來,盡管醫術通玄,卻依然備受質疑,可是如果他頂著某某名校高材生的頭銜,就絕不會出現這樣的情況。

“淩冽,裏爾斯先生說的對,雖然你沒有學曆,但是你的醫術超過我們的太多了,你給他們看的是你的醫術,並不是你的學曆啊,是啊,如果你想要普及中醫,學校不正是最好的地方嗎?”

淩冽一聽,頓時兩眼一亮,是啊,普及中醫最好的地方其實就應該是學校才對。

這其實跟他開門收徒的性質是一樣的,他收肖俊豪為徒,只傳授他一個人醫術,如果去講課的話,就是收了一群徒弟,向一群人在傳授自己的醫術。

“好,我答應了!”淩冽道。

達到了自己的目的之後,胡正方三人立即興高采烈的離開了,他們要去找豫州醫科大學的校長去安排時間了。胡正方他們走了,淩冽也想跑,鬼知道裏爾斯會不會突然想起來,繼續拉著他磕頭拜把子?

之前莉莉絲遭遇大嘴襲擊,說明療養院的防衛力量不夠,現在除了療養院的警衛之外,淩冽提議把整個龍鋒小隊拉了過來。

大嘴的可怕明顯不是一般的警衛或者戰士能抵擋的住的,唯有龍鋒小隊才能保證這裏的安全。

“大熊,這裏就交給你們了。”淩冽扭頭向暗處道。

暗處發出啾啾的聲音,現在龍鋒小隊隱藏在暗處,除了有限的幾個人,根本沒人知道小院裏面還隱藏著一個小隊。

莉莉絲的事情上頭已經知道了,到時候會專門有人來負責護衛工作,到時候龍鋒小隊就可以撤離了。

昏暗的房間之中,全身血色袍子的怪人跪在地上道:“主人,孫天奇刺殺莉莉絲的任務失敗了。”

“無妨,早在意料之中,如果他那么不堪一擊的話,也不配讓我對他另眼相看!”

“主人,現在我們應該怎么做?”

“曝光他的身份吧,我想會有很多人會對他的身世感興趣的。”

怪人不解道:“主人,他的身份一旦曝光,會引起太多人的注意,這會對我們不利!”

“你錯了,他現在還太弱小了,遠遠還沒有達到我的要求,我需要他盡快的成長起來,一只幼虎想要成長為百獸之王,必須要經曆無盡的廝殺與爭鬥!”

“我明白了!”

“宿主有消息了嗎?”

怪人頓時渾身一顫,道:“暫時還沒有?”

“給我繼續找!”

對方的聲音突然壓低,怪人的身體猛的一抽搐,汗水順著袍子滴落下來。

“是!”

自從楚香湘來到豫州之後,發展的極為順利,她在光州所做的節目本來就非常的出色,已經聚集了大量的粉絲,進入豫州電視台之後,立即就得到了高層的賞識,想要重點培養。

只不過楚香湘的資曆畢竟太淺了,想要馬上立即得到力捧,顯然是不太可能的。

不過她也並沒有因此受到冷落,她將會成為鬱金菱主持節目的第二個主持人!

鬱金菱所主持的訪談節目,可以是說豫州電視台的金牌節目,乃至在全國訪談節目之中都是人氣極高,所接觸的名人跟大明星也是多不勝數。

台裏將她安排在鬱金菱的節目之中,無論是曝光率還是人脈的積累,都必定是異常恐怖的。

節目一出,果然,楚香湘雖然遠遠不及鬱金菱那么有名氣,可是出色的形象,以及極具有親和力的言談舉止,立即獲得了一致好評。

還有一點兒不得不提的是,楚香湘竟然跟現在歌壇上面風頭正盛的小天後楚湘語相貌極為相似,之前甚至還有人誤會以為楚湘語轉了行跑去幹主持去了呢。

可能是因為她的那一張跟楚湘語相似的明星臉,讓她的人氣增長的更快了。

很多娛樂媒體開始對楚香湘進行相關報導,都預測楚香湘將會是主持界的一顆新星,前途無量,甚至會超過鬱金菱。

跟在光州一樣,每天晚上錄完節目下班的時間,電視台大樓門口停滿了豪車,成群的富二代,官二代手捧鮮花跟禮物守候在那裏,目的就是為了想見楚香湘一面。

不過鬱金菱處理這樣的情況就老辣很多了,輕而易舉的就瞞天過海,兩個人跑出了電視台大樓,鑽進自己的車裏。

“你個死丫頭,才來幾天,就把我的粉絲強光了,你說,再過一段時間,你是不是連我的飯碗都搶走了?”坐在車裏鬱金菱羨慕嫉妒恨道。

確實,鬱金菱在娛樂圈摸爬滾打這么多年,還是頭一回看到有人在入行這么短的時間裏面,就能聚集這么高的人氣。

“菱姐,你可別這么捧我,到時候我怕你把我捧的太高,摔的越疼!”楚香湘笑嘻嘻道。

鬱金菱翻著白眼道:“算了吧,看在你是我小師妹的份上,就當是提攜你了!”

當然了,這都是開玩笑的話,其實楚香湘不知道的是,她能跟鬱金菱一同主持節目,其實是鬱金菱自己主動提出來的。

“對了,晚上有一個派對,有很多名人富商,還有大明星,要不要一起去?”鬱金菱道。

楚香湘搖著頭道:“我還是不去了,現在奶奶跟我媽都去了福利院,我還要回去給綿綿做飯呢。”

“吆,還會去做飯啊?搞的跟一家三口似得,時候時候打算自己生一個?”鬱金菱酸溜溜道,表情有些誇張,也不知道是真酸還是假的。

“菱姐,你瞎說什么呢?誰要給他生了!”楚香湘羞怒道。

“好好好,不生就不生吧,我先送你回去吧,不過明天會有一個大明星要過來,你可得准備好,這個大明星可是你的偶像!”鬱金菱道。

“大明星,是誰啊?”

“就是現在在歌壇上風頭正盛的小天後楚湘語!”

楚香湘一聽,頓時兩眼露出了亮光,驚喜道:“是她?那真是太好了,她可是我最喜歡的歌手了!”

楚湘語雖然是歌壇的一顆新星,但是無論是形象氣質,還是唱功都是極為出色,一出道就有大火的預兆,粉絲無數。

楚香湘也是楚湘語的粉絲之一,只不過楚香湘喜歡她的最主要原因則是,兩人的名字差不多,就連長相都極其的相似。

回到家之後,楚香湘做好了幾個家常小菜,淩冽帶著綿綿回來了,一進門,綿綿就高興的叫道:“香湘姐姐,今天做了什么好吃的啊?”

淩冽溺愛的拍了一下綿綿的小腦袋,道:“就知道吃,再吃就成小胖子了!”

綿綿撅著嘴道:“不許打我的頭,再打我的頭,不等我變成小胖子,我就已經變成小白癡了!”

看見這樣的畫面,楚香湘覺得特別的溫馨,想到鬱金菱的話,還真的挺像一家三口。

“快去洗手吃飯!”楚香湘沖綿綿道。

綿綿跑去了洗手間,淩冽從背後抱住楚香湘,道:“最近工作怎么樣?累不累?是不是又見到什么大明星了?”

自從來到豫州跟鬱金菱一同主持節目之後,楚香湘每次見到那些大明星大名人都會激動的不行,回來就跟淩冽說個沒完。

楚香湘高興道:“你知道嗎?明天我就要采訪那個我最喜歡的歌手了!”

淩冽一愣,道:“你最喜歡的那個歌手?你說的是楚湘語?”

楚香湘曾經跟他說過,雖然采訪了那么多大明星,但其實她最喜歡的歌手是楚湘語。

“是啊,是啊。”

楚香湘興奮道:“你說我跟她的名字差不多,長的又那么像,我們會不會是失散多年的姐妹呢?”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