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装睡让儿子进,装睡让他做,和妈妈一周一次

装睡让儿子进,装睡让他做,和妈妈一周一次,一個女孩走了過來,氣鼓鼓道:“有什么好神氣的?玷汙了我常家的門風,居然還這么囂張!”

這個女孩不是別人,正是跟淩冽有過一面之緣的常萱,也是常龍的妹妹。

常龍面帶不悅,道:“常萱,不管怎么說,她都是我們的姑姑,不得無禮!”

“你拿她當姑姑,她可沒拿你當侄子看,這么多年,你去看望那么多次,她什么時候看過你一眼?”

常萱氣憤道:“倒是那個孽種,聽說他有事,立馬就蹦起來了,連清高都裝不下去了!”

“閉嘴!”

常龍冷聲喝道:“這些長輩們的事情,與我們無關,以後不要再說出這種沒有教養的話來!”

常萱好像非常懼怕常龍,見他真的發火了,立馬就閉上了嘴巴,可是,常龍從來沒有這樣對她嚴厲過,心裏立即燃起了怒火。

不過這股怒火卻不是針對常龍的,而是針對淩冽,都是這個該死的孽種害自己挨罵。

景家大門前,兩個守衛突然看見一個身穿灰袍,頭發花白的怪女人走了過來,徑直靠近大門,立即上前攔住她道:“你是什么人?趕緊走開,這裏不是你應該來的地方!”

“讓景旭出來見我!”灰衣女人冷聲道。

兩個守衛臉色頓時一變,冷聲道:“哪裏來的瘋女人,趕緊給我滾,不然我們就不客氣了!”

這個怪女人看那樣子,懷疑都是不是要飯的,竟然想見他們二爺,難道是瘋了嗎?景家的二爺,是你想見就能見的嗎?

“我再說一次,讓景旭出來見我!”灰衣女人再次冷聲道。

兩個守衛頓時就怒了,舉起手掌就抽向灰衣女人的臉頰,怒罵道:“瘋婆子,敬酒不吃吃罰酒,你找死!”

啪!

一巴掌狠狠的抽在了臉上,不過卻不是抽在灰衣女人的臉上,而是抽在了那個想要動手的守衛臉上,將他抽的一頭栽倒在了地上,嘴角鮮血連連。

“餘……餘爺?”守衛看著打自己的那個男人,一臉的驚恐。

這個陰沉的男人叫餘碩,可是他們二爺景旭的貼身保鏢,跟隨景旭幾十年,在景家地位極高。

餘碩看都懶得看那個守衛一眼,而是兩眼鄙視灰衣女人,目露鋒芒。

“你清楚,你不是我的對手!”灰衣女人冷聲道。

“常雨清,二十年了,你終於來了!”

餘碩還記得這個女人第一次來景家的時候,是二十年前,那個時候常雨清風華絕代,是天京第一美人,不知道是多少青年俊傑的夢中女神,而且還頂著景家未來二少奶奶的名頭。

然而,二十年後,女神紅顏不再,這個女人帶著怨恨再次來到景家。

“我要見景旭!”灰衣女人只有簡單的幾個字。

景家有很多人,所以景家也很大,其中有一處最大,也最別致的院子,只是可惜,這個院子卻是景家的禁區,除了寥寥幾人之外,任何人都不得擅自靠近一步。

當景家的人看見餘碩帶著一個陌生的灰衣女人走進別院之後,所有人都驚呆了。sa0e

那個女人究竟是誰?為什么可以進入那個別院?!

別院之中,有一條小河,小河旁邊則是一個精致的涼亭,輪椅上,一個俊秀的中年男子手持魚竿兒。

聽著不斷靠近的腳步聲,魚竿兒在顫抖,中年人緩緩扭過頭,看著頭發花白的灰衣女人,眼中滿是落寞,緩緩道:“雨清,沒想到我們再次見面,會是在二十年以後!”

常雨清看著中年人輪椅上面空空的兩條褲管,淡然道:“我以為你撐不過二十年!”

“是啊,我也以為我撐不到二十年。”

中年笑了,道:“可是,老天還不想要我景旭的命,所以,我就不得不活著!”

景旭!

景家的二爺,曾經的景家二少爺!

世界從來不缺人才,豪門也從來不缺嬌子,景旭,曾經就是天京最風華正茂的天之驕子之一,是景家老太爺親自指定的下一任接班人。

幾乎所有人都認定,本來龐大的景家,日後必定會在景旭的手中,變的更加強盛,更加輝煌。

然而,這一切都是二十年前的一個晚上破滅了。

那一晚,本應該是他跟常家大小姐常雨清的良辰吉日,意味兩個最出色年輕人的結合,也意味著兩大超級家族之間的融合,如此繁盛的場景。

但是,卻有人闖進景家,奪走了常雨清,被將景旭的雙腿打斷。

從此以後,景旭就意志消沉,完全失去了銳氣,跟那些突然變成殘廢的普通人一樣。

這樣的人,是沒有辦法在繼續掌管景家的,景家失去了一個最出色的接班人,也多了一個渾渾噩噩的殘廢。

“你想報複?”灰衣女人問道。

“想!”景旭道。

灰衣女人點點頭,道:“如果你說不想,可能你現在已經死了!”

“雨清想殺我?”景旭問道。

灰衣女人搖搖頭道:“不殺!”

“為什么不殺?我卻想殺他呢!”景旭笑了。

“你殺不了!”

“為什么?”

“因為他是淩戰的兒子!”

說完這一句,灰衣女人轉身就走,她來這裏的目的已經達到了。

餘碩走了過來,一臉陰沉道:“如果你想,常雨清走不出景家。”

景旭臉上露出淡笑道:“你錯了,沒人能留下她,常家留不下,景家也一樣留不下!”

一道年輕的聲音橫插了進來,道:“那是二叔不想留下她!”

景旭扭頭看著走過來的年輕人,笑道:“怎么?你忍不住想要出手了?”

年輕人也笑道:“二叔是我的二叔,景家也是我的景家,我怎么能不出手呢?”

“好!”

景旭道:“那他就是你的了。”

年輕人眼中滿是淩冽的殺機,森然道:“二叔,二十年前你輸在了淩戰的手中,這筆帳,我就幫你在淩冽的身上拿回來!”

發生這么大的事情,天京方面都快炸了鍋,而身處豫州的淩冽卻什么都沒有做,依然每天坐在百草廬,行醫診病,好像什么事情都沒有發生一樣。

一輛黑色吉普停在了百草廬的門口,走下來四個黑衣人,身上都散發著淩厲的氣息,百草廬門前本有排著長龍的病人,看見這四個人靠近,紛紛一臉驚懼的自動退避。

這四個人身上的氣息太淩厲了,尋常百姓根本就沒有辦法直接面對。

四人走進百草廬,淩冽一皺眉,冷聲道:“你們驚擾了我的病人,立即出去!”

一個黑衣人冷聲一笑,掏出自己的證件,道:“我們是特勤局的人,淩冽,請你立即跟我們走一趟!”

說完,直接掏出了手銬,其他三人更是將配槍拿了出來,打開保險!這是想要強勢抓人,一旦遭遇反抗,就要開槍的架勢啊。

“我沒有違法,為什么要跟你們走一趟?”淩冽冷聲道。

黑衣男子冷笑道:“有沒有違法,你說的不算,只有調查清楚了才行,立即跟我們走,如果你敢反抗,我們有權將你當場擊斃!”

淩冽雖然算是軍方的人,但是對這種什么特勤局的編制並不清楚,但是他可以肯定一點兒的是,特勤局的人來找自己的麻煩,肯定是有人在故意針對自己。

“當場擊斃?我倒要看看你有沒有這個膽子!”淩冽站起身來,一身陰冷的氣息。

他當然不會跟特勤局的人走,明知道是故意針對自己,如果跟他們走了,估計到時候就算沒罪也變成有罪了。

“你敢拒捕!”

一個黑衣男子目光一凝,舉起槍托就砸向淩冽的頭,淩冽眼中寒光閃現,伸手就是一個大嘴巴子抽了過去。

啪!

那個黑衣男子當場被抽的一頭栽倒在了地上,嘴角鮮血連連。

“哼,一群走狗,立即給我滾,否則的話,我不能保證你們能不能完整的離開這裏!”

淩冽一臉的殺機,既然身份已經公開了,就等於撕破了臉皮,接下來就是真槍真刀的碰撞,淩冽當然不會有絲毫的客氣。

“你好大的膽子,竟然敢襲擊我們,找死,開槍!”一個黑衣男子大怒,舉起槍,就打算開槍!

嗖嗖嗖!

淩冽手指彈動,三道銀光閃現,三個黑衣男子立即捂著手腕一聲慘叫,在他們的手掌上面插著一根銀針,那種劇痛足以讓他們失去行動能力。

“我再說一次,給我滾!”淩冽的語氣變的更加森冷了。

“你好,敢這樣對待我們特勤局的人,你還是頭一個,你就等著大禍臨頭吧,我們走!”黑衣男子一臉憤恨的離開了。

如果只是爪牙,他們絕不可能活著離開,可淩冽看過他們的證件,確確實實是特勤局的人,如果殺了他們,這個罪名,淩冽可擔不起。

趕走了特勤局的人,淩冽正准備繼續替病人診治,只見白雲文跟江崇武急匆匆的趕來了,一進門就問道:“小四,特勤局的人呢?”

“被我打出去了。”淩冽道。

“什么?”兩人大驚。

看見兩人的表情,淩冽問道:“怎么?他們很厲害嗎?”

江崇武臉色凝重道:“他們不止是厲害,簡直權力滔天!”

淩冽眉頭一皺,權力滔天?

“你可能不知道,特勤局隸屬情報科,他們有著對省級以下的官員,以及大校級別一下的軍官進行無差別的調查,任何人不得做出抗拒,否則,他們有立即格殺權!”

淩冽臉色變的凝重起來,沒想到特勤局竟然有著這樣可怕的權力,難怪這么囂張了。

“如果你跟他們走了,只要你沒有問題,我們就有辦法,可是現在你拒捕,而且打傷了他們,按照他們的行事作風,你已經上了他們的黑名單!”白雲文道。

“難道,我只能跟他們走嗎?”淩冽問道。

“不錯,你確實應該跟他們走,可是現在麻煩來了,你曾經拒捕,他們現在甚至連證據都不需要,就能將你送進大牢,如果你膽敢逃逸,或者反抗,就直接以叛國罪論處!”江崇武道。

淩冽目光一凝,沒想到對方下手會這么狠,這么黑,居然利用特勤局來對付自己。

一個人,無論多強勢,都不可能與國家機器對抗的,要是特勤局來對付自己,手段稍微強硬一點兒,自己反抗的話,被定上叛國罪,誰都救不了他。

“那現在應該怎么辦?”淩冽問道。

白雲文沉吟片刻道:“既然對方是專門針對你來的,就算你現在跟他們走,可能也無法善了,只會給他們借口和機會來對付你,所以,你現在只能馬上離開,我們去找向老他們解決這件事情。”

照目前看,暫時退避是最好的解決方法了,只能等向紅軍他們解決了問題再現身。

淩冽卻道:“恐怕現在想走我都未必能走得了,他們既然敢來,不可能一點兒准備都沒有。”

特勤局可是情報科的幹兒子,怎么可能不了解淩冽的能力,既然找到他頭上來了,肯定是已經布下了天羅地,就算抓不到淩冽,也絕對能夠造成激烈的沖突,到時候淩冽一樣麻煩纏身。

“那現在怎么辦?難道真的讓他們把你帶走嗎?”江崇武道。

淩冽大馬金刀往那裏一坐,笑眯眯道:“既然他們想抓我,那就讓他們來好了,我倒要看看他們有沒有那個能耐。”

當初向紅軍說只要公開他的身世,就能解開眼前的危局,想必,特勤局的人沒有那么容易把他給帶走。

淩冽現在可以說是豫州最耀眼的人了,特勤局的人找上他,這個消息立即就傳遍了整個豫州,特勤局,那可是隸屬情報科的特殊部門,如果不是一方大員,哪一個不是談虎色變?膽子小一點兒的估計都能直接嚇尿。

淩冽固然是強橫,可只不過是一個特戰團的教官,特勤局想要對付他,他根本沒有膽子反抗,在特勤局的背後可是站著情報科這尊龐然大物呢。

聽說淩冽打了特勤局的人之後,不少人臉上的表情都變的精彩起來了,要知道,淩冽大有一統豫州的局面,這對很多人來說可不是什么好事兒。

現在特勤局的人上門了,在他們眼裏,淩冽的好日子也算是到頭了,立即有不少人紛紛跑了過來,想要看看淩冽是像一條狗一樣被特勤局的人帶走的。

在特勤局的人還沒到之前,百草廬的門前倒是已經聚集了不少人,這些人有不少淩冽的至交齊國亮等人,但是很多的卻是前來看熱鬧的人,其中不乏像蘭俊,霍青玄這些專門來看淩冽狼狽的人。

“老弟,特勤局的人不簡單,我看你還是先走吧。”齊國亮等人上前勸道。

像他這種身份的人當然知道特勤局的可怕了,一旦淩冽真的被帶走了,可能就很難出得來了。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