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怪叔叔在地上干着妈妈说,今天晚上就给你弄

怪叔叔在地上干着妈妈说,今天晚上就给你弄,來人身穿一身筆挺的黑色西裝,可是看他身上的氣勢,明顯不是黑衣人那些小魚蝦能比的,最起碼是一個實權人物。

“局長!”一個黑衣人叫道。

這個竟然是特勤局的局長,這個位置級別不是很高,可是在情報科的授權下,卻是權力極大,之前就已經說了,省級以下,大校以下,他們都有權無理由抓人,當得起是橫行無忌!

“哼,職責所在?付國孝,你是在威脅我嗎?”元鎮山身上的剛猛威壓撲散而出。

付國孝淡笑道:“元將軍,就算是給我十個膽子,我也不敢威脅您啦,只是特勤局的規矩您是懂的,如果您攔著,我的確是帶不走他,我只能上報,到時候讓楊科長來處理這件事情了。”

元鎮山冷笑道:“楊弘又能攔得了我嗎?”

“楊科長當然攔不住您了,楊科長其實攔不住很多人,可是特勤局依然帶走了很多人。”付國孝一臉自信道。

元鎮山面色變的陰沉,是的,楊弘雖然級別不是很高,可是卻直接隸屬國安科,他攔不住,有人能攔得住,元鎮山雖然手握重權,但也並不是完全可以橫行無忌!

“那請問元將軍,我是不是可以將淩冽帶走了呢?”付國孝的臉上再次露出了笑容。

特勤局可是情報科的幹兒子,可能早就知道元鎮山會來了,如果他們不能保證將淩冽帶走,可能根本就不會出面,特勤局居然還有帶不走的人,要是傳出去,簡直就是在打臉。

可是元鎮山卻不屑的笑道:“恐怕你還是沒有辦法將人帶走!”

付國孝臉上的笑容凝固了,道:“元將軍今天是打算以權壓人,強行阻撓特勤局辦事了?”

元鎮山嘿嘿一笑,道:“我元鎮山什么時候以權壓人過了?我也不敢阻撓那么特勤局辦差!”

淩風笑眯眯的上前,掏出一份文件,交給了元鎮山,元鎮山一聲冷哼,道:“睜大你的狗眼看看吧!”

付國孝接過文件,打開一看,臉色立馬就變了,道:“不可能!”

“為什么不可能?難道你認為我元鎮山會在文件上面造假嗎?”元鎮山冷聲道。

付國孝長出一口氣,笑道:“我當然不會覺得元將軍會造假,只是這份文件也是真的,只是這一份文件可能他本人都還不知道,應該就不會生效,所以,他現在還不是龍劍的人!”

龍劍的人?

淩冽一愣,他知道龍劍,淩風就是龍劍的大隊長,同時也是龍組幾大戰隊之一,那可是真正的特種尖兵,每一個人都是當之無愧的兵王!

“哈哈哈”

元鎮山大笑了起來,道:“我龍劍想要誰,用得著他知道,用得著他同意嗎?”

付國孝的臉色頓時變的陰沉起來,道:“元將軍,這可能不符合規矩吧?”

確實,這顯然是不符合規矩的,哪兒有這樣的?人家都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情況,人家就變成你的人了?

“你跟我談規矩?那你翻開最後一頁仔細再看看!”元鎮山冷笑道。

付國孝翻開文件的最後一眼,只見那上面有一道鋼印,那是一條盤旋著,張牙舞爪的龍形,龍形的中央是一個“鈞”字!

“這”

付國孝立馬一臉的震驚,那表情就跟活見鬼了似得,兩手一抖,手中的文件差一點兒就掉在了地上。

周圍圍觀的人,包括特勤局的人都是滿臉的愕然,那文件上面最後一頁究竟有什么東西,竟然把付國孝嚇成那個樣子?

“現在你還想把人帶走嗎?”元鎮山冷笑道。

“不敢!”

付國孝恭敬的將手中的文件遞交到元鎮山的手中,然後轉身一揮手,冷聲道:“我們走!”

看見一哄而散的特勤局成員,除了元鎮山之外,在場所有人都是一臉的懵逼,媽的,付國孝剛才那么囂張,就連元鎮山都鎮不住,怎么看見文件最後一頁,立馬就變的跟小雞仔子似得呢?

看見特勤局的人走了,元鎮山立即拍著淩冽的肩膀,興奮道:“走,咱們找個地方,跟元叔好好聊上一聊!”

淩冽是淩戰唯一的骨血,而淩冽也是第一次遇見曾經跟父親無比親密的人,都想迫不及待的好好聊上一聊,當即就直接離開了百草廬,直奔向家。

看見淩冽離開了,撲通,撲通,撲通一連串癱倒在地上的聲音,正是之前為了巴結霍青玄打擊淩冽的那幾個人,一個個臉上都是死人表情,喃喃道:“完了,完了,這一次是真的完了”

霍青玄跟蘭俊也是面如死灰,他們只想狠狠的抽自己幾個大嘴巴子,再狠狠的跺上自己幾腳,馬勒戈壁的,為什么嘴巴這么賤呢?為什么不等淩冽徹底倒了之後再出手呢?現在好了,人家沒倒,倒是自己快要倒了。

四股陰冷的殺機從兩人的雙眼蔓延了出來,他們感覺死到臨頭,必須要做一點兒什么了。

趕到向家,一進門,看見悠閑坐在那裏的向紅軍三人,元鎮山好爽的笑呵呵道:“向老,您老還挺硬實啊!”

盡管元鎮山現在身居高位,可是面對向紅軍這種元老級別人物,一樣不敢有絲毫的放肆。

向紅軍翻著白眼道:“還沒進門,就在這裏瞎咋呼,怎么不知道你這個將軍是不是白撿來的。”

“嘿嘿”

元鎮山訕訕一笑,沖白天宇跟喬坤宇咧嘴道:“老白,老喬,沒想到你們還活著呢?”

白天宇一瞪眼,道:“媽了個巴子的,你小子怎么說話的呢?老子身體結實著呢,你死了,老子都死不了!”

看樣子元鎮山跟向紅軍等人都非常的熟識,而且關系匪淺,難怪當初向紅軍等人對淩冽如此的重視了,這一切都是淩戰的緣故。

不管是已經退下來的向紅軍三人,還是正身處高位,手握重拳的元鎮山,都給於了淩冽長輩般的關懷,在感激的同時,淩冽更想知道自己的父親究竟是一個什么樣的人,為什么二十年生死不知,依然會有這么多人願意為他赴湯蹈火!元鎮山跟向紅軍等人寒暄完之後,看見淩冽一臉期待的表情,向紅軍眉毛一挑問道:“他出手了?”

“那是當然,除了他老人家,我可沒有這么大的本事。”元鎮山咧嘴樂道。

淩冽一陣動容,不知道元鎮山口中的老人家究竟是誰,不過聽他那語氣,必定是一個權勢通天的人物,至少,情報科都不敢出來炸刺兒!

要知道,情報科的權勢極大,在整個中華,除了寥寥數人之外,想要讓他們忌憚的人實在是太少了。

“他老人家是怎么處理的?”喬坤宇一臉恭敬的問道。

元鎮山掏出一份文件,就是之前給付國孝看過的那一份文件,白天宇跟喬坤宇一看,頓時就樂了,道:“老爺子還真是好手段啊,就這么一個大印,那幫混蛋就得老老實實的窩著!”

淩冽也很想知道那份文件上面究竟有什么東西,居然連付國孝的特勤局都乖乖退避了。

見淩冽滿臉的疑惑,白天宇將文件遞了過去,道:“小子,你也看看吧,這簡直就相當於是一塊免死金牌啊!”

淩冽接過文件,並沒有什么特別奇怪的地方,只是一份調任書,就是將淩冽調任到龍劍大隊任職。

這是他之前已經知道的,不過他不認為這就能阻止特勤局把他帶走。

喬坤宇道:“翻開最後一頁!”

淩冽打開一眼,只見後面是一個極其特別的印章,那是一個張牙舞爪的龍形圖案,盤旋的龍形之中是一個“鈞”字!

難道這就是讓特勤局也得老老實實滾蛋的原因嗎?可是這個圖案有什么意義?

看見淩冽依舊不明白,白天宇眼中露出精光道:“聽說過三大元帥嗎?”

淩冽心裏猛的一跳,他當然聽說過三大元帥了!

建國之後,論功行賞,元帥是最高的封號了,能夠獲得元帥封號的人,無不是位高權重,而且曾經功勳顯赫之輩,當之無愧的開國元勳!

哪怕是現在已經取消了元帥的封號,最高級別也只是五星上將,可是依然沒人能夠剝奪之前已經獲得元帥的封號,因為這些人為中華所做出的貢獻實在是太大了,沒有人能夠剝奪他們的封號。

所謂的三大元帥就是當時取消元帥封號之時僅存的三位元帥!

“莫非這個就是”淩冽猜到了什么,拿著文件的手忍不住顫抖了起來。

喬坤宇點點頭,道:“不錯,那個圖案正是三大元帥鈞帥,龍鈞的印信!”

淩冽差點兒就被嚇蒙了,媽呀,竟然是三大元帥鈞帥的印信,難怪特勤局那么老實了,面對三大元帥,別說特勤局,情報科了,就算是當今一號首長見著了也得老老實實,罵你幾句還得跟孫子似得聽著,不能還嘴。

因為三大元帥有那個資格,無論是他們的貢獻,以及他們人品,還有什么人能夠比得上?

“鈞帥鈞帥怎么會?”淩冽說話都有點兒不利索了,他是真的被嚇住了。

或者說不是被嚇住,而是心中那種敬畏令他無以複加,三大元帥啊,那可是曾經被民眾尊為神一樣的存在。

“你是想說你怎么會有鈞帥的印信嗎?”

元鎮山笑了笑,道:“因為鈞帥是我們的師傅,也是你父親淩戰的師傅,也就是你的師爺!”

淩冽感覺頭都要炸開了,我滴媽呀,這是啥情況?威震天下的三大元帥之一的鈞帥竟然是自己父親的師傅,自己的師爺。

這就難怪鈞帥為什么要保自己了,有人要欺負他的徒孫,堂堂鈞帥怎么可能會答應呢?

當初向紅軍告訴他,只要公開自己的身份,就能解開母親的危機,雖然相信向紅軍,可是他心裏面還在打鼓,打死他都想不到會是這種情況。

以鈞帥的威嚴,別說特勤局,情報科,估計就算是大首長跑來,都未必能夠把他給帶走,憑借著這個身份,他完全可以橫著走了。

這個龍鈞可是一個非常具有傳奇色彩的人物,當年跟隨太祖一起打江山,未成年就已經沖鋒陷陣,立下了赫赫戰功,不到三十歲已經封為將軍,麾下龍衛軍所向披靡,令敵人聞風喪膽!

最輝煌的一次戰績,龍鈞率領不足萬人的龍衛軍對五萬敵軍展開伏擊式刺殺,最終龍衛軍五千人回歸,五萬敵軍全軍覆沒!

這一次次戰績,實在是太傳奇了,龍鈞曾經一度被認作是無敵戰神。

有關龍鈞的事跡流傳的太多了,除了他在戰場上面的英雄事跡之外,在戰場之下,敵國曾經出動精銳大軍對他專門展開刺殺式圍剿,最驚險的一次,敵國出動一個編織在萬人的敢死隊對只有隨身數百近衛的龍鈞進行圍殺。

但最終這數百近衛只剩下了不足二十人,但是近萬敵軍沒有一個人活著走下戰場!

至於普通的殺手刺殺更是不計其數,但是至始至終,沒人能夠拿下龍鈞的人頭。

建國之後,龍鈞並沒有成家立業,而是選擇了孤身一人,並說過:我龍鈞是屬於國家的,國家未曾崛起,我龍鈞何談立家?

可以說,龍鈞將自己的一生都奉獻給了自己的祖國!

在震驚之後,淩冽的心情變得洶湧澎湃起來,龍鈞竟然是自己的師爺,那個足以令整個中華都尊敬的老人竟然是自己的師爺!

他沒有見過龍鈞,龍鈞的一切也都跟他沒有半毛錢的關系,可是他卻感覺到無比的自豪!

可是突然變得無比複雜起來,鈞帥是自己父親的師傅嗎?憑借他的身份,能保住今天的自己,為什么就保不住二十年前的淩戰?

要是鈞帥肯站出來,當年就算是景家跟常家也未必能夠把淩戰怎么樣吧?

可是當年,淩戰並沒有得到幫助,只能一個人孤軍奮戰,天涯逃亡!

看見淩冽一臉複雜的神情,向紅軍搖搖頭道:“我知道你想問什么,但是很多時候都有萬不得已的情況,當年並不是沒人想幫你父親,只是不能!”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