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妈妈悄悄地走进爷爷,爸爸快点我坚持不住了

妈妈悄悄地走进爷爷,爸爸快点我坚持不住了,淩冽突然感覺心裏面一酸,她在等自己接她回家嗎?

剛剛心裏面還有一絲怨氣,可是自己有什么資格去埋怨她的,身為一個女人,不知道自己丈夫的生死,母子分離近二十年,她究竟都承受了一些什么?

可憐天下父母心,難道她真的不想見自己的兒子嗎?可能一個母親為了見自己的兒子一面,就算是死也願意的吧?

但是她沒有,她在等,在等自己的兒子去接她回家!

或許別人不懂,但是淩冽懂!

當年淩戰所做事情,幾乎是將常家跟景家兩家尊嚴狠狠的摔在了地上,摔的粉碎,這樣的仇怨,哪怕是過了二十年也不會消散,要是淩冽這個時候出現,兩家必定有所動作,可是以淩冽現在的實力,根本擋不住兩家的碾壓。

所以,現在常雨清不能走,她必須留在常家,留在天京,這算是給兩家一個交代,至少不會令兩人再起怒火,傾盡全力來對付淩冽。

如果兩家做的太過分,上頭不答應,龍鈞也不答應,淩戰現在生死不知,常雨清被你們軟禁近二十年,難道還不夠嗎?

淩冽現在好恨,他恨景家,恨常家,更恨自己,恨自己的軟弱無能,母親受苦受難近二十年,現在依然還如此屈辱的在保護自己。

淩冽一臉的悲憤,道:“我一定會去接你回家的!”

有龍鈞出面,淩冽的麻煩算是徹底的解除了,竇萬重的死也算是白死,敢跟地府的人勾結,上頭要不是看在竇國興以往的功勞,估計早就對竇家下手了。

至於江文海跟景明等人跟淩冽之間的恩怨,想要利用特勤局這些勢力對付淩冽現在也是不靈了,只要淩冽沒有做錯事情,誰敢針對他,就等著承受鈞帥的怒火吧!

而能夠承受鈞帥怒火的人,真的是太少了!

“怎么樣?現在跟我回天京吧,師傅他老人家想見你。”淩冽道。

淩冽當然也想立即去見自己這個曾經威震天下,如今受人敬仰的師爺爺,可是一陣沉默之後,淩冽卻搖頭道:“元叔,我現在還不能走。”

元鎮山一愣,道:“為什么?”

淩冽一臉的冷峻道:“如果我現在去了天京能做什么?被你們跟師爺爺保護著嗎?”

如果現在淩冽去了天京,身後有龍鈞跟元鎮山等人維護著,他完全可以橫行無忌,可是這並不是他想要的,他沒有忘記自己還身負大恨,或許他能借助龍鈞的力量很快成長起來,獲得複仇的力量。

可這並不是他真正想要的,她要讓自己去接她回家,那他就要憑借自己的力量堂堂正正的去接她回家。

知道淩冽的想法之後,元鎮山歎息一聲道:“師傅說的果然沒錯,你跟大哥是一個性子,不會輕易跟我走的。”

淩冽跪了下來,對著北方恭恭敬敬的磕了三個頭,站起身來道:“元叔,回去告訴師爺爺,總有一天我會去天京看望他老人家,好好孝敬他的。”

元鎮山走了,淩冽卻直奔傾城國際,黎嫣然看著他,淡然道:“我以為你會離開豫州,直接去天京。”

不光是他,幾乎所有人都這么想的,有了鈞帥罩著,淩冽只要去了天京,就會一躍成為天京最炙手可熱的人物,只要他想要,什么得不到?

淩冽卻笑道:“如果我真的去了天京,可能我就不是淩冽了。”

黎嫣然眼中露出一道神采,那個人果然沒有看錯人。

“找我有什么事嗎?”黎嫣然問道。

淩冽掏出幾張紙來,扔在了黎嫣然的桌子上面,道:“這是幾張配方,我要跟傾城國際合作,將這些配方全部打造出來。”

黎嫣然拿起那幾張配方,立即一陣動容,並沒有什么特別的地方,無非是治療一些什么頸椎病,腰肌勞損,肩周炎這些常見病的配方,可是後面的治療效果卻是:根治!

這些常見病死不了人,但是卻是令眾人非常受折磨,而且最痛苦的則是只能緩解,卻沒有根治的方法。

但是淩冽的配方卻能夠將這些常見病完全根治,那就有點兒令人震驚了。

要知道,這些病實在是太常見了,為什么說他們常見,那是因為得這些病的人實在是太多太多了。

據粗略的統計,一百個人裏面最起碼超過百分之四十的人有頸椎病,百分之四十,中華具有十幾億的人口,這是多么恐怖的一個數字?

如果淩冽真的能夠研制出這種藥物的話,黎嫣然敢保證,淩冽會瞬間成為世界級別的富豪!

“你想要做什么?”黎嫣然問道。

“很簡單,我要權,我要權勢,我要通天的權勢!”淩冽道。

不錯,淩冽現在想要迅速的打造屬於自己的權勢,要他快速的強大起來,擁有能夠抗衡景家以及常家的力量。

而獲得權勢的最佳途徑,對淩冽來說,最合適,最簡單的就是錢!

錢不是萬能的,但是沒有錢是萬萬不能的。

就拿傾城國際來說,背後的聶家為什么這么多年來都是屹立不倒,雄峻中華,乃至世界?

其最大的根本就是傾城國際這個龐然大物,源源不斷的金錢,能夠幫助聶家做成很多事情。

淩冽想要錢,他想要很多,很多的錢,甚至想要一個龐大的金錢帝國。

但是他知道自己做不到,所以,他找到了黎嫣然。

“我為什么要幫你?”黎嫣然冷淡問道。

她非常淩冽給他的一張配方意味著什么,一旦研制成功,必將瞬間席卷全國,乃至全世界,甚至會引發一些驚天的顛覆情。

“那就需要你問問那個人了,如果她願意,你就幫我,如果她不願意,這幾張配方就是我的謝禮!”淩冽說完,轉身就走。

他不知道黎嫣然會做出什么樣的決定,但是他說過了,如果黎嫣然肯幫自己,那他從此以後就跟傾城國際緊緊的聯系在了一起,如果不肯,那幾張配方就是傾城國際所幫他的謝禮,從今往後,他與傾城國際兩不相欠! 當然了,淩冽知道如果給了自己一個平台,憑借自己所能拿出來的配方,必定會有一番驚人的作為,所以,這個決定黎嫣然做不來主。

只能由黎嫣然身後的人來決定,同時,淩冽想弄清楚一件事情,由始至終,黎嫣然背後的那個人都在鼎力相助,這令淩冽摸不清楚頭腦,那個人究竟是誰呢?難道真的是那個傳說中,在商場上猶如神一樣的女人嗎?

可不管那個人是誰,淩冽都能肯定,那個人必定是傾城國際的權威,甚至是聶家的人。

這一次如果黎嫣然肯幫自己,也就意味著或許自己就能跟聶家合作,這對淩冽來說,是一件大喜事,聶家的底蘊不比常家以及景家差,在某種領域甚至比兩家更加強大。

反之,傾城國際屢次對他給於幫忙,那幾張配方就當作是謝禮,從此跟傾城國際分道揚鑣。

淩冽離開之後,黎嫣然立即撥通了一個號碼,恭敬道:“小姐”

當黎嫣然把事情說完之後,電話那頭問道:“嫣然,你的決定是什么?”

黎嫣然沉默片刻之後,道:“我的決定是拒絕他!”

電話那邊笑了笑,道:“可是我卻要你答應他!”

黎嫣然立即一臉的震驚,她知道一旦跟淩冽合作就意味著什么,絕不僅僅是生意上的夥伴那么簡單,以淩冽現在的處境,跟他成為合作夥伴,極有可能會成為景家以及常家的敵人,難道聶家會同意?

“不過,我現在卻要你離開傾城國際,去幫她!”

黎嫣然感覺自己就像是被雷劈中一般,竟然要她離開傾城國際,專門去幫淩冽。

“小姐,這不行,聶家是不可能會答應的,淩冽給出的幾張配方非常不簡單,如果真的研制成功上市,絕對是傾城國際最有力的競爭對手!”黎嫣然道。

要她離開傾城國際她不會在乎,就算那個人讓她去死,她都不會皺一下眉頭,可現在卻要她離開傾城國際去幫淩冽,同行是冤家,要是淩冽的產品出現,那跟傾城國際就是競爭關系了,難道要她黎嫣然變成傾城國際的對手嗎?

電話那頭卻漠然道:“我就是要你成為傾城國際最有力的競爭對手!”

回到家中,淩冽就接到了電話,黎嫣然道:“我會幫你,不過我會從傾城國際離職!”

淩冽當即就懵逼了,其實他並不認為黎嫣然會拒絕自己,因為他所出的配方價值非凡,一旦跟傾城國際合作,那將會是雙贏的局面,作為一個生意人是不可能拒絕的。

但是沒想到黎嫣然竟然直接從傾城國際離職,要來幫淩冽,那就意味著,要完全的另起爐灶,但是這樣一來,就會跟傾城國際成為競爭對手了。

怎么會這樣?這究竟是那個人的意思,還是黎嫣然自己的意思?

只是可惜,淩冽卻沒辦法從黎嫣然的口中得到答案!

當陸淨月得到這個消息之後簡直是被嚇了一跳,打死她都想不到會演變成目前這種情況,不過她卻非常清楚,如果黎嫣然真的肯過來幫忙的話,那簡直就是撿到了一個天大的寶貝。

現在白氏有錢,淩冽有配方,又加上黎嫣然這個超級人才,想要崛起那是遲早的事情。

淩冽感覺有些頭疼,做生意他真的不是很在行,就跟陸淨月道:“大姐,這件事情你去安排吧,需要我做什么盡管開口就是。”

他還是覺得醫病救人比較輕松一些,讓他像陸淨月跟黎嫣然那樣天天算計著怎么去賺錢,遲早會把他給憋瘋!

“滾吧,只要黎嫣然這個好寶貝在,要你還有什么用?”

陸淨月催促讓淩冽離開,然後就迫不及待的拿起電話撥通了黎嫣然的號碼,笑眯眯道:“嫣然妹子”

中醫協會有胡正方等人在打理,淩冽也插不上手,不需要他做什么。

算算時間,穆鏡心的暑假已經結束了,該是她進入大學校園的時候,之前穆鏡心想要留在豫州,不過淩冽卻覺得留在豫州有些耽誤了她,可是天京實在是太危險,一時半會兒淩冽沒有拿好主意。

不過就在前不久裏爾斯卻聯絡上了淩冽,得知穆鏡心的情況之後,提議願意推薦穆鏡心去大英皇家學院入學。

大英皇家學院那可是世界級別的名校,必須是成績極其優秀的人才能夠被選拔進去,而教學水平也是全世界最頂尖兒的,如果穆鏡心能夠入學,那必定會有一個非常光明的前途。

當然了,淩冽也覺得穆鏡心這個時候遠離自己是最安全的,誰都不知道接下來在他身上究竟會發生什么事情。

“我不去,我哪兒都不去,我就要留在豫州!”知道自己竟然出國留學,穆鏡心的情緒很大,死活不同意。

“你不去也得去,我是你哥,我說的算!”淩冽冷聲道,除了上一次穆鏡心被綁架之前,這還是淩冽第一次對她這么嚴厲。

穆鏡心被嚇住了,拉著淩冽的胳膊抹眼淚道:“哥,我不想走,那么遠,我要是想你了,想奶奶了,怎么辦?”

淩冽早就想到穆鏡心會不同意,也早做好了心理准備,道:“你想我們了,我們可以去看你,但是你必須去!”

他的態度不容拒絕,已經做出了決定,就不會再更改了。

“為什么?為什么你要讓我走,我就是不走!”穆鏡心叫道。

“你不走都不行,我有的是辦法。”淩冽道。

“我恨你!”穆鏡心含淚跑開了。

看見穆鏡心傷心離開,淩冽神色黯然,楚香湘走過來道:“唉,為什么一定要逼她呢?”

淩冽無奈的搖頭道:“我也舍不得她,可是接下來我不知道會發生什么事,如果她能夠暫時遠離,最起碼對她的安全有保障,而且,到時候,如果我有必要的話,我也會送你們離開。”

楚香湘搖頭道:“我不走,你在哪裏,我就在哪裏,你休想把我趕走,你要是敢讓我走,我就要你好看!”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