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男朋友叫我叫大声一点,就蹭蹭不进去难受吗

男朋友叫我叫大声一点,就蹭蹭不进去难受吗,楚湘語狠狠的瞪了淩冽一眼,道:“誰跟你有緣?我才不想跟你這個大色狼有緣呢!”

淩冽鬱悶的不行,但就是不敢還嘴,看也看了,摸也摸了,人家都不追究,沖你幾句你還有啥不樂意的?

接下來的兩天,楚香湘專門請了兩天假陪楚湘語,鬱金菱現在已經不在了,台裏楚香湘是絕對的一姐,再加上有淩冽這個背景,就算是台長也得給幾分面子。

這姐妹倆那個膩糊勁兒啊讓淩冽嫉妒的不行,逛街吃飯在一起也就算了,就連睡覺都抱在一起,把淩冽一個人孤零零的踢到一邊兒,晚上獨守空房,恨的牙根兒癢癢。

雖然看見楚香湘跟楚湘語兩人感情這么好,替他們感覺到高興,可是卻也有些擔憂,只是包不住火的,總有一天會真相大白,到時候兩個人該怎么互相面對呢?

畢竟當初她們的父親是拋棄了楚香湘母子娶了楚湘語的母親,要說楚香湘母子心裏面沒有怨氣的話,那是不可能的,到時候,這一對姐妹是不是還能像現在這么和睦呢?

三天已過,白雲文跟喬峰沒有跟隨,江崇武負責帶隊前往東海城。

東海城在二十年前只是一座小城,但是在二十年卻在東海城外的東海之濱發生過一場大戰,傳說是中華武道青年一輩在這裏迎戰東陽,歐盟青年一輩的高手,並且大勝而歸!

從那以後,東海城就有不少人前來瞻仰這片戰場,隨著人流量越來越大,東海城也隨之發展了起來。

豫州特戰團趕到東海城之後,發現這裏已經有不少提前趕來的特戰大隊,近百支大隊,每一隊都有數百人,就算是東海城也顯得有些擁擠。

按照規矩,當地政府跟軍區是不負責招待的,堂堂特種兵根本就不需要招待,野外哪裏不能住人?更何況這么多人,也根本招待不過來。

因為來的稍微有些晚,一些空地都已經被霸占了,好不容易才找到一個能夠駐紮的地方,勉強能夠湊合。

江崇武下令立即建造營地,可是就在眾戰士准備動手的時候,就看見一群人走了過來,態度囂張叫道:“你們是哪裏的?難道不知道這地方是我們的嗎?趕緊給我走!”

江崇武眉頭一皺,道:“你們沒有駐紮,任何人就能在這裏駐紮,是規矩!”

每一次比武大會都會出現這樣的場面,就是雙方甚至是幾方爭奪一片可以駐紮的空地,有的時候甚至會大打出手,發生流血事件,為了避免矛盾沖突,所以規矩就是先到先得。

就在這時,一個叼著煙的男子走了出來,笑眯眯道:“吆,我以為是誰在跟我談規矩呢?原來是江政委啊,不是聽說你已經退役了嗎?現在竟然又穿上了軍裝,看來你的規矩守的還是真嚴啊!”

看情況這個人跟江崇武是認識的,只不過話中帶刺兒,明顯相互之間關系不是很融洽。

看見來人,江崇武的臉色一冷,道:“韓政委,你是要破壞規矩,跟我們爭搶營地嗎?”

這個男人叫韓明傑,是豫北軍區特戰團的政委,兩大軍區本來就距離很近,本來就熟悉,只不過中間經常會出現一些摩擦,所以不是太友好,而上一次比武大會,豫州軍區正是輸在豫北軍區的手中。

“我可不敢破壞規矩搶奪營地。”

韓明傑嘿嘿一笑,看了江崇武身後那群戰士一眼,道:“我只是覺得像你們這樣的戰隊,估計明天就回去了,占著這么好的戰隊,實在是有些浪費了。”

明天就會舉行第一場海選大賽,如果直接被淘汰的話,就直接打道回府了,韓明傑說這話的意思,就是說豫州軍區連海選大賽都過不去。

脾氣暴躁的陸天明頓時大怒,道:“你說什么?”

站在韓明傑身後的一個魁梧大漢冷笑道:“說什么?難道還聽不懂嗎?是說你們明天第一場就會被淘汰!”

“是啊,就今天一晚上,占著這么好的營地,太浪費了!”

“與其明天丟人現眼,還不如現在就回去呢,好歹保住了面子!”

“哈哈哈”

豫北軍區的人都是忍不住一陣哈哈大笑,就連旁邊軍區的人都跟著大笑起來。

確實,豫州軍區這幾年的實力是一年不如一年了,尤其是現在,據說白雲文等人本來都退役,又被招了回來,這樣一折騰,估計豫州特戰團就更差勁兒了,根本沒法跟其他的特戰團比。

江崇武臉色陰沉,顯然在憋著怒氣,不過人家說的卻是事實。

江崇武穩重,能忍,但是有人卻忍不住,陸天明瞪著眼珠子道:“你們的嘴太臭了,立即給我滾!”

如果不是有規定,在比武之前,絕對不能私自鬥毆,估計陸天明早就一個大嘴巴子抽過去。

韓明傑的臉色頓時一冷,道:“好小子,你是什么級別,敢這樣跟我講話!”

淩冽站出來一步,笑眯眯道:“他是什么級別跟你沒有半毛錢的關系,他們的長官是我,不是你!”

韓明傑看了看淩冽,是一副生面孔,而且又這么年輕,估計是一個新兵蛋子,冷笑道:“哪裏來的兔崽子,你知道我是誰嗎?”

淩冽搖頭道:“我沒興趣知道你是誰?我只知道我們現在要布置布制營地了,沒事兒的話就不要在這裏犬吠了!”

韓明傑頓時大怒,道:“真是好大的膽子,竟然敢辱罵長官,來人啊,給我好好的教訓他!”

韓明傑的級別的確在淩冽之上,要是淩冽真的坐實了辱罵長官的罪名,韓明傑也有借口教訓他。

韓明傑身後的幾個漢子立即凶神惡煞的上前,想要教訓淩冽,陸天明跟宋超輝立即上前,渾身散發著煞氣。

一群人都在旁邊看熱鬧,看來比武大會還沒有開始,就已經要上演一場全武行了。

“給我住手!”一聲厲喝。

人群散開,只見一個身穿軍裝的威武中年人冷著臉走了過來,在他的身旁跟著一個身材高挑,穿著緊身黑衣的長發女子。身材修長非常健美,盡管穿著衣服也能夠肯定,在她身上肯定不會有一絲多餘的贅肉,應該不滿四十歲,一邊臉頰非常的秀美,標准的大美女一個。

可是在另外一邊臉上,卻有一道很長很深的刀疤,蔓延在那張如同皎月一般的臉上,令人心痛不已,究竟是誰,在這么一張近乎完美的臉頰上面留下這么殘忍的一刀?

不少人都開始露出憐憫的神情,可是當接觸到那雙眼睛的時候,卻都是忍不住渾身一顫。

猶如一汪清泉的雙眸之中竟然透發著冰冷的寒光,像是利劍一般,直直的刺入人心,令人通體冰涼,忍不住內心都在顫抖!

這是一個女人,但是沒人膽敢小看她,甚至一些應該是認識她的人,臉上竟然是充滿了驚懼。

一開始,看見這個女人臉上的疤痕,淩冽立即就想到了阿蝶,感覺到心疼不已,但是接觸那雙令人冰寒刺骨的雙眸之後,心裏一頓一緊!

危險,他在這個女人身上感覺到一種從未有過的危險,不管這個女人有多么的漂亮,可是在淩冽的眼中,卻就像是一個帶來死亡的死神!

就算是他之前遇到武王級別的地府高手牛頭,所感覺到的危險程度也沒有這么強烈!

中年人看著即將動手的一群人,面色陰沉道:“怎么?想要動手,那行啊,還等什么,馬上開始,我來給你們當一個裁判!”

而看見這個中年人,所有人都老實了,包括韓明傑在內,之前那么囂張,在這個中年人跟前就跟一個小雞仔子似得。

看見一群人都不敢吭聲,中年人看了韓明傑跟江崇武一眼,道:“韓明傑,江崇武,究竟發生了什么事?”

江崇武正准備開口,韓明傑就已經先上前,道:“林將軍,是這樣的,這個小子辱罵長官,我只是想要教育他一下。”

說完,韓明傑的手指指向淩冽。

將軍,這個中年人竟然是一個將軍!

他叫林偉民,是天京軍區的參謀長,軍銜中將,是這一次比武大會的總裁判以及總負責人,難怪韓明傑那么囂張也不敢在他跟前炸刺兒了!

林偉民看向淩冽,面色頓時變的有些不好看,在軍人看來,最高的天職就是服從命令,而面對長官,竟然敢出言辱罵,何談的服從命令?

所以,在軍中,辱罵長官這種事情可是大忌,可大可如果沒人追究,輕易的就揭過了,要是死磕著追究到底,都有可能被開除軍籍。

好大的膽子,敢罵長官,這要是上了戰場,導致不能對長官的命令不能及時的被執行,豈不是要出大事兒的嗎?

果然,林偉民語氣之中帶著怒氣,道:“你真是好大的膽子,竟然敢辱罵長官,難道你不知道這有違軍法嗎?”

江崇武臉色一變,上前道:“林將軍”

“崇武!”

林偉民打斷江崇武的話,冷聲道:“我知道你愛護自己的兵,不過這種事情你找什么樣的借口都沒用,來人啊,五十軍棍!”

所有人都愣住了,五十軍棍?

一個將軍下達的處置命令,只是五十軍棍,的確不算是太重,可是明天可就要開始海選賽了,五十軍棍下去,就算不殘廢,估計小命兒也去掉了半條,還參加狗屁的比武大會啊!

韓明傑得意的一笑,沖身後自己幾個兵道:“你們幾個還不幫林將軍執行軍令!”

那幾個壯漢立即走上前,將要抓住淩冽打他五十軍棍,他們既然看淩冽不順眼,當然不會留手,說不定會直接將淩冽打殘。

江崇武,陸天明等一群人都是一臉的憤怒,他們不是擔心淩冽會被打殘,而是比武大會還沒有開始,就被打五十軍棍,這可是一種莫大的屈辱。

淩冽目光淩厲,怒火難平,不分青紅皂白就要挨打,這樣的比武大會不參加也罷。

可就在他准備動手的時候,一道清冷的聲音突然向韓明傑問道:“你們是來幹什么?”

竟然是那個臉上帶著刀疤的黑衣女人,韓明傑一愣,道:“我們是來參加比武大會的。”

“那你們呢?”黑衣女人又向江崇武問道。

“我們也是!”江崇武道。

就在眾人都不明白這個黑衣女人為什么要這么問的時候,卻聽見她冷聲道:“既然你們都是以比武大會成員的身份而來,那就應該清楚,你們現在是敵對的身份,你們來這裏的目的是為了打敗別人,你們根本就屬於一個陣營,那你們之間還有長官跟下屬之分嗎?”

所有人都是一愣,對啊,他們可都是來參加比武大會的,他們相互之間是對手,他們的目的就是打敗所有人,根本就不在一個陣營,還有個屁的長官啊。

所以,按道理來說,剛才淩冽跟韓明傑發生沖突,根本就存在辱罵長官一說,頂破天也就是兩個人之間發生了一些口角,用辱罵長官這個罪名來收拾淩冽,顯然不是太充分啊。

可是處置淩冽的命令可是林將軍親自下的,軍人必須服從命令,哪怕就算是錯的,也必須執行!

現在林將軍只是比武大會的總負責人,是這裏的最高長官,他的命令就是聖旨!

韓明傑不清楚黑衣女人的身份,笑眯眯道:“這個就要問林將軍了。”

這家夥陰險著呢,就算黑衣女人說的有道理也沒用,林將軍命令都已經下了,如果再撤回的話,面子往哪兒放?

其他所有人也是這樣的想法,林將軍估計今天是必須要執行命令,淩冽這五十軍棍是跑不掉了。

可是林將軍接下來的話,卻讓所有人都下巴殼子掉在了地上,韓明傑更是差一點兒口吐白沫暈過去。

只見林將軍笑眯眯的沖黑衣女人道:“淩將軍說的對,既然大家都是來參賽的,身份就是平等,沒有級別高低之分,是我考慮不周!”

林將軍竟然妥協了,身為最高指揮官明明都已經下達了命令,現在竟然不顧及自己的面子又撤回了。

但是更加令所有人震驚的是,林將軍竟然叫這個黑衣女人淩將軍,她居然是一個將軍,這個女人竟然也是一個將軍!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