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你让我蹭蹭,他说只蹭蹭结果进去了

你让我蹭蹭,他说只蹭蹭结果进去了,淩冽怒極而笑,他本來以為東海城官匪勾結只是一部分,沒想到都爛到根兒上了,難怪夏林峰這么肆無忌憚了,有羅正偉在,整個警察系統都是他的保護傘,還有什么好怕的?

“羅局長,你說我是凶徒,有證據嗎?”淩冽笑道。

這時,之前被淩冽抽翻在地上的警察跑了過來,一臉怨毒的說到:“證據?我就是人證!”

淩冽的目光變冷,真是好手段啊,先是打了警察,接著在市局,局長親自說他行凶,可以說是鐵證如山了,如果換成別人,直接就被治的死死的了。

這令淩冽心裏的怒火不斷的蔓延,這群敗類簡直就是一群害人精,都不知道用這種手段禍害了多少人。

“羅局長,你確定這樣做的話,能承擔的起後果嗎?”淩冽冷笑道。

羅正偉一臉的不屑道:“後果?一個臭當兵的,小小的教官,弄死你跟捏死一只螞蟻似得。”

到目前為止,羅正偉包括夏林峰在內都不知道淩冽的確切身份,羅正偉只是接到了江崇武的一個電話而已,如果在豫州,羅正偉當然不敢得罪江崇武,可這是東海城,這裏是他羅正偉說的算。

“好,既然你想玩,那咱們就玩一票大的!”

淩冽嘿嘿一笑,撥通了江崇武的電話,道:“二哥,好像你的電話不管用啊,現在人家把我扣在市局,說我是凶徒,要把我拿下呢。”

本來他不想把事情鬧大,可是現在不想鬧大都不行了,雖然這裏是東海,不是豫州,但他不介意路見不平拔刀相助,幫東海城的老百姓除掉一個毒瘤。

看見淩冽打電話,羅正偉臉色一變,道:“快點兒奪了他的電話!”

立即有人上來,江崇武還沒有來得及開口,電話就已經被人奪走了。

當然了,淩冽是故意的,就像他說的那樣,他想要玩一票大的,那事先就得先把事情鬧大。

“立即給我帶下去!”羅正偉冷聲道。

立即有人上前將三人銬起來,本來是想要分開關押的,但是淩冽卻笑道:“羅局長,我想夏林峰已經告訴過你了,這個手銬銬不住我,既然我現在已經被你抓住了,我看你就不要那么麻煩,把我們關在一起吧。”

這個時候絕不能跟楚湘語她們分開,誰知道這群衣冠禽獸會對她們做一些什么。

羅正偉也不是傻子,這一次可以說是明目張膽的栽贓嫁禍,他也不想把事情鬧的太大,既然已經把人控制住了,就不怕他翻天,進了審訊室,再好好的收拾他。

“把他們暫時關在一起。”羅正偉一揮手道。

三人被帶進了一個審訊室,裏面可以說是銅牆鐵壁,光是鐵門就有兩道,可以說是插翅難飛了。

劉姨是徹底的被嚇壞了,而本來對淩冽非常有信心的楚湘語這個時候也是臉色卡白,都已經被人關進監獄了,哪兒還有什么信心啊?

看見兩人被嚇成這樣,淩冽笑嘻嘻道:“放心沒事兒,就當是警局一日遊好了,等一會兒自然會有人親自來請我們出去的。”

劉姨都快瘋了,親自來請我們出去?都這個時候你能不能不要再吹牛了?

而此時此刻,在龍鋒的營地,一群人都快炸鍋了,他們的教官竟然被抓了進去,真是好大的膽子啊!

陸天明跟宋超輝控制不住,一嗓子嚎道:“兄弟們,跟老子走,竟然敢陰我們教官,倒要看看他們到底長了幾只眼!”

現在整個龍鋒的人都是對淩冽充滿了狂熱的崇拜,在他們心裏簡直就如同神一般,他們怎么可能允許淩冽被人欺負,當即,兩百多人一起沖出了營地,殺向市局,江崇武想攔都攔不住!

江崇武雖然也是怒氣滔天,但是他知道,這樣一鬧,肯定會出大事情,到時候就算是有理也變成沒理了,這可怎么辦?

無奈之下,他想到了一個人,立即動身跑了過去!

砰!

審訊室的門被人狠狠的給踹開了,走進來幾個警察,不過夏林峰也在其中,臉上的傷還在,一臉的狠厲,就像是一頭吃人的野獸!

“小子,你有種,在東海城,你還是第一個敢動我夏林峰的人,你想好怎么死了嗎?”夏林峰滿臉猙獰道。

像夏林峰這樣的人,要是豫州,淩冽早就一個大嘴巴子給抽的稀巴爛了,不過他卻忍住了,冷笑道:“這個問題就不勞你操心了,還不知道誰先死呢,現在我更加關心的是,到時候你該怎么死!”

夏林峰大怒,獰笑道:“小雜種,嘴巴挺利索的啊,等下我有你哭的。”

扭頭看向楚湘語,一臉淫邪的笑道:“你這么強出頭,是因為你也看上這個小賤人了吧?不過不要緊,反正等一下你就要死了,我這個人比較仁慈,我會在你臨死之前看一場大戲的,你們幾個,給我把她的衣服扒了!”

“嘿嘿,夏老大,這個楚湘語可是一個極品啊,等下你要是玩爽了,讓咱們兄弟也分一杯羹!”

“放心,哪一次少了你們的好處?”

立即有兩個警察上前,面帶淫笑的上前想要去扒楚湘語的衣服,嚇的楚湘語身體不斷的後退。

淩冽的眼中殺機閃現,他還是頭一回看見警察幫著流氓頭子去強暴女人的,而且聽他們的語氣,這絕對不是第一次。

哢嚓!

骨頭斷裂的聲音,緊接著就是一聲慘叫的嚎叫聲,一個警察伸向楚湘語的手掌直接被淩冽給捏的粉碎,這一只手算是徹底的廢了。

“你”另一個警察大驚,沒想到這個時候淩冽居然還敢動手。

砰!

淩冽飛一起一腳將那個警察踹飛,身體狠狠的撞在了牆壁上面,口噴鮮血,這一腳就算不要他的命,也去掉一半兒了。

夏林峰大驚,他知道淩冽很強,沒想到這個時候戴著手銬還這么凶悍,拔腿就跑,可是既然進來了,淩冽怎么可能讓他輕易的跑掉,飛身上前,一腳踹在了夏林峰的小腿上面,哢嚓一聲脆響,夏林峰跪在了地上,嘴裏發出殺豬般的慘嚎聲。事情都已經鬧到這種地步了,淩冽也沒什么好顧忌得了,只要不死人就行。

夏林峰都快瘋了,不過他覺得淩冽比自己更加的瘋狂,現在可是在市局裏面,居然還敢動手傷人,他是真的不想活了嗎?

聽見夏林峰的慘叫聲,羅正偉立即帶人沖了進來,看見眼前的一幕,大驚,厲聲道:“你好大的膽子啊,來人啊,立即給我擊斃!”

他覺得淩冽實在是太危險了,既然已經做到這一步了,索性就直接幹掉好了,而且在市局裏面逞凶,他有絕對的理由下令開槍!

淩冽嘿嘿一笑道:“想擊斃我,我看你沒有那個本事,不過既然來了,那就一起玩玩吧!”

話音一落,淩冽橫空一掌拍了出去,羅正偉身旁的那些拿著槍的警察都被拍飛了出去,只剩下了羅正偉一個,淩冽沖過去,一腳將鐵門給反鎖上。

這是兩道鐵門,非常的堅硬,就算是普通的子彈都打不穿,外面的人如果不出動殺傷力極強的武器,根本就攻不進來!

“救我,快點兒救我出去!”羅正偉被嚇壞了,沖外面吼道。

砰砰砰!

外面的人拼命的撞門,可是兩道大鐵門根本就撞不開,羅正偉急了,吼道:“你們是傻逼嗎?開槍,開槍啊!”

砰砰砰

槍響了,可是外面卻響起了慘叫聲,子彈被反射出去,打傷了自己人。

淩冽知道他們短時間內是進不來的,盯著羅正偉嘿嘿笑道:“看來他們想要進來還需要一段時間,不如趁這個時間咱們聊一聊人生理想吧?”

羅正偉算是知道淩冽有多強了,身體貼在門上,滿臉驚恐道:“你想幹什么?我警告你,不要過來,我是東海城市局局長,你要是敢動我一根汗毛,你就死定了!”

啪!

淩冽臉色一橫,一個大嘴巴子抽在羅正偉的臉上,當場將羅正偉抽的栽倒在地上,吐著血沫,連門牙都崩了出來。

“我去年買了個表,你也配說這種話?在我眼裏,你簡直是比垃圾還不如!”

淩冽怒罵一聲,沖過去劈裏啪啦就是一陣胖揍,下手賊很,沒過多久,羅正偉就躺在地上快不冒氣了,滿頭都是包,臉腫的像豬頭,身上更是青一塊紫一塊,都快不成人形了。

看起來很慘,但是淩冽下手極有分寸,羅正偉死不了,都是皮外傷。

羅正偉的級別不低,就算真的有罪,也必須得相關部門來處置,私自處置,會讓淩冽招惹麻煩。

看見羅正偉被整成這樣,夏林峰都快嚇尿了,小腿斷了都忘記疼,看見淩冽就跟看見魔鬼似得,他是黑幫頭子,別說打人了,就算是殺人都沒少幹。

可是敢這樣對待市局局長,給他天大的膽子,也不敢啊!

看見全身發顫的夏林峰,淩冽沖楚湘語咧嘴一笑道:“都是這個王八蛋惹的禍,要不你也來試試手感?”

盡管淩冽現在沒事,可是楚湘語跟劉姨一樣被嚇住了,要知道,淩冽剛才狂虐的是一個市局局長啊,這個級別不小了,淩冽惹了天大的麻煩。

不過楚香湘也不知道心裏面著了什么鬼,看見淩冽臉上的笑容,竟然沒有想象中的那么害怕,一咬牙,反正事情已經到了這種地步了,就算是死,老娘在臨死之前也要出出氣。

砰!

楚湘語帶著怨氣沖到夏林峰的跟前,一腳踹在了他的大腿個兒上面,怒道:“混蛋,王八蛋,叫你打老娘的主意,叫你打姑奶奶的主意,老娘廢了你”

說起來都是夏林峰惹的禍,如果不是他,事情也不會發展到這一步,楚湘語當然不會手下留情。

一旁的淩冽看見這一幕,忍不住菊花一緊,夾緊了大腿根兒,媽呀,遺傳的基因實在是太強大了,這楚湘語跟楚香湘一樣,平日裏溫馴的跟小貓咪似得,一旦發起火兒來簡直就是一個母老虎。

審訊室裏面正在狂虐,慘叫連連,外面的人也都急眼了,副局長急呼呼的給防暴隊打電話,說這裏有極端恐怖分子,讓他們立即攜帶重型武器立即趕來,就跟有人想要造反,來平亂似得。

情況這么緊張,防暴隊不敢懈怠,沒過幾分鍾就帶著大批的人馬,直接開著裝甲車牛逼哄哄的趕來了。

喇叭響起來了,一道粗獷的聲音喊道:“裏面的人聽著,立即走出來投降,爭取寬大處理,否則,我們就要使用重型武器了!”

看見夏林峰被楚湘語揍的直翻白眼,口吐白沫,覺得差不多了,就道:“行了,差不多得了,咱們先出去吧!”

淩冽直接打開鐵門,大步走了出去,只見外面堆滿了人,全副武裝的警察,手握沖鋒槍的防暴戰士,甚至連火箭炮都扛出來了,劉姨嚇得差點兒癱在地上,楚香湘也是渾身發抖。

淩冽握住她的手,笑道:“沒事兒,一切有我呢。”

也是奇怪,楚香湘對淩冽的印象並不好,尤其是上一次的浴室事件,這令她對淩冽的印象更加的惡劣,可現在被淩冽握著小手,竟然一點兒抵觸感都沒有,反而還覺得很有安全感,哪怕是眼前被這么槍指著,心裏也沒有那么緊張害怕了。

一個看樣子是副局長樣子的警察站出來厲聲道:“你把羅局長怎么樣了?”

淩冽指了指審訊室,道:“在裏面邊兒呢,放心還沒死,活著呢。”

立即有幾個警察沖進去將羅正偉給扛了出來,看見慘不忍睹的羅正偉,那個副局長大怒,吼道:“好啊,竟然想要謀殺局長,立即給我擊斃!”

哢嚓,哢嚓,哢嚓

槍支打開保險的聲音,竟然打算真的要把淩冽他們給擊斃,淩冽臉色一寒,道:“我看你們誰敢?我是豫州軍區特戰團的教官淩冽,你們無權對我進行處置!”

“我去尼瑪的,什么教官?在老子的地盤兒,就算是天王老子也得給我跪著!”那個副局長獰聲道。

就在這個時候,一大群人,足足有兩百多人,滿身煞氣的沖了過來,領頭一個漢子咆哮道:“誰敢動我們教官!”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