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记得刚刚入学的时候,我就蹭蹭不动你

记得刚刚入学的时候,我就蹭蹭不动你,看見這么多人,那些警察跟防暴隊都快被嚇壞了,媽呀,這群都是什么人?

人多也就算了,這些人手中竟然還有槍,看他們手中的槍居然比防暴隊的還要先進,但這並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這些人身上的氣息,一個個就像是猛獸襲來一樣,令人心驚膽顫的。

來的正是大熊等人,知道淩冽被扣眼,立即徒步趕了過來,將市局跟那些警察以及防暴大隊給包圍了,一個個身上殺氣沖天!

那些警察跟防暴隊員瞬間臉色變的煞白,別看他們架勢擺的挺足的,沒少拿槍嚇唬過人,可是最起碼有一半兒的人連槍都沒有開過,這樣的陣勢,沒把他們嚇的癱在地上,已經算他們膽子夠大了。

防暴大隊長手一哆嗦,手裏的喇叭差點兒都掉在了地上,知道這一次可能會有大麻煩,副局長的臉也立馬就綠了,兩腿在打顫,媽呀,這一次究竟得罪了什么人?

那個副局長也被嚇住了,可是卻臉色一橫,跑到防暴大隊長的跟前低聲道:“老嚴,這一次麻煩大了,不過咱們可沒有退路。”

不錯,他們的確沒有任何退路,因為他們都知道自己究竟幹了一些什么,要是被捅了出去,挨槍子兒都算是輕的。

防暴大隊長臉色一橫,下令道:“攔住他們,如果檔案反抗,立即開槍!”

淩冽目光變冷,沒想到都到這個時候了,竟然還敢做無謂的抵抗,簡直就是在亡命,這只能說明一個問題,那就是他們犯的事兒夠把他們槍斃無數次了,否則的話,他們絕對沒有膽子把事情鬧的這么大。

不光是這樣,那個分局長竟然又掏出了電話,撥通了一個號碼之後,一臉囂張的沖大熊等人獰聲道:“我不管你們是什么人?馬上給我撤走,否則,等一下你們想走都未必能夠走得了!”

淩冽一愣,面對這么多人,竟然還有恃無恐的樣子,難道還有後台不成?

大熊才不管這些,沖那個分局長冷聲道:“走?老子還沒有想過要走?你不是想要動我們教官嗎?現在有種你就動一下試試看!”

陸天明的脾氣最火爆,吼道:“兄弟們,給我沖,誰敢動手,殺無赦!”

兩百多位龍鋒戰士,身上的殺氣沖天而起,籠罩在上空,令人滿臉都是驚恐,不過淩冽卻站了出來,沖那個副局長笑眯眯道:“你是不是覺得吃定我了?”

雖然心裏很害怕,可那個副局長還是咬著牙道:“哼,像你這樣的惡徒,必須得到法律的嚴懲,想要讓我妥協,不可能!”

淩冽笑了,自己明明是一個土匪,卻還要裝作大義凜然的樣子,這實在是太可笑了。

“看來,你覺得你的後台肯定能夠保住你了,好,那我就不妨再等等,看看你的後台究竟有多硬!”淩冽微笑道,不過笑的非常冷。

很快,只聽見一陣轟鳴聲,這是大型發動機的聲音,最起碼有十幾輛裝甲車開了過來,後面跟著幾十輛卡車,車子停下來之後,只見一大群全副武裝的戰士跳下車來,足足有數百人,將整個龍鋒小隊團團圍住。

淩冽的臉色頓時就變了,當然了,他不是被嚇到的,而是因為眼前這群人的數量以及配備足足夠一個裝甲團了,卻被那個副局長一個電話就招了過來。

難怪那個副局長敢這么張狂了,身後有一個這么強有力的助力,的確可以在東海城橫行無忌!

這淩冽的心裏很冷,他還是小覷了夏林峰,勢力竟然已經發展到了這種恐怖的地步,好在是遇到了他,要是換成別人,的確是沒有辦法活著走出東海城。

一個面色陰沉的中年人走了過來,那個副局長立即一路小跑走過去,點頭哈腰道:“尤團長,不好了,夏老弟被那個小雜種給打殘了,就連羅局長也被打了一個半死!”

中年人一聽,頓時大怒,盯著淩冽,眼中露出殺機道:“是你打了夏林峰?”

淩冽淡淡道:“不錯,是我打的,一個流氓頭子而已,稍微教訓了一下。”

“嘿嘿”

中年人臉上滿是獰笑道:“不錯,真是好大的狗膽,在東海城,還從來沒人敢動我尤國輝的小舅子!”

淩冽馬上就明白為什么羅正偉這些人為什么都對夏林峰關系那么緊密了,問題都處在尤國輝的身上,尤國輝是東海軍區的團長,這個勢力可是在羅正偉等人之上的,以他為中心點,把持黑白兩道,在東海城作威作福,實在是太簡單的事情了。

“只要不是好人,別說是你,就算是天王老子的小舅子,我也敢動!”淩冽依舊面帶笑容道。

“好,你有種,同樣的,趕在東海跟我這樣說話的人,你也是第一個。”尤國輝道。

“你以為你真的能夠在東海一手遮天嗎?”

“你錯了,我做不到一手遮天,在東海城,我尤國輝就是天!”尤國輝滿臉張狂道。

“你說你是天,那抱歉,今天我可能就要捅破你這層天了。”淩冽臉上的笑容開始凝固了。

尤國輝看著龍鋒小隊,譏笑道:“就憑這么一點兒人,也敢囂張嗎?”

警察足有幾十人,防暴隊一百多人,尤國輝帶來的人足有數百,在人數上面,龍鋒小隊這些人也就只能給他們塞牙縫了。

“有的時候,人多未必就能一定能夠贏!”

淩冽的兩眼迷了起來,道:“動手,不要殺人,有些人可以打斷手腳!”

聽到淩冽的話,陸天明等人臉上立即露出興奮的神情,將槍都收了起來,盯著尤國輝那群人,激動的不行,就跟一個饑渴的淫棍突然看見一個沒穿衣服的小姑娘似得。

比武大會已經持續兩場了,除了郭毅他們,其他人根本都沒有機會出手,都快憋壞了,這一次總算是逮住機會了。

看見這群人臉上的表情,尤國輝這邊的人都一臉的懵逼,他們這是想要幹嘛?被這么多槍對著,最正常的反應應該是被嚇尿了才對啊,可他們怎么好像興奮的就跟打了雞血似得。尤國輝能坐上團長的位置自然不是簡單的角色,猛然感覺到一種強烈的危機感,眼前這群人之前在他看來,就是一群待宰的羔羊,槍一開,全部完蛋,可是現在讓他覺得這根本就是一群張開獠牙的餓狼!

“開槍,立即給我開槍!”尤國輝厲聲厚道。

淩冽的目光充滿了鋒芒,尤國輝竟然敢下令開槍,這么多人,一定會引發驚天血案,可見他喪心病狂到何種地步了。

砰!

第一聲槍響了,可是緊接著就是哢嚓一聲脆響,開槍的那個戰士倒在了地上,捂著已經變形的胳膊倒在地上慘嚎起來,他的隔壁已經直接被宋超輝給擰斷了。

砰砰砰

槍聲連續響起,龍鋒戰士卻絲毫不懼,一跺腳,身體就像是炮彈一樣沖進了人群之中,那架勢簡直就是虎入羊群,立即慘嚎連連,成片的戰士倒在地上痛苦的哀嚎。

尤國輝帶來的這些戰士雖然表面上面看起來彪悍,但是根本沒法跟真正的特種兵相比,而龍鋒戰士的實力已經超越了常人,幹掉他們就跟切菜似得。

雖然槍支能夠對他們造成威脅,不過現場實在是太混亂了,近千人混戰在一起,誰還敢開槍?倒是有人想要開槍,可是這些人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他們根本就捕捉到了,要是胡亂開槍,只會傷到自己人。

這裏搞出這么大的動靜,早就引起不少人的注意,遠遠的觀看著,看見近千人要在這裏打仗,一個個都快嚇破了膽,媽呀,現在是和平年代,哪兒見過這樣的場面?

連槍都開了,不少人都怕了,想要遠離這裏,到時候要是被誤傷,被流彈打死,哭都找不到地方。

可是沒等那些人跑開,卻都有愣住了,幾乎每一個人都是瞪大了眼珠子,下巴殼子跌在地上,媽的,這究竟是神馬情況?

只見現場,尤國輝這邊的數百人好像除了尤國輝一個人,全都倒在了地上哀嚎連連,沒有一個站著的,而龍鋒這邊,來了多少人,還是多少人,站在那裏,一根毛都沒有傷到。

從開打到現在,一共也就持續不到五分鍾的時間!

還站著的尤國輝是徹底的懵逼了,這究竟是怎么回事?怎么一轉眼,他的人就全部倒下了呢?

搞定這些人之後,陸天明等人滿臉不爽的沖淩冽叫道:“教官,這群人也太廢物了吧?老子都還沒有過癮呢。”

幾乎整個龍鋒小隊都是一臉沒有得到滿足的表情,一拳砸癱一個,一腳踹飛一個,三拳兩腳下去,竟然就全部搞定了。

而楚湘語看著眼前的這一幕,那表情就跟看見飛碟似得,剛才尤國輝帶人來的時候,還以為死定了呢,沒想到轉眼間就全部搞定了,幾百人躺在地上哀嚎,是何其的壯觀啊!

楚湘語知道淩冽的醫術非常厲害,也知道他是部隊的教官,卻沒有想到他竟然是這一群妖怪的教官。

不光是她,現場看見這一幕的所有普通人,都覺得龍鋒的這群人是妖怪,否則的話,怎么連子彈都不怕,沒幾下就把幾百個戰士給幹趴下了呢?

淩冽看著一臉呆滯的尤國輝,冷笑道:“尤團長,不好意思,今天我好像真的把你這一層天給捅破了!”

尤國輝的確是被嚇住了,可是他還不死心,厲聲道:“你不要得意,我警告你,在東海城得罪了我尤國輝,你活不了。”

淩冽很有興趣的問道:“哦?那我倒要看看你究竟還有什么後台?不妨叫出來讓我瞧瞧!”

不出手也就算了,既然出手了,就要連根拔起!

而就在這個時候,幾輛車開了過來,停下來之後,走下來幾個人,看見地上幾百人在那裏跟殺豬似的亂嚎,都是一臉的震驚,快步走了過來。

這幾個人居中的是兩個中年人,其中一個人身穿軍裝,看樣子級別不低,尤國輝看見兩人來了,立即跑過去叫道:“首長,王市長,你們可算來了,這群暴徒,襲擊了市局,我帶人過來,竟然跟我們大打出手!”

這兩個人是一個東海城的市長,一個東海軍區的首長。

而這個時候,羅正偉也總算是醒了過來,本來他就沒有受太重的傷,看見眼前的畫面也是被嚇了一跳,看見市長來了之後,立馬上前哭喊道:“王市長,你可算是來了,這群暴徒在街上襲擊路人,我帶人上前查問,他們竟然帶人圍攻市局。”

首長冷冷的看了尤國輝一眼,道:“尤國輝,現在有人舉報你以權謀私,與黑惡勢力勾結,你的職務已經被解除,就等著接受調查吧!”

王市長也是面色陰沉的看著羅正偉,道:“羅正偉,現在有人懷疑你與夏林峰等黑惡勢力勾結,魚肉鄉裏,證據確鑿,來人啊,立即帶走!”

尤國輝跟羅正偉的臉色瞬間變的煞白,這是怎么回事?

他們跟夏林峰三方聯手,在東海城橫行無忌,上頭早就想要動他們了,只是想動不敢動而已,因為三人的勢力實在是太大了,在東海城根深蒂固,如果處理的不夠好,會發生大事情。

可是現在兩個大領導竟然這么決絕,當場就把兩人給收拾了。

兩個領導快步的走向淩冽跟前,問道:“你就是淩教官吧?”

“我就是淩冽!”淩冽點頭道。

王市長面帶愧疚道:“淩教官,發生這樣的事情,是我的失職,請你放心,這件事情我一定會給你一個滿意的交代。”

首長也是一臉決絕道:“我向淩教官保證,一定會將軍中敗類清除個幹淨!”

看見這一幕,羅正偉跟尤國輝頓時就明白了,淩冽絕不是一個小教官那么簡單,否則的話,兩個大領導絕不會親自前來,而且還是一副請罪的姿態。

他們欺負人欺負慣了,這一次總算是踢到了鐵板,這個時候他們心裏把夏林峰給恨到骨子裏了,如果不是他,他們根本就不會得罪淩冽。

“我喜歡看到所有做錯事情的人都得到應有的懲罰!”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