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放心我不进去就是蹭蹭,我只蹭蹭可以吗不进去

放心我不进去就是蹭蹭,我只蹭蹭可以吗不进去,淩冽一愣,本來他以為黎嫣然出手必定會有什么大動作,沒想到竟然是要讓他去天京開中醫戒煙館,中醫戒煙館的收入的確是不菲,可是跟傾城國際那樣龐大的賺錢機器相比起來,簡直是連渣兒都不算。

看見淩冽的懵逼,黎嫣然道:“你應該清楚傾城國際為什么能夠崛起,無非就是全靠中醫,如果沒有龐大的中醫團隊,傾城國際根本沒有辦法正常運作。”

淩冽點點頭,確實,傾城國際雖然有很多產業,但最核心的產業就是保健品以及化妝品,而這些打著的旗號無不是沒有任何副作用的中醫。

“傾城國際雖然有很多厲害的中醫,但到目前為止我還並沒有見到像你這么厲害的。”黎嫣然道。

淩冽立即腰杆兒一挺,滿臉的驕傲。

黎嫣然白了他一眼道:“雖然你這個人不要臉,而且還很討厭,但是不得不說你的醫術的確還算說的過去。”

淩冽的臉上頓時布滿了黑線,你這是誇我還是損我呢?

“傾城國際崛起的路線是依靠中醫,所以我也打算沿用這條路線,不要以為我們是在傾城國際的老路,只要你對自己的醫術有自信,我保證這條路你會走的比傾城國際更加的輝煌!”

淩冽當即一拍大腿,道:“好,我去!”

個人的實力要提升,但是淩冽現在更加需要的則是勢力,個人能力再強,在龐大的勢力對決之中或許能夠起到關鍵性的作用,但卻不是決定性的作用。

只要他勢力夠強,揮手之間,自然有無數強者願意為他賣命!

而淩冽最大的資本就是醫術,他要利用自己的醫術打造出來一個龐大的金錢帝國。

或許金錢不是萬能的,但是沒有錢是萬萬不能的,就那聶家來說吧,拋開各界的勢力不說,僅僅憑借一個傾城國際,又有誰敢對聶家輕舉妄動?

既然做出了決定,淩冽就沒有打算有任何的遲疑,他想找向紅軍三人,三人卻是避而不見,只留下一句話:“堅守本心,無論做什么事情,都要問心無愧!”

龍鋒現在的修煉已經進入正規,只要堅持下去,淩冽相信他們總有一天能夠一飛沖天。

韓筠被淩冽請到了中醫協會,協會現在還在發展當中,淩冽一走,需要一個強有力的人來主持,韓筠是最佳人選。

秦爽也到了豫州,運天商場現在已經跟玉靈閣展開了合作,錢耀同是一個可靠的人,再加上齊國亮等人的扶持,相信運天商場一定能夠在豫州打下一片天地。

知道淩冽要去天京,淩歡立即跑回了家,死活要跟著淩冽一起去,無論淩冽怎么勸說都沒有用。

最後無奈之下,淩冽道:“歡歡啊,哥不是不想帶你去,只是哥這一去可能會有危險,到時候恐怕顧不上你啊!”

聽到這話,淩歡盯著淩冽看了很久,最後轉身就走,臨門前道:“如果你死了,我會為你報仇!”

楚香湘非常舍不得淩冽,但是她卻沒有做任何的挽留,抱著淩冽道:“想去就去吧,不管發生什么事,你都要記得我在家裏等你就行了。”

淩冽點點頭道:“放心吧,無論什么時候我都會記得回家的路。”

兩人沒有結婚,可淩冽在心裏早就已經將楚香湘當成了自己的妻子,以後無論他有多少女人,楚香湘在他心目中的地位都無人可以撼動,哪怕楚香湘不是最美貌的哪一個,也不是最有智慧的哪一個,或者也不是最有背景的哪一個

淩冽打算留下來什么都不幹,好好的陪奶奶幾天,綿綿走了,穆鏡心也走了,奶奶就只剩下了淩冽一個人,雖然整天忙著孤兒院的事情,嘴上什么都不說,可是淩冽看得出來奶奶還是非常不舍,三個自己最疼愛的人都遠離自己身邊了。

“奶奶,別這樣嘛,我又不是不回來了。”淩冽道。

奶奶抹著眼淚道:“奶奶知道你會回來,可是奶奶就是舍不得啊。”

淩冽笑道:“那要不這樣,您跟我一起去天京吧?”

奶奶立即搖頭,握著淩冽的手,歎息道:“冽兒啊,奶奶雖然沒文化,但是奶奶不是傻子,知道你有很多事情要做,奶奶不想給你造成任何拖累,只是希望你無論什么時候都要記得,你是奶奶的孫子,這裏是你的家!”

淩冽兩眼發紅,抱著奶奶道:“奶奶,你就是我的親奶奶,無論到什么時候,你都是我奶奶,你在哪裏,家就在哪裏!”

他跟奶奶沒有任何的血緣關系,但是那種感情卻是真正的親情,甚至在淩冽的心裏,這一份親情已經超越了他對父母的感情。

“好,好好,你不要忘了就好,你不是要在家裏待幾天嗎?奶奶暫時也不去孤兒院了,給你做兩天好吃的。”奶奶抹幹眼淚道。

看見奶奶在廚房裏面忙碌著,淩冽感覺非常的溫馨,其實這就是他想要的,一個安穩的家,可是現在他卻不能躲在這裏,他的家不完整!

飯菜做好了,端上來之後,楚香湘跟楚母卻離開了,他們只是希望把空間跟時間留給這一對祖孫。

“來來來,冽兒啊,快嘗嘗,這是裏最愛吃的紅燒排骨!”奶奶往淩冽的碗裏夾菜。

“嗯嗯嗯,好吃!”淩冽吃了一口之後,沖奶奶豎起了大拇指。

“好吃那就多吃一點兒!”

沒幾下淩冽的碗裏就堆起來了,都裝不下了,奶奶還瞪眼道:“記住,都吃完,一點兒都不許剩下,聽見沒有?”

淩冽咧嘴笑道:“奶奶放心,這么好吃,我肯定全部吃完,一點兒都不剩下。”

可就在這個時候,淩冽的電話響了起來,是元鎮山,接通之後,道:“元叔,有事嗎?”

元鎮山的語氣有點兒不對勁兒,非常的急促,道:“你現在說話方便不方便?”

“我在家,方便。”淩冽心裏猛的一提。

“你師爺現在身體出了問題,形勢非常的危急,立即趕來天京,並且不能泄漏一個字!” 淩冽的臉色頓時一變,師爺鈞帥竟然病危!

“奶奶,可能我沒有辦法繼續吃了,現在我必須得走了。”淩冽一臉愧疚道。

如果是別的事情,雷也打不動他多陪奶奶幾天,可是現在師爺病危,他不得不走,先不要說龍鈞是他的師爺,就算兩者沒有任何的關系,憑借他是軍功顯赫的三大元帥之一,淩冽都不能有任何的懈怠。

奶奶無奈的搖頭,歎息一聲道:“冽兒,如果有事就先走吧,不要牽掛奶奶,奶奶身體還硬朗,你不在,還有阿文,阿武他們呢。”

“嗯,等我辦完事,我就立即回來看你。”淩冽點了點頭。

來不及跟楚香湘道別,淩冽直接就走出了家門,撥通了白雲文的電話,道:“大哥,我現在有十萬火急的事情必須趕往天京,有沒有辦法立即送我過去?”

“出什么事了?”白雲文緊張的問道。

“暫時還不能說。”淩冽沒有說實情,太過重要了,絕對不能有任何的泄漏。

“我立即安排飛機送你過去。”自家兄弟沒有那么多的解釋,白雲文當即道。

直升飛機安排好之後,淩冽向白雲文囑咐道:“大哥,我不在的時候,奶奶跟湘香就拜托你了。”

“放心吧,一切有我!”

坐在飛機上面,飛速趕往天京,淩冽的心情沒有絲毫的平靜,師爺究竟出了什么事?怎么會突然出事的?

雖然龍鈞年事已高,身體有什么問題一點兒也不奇怪,可是淩冽總感覺像是哪裏有不對勁的地方,難道並不是偶然?

一陣猜測之後,淩冽想到了生死未卜的父親,還在翹首以盼等他一起回家的母親,可憐的阿蝶,生死兄弟大嘴淩冽的兩眼之中滿是森冷的精芒!

誰都擋不住我淩冽的腳步!

很快,淩冽就到了天京地界,因為軍用飛機,沒有辦法飛進天京的市區。

可是現在是夜裏,在高速路口,很難攔到出租車,無奈之下淩冽只好飛奔前行,黑夜之中猶如一道黑色的閃電,他的速度很快,想要趕到目的地不難,但是轉悠了老半天淩冽竟然發現了一個很嚴重的問題,自己竟然不知道地址。

更加讓他想抽自己幾個大嘴巴子的是,因為走的太著急了,他的手機居然忘在了飛機上面。

就在淩冽心急火燎的時候,一陣劇烈的轟鳴聲傳來,放眼看去,幾道刺眼的光芒射來,有車過來了,淩冽大喜,立即站在路中間揮手攔車。

兩輛跑車根本就沒有刹車,呼嘯而過,淩冽鬱悶不已,竟然不停車,後面還有一亮,最後的機會了,淩冽橫跨一步,擋在了車前!

咯吱

刺兒的刹車聲音,輪胎在地上都磨出了青煙,車頭幾乎是頂著淩冽的膝蓋停了下來。

過了許久,車門才打開,從車裏走下來一個身材高挑,臉蛋清純,可是卻一頭非主流發型的少女,臉色有些蒼白,顯然是剛才被嚇的不輕。

淩冽上前客氣道:“這位小姐,我”

誰知道少女突然跳了起來,指著淩冽的鼻子罵道:“小姐?我小姐尼瑪呀,你特么的腦子有病是吧?大半夜的來攔老娘的車,你是不是想死?想死也別拉上老娘啊,你死了不要緊,可老娘還如花似玉”

淩冽站在那裏,任由少女吐沫星子崩在自己的臉上,一臉的懵逼。

要是換成別人,淩冽估計早就沖過去一頓海扁了,可是剛才他的行為的確非常的危險,再加上又有求與人家,就讓她好好的罵一會兒吧。

就在少女越罵越起勁兒的時候,之前的兩輛車又開了回來,停在路邊,走下來兩個一臉痞子氣的青年,看著少年嘿嘿笑道:“冷朝雪,你輸了,願賭服輸,現在該是兌現賭注的時候了。”

說完,兩人就肆無忌憚的用兩只賊眼在少女身上敏感部位掃視著,那樣子簡直就是想要用眼神把少女的衣服給剝了個精光。

少女還在氣頭上面,冷哼一聲道:“誰特么輸了?難道你們眼睛瞎了?是他半路擋在我前面,這一局不算,咱們重來!”

“重來?你說重來就重來?”

一個青年冷笑道:“剛才他也攔我們了,沒攔住我們,攔住了你,這說明你沒本事!”

“就是,願賭服輸!”

少女兩眼一瞪,道:“輸尼瑪的頭,我說不算!”

一個青年怒了,獰笑道:“冷朝雪,你以為在這裏還是你說的算嗎?”

少女眉頭一皺,道:“你們想怎么樣?”

另一個青年一臉淫邪道:“你說想怎么樣?我們只不過想要你兌現賭注而已。”

少女滿臉的不屑,道:“就憑你們也敢動我?”

“怎么不敢?你不要忘了,之前我們立下賭約的時候可是有人作證的,而且我們也有證據比你先返回,我們贏了,證據確鑿,就算現在我們把你給輪了,也是你兌現賭注而已!”

“廢什么話?老子早就看上這個小婊子了,聽說還是一個雛兒,今天就直接在這裏打野戰,刺激一下!”

兩個青年兩眼之中滿是淫邪的綠光,向少女走了過去,少女也終於驚慌了起來,確實立下了賭約,而且這兩個家夥也確實能證明自己贏了,這荒山野嶺的,真要是被他們倆給上了,哭都找不到地方說理。

“媽的,小賤人,你不是挺橫嗎?等下老子看你還怎么橫!”一個青年惡狠狠道。

少女急了,看見身邊的淩冽,眼珠子一轉,道:“喂,只要你幫我攔住他們兩個,等我跑了,以後一定會給你一大筆錢!”

淩冽一臉的無語,道:“你跑了,我攔著?萬一他們把我打死了怎么辦?”

“打死就打死了,總比老娘被他們糟蹋要強啊!”少女叫道。

淩冽想要噴血,扭頭道:“不幹!”

“你”

少女氣的直跺腳,指著淩冽的鼻子道:“丫的,你不講義氣,你害的老娘輸了都沒有找你麻煩,現在讓你幫一個小忙都推三阻四的!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