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读什么书能让孩子喜欢阅读, 学好语文必须爱上阅读

读什么书能让孩子喜欢阅读, 学好语文必须爱上阅读,淩冽見少女好像是真的急眼了,想了想道:“幫你也行,不過等一下你要帶我去一個地方。”

“行行行,只要你幫了老娘,等一下就算是帶你上天都行!”

少女見淩冽答應了,頓時大喜,立即想要上車離開,淩冽則擋在了兩個青年的跟前,笑眯眯道:“哥們兒,你們也聽到了,我得攔住你們,不然的話,就該有人說我不講義氣了。”

一個青年獰笑道:“哪裏冒出來的狗雜種,敢壞老子的好事兒,我看你是找死吧?”

說完,另一個青年竟然掏出了一把槍頂在了淩冽的腦門子上面。

少女本想離開的,看見連槍都拔出來了,臉色立馬就變了,道:“你們想幹什么?”

拿槍的青年嘿嘿笑道:“老子知道你是一個小辣椒,也知道你不會輕易就范的,怎么可能沒有一點兒准備?”

可能知道少女足夠的潑辣,這兩個家夥早有預謀,竟然帶來了槍,想要到時候逼她就范,沒想到現在卻先用在了淩冽的身上。

“你們敢?”少女大怒。

青年道:“我們既然都敢對你下手了,還有什么不敢的?”

哢嚓!

槍的保險打開了,頂在了淩冽的腦門子上面。

少女的臉色瞬間變的煞白,咬了咬嘴唇道:“你們要的是我,這件事情與他無關,你們放他走吧。”

淩冽一愣,剛才見少女要自己擋住兩人,自己先跑,以為是一個自私的家夥,沒想到現在竟然會說出這番話來。

看來這少女雖然破爛了一些,罵人的時候吐沫星子噴的多了一些之外,心腸還算不是太壞。

見少女就范了,拿槍的那個青年指著淩冽道:“小雜種,聽見沒有,趕緊給我滾!”

如果沒有必要,他們也不想殺人,而且等一下他們還想風流快活呢,一具屍體在旁邊,多不吉利啊?

淩冽笑道:“可是我剛才答應她了,幫她攔住你們啊。”

兩個青年瞪大了眼睛,少女也是一愣,丫的,人家都拿槍要殺你了,現在給你一個逃生的機會,你竟然不要,該不會是腦袋被門夾了,或者出門根本沒有帶腦子吧?

“你是不是傻?都讓你滾蛋了,還在這裏裝什么大尾巴狼?”少女叫道。

淩冽攤開雙手無奈道:“可是我既然答應你了,就必須得做到啊,更何況,我還指望你給我帶路呢!”

少女無語了,冷著臉道:“趕緊走,不然等一下死在這裏,老娘可不負責!”

一個青年不爽了,罵道:“狗雜種,讓你滾你就滾,廢什么話?信不信老子真的把你給幹掉!”

淩冽的臉色瞬間變的陰沉起來,道:“從開始到現在,你一共罵了我三句!”

“罵你怎么了?老子還揍你呢!”

青年說完就一腳踹向淩冽,淩冽一個閃身避開,伸手就是一個大嘴巴子抽了過去。

啪!

這一大嘴巴子力道非常大,抽的青年直接在原地轉了好幾個圈兒。

還沒有等他停下來,淩冽又沖了過去,扯住他的衣裳領子,啪啪又是兩個大嘴巴子才松開他,青年倒在了地上,滿嘴都是血,連門牙都掉在了地上。

拿槍的青年跟少女都呆住了,沒想到淩冽竟然還敢打人,打人不奇怪,可是被槍頂著腦袋還打人,就特么的不科學了,難道這家夥是一個瘋子嗎?

淩冽看著地上的青年笑眯眯道:“你罵了三句,我給你三個大嘴巴子,這應該是很公平吧?”

青年總算是緩過神兒來了,抹了一嘴的血,看著地上的門牙,頓時就怒了,說話透風的吼了起來:“王八蛋,你竟然敢打我,殺了他,給我殺了他”

拿槍的青年臉上露出了凶煞,舉起槍就瞄准了淩冽,淩冽一個閃身就到了他的跟前,槍被他奪了下來,直接扔出幾十米遠,一腳踹在了拿槍青年的大腿根兒上面。

“嗷”

拿槍青年立即彎下了腰,捂住大腿根兒,一張臉因為痛苦變成了豬肝色。

淩冽還沒有打算放過他,一腳將他踹翻在地上,沖過去就是劈裏啪啦一陣胖揍,嘴裏罵罵咧咧道:“王八蛋,讓你用槍指著我,讓你用槍指著我”

本來一個大好青年,沒幾下就被淩冽揍成了豬頭,快不冒氣了,時不時的兩腿兒彈動一下,證明他還活著。

搞定了拿槍青年之後,淩冽又看向一臉懵逼的被打掉門牙的青年。

青年臉都綠了,叫道:“你想幹什么?”

“想幹什么?還沒有玩夠,再玩一會兒!”淩冽沖過去,一陣陣淒厲的慘叫聲。

一旁的少女這回是徹底的懵住了,本來她以為淩冽是哪裏冒出來的迷路鄉巴佬兒,可沒想到這家夥竟然這么厲害,被槍盯著腦袋,三兩下就把對手給搞定了。

看見那兩個青年現在的樣子,少女心裏突然有些害怕,實在是慘無人道,實在是太滅絕人性了。

這家夥該不會是一個變態吧?不然的話,怎么會大半夜的出現在這裏攔車,而且連槍都不怕?

搞定之後,淩冽扭頭沖少女一笑,少女被嚇的渾身直哆嗦,他想幹什么?這個變態該不會是揍的興起,連我也想一起揍吧?先揍後奸,或者先奸後揍!

“你你想幹什么?”少女往後退。

淩冽道:“好了,現在都搞定了,現在是不是應該給我帶路了?”

坐在這裏,少女開著車,但有些坐臥不安,過了老半天才試探性的問道:“你要去什么地方?”

“青山療養院!”淩冽道,這是龍鈞現在身處的療養院。

“青山療養院?那可不是一般人能去的地方,你去那裏幹什么?”少女道,顯然她是知道這個地方的。

“我是醫生,去幫人看病。”淩冽非常誠實的回答。

可能是聊了幾句之後,少女忘記了剛才的事情,直接撇嘴道:“你糊弄誰呢?你這個變態狂會是一個醫生?”

青年療養院可不是一般的地方,能在裏面任職的醫生無不是名醫專家,打死少女都不相信淩冽會是去那裏看病的醫生。淩冽笑了笑,也沒有解釋,他也知道龍鈞所在的青山療養院一定不是普通的療養院,一般的醫生肯定沒有資格進去,而他這么年輕,也確實不太像是什么專家名醫!

車子開進了市區,盡管已經是深夜,可是依舊燈火通明,車水馬龍,天京就是天京,不是豫州那種省級市所能相比的。

可是在經過一個紅綠燈路口的時候,幾個交警就跑了過來將車攔停,淩冽鬱悶的問道:“怎么有交警找你?你該不會是沒有駕駛證吧?”

少女一臉的不爽道:“你說誰沒有駕駛證了?”

“據我所知,未滿十八歲是不能考取駕駛證的,你怎么看都不像已經滿十八歲了啊。”

淩冽上下打量了一下少女,年紀確實不是很大,也就十六七歲左右,這個年紀通常是最叛逆的年紀。

“我呸,老娘今年都二十歲了好不好?”少女怒道,只不過她的語氣明顯沒有那么強硬,有些心虛。

淩冽一頭的黑線,竟然還真的讓自己給猜中了,現在酒駕跟無證駕駛可是大罪,輕則罰款,重則是要拘留的。

交警走了過來,禮貌性的敬禮之後,對少女客氣道:“這位小姐,請出示駕駛證,行車證!”

看見那個交警,少女頓時面色一喜,叫道:“李叔叔,是我啊!”

少女明顯是認識這個交警的,可是交警看見少女之後,表情明顯有些古怪,態度有些僵硬的說道:“對不起,我不認識你,請你立即出示駕駛證,行車證!”

少女愣住了,道:“李叔叔,是我啊,我是小雪,我沒有駕駛證,你又不是不知道!”

李姓交警一聽,面色立即變的陰沉下來,道:“竟然無證駕駛,來人啊,立即給我帶走!”

淩冽這個時候心裏面那個鬱悶啊,連找個人給自己帶路都不行,那一架算是白打了,不過現在到了市區也不要緊,知道了地址,找一輛出租車就能帶自己過去了。

推開車門淩冽下車准備離開,卻被李姓警官給叫住了,冷聲道:“站住,我還沒有讓你走呢。”

淩冽皺眉道:“開車的又不是我,關我什么事兒?”

“怎么不關你的事兒?她無證駕駛,你跟她是一夥兒的,一樣有責任!”李姓交警道。

淩冽搖頭道:“我連她是誰都不知道,怎么可能是一夥兒的,我只是搭一個順風車而已!”

聽到淩冽的話,李姓交警頓時兩眼一亮,興奮的叫道:“好啊,怪不得她這么未成年都開跑車出來,說,是不是你劫持了她,想要劫財劫色!”

淩冽目光一凝,他算是聽出來了,這個李姓交警是確實認識少女的,而且看這樣子,他根本不是來查少女的,而是來針對自己的。

可是他自問不認識這個李姓警官,更談不上有恩怨,怎么會無緣無故的來找自己的麻煩?

淩冽心裏猛的一緊,猜到了什么,莫非是有人故意來阻截自己?

這令淩冽的心裏浮現出了殺機,之前接到元鎮山的語氣,龍鈞的形勢一定是萬分的危急,而以龍鈞的身份,身邊一定不缺少名醫專家,可是卻要淩冽進京,這說明了,龍鈞極有可能已經到了回天乏術的地步。

這是有人想要阻止淩冽去救人,或者阻止淩冽跟龍鈞見面!

龍鈞身為三大元帥之一,就算是行將朽木,所擁有的能量也絕對是滔天驚人,當年他帶出來的兵,所收養的義子,在他的調教下,大多成才,甚至有不少人現在已經身居高位,這絕對是一筆龐大的勢力財富。

要是交到淩冽的手中,那淩冽的能量必定有著驚人的暴增!

不過這並不是讓淩冽震怒的真正原因,他覺得龍鈞這么功高卓越,為了國家奉獻自己一生的人,竟然有人對他心存歹意,更加可怕的是,既然有人敢動龍鈞,說明已經到了膽大包天的程度。

龍鈞雖然已老,但卻是一杆如同定海神針一般的旗幟,一旦倒下,這些牛鬼蛇神一定會做出大逆不道的事情,甚至會引起滔天巨浪!

沒有見過龍鈞,但龍鈞是淩戰的師傅,是淩戰最親近的人,淩冽不知道自己的爺爺是誰,龍鈞就是他的爺爺,是他最親的人,他不能允許任何人傷害到他的親人。

“來人啊,立即給我帶走!”李姓交警大聲叫道。

立即有幾個交警上前,拿著手銬要把淩冽銬走,看來是早有准備。

一旁的少女有些懵了,拉著李姓交警道:“李叔叔,他不是壞人,他只是迷路了,剛才還幫過我呢。”

李姓交警沖少女道:“小雪啊,你年紀還不知道人心險惡,說不定不光是想騙財騙色,還是一個變態在逃殺人狂呢,放心吧,這件事情我會處理的,趕緊回家,有空我再去看望你爸爸。”

看見要把自己銬上了,淩冽目光森冷,一揮手,兩個交警立即就摔倒在了地上,緊接著就扯著嗓子嚎道:“襲警啦,襲警啦,殺人啦”

其實,剛才淩冽根本就沒有用力,也沒有碰到人,兩個交警完全就是假摔。

兩個交警這么一嚎,突然之間,看到大批身穿制服的人從四面八方湧了過來,手持槍支,將淩冽團團圍住。

一個身材矮面色陰沉的男子走上前來,冷聲道:“我是反恐大隊的隊長鍾志奎,現在懷疑你襲警傷人,有恐怖行為,立即帶你回去協助調查!”

淩冽怒極而笑,道:“看來你們為了對付我,花費了不少功夫啊!”

鍾志奎卻嘿嘿一笑,湊到淩冽的耳邊低聲道:“淩冽,我知道你很厲害,這些人根本攔不住你,不過你別忘了,這裏是天京,就算是一條龍,你也得給我盤著!”

淩冽目光森然,確實,這裏是天京,不是豫州!

無論出於什么樣的原因,只要他走錯一步,就會給人借口來對付自己,他相信,有一些人想要對付他的話,方法實在是太多了,甚至令他沒有完全反抗的餘地。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