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在外面蹭很舒服吗知道,为啥只是蹭蹭感觉也舒服

在外面蹭很舒服吗知道,为啥只是蹭蹭感觉也舒服,但越是這樣淩冽就越著急趕到青山療養院,他們之所以這么不願意讓自己見到龍鈞,一定是想要達到某種目的,而這個目的必定有著驚人的陰謀。

不管了,今天就算是硬闖,淩冽也必須盡快趕到青山療養院!

感覺到淩冽身上的氣息變了,鍾志奎目光一變,猛一揮手,所有人的槍口都瞄准了淩冽,大有一旦淩冽有任何異動,就下令開槍的架勢。

“嘿嘿,淩冽,你可以走,但是只要槍一響,性質就完全變了,到時候你就會被全城通緝,那個時候,阻擊的人可就不是我們這些人了。”鍾志奎笑眯眯道。

在天京開槍可是天大的事情,無論是什么原因,淩冽在短時間內都會成為全城搜捕的對象,這一點兒不是淩冽所擔心的,他擔心的是,到時候來阻擊他的人可能會有所變化,天京是天子腳下,必然不缺少絕世高手!

到時候不需要普通的警力找到他,估計他已經被不明身份的高手給擊殺!

可就在這個時候,一旁的少女突然叫了起來,道:“鍾叔叔,這是什么怎么回事?他是我的朋友,並不是什么恐怖分子!”

鍾志奎這才注意到少女,表情一愣,然後換上一張笑臉道:“原來是小雪啊,可能你不知道,這個人真的不是好人,做了很多壞事,而且專門欺騙無知少女,然後殺人越貨,劫財劫色,你是被他騙了啊!”

少女一聽,看向淩冽,眼中透著一絲驚愕。

淩冽無奈的一笑,看樣子少女也在懷疑自己了,不過這並不奇怪,兩人畢竟才剛剛認識,連相互的名字都不知道,況且,之前少女還說他是變態狂呢。

“來人啊,立即給我銬走!”鍾志奎揮手道。

淩冽心中怒氣沖天,卻不敢有什么動作,他覺得這根本就是一個圈套,就是在等他入套呢,甚至就連龍鈞病危都極有可能是這個圈套的一部分。

龍鈞一旦出事,淩冽就會立即趕到天京,而淩冽是在完全沒有任何防備的情況下,至於元鎮山,淩洛等人這個時候想必全都守在龍鈞的身邊,根本就無暇分身,沒有任何救援的情況下,淩冽只能任由擺布。

同一時間,在僻靜的院子之中,一個優雅的青年搖頭道:“如果只是這樣的話,那就實在太無趣了,本來還指望能夠帶給我一些驚喜呢!”

“呵呵,子由,你覺得這樣就能讓他束手無策嗎?”一個劍眉星目,英氣逼人的青年笑道。

優雅青年半躺在石凳上面,無精打采的說道:“你該不會是來當說客的吧?那小子已經跟景鴻對上了,你這個時候要我出手,不是存心找我惹麻煩嘛,你是知道的,我這個人一向是最討厭麻煩了。”

英挺青年道:“你陸子由的確是討厭麻煩,但可是從來都不怕麻煩!”

優雅青年的雙目迷了起來,道:“葉影,你是來看我的態度的嗎?我的態度有那么重要么?”

“別人不敢說,但是你陸子由的態度我覺得絕對重要!”葉影一臉誠懇道。

陸子由無奈的搖頭,道:“也不知道葉依晨那丫頭究竟吃了什么藥,竟然跟那小子攪合在了一起,不過這依然讓我提不起來興趣。”

葉影的眼中露出一道異彩,起身一言不發,轉身就走。

看著葉影的背影,陸子由的眼中出現點點精芒,喃喃道:“真龍不死血嗎?那你究竟值不值得我期待呢!”

眼看淩冽即將被銬上帶走,可就在這個時候,兩輛車快速開了過來,分別從車裏走下來兩個中年人,看見其中一個魁梧男子,鍾志奎的臉色立馬一變,慌忙上前道:“姚隊長,你怎么親自來了?放心吧,這邊已經全部穩住了,來人,把人帶走!”

姚隊長冷冷的看了鍾志奎一眼,然後快步走向淩冽,面帶笑意道:“你就是淩冽吧?”

看見姚隊長對自己還算和善,淩冽也微笑道:“你好,我就是淩冽!”

同時,之前那個李姓交警看見跟著姚隊長一起來的那個矮胖男子,也是一臉的愕然,一路小跑過去,道:“安局長,你也來了?”

“哼!”

安局長冷哼一聲,直接略過李姓交警,快步走到淩冽跟前,笑呵呵道:“淩冽老弟,都是我不好,來晚了,給你造成了一些麻煩。”

姚隊長名字叫姚啟志,是反恐大隊的隊長,這個安局長名字叫安文華,是交通局的局長,分別是鍾志奎跟那個李姓交警的頂頭上司。

看樣子,這兩個人顯然是趕過來幫淩冽解圍的,姚啟志的面色冷了下來,沖鍾志奎冷聲道:“鍾副隊長,我想知道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鍾志奎的眼神有些驚慌,道:“姚隊長,是這樣的,我接到電話,懷疑這個人不光襲警,還可能有恐怖行為,我們即將帶回去進行調查。”

當了解事情經過的時候,姚啟志的面色頓時變的陰沉起來,道:“真是豈有此理,無緣無故就把人定性為恐怖分子,難道你們平日裏就是這樣辦事的嗎?”

鍾志奎神色森然,看向李姓警官,李姓警官連忙道:“姚隊長,剛才我們例行檢查,是他對我們進行毆打,並且手段殘忍,我們完全有理由懷疑他的身份。”

安文華一瞪眼,喝道:“毆打警察,並且手段殘忍?我想知道你們驗傷了嗎?結果又是什么?”

李姓警官的臉色立馬就綠了,淩冽根本就沒有碰他們,哪裏有什么傷?完全就是瞎咧咧,對淩冽栽贓嫁禍而已。

“立即給我滾回去,這件事情你必須給我一個合理的交代,否則的話,這個位置,你也不用坐了。”安文華冷聲道。

姚啟志向淩冽客氣道:“淩先生,這件事情完全是一個誤會,你放心,改日我一定會給你一個交代的。”

淩冽點點頭,道:“那就多謝了,我還有要緊事,必須要先走一步。”

“淩先生請!”

可就在淩冽准備離開的時候,刺眼的燈光照射了過來,緊接著就是一陣劇烈的轟鳴聲傳來。足足有七八輛軍車開了過來,停下來之後,從車裏跳下來近百個全副武裝的戰士,將淩冽團團圍住,隨之一個臉色陰沉的青年軍官大步走了過來,冷聲道:“這裏究竟發生了什么事情?”

看見青年軍官到來,鍾志奎頓時大喜,跑過去一臉獻媚道:“江少不,江團長,是這樣的,我們發現一個嚴重懷疑有可能進行恐怖行動的人”

一通說完之後,無非是在說淩冽拒絕交警例行檢查,而且還對交警大打出手,並且手段殘忍。

“鍾志奎,你”姚啟志頓時大怒。

青年軍官聽完之後,走向姚啟志的身邊,居高臨下道:“姚隊長,你身為反恐大隊的隊長,這樣包庇嫌疑犯,可是有些以權謀私的嫌疑啊。”

姚啟志冷聲道:“江團長,他根本就構不成嫌疑”

“你不用再說了。”

江團長把手一揮,道:“這個人現在交由我們警衛團處理了,來人,給我把人帶走!”

安文華臉色一變,上前道:“江團長,這裏面一定是誤會,淩冽現在的確有要緊的事情,不如先讓他離開”

“閉嘴!”

江團長一聲冷喝,沖安文華道:“安局長,身為警務人員,你知道放走犯罪嫌疑人是什么行為嗎?”

姚啟志也上前一步,道:“江團長,現在這件案子由我反恐大隊來處理,還請不要插手!”

“姚隊長,看來你是想存心包庇犯罪嫌疑人了,不好意思,今天這個人我必須帶走!”

江團長一聲冷哼,身旁近百戰士立即舉起了手中的槍,瞄准了淩冽。

淩冽目光森冷,看來是有人鐵了心的想要攔住自己,但越是這樣,淩冽越覺得事情的嚴重性。

被槍盯著頭,江團長走到淩冽的跟前,滿臉獰笑道:“忘記自我介紹了,我叫江文河,江文海是我的堂哥!”

淩冽立即就明白了,敢情這江文河是來替江文海報仇的,難怪這么年輕就當上了警衛團的團長,背後有著江家這一尊龐然大物。

“淩冽,我敢保證,你一定會死的很慘,不,落在我的手裏,你會比死還要慘!”江文河眼中滿是殺機道。

淩冽已經做出了決定,無論如何也不能被江文河帶走,道:“我也保證,無論是死也好,比死還要慘也好,你都是看不到的。”

這些人攔不住他,他必須要走。

“還敢嘴硬,來人,給我帶走!”江文河厲聲道。

可就在這個時候,突然間,本來霓虹閃爍的天空暗了下來,黑雲遮蔽了太陽仿佛一場雷雨即將而下伴隨還無比吵雜螺旋槳轟鳴聲。

“媽呀好多飛機啊。”

一個交警指天上驚聲尖叫,眾人抬起頭一看,天啊,這哪兒是來了烏雲想要打雷下雨啊?那是成片直升飛機至少不下於五十架。

轟隆隆!

幾輛裝甲車怒吼沖了進來,接就是一輛輛軍車和軍人如狼似虎沖了下來足足數百人。

“這是怎么回事?”李姓交警些懵了。

他只是一個交警,雖然職位不低,但在天京充其量也就是芝麻綠豆大點兒的官兒,哪兒見過這樣的大場面?

一個魁梧青年從君車裏走了出來,一架直升機上放下了纜繩身穿軍裝的女子敏捷的跳了下來,兩人走到一起在那裏一站全身都散發逼人氣勢如同兩杆挺拔鋼槍立在那裏。

頓時天上地下所有軍人都如同標槍一般站筆直敬禮大聲吼:

“龍組龍劍全體隊員向隊長報道!”

“龍組龍影全體隊員向隊長報道!”

這么多人加在一起吼聲如同炸雷一般響徹眾人耳邊甚至壓過了天上直升機轟鳴聲。

看這數百名軍人一致吼聲和們身上散發出來殺伐之氣,淩冽心裏都忍不住一陣狂震,如果中華男兒都能這樣,絕對不懼外族欺淩,所向無敵足以稱霸全世界。

李姓交警跟鍾志奎差點一屁股坐倒在了地上,媽呀,這是什么情況?

這究竟是神馬情況?竟然連龍組都來了!

他們身處天京,可是更加清楚龍組究竟是一個什么樣的隊伍,這可是拿槍真槍實彈上戰場,而且從無敗績,除了最高大首長之外,不需要像任何人負責的的作戰團體。

也就是說,龍組一旦出動,任何人都要退避三舍,如有必要,任何部門都必須給於無條件的協助,換句話來說,龍組就相當於古代的錦衣衛!

淩冽眉毛一挑,沒想到淩風跟龍影竟然會來。

看見兩人到來,江文河的臉色立馬就變了,冷聲道:“你們龍組難道也要插手警衛團的事情嗎?”

淩風白了他一眼,道:“難道你不知道,龍組有權插手任何事情嗎?”

“你”

江文河怒了,正想說什么,龍影卻不屑道:“江文海都不敢跟我頂嘴,你確定要在我面前蹦躂嗎?”

龍影長的非常漂亮,身材曼妙性感,可是被她盯著,江文河就像是被惡魔盯上了一樣,老實的跟小雞仔子似得不敢再說一個字。

龍組都來了,連江文河都不敢放屁了,李姓交警跟鍾志奎更是差一點兒嚇尿,淩冽扭頭沖冷朝雪咧嘴一笑道:“妹子,不管怎么樣,謝謝你了,下一次不要再一個人出去跟人飆車了。”

雖然沒有把自己安全送到地方,但畢竟維護過自己,雖然最後選擇不相信自己,但這並不影響淩冽對她的好感。

冷朝雪這個時候有些懵,沒想到出去飆車撿回來一個人,竟然引起這么大的風波,什么反恐大隊,警衛團,就連龍組都跑來了。

坐在車裏,氣氛立即變的陰鬱起來,淩冽迫切的問道:“我師爺現在怎么樣了?”

淩風臉色陰沉道:“情況非常不好,已經昏迷超過十二個小時了,禦醫看了八個,全都束手無策,做出的診斷是天人五衰,回天乏術!”

淩冽心裏猛的一顫,他有自信能醫治很多病,但他醫術再高明也只是一個醫生,不是神仙,天人五衰,就是一個人的天命壽元到了盡頭,與病症無關,華佗再世,也無用!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