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男友分手前要了我好几次,男生搂腰会硬嘛

男友分手前要了我好几次,男生搂腰会硬嘛,淩冽的情況,賴玉賢已經告訴他們了,他們都是禦醫,自然清楚淩冽究竟做了一些什么,在他們看來,淩冽已經到了他們只能仰望的境界,如果不是以為淩冽年齡實在是太輕,估計他們都直接叫前輩了。

一些學院領導都覺得淩冽的身份一定不簡單,有不少人想要上前打招呼,可是淩冽被七個老家夥團團圍住,擠都擠不進去。

最後,賴玉賢道:“好了,你們幾個老家夥,有事兒以後再說,現在我們家蓉丫頭估計已經等著急了,要是再不過去,發飆之後,回家可就有我的苦頭吃了!”

一個禦醫老先生這才想起來這事兒,拍著腦門子道:“哎呀,我怎么把這事兒給忘了?走走走,咱們趕緊過去,可不能讓咱們的蓉丫頭等太長時間了,到時候真的發飆了,別說你了,我們也得跟著遭殃啊!”

“對對對,趕緊走,可不能把蓉丫頭給惹急眼了。”

淩冽看的出來,這一群禦醫都是賴清蓉是非常的寵愛的,以他們的身份與地位,尋常年輕人是很難入眼的,卻對賴清蓉如此的親昵,看來絕不僅僅是以為賴玉賢的關系,看來,這個賴清蓉確實是一個中醫天才!

跟在幾位禦醫身邊的人終於聽出來是怎么回事了,這個年輕人名字叫做淩冽,今年是來跟賴清蓉比試醫術的,而這八位禦醫是專門來做裁判的。

當場,眾位學校領導都懵逼了,我擦!

八位禦醫同時出動,還以為是來天京醫學院考察的呢,沒想到是以為兩個年輕人之間的比試來當裁判的,阿了個西吧,有心髒不太好的,當場兩眼一黑,差一點兒就暈死了過去。

不過有機靈的立即跑了,不管八位禦醫是為啥來的,都是給他們面子,這件事情一定要辦好,不是來給一場比試做裁判嗎?那就把這一場比試搞的隆重一些,設幾個主席台,這樣八位禦醫臉上也有面子不是?

當即,一條消息就在天京醫學院傳開了,有人要跟賴清蓉在醫學院舉行一場醫學比試,八位禦醫親自當場做裁判。

這一下整個醫學院都要了,大家都是學醫的,他們可是非常清楚禦醫意味著什么,意味著一個醫生成就的肯定,不知道多少人將禦醫當成自己的終身目標。

平日裏連面都見不著的禦醫,居然一下子來了八位,醫學院的人怎么可能不激動,一些老師當成宣布,課也不上了,帶著學生一起去看比試。

淩冽等人從進入校園開始,花了差不多十分鍾的時間,而這十分鍾的時間,卻令校領導足夠在學院內的露天廣場擺下一個盛大的會場,淩冽他們還沒有到,廣場上面卻已經是人頭攢動了,搬著小馬甲在他們等著比試的開始。

而在教室之中的賴清蓉得到消息之後,也是一下子就懵住了,本來她只是想跟淩冽隨意比試一下,打壓一下淩冽的氣焰就行了,沒想到竟然會鬧的這么大,搞的整個學院都沸騰的。

而當得知是有人來挑戰賴清蓉的時候,全班的同學都蹦了起來,尤其是男同學,嚷道:“哪裏來的小毛賊,竟然想要挑戰我們的清蓉,想找不自在嗎?”

“就是,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難道不知道咱們的清蓉美若天仙不,醫術通玄嗎?”

賴清蓉可是醫學院正經八百的高材生,雖然還是一個學生,但是醫術已經是名聲在外,不僅如此,賴清蓉無論是相貌還是身材可都是極品,當之無愧的校花級別的美女。

這樣才貌雙全的大美女,幾乎是全校男生的心中女神,夢中情人。

現在竟然有人想要挑戰他們的女神,他們怎么可能淡定的下來呢?

在醫學院院長的帶領下來到了廣場,當淩冽看見那成片成片的人頭的時候,立馬就懵逼了,我擦,這是什么情況?怎么搞的跟比武大會似得。

而在這個時候,賴清蓉也到場了,只不過她的架勢讓淩冽嚇一跳,最起碼有近百個男生跟在她的身邊,那場面就跟古惑仔要幹仗似得,更加誇張的是,還有兩個男生拉著橫幅:蓉蓉神醫,天下第一,誰敢挑戰,保證虐的他慘兮兮!

淩冽一頭的黑線,賴玉賢卻一臉驕傲的說道:“我孫女就人氣高,隨便就能拉出一大溜兒護花使者!”

到了廣場之後,只見一個魁梧的男生嚎道:“誰?是誰?是誰要挑戰我們家蓉蓉?”

淩冽脖子一縮,差點兒就想跑了,他怎么有一種不詳的預感呢?如果他到時候贏了賴清蓉,會不會被這數百人群毆?一人吐一口吐沫也能把他淹死啊!

賴清蓉霸氣的走上場,可能是人太多了,根本就找不到淩冽,直接就喊道:“淩冽,給我站出來,跟本小姐好好的比試一場!”

淩冽都快哭了,媽的,這么多人,要是輸了,那臉就丟大了,可要是贏了,他真的會怕被人群毆成傷殘人士!

可是他知道,這的確是一個很大的機會,八位禦醫在場,事情結束之後,他的名字就會被很多人知道。

淩冽大步上前,登上場,還沒有來得及跟賴清蓉打招呼,就聽見台下有人叫道:“就是這個二貨要跟我的女神比試醫術?”

“我擦,長的黑不溜秋的,到底行不行啊?”

“又黑又土,也不知道是哪兒冒出來的土豹子!”

淩冽怒了,說我黑老子就認了,可老子哪裏土了?老子穿的很時尚好不好?

賴清蓉用手指勾了勾淩冽,挑釁道:“來吧?想跟我比試什么?”

淩冽好像是有些生氣了,道:“你什么最厲害?”

“當然是針灸了?”

賴家祖上就是以為針法高明,所以,才被禦賜了禦針,而賴清蓉也確實得到了賴玉賢的真傳,一手針灸已經出神入化了。

“那好吧,我就跟你比試針灸!”淩冽道。

沒等賴清蓉開口,台下比較近的一個男生就譏笑道:“跟蓉蓉女神比試針灸,丫的,你有病吧?”賴清蓉之所以在校內人氣這么高,無人能及,她的美貌果然是很重要的原因,但是還有一個至關的因素,那就是她不光是校花,還是學霸,天才醫生!

賴清蓉主修中醫,七歲就已經在爺爺賴玉賢的指點下開始行醫,盡管因為年齡的原因,沒辦法自主行醫,每一次都需要賴玉賢的陪同,但是賴清蓉從未出過任何差錯。

尤其是她的針灸之術,在她剛剛入學的那一天,針灸老師就說過自己比不上的,更加令人震撼的是,一名禦醫曾經說過,賴清蓉的針灸已經不在他之下。

雖然那個禦醫最擅長的並非是針灸,但堂堂禦醫,針灸是必修之課,水平最起碼到了大師之境。

賴清蓉小小年紀在針灸上面就有如此的造詣,再給她幾年磨練的時間,成就必定是無比的驚人。

沒有人會認為那個禦醫是看在賴玉賢的面上在故意抬高賴清蓉,禦醫,最重自己的名聲,任何一個禦醫都不會做出這種自毀名譽的事情。

所以,在整個天京醫學院的人看來,同輩之中,論針灸之術,根本沒有人會是賴清蓉的對手,現在淩冽竟然主動挑戰賴清蓉的針灸,那不是找刺激又是什么?

“切,你還真是會選,那就比試針灸吧,很快我就會讓你知道,你所謂的小醫王在我面前什么都不是,我比你更有資格擁有禦針。”賴清蓉道。

淩冽笑了笑,道:“那還等什么?我們開始吧,你想怎么比試?”

“很簡單!”

賴清蓉扭頭看向台下密密麻麻的人群,道:“中醫講究望聞問切,針灸再高明,也必須要對症才行,我們就隨機在這些人之中找出一些身患隱疾的人,當場施針!”

這一點兒倒是不假,你針法再高明,也得對症下藥啊,在開始施針之前你得先看別人有沒有病,是什么病,才能下針。

否則的話,別人沒病你就來幾針,一個小感冒,基礎針法就能搞定,天龍八針你全給來一遍?

“可以,你可以先來。”淩冽笑道,做出一個女士先請的手勢。

“哼,如果我先來,你可能就沒有機會了。”賴清蓉譏笑道。

看來賴清蓉的確很自信,而且自信的都有一點兒過頭了,賴玉賢想敲打一下她也是應該的。

“無妨,我臉皮夠厚,就算輸給你,我也不會想不開的。”淩冽笑眯眯道。

台下得知賴清蓉要在他們之中選人出來,當場施針醫治,一群男生頓時就跟打了雞血似得,這可是接觸女神的大好機會啊,施針之前說不定還會切脈,那豈不是就有肢體接觸嗎?

“選我,選我,我有病!”

“滾蛋,你哪兒來的病?壯的跟牛犢子似得,我才有病,選我!”

“哎呦,我肚子痛,估計是大姨媽來了,蓉蓉快點給我揉揉,然後紮幾針吧?保證見效!”

淩冽看見那群男生一個個都跟發情的公牛似得,差點兒噴了出來,丫的,你一個大老爺們兒哪兒來的大姨媽?真的有,老子生吞了!

賴清蓉在人群之中掃了一眼,手指向一個消瘦的男生,道:“這位同學,麻煩你上來一趟!”

那個男生看著指向自己的賴清蓉,愣了一下,緊接著就一蹦三尺高,往台上竄,嚎道:“來了,來了,我來了,女神,我來了”

那個興奮勁兒,簡直就跟天上掉下來五百萬似得。

沖到台上,男生激動道:“女神,我來了,找我啥事?”

賴清蓉眉頭輕皺道:“你有病!”

“對對對,我有病,我得了相思病呃!”

男生好像意識到自己說的不大對勁兒,連忙改口道:“我身上疼,估計針灸是治不好,要不你給我揉揉吧!”

“我草,該吃我女神豆腐,去死吧!”台上一聲怒吼,緊接著一個礦泉水瓶就飛到了台上。

男生慌忙避開,卻又飛來一只拖鞋砸在他的臉上,砸的兩眼冒金星,還沒有反應過來,臭雞蛋,爛番茄就全部往他身上招呼。

淩冽眼珠子都快瞪的掉在了地上,礦泉水瓶跟拖鞋還正常,可這臭雞蛋,爛番茄是怎么回事,難道帶著這些玩意兒去教室上課?

他不知道的是,其實這些東西都是為他准備的,只不過那個男生提前享用了。

“我錯了,我錯了,饒命啊”那個男生捂著頭哭喊道,再不求饒,估計都要被活埋了。

鬧完之後,賴清蓉看著那個男生道:“你真的有病,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每當下課的時候你的腰都會發酸,如果劇烈運動的話,會有刺痛感。”

那個男生一愣,點點頭道:“對對對,難道我真的有病?”

其實,他上台來只是想跟女神來一個親密接觸的,沒想到還真的整出一個病來,不由的開始有些緊張。

“不用緊張,你只不過是先天性的腎陰虛!”賴清蓉道。

那個男生頓時大驚,腎虛?

我擦,這還得了?老子特么的還是處男呢,怎么就開始腎虛了?難道是天天晚上跟右手親密接觸太多了?

賴清蓉一瞪眼道:“不要瞎想,腎陰虛跟腎陽虛完全是兩碼事兒,說,你是不是經常頭暈耳鳴,失眠多夢而且,容易亢奮?”

男生仔細一想,道:“還真的是這么一回事兒,確實經常頭暈耳鳴,失眠多夢,尤其是最後一條,容易亢奮,否則的話,也不會擼的那么多了。”

“對對對,的確是這樣,我是不是好不了啦?”男生都快哭了。

這個時候賴玉賢看向身旁的七位禦醫,立即有人笑呵呵道:“蓉蓉看的一點兒沒錯,這個小夥子的確是腎陰虛的症狀,診斷沒有任何的差錯!”

堂堂禦醫,眼光的毒辣程度,自然就一眼看出了那個男生身上的問題,淩冽是點頭,也承認賴清蓉說的沒有一點錯。

見禦醫都確診,那個男生立馬就慌了,這一激動,身體突然一陣晃悠,頭暈耳鳴的症狀又出現了,差點兒一頭栽倒在了地上。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