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男生接吻时手为什么会乱动,男朋友让我打开腿说想试一下

男生接吻时手为什么会乱动,男朋友让我打开腿说想试一下,眾人都是大驚,賴清蓉立即上前,幾根銀針出現在手中,隔著衣服,快速的刺進了男生的腰間。

淩冽眼前頓時一亮,不脫衣服就施針,在中醫之中叫做盲針,一般只有行醫多年的老中醫才能做到這種境界。

賴清蓉手指輕饒,就像一道金蛇纏繞著銀針的尾部,銀針不停的顫動著,這是賴家的金蛇針法,雖然不能跟神農穀的完整版相比,但是不難看出賴清蓉的造詣已經非常高深了。

之前他看過賴玉賢出手,而賴清蓉雖然還比不上賴玉賢,可是已經相差不是太遠,最重要的是她太年輕,只要給她時間,不出幾年,在針法上面的造詣必定超越賴玉賢。

淩冽不禁有些贊歎,這個賴清蓉果然有傲氣的資本,小小年紀,就已經有著這般造詣,同輩之中可能極少有人能夠超越了,就算是一代針王丁童一手培養出來的丁翎估計也就跟她不相上下。

被銀針刺進身體,那個男生立即覺得渾身一顫,一股炙熱的暖流瞬間遊走全身,雙目變的清明,那種昏昏沉沉的感覺也漸漸的消失了。

之前無論什么時候,他其實都有一種還沒有睡醒的那種疲憊感,可是現在那種疲憊感一掃而光,從未有過的一種精神,感覺身體裏面灌注了活力一般。

銀針拔出,賴清蓉向男生問道:“你現在感覺怎么樣?”

那個男生驚奇道:“感覺非常的好,神清氣爽的!”

這是男生真實的感受,不過卻是很久都沒有感受到過的。

賴清蓉點點頭道:“你的是腎陰虛,並無大礙,不過以後要注意規律休息,否則的話,還會繼續複發,好了,你下去吧!”

那個男生一聽,立即激動道:“我記住了,以後我一定會好好保重自己身體的,就算不是為了我自己,也得為了你!”

聽見他這么不要臉的話,一對臭雞蛋,爛番茄劈頭蓋臉的砸向他,罵道:“腎虛仔,趕緊給我滾下去!”

男生被轟下去之後,賴玉賢面帶笑意道:“各位,你們就點評一下吧?”

為了避嫌,賴玉賢不打算發表意見,不過從他臉上的笑容就能看得出來,他是相當的得意,不光是他,換成是誰,能有一個這么出色的孫女,都免不了是要翹尾巴的。

一個老禦醫上前,滿意的笑呵呵道:“一段時間不見,蓉蓉的功力又見漲啊,我只能說,當年我跟你一般年紀的時候,眼光沒有你的好,下針也沒有你准!”

話裏的意思,就是自己年輕的時候是不如賴清蓉的,這可是一種極大的肯定了,說明在天賦上面是超越自己的。

另外也有幾個老禦醫出來贊歎道:“一代新人勝舊人啊,不得不說,我們年輕的時候確實不如蓉蓉!”

所有人都是心裏一驚,禦醫,對很多醫者來說,都是進入醫學最高殿堂的人,這么多禦醫對賴清蓉的肯定,只能說明一個問題,她的確是天賦驚人,潛力無限,日後必定前途無量!

淩冽也是心中震撼,身為禦醫,都會極其愛護自己的聲譽,現在卻當著這么多人的面,坦誠說明自己不如一個後輩,心胸稍微狹窄一點兒的人都說不出來這種話,而他們卻絲毫沒有避諱,可見他們的胸襟究竟有多么的廣闊了。

不過淩冽卻能夠明白他們這樣做的用意,他們已經老了,可是中醫卻是前途渺茫,他們真的希望像賴清蓉這樣出色的年輕中醫能夠站出來。

這樣無私的精神,真的讓淩冽感覺到無比的欽佩!

本來淩冽根本沒有把這一次的比試當回事,可瞬間淩冽就做出了一個決定,中醫,必須要崛起!

看見好幾位中醫都在誇獎賴清蓉,台下一個賴清蓉狂熱的粉絲叫嚷道:“黑炭頭,聽見沒有?就連禦醫老先生都說咱們蓉蓉厲害了,你還敢來挑戰她,真是不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啊!”

淩冽面帶微笑沖賴清蓉道:“你的確很厲害!”

賴清蓉見淩冽都這么多了,立即得意起來,揚著頭道:“你知道就好,現在你主動認輸,交出禦針,我就放你一馬,免得等一下更加的難堪。”

淩冽笑著搖搖頭道:“不過,雖然厲害,但是我卻比你更加的厲害!”

賴清蓉一聽,眉毛立即就豎了起來,瞪眼道:“你說什么?”

淩冽扭過頭,指著剛剛下台的那個男生,道:“這位哥們兒,就是你,就是剛剛下台的那一個,先別坐下,再上來一次!”

這個男生剛剛跟女神接觸,又被女神治好了病,心情正大爽呢,見女神的對手叫自己,立馬就不樂意了,斜著眼睛道:“黑炭頭,你想幹嘛?”

“你有病,我想給你治治!”淩冽笑眯眯道。

男生立馬就毛了,瞪眼道:“你才有病呢?你全家都有病!”

女神說他有病行,一個男人說他有病,要是換成沒人的地方,丫的,早就一個大嘴巴子抽過去了。

看見淩冽說這個男生有病,所有人都是一愣,包括八位禦醫在內,這個男生除了腎陰虛之外,他們根本沒有看出有任何的毛病。

不過很快,賴玉賢突然兩眼一道異彩閃過,沖那個男生道:“你先上來吧,或許你真的有不舒服的地方。”

七位禦醫跟賴清蓉都是一怔,這個男生明明沒有毛病,賴玉賢怎么會說出這樣的話來?

男生見賴玉賢這樣說了,只好又爬上台,不賴煩的沖淩冽道:“說吧,老子有什么病?要是胡說八道,老子捶死你。”

淩冽笑眯眯道:“我想你最近應該腰酸背痛,精神不振!”

“廢話,剛才蓉蓉不是說了嗎?老子腎陰虛!”男生道。

“不過,你還有一個症狀,那就是尿頻,尿急,尿不盡,尿分叉某個地方還有一些發癢,我說的對嗎?”

“我”

男生一聽頓時大驚,想要說什么,淩冽打斷他道:“如果是真的,千萬不要否認哦,這件事情可大可如果治療的不夠及時,以後可能會釀成大患的,你現在還年輕,可不能斷送了自己將來的幸福啊!”男生一聽,一張臉立馬就綠了,別人可能不知道,可是這個問題卻是真實存在的,他的確有著這樣的現象,他一直以為是不是自己擼多了導致。

可是聽見淩冽這么一說,可是把他給嚇住了,難道這事兒會影響到以後那方面的功能?如果這樣的話,可不行,他還不到二十歲呢,還是一個處男,家裏就一根獨苗苗,以後還指望他延續香火。

要是就這么完了,還不如死了算了。

都到這個時候了,男生也徹底的被嚇住了,也不敢再有所隱瞞了,連忙抓住淩冽的胳膊,道:“哥們兒,你都說對了,我這究竟是雜回事啊?”

這關系到自己的終身幸福,什么女神也不顧了,如果真不保了,要女神又有什么用?

聽到男生的話之後,眾人都是大驚,七位禦醫一臉的震驚,但最吃驚的還是賴清蓉,喃喃道:“這怎么可能呢?”

她根本就不相信淩冽竟然真的看出來了,難道這個男生是一個托兒?

不可能,這個男生他認識,絕不可能會來配合淩冽當托兒的。

淩冽笑眯眯道:“其實也沒啥大問題,就是你的前列腺有些炎症而已,不過這個問題的確是可大可如果不及時抑制的話,萬一病變,就真的會出現大問題,是不是之前只是癢,但是現在有的時候已經有點兒疼了?這就是前兆。”

男生的冷汗流了出來,確實,一開始小便的時候裏面只是癢,他沒有在意,而這幾天開始有點兒疼了。

“哥們兒啊,你可得救救我啊,我還是童子雞,現在可不能就這么毀了,你要是能幫我,以後你就是我哥,不,你就是我親哥!”男生拉著淩冽的胳膊,都快哭了。

淩冽道:“好吧,現在把屁股撅起來!”

“啥?撅屁股?”男生有些懵逼了,大庭廣眾之下,你讓我撅屁股是啥意思?老子可沒有帶肥皂。

“讓你撅,你就撅,我對男人可沒有興趣。”

淩冽知道他在想什么,臉都黑了,丫的,老子是想方便紮針,你以為老子想幹什么?

男生著急治療,只好把屁股撅了起來,淩冽掏出銀針,金光閃現,一陣紮在了男生後面的會陰穴,剛開始還沒有什么感覺,可是突然男生捂著大腿根兒猛的蹦了起來,叫道:“好燙啊,燙死我了”

被針紮中,他感覺到的不是刺痛,而是如同火燒一般,就像是一條火蛇突然竄進他的身體裏面,痛的他忍不住大叫起來。

淩冽本來想收回手裏的銀針,但想了想,直接掰彎,扔進了旁邊的垃圾桶,道:“好了!”

“這就好了?”

男生一臉的不信,道:“你該不會是在糊弄我吧?”

“是不是在糊弄你,你去一趟衛生間不就知道了?”淩冽道。

男生慌忙拔腿就跑,方向是衛生間,當他回來之後,臉上滿是興奮,沖上台一把握住淩冽的手,叫道:“哥,你真的是我親哥,你真的把我給治好了”

淩冽臉綠了,道:“你上完廁所好像沒有洗手吧?”

說完,一腳就將那個男生給踹的在地上打了好幾個滾兒。

眾人都有些呆滯,他們都知道這個男生不可能是淩冽的托兒,這只能說明淩冽是真的看出了他身上的病,而且已經幫他給治好了。

不過最為震驚的卻是八位禦醫跟賴清蓉,這怎么可能呢?那個男生身體有炎症,他們也能診斷的出來,但必須通過診脈,想要通過肉眼來確診,那根本就不可能!

見七位禦醫都是滿臉的震驚,賴玉賢道:“這一下你們總算是相信了吧?別看淩冽年紀不大,可是已經到了望氣之境!”

七位禦醫都是震驚不已,之前賴玉賢已經跟他們說過,遇到一個年輕中醫,已經到了望氣之境,他們根本就不相信一個二十歲出頭的小夥子竟然到了望氣這種通神之境!

而當賴清蓉聽到“望氣”的時候,第一反應就是不可能,據賴家的記載,曆代先祖,出過無數名醫,也只有一個人到了望氣之境,也就是賴家成就最高,曾經獲得禦針的那位先祖。

“哼,一定是裝神弄鬼!”

賴清蓉無論如何都是不相信淩冽真的到了望氣之境,指著淩冽叫道:“這一次就算是平局,我們再比一場!”

淩冽笑道:“好啊,今天你想怎么比都行!”

就在這個時候,人群之中突然一陣騷動,自動分開一條道兒,就看見幾個人抬著一個擔架走了過來,那是一個年紀不算太大的中年人,體形有些偏胖,鼻子跟耳朵裏面都有血絲滲出。

“那不是吳主任嗎?怎么回事?”

“是腦溢血,吳主任之前已經發作過一次。”

這個中年人是醫學院的吳主任,有過腦溢血發作史,現在又發作了,急救車還沒有來,他們立即想到八位禦醫都在這兒,就馬上抬了過來。

人命關天,這個時候哪兒還管什么比試?八位禦醫立即都圍了過去,一番查看之後,一位禦醫惋惜的搖頭道:“太晚了,而且出血過多,血管已經爆裂,沒有希望了”

眾人都是大驚,沒想到竟然會這么嚴重,連八位禦醫都束手無策。

“吳主任”賴清蓉跑過去,眼睛都紅了。

她品學兼優,在學校很受老師跟同學的愛戴,這個吳主任對她也是關愛有加,可是現在吳主任危在旦夕,連八位禦醫都沒有辦法。

“還是趕緊送醫院吧,可能還有一線希望!”一位禦醫無奈道。

就這個時候,急救車來了,大家准備把吳主任送上車趕去醫院的時候,淩冽卻突然站出來擋在急救車跟前道:“沒用的,現在就算送過去,也會死在半路上,讓我來吧!”

眾人都是一愣,讓他來?是什么意思?他該不會認為自己有希望把吳主任救回來吧?可是連八位禦醫都沒有辦法的。

聽見淩冽的話,有人怒道:“這個時候你還有什么好顯擺的?沒完沒了是吧,給我滾開!”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