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男生起反应一般会干嘛,女的在接吻时手在干什么

男生起反应一般会干嘛,女的在接吻时手在干什么,淩冽看向血影,問道:“為什么護著我?”

血影面色一陣灰暗,冷聲道:“你幫過我,我只是不希望虧欠你。”

淩冽笑了,道:“如果你以為我跟地府是一路貨色,那你就看錯我了。”

看著淩冽眼中清澈的目光,血影突然好像明白了什么。

突然之間,淩冽冷喝道:“想走?”

荊山與血戰的身影突然之間消失,但又突然之間出現在半空之中,只見半空之中淩冽手捏住荊山的脖子,冷聲道:“我再給你一次選擇的機會,歸順我,我會給你更強的力量!”

體內的真龍不死血運轉了起來,可怕的氣息橫壓了下來,兩人幾乎昏厥了過去,

功力被禁錮的血戰從半空之中落在地上,滿臉的恐懼,對半空之中的淩冽喊道:“我願意歸順你!”

之前的一次交手已經令血戰和荊山同時受傷,血戰立馬意識到淩冽的強大,這種強大在那個令他恐懼無比的地府身上都不曾感受到過。

“不歸順你,只有一死,但是背叛府主,卻是生不如死!”荊山雖然一臉的驚恐,可依然咬牙道。

淩冽獰笑道:“死嗎?我不但能讓你生不如死,更能讓你求死不能!”

千絲魔獄手!

五指張開,手掌之上冒出絲絲黑氣,鑽入荊山的五官之中,頓時荊山仿佛感覺到無數小蛇一樣在他的身體裏

瘋狂的撕咬,和體內毒蟲發作的痛苦差不多,但是卻更加的難以忍受。

頓時,如同厲鬼一般的慘叫聲從荊山的口中發出,到了武王的境界,普通的疼痛已經不能令他有太多的感覺,就算是直接砍掉他一只胳膊,他估計都不會吭一聲,也就是地府那種能夠啃食五髒六腑的毒蟲才能讓他膽寒。

但是,淩冽給他的痛苦,卻是來自靈魂深處。

血臨,血戰和血影頓時齊齊色變,他們都看得出來,荊山現在所承受的痛苦要比地府的毒蟲發作痛苦百倍,都是驚懼的看著淩冽。

放開荊山,淩冽落在地上,看著血臨與血戰兩人,冷笑道:“我不會讓你們死,但是我卻

能夠令你們覺得死亡對你們來說是一件無比幸福的事情。”

“我我願意歸順”嘗到那種滋味的荊山,跪在地上,惶恐萬分的說道,因為他知道淩冽說的一點都不假,那種滋味的確是生不如死,但卻是想死都難,連咬舌自盡都做不到。

“你們呢?”淩冽冷眼看著血戰和血臨。

血戰渾身打了一個冷顫,連忙跪在地上,喊道:“我也願意歸順。”

這個時候,他們終於發現淩冽的實力比地府更加的恐怖,手段比地府更加的殘酷。

血臨也連忙想要下跪,但是剛剛彎腰,就被一只手扶了起來,抬起頭就看到淩冽滿臉笑意的看著他,說道:“長輩怎么能給晚輩下跪呢?折壽我倒是不怕,我跟血影可是朋友關系。”

聽著淩冽的話,驚恐之餘,血臨有些摸不著頭腦了,這是哪兒跟哪兒啊?一會兒跟殺神一樣,一會兒又自稱晚輩了。

雖然淩冽一開始對血影的印象並不好,可是他沒有忘記自己被牛頭襲擊的時候,生死關頭,血影都沒有背棄他,無論是出於什么原因,淩冽都願意把血影當作自己的朋友。

淩冽掏出四顆丹藥,說道:“這就是你們體內毒蟲的解藥,吃下去之後,你們就沒有後顧之憂了。”

這么長的時間,韓筠並沒有閑著,淩冽特意研制了出了毒蟲的解藥。

看著淩冽手中的解藥,荊山三人都是猶豫不決,都在懷疑淩冽會不會在丹藥裏動手腳,當初地府用的就這種手段。

“我先來!”血影毫不猶豫的拿起一顆丹藥吞了下去,以淩冽現在的實力,根本沒有必要在這方面做手腳。

血臨看了看血影,也上前吃下了一顆,荊山和血戰見此,也各自拿了一顆。

就算淩冽真的在解藥裏動了手腳,他們也沒有辦法,吃不吃已經由不得他們了,現在他們就是砧板上的魚肉,任人宰割。

看著三人雖然吃下了丹藥,但是眼中卻是帶著怨氣和不甘,淩冽笑著說道:“你們放心好了,解藥裏面絕對沒有毒藥。”

不過三人很明顯不相信淩冽說的話,而淩冽也確實沒有在解藥裏面參雜毒藥成分,雖然他有比地府更加狠辣的手段,但他是淩冽,不是地府。

血影體內的毒蟲已經被清除了一部分,反應也最快,突然之間臉上浮現痛苦的神色,淩冽立即拿起她的手,指甲如刀在她的手掌化成一道口子,頓時鮮血流了出來,裏面有微小的東西不停的湧動著。

淩冽對荊山三人說道:“都在自己身上隔開一道傷口,將毒蟲放出來。”

三人立即照做,在自己身上劃破一個口子,體內的毒蟲順著鮮血慢慢的流出體外。

當荊山三人一臉欣喜的時候,淩冽臉色冷峻的說道:“荊山,血戰,現在你們兩人立即出去停止外面的爭鬥。”

兩人立即跑了出去,這個時候已經沒有打鬥的必要了,淩冽對血臨客氣的說道:“前輩,剛才真是得罪了,望你還不要怪罪我才好。”

當血影對血臨打眼色的時候,血臨就已經明白了過來,不但沒有生氣,反而欣慰的笑道:“呵呵,英雄出少年啊,我老了,也該享享清福了,魅影交到你手裏,我放心。”

淩冽笑著說道:“前輩請放心,我一定不會虧待魅影眾兄弟的。”沉吟了片刻之後,繼續說道:“前輩,我希望魅影還是能夠

由你來領導,你看怎么樣?”

“哦,這又是為什么呢?”血臨有些詫異的看著淩冽問道。

剛才殺氣騰騰的,叫自己等人臣服與他,現在成功了,卻又將權力交回給自己,一時半會兒他有些不明白淩冽葫蘆裏賣的什么藥了。

淩冽知道血臨會疑惑,笑著說道:“前輩不要多心,魅影畢竟是前輩一手創立的,能夠將獠牙納入我的手中就已經是很過意不去了,怎么會把事情做絕呢?” 他現在的確已經將魅影納入了掌中,但魅影畢竟是血臨一手創立的,對於管理魅影早就已經輕車熟路,不是其他人可以相比的,與其重新找人來接管,還不如讓血臨繼續管理,只要魅影聽命於自己就夠了。

血臨也聽出了淩冽話中的意思,無非就是說這魅影已經是人家的了,而自己只不過是個管家而已,想了一下,說道:“雖然魅影是我一手創立的,但是我現在的權力早就大不如前,現在的我可能無法服眾啊”

魅影被地府掌控之中,實力飛漲,手下高手如雲,雖然表面上,血臨與血戰是魅影的最高首領,但是所有人都知道魅影的真正的掌權者是地府,其中最起碼有一半都無視血臨的命令,直接聽命於地府。

淩冽知道這是一個問題,冷笑道:“沒有關系,只要前輩肯做,我會讓所有不安分的聲音消失。”

感覺到淩冽身上的殺機,血臨心裏一顫,點點頭說道:“好吧,我這把老骨頭就再撐幾年,不過我希望更加不能虧待影兒。”

說完,略有深意的看了血影一眼。

血影的粉臉立馬紅了起來,嬌怒道:“爺爺,你說什么呢?”

血臨頓時哈哈大笑起來,而且笑的非常開心,身上的毒解了,重新掌權魅影,他怎么能不開心呢?

過了一會兒,荊山和血戰走了進來,恭敬的說道:“淩少,外面的人已經整合完畢了,現在他們都停止了爭鬥。”

荊山和血戰是雙方實力最高,也是權力最大的人,兩人的出現很快就控制住了局面。

淩冽拿出幾瓶解藥,說道:“走,我們將解藥發放下去吧。”

有了荊山三人的配合,解藥全部被發放了下去,並且宣布,血臨將是魅影今後的最高掌權人荊山沒什么感覺,血戰倒是臉色有些不自然,但是卻不敢說些什么。

看著眼前的眾多高手,淩冽欣喜不已,但是很快,他就發覺自己好像成功的太過容易了,總是覺得不對勁兒,但是哪裏不對勁兒,他又說不上來。

希望只是我的錯覺吧,淩冽安慰自己道。

魅影現在已經盡在掌握,這對淩冽來說收獲是巨大的,魅影的戰力是其次,而魅影的情報絡絕對是他目前急需的,初到天京,淩冽可以說是兩眼一抹黑,而現在魅影不光是他手中的一把刀,更是他在天京的一雙眼睛。

然而,僅僅憑借魅影這一雙眼睛還是遠遠不夠的。

離開了魅影,淩冽並沒有著急回去,而是來到一個金碧輝煌的夜總會天上人間!

天上人間是天京一家頂級的娛樂會所,這裏最基本的消費都是在十萬以上,而這裏還是會員制度,就算是你有錢都未必能夠進得去,說白了,這裏只接待真正的權貴!

淩冽出現在門口,正准備進門,兩輛車開了過來,打頭的是一輛紅色保時捷飛快的開了過來,可是眼看就要撞上淩冽了,保時捷卻並沒有明顯的減速,淩冽一個側身避開,如果換成一個普通人,絕對會被撞飛。

車子停了下來,從車裏走下來一個青年,一陣搖搖晃晃的,摟著一個身材火爆,衣著暴露的豔麗女子走向會所,從第二輛車裏面走下來四五個膘肥體壯的黑衣大漢,雖然不是古武者,但是從動作跟腳步上面,都是經過嚴格訓練的格鬥高手。

不用猜淩冽也知道,這樣的家夥一定是一個橫行霸道的二世祖。

在經曆淩冽身邊的時候,青年臉上帶著怒意道:“狗雜種,下一次瞪大你的狗眼,你的狗命不值錢,要是碰壞我的車,你配得起嗎?”

淩冽本不想計較,但聽見這話之後,頓時就怒了,剛才車速那么快,如果換成別人,估計已經出人命了,這個王八羔子不來道歉也就算了,居然還上來罵人。

“道歉,我可以饒過你這一次!”淩冽冷聲道。

他沒打算放過這個青年,聽他那語氣,一條人命還沒有他一輛車值錢,說不定之前還真的撞死過人,最後花錢了事。

“什么?你叫我道歉?”那個青年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問道。

“沒錯,無論是誰都應該對自己做過的事情,說過的話負責任!”淩冽道。

“我負尼瑪的責任啊,敢這樣跟我冷林說話,你特么的還是頭一個!”青年一聲叫罵,伸出手就一個大嘴巴子抽向了淩冽的臉。

淩冽一聲冷笑,手中一道銀光閃現,手掌擋住了青年的手。

“啊”

一聲殺豬般的慘嚎聲,青年突然捂著手掌倒在了地上,一臉的痛苦,在地上直打滾。

站在他身旁的那個妖豔女子被嚇壞了,慌忙叫道:“冷少,冷少,你怎么了?”

“滾!”

青年一個大嘴巴子將妖豔女子抽開,指著淩冽吼道:“敢打我冷林,我看你找死,來人啊,給我廢了他!”

頓時,青年的那幾個保鏢沖了過來,將淩冽給團團圍住,正准備大打出手。

而就在這個時候,又一輛車開了過來,從車裏走下來一個殺馬特少女,看見眼前一幕,叫道:“大哥,這是怎么了?”

不等青年回答,少女就看到了被圍住的淩冽,臉上帶著驚愕道:“是你?”

淩冽也感覺到有些意外,竟然還會遇到熟人,這個少女正是他剛到天京遇到的那個賽車女孩,名字好像是叫冷朝雪。

“美女,沒想到我們這么快就見面了。”淩冽笑道。

確實有些快,天京這么大,淩冽根本就沒有來得及到處轉,才兩天的時間,就又跟冷朝雪見面了。

“這是怎么回事?”冷朝雪問道。

淩冽笑道:“難道還看不明白嗎?這些人是要揍我啊!”

冷朝雪微微皺眉,道:“大哥,他是我朋友,這裏面一定有什么誤會,我看這事兒就這么算了吧?”

這個青年叫冷林,的確是冷朝雪的哥。

淩冽有些意外,沒想到冷朝雪跟這個要教訓他的青年是兄妹,既然是兄妹,那這一次就算了吧,帳先記上,如果逮住他再橫行霸道,一起收拾!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