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我与儿子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事,妈妈今晚是你的晚是你的人了

我与儿子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事,妈妈今晚是你的晚是你的人了,提到淩戰,蕭正峰的表情立即變的黯然起來,道:“當年淩叔叔出事的時候,我還但是我相信淩叔叔一定還活著。”

蕭南天也是長歎一聲,道:“當初小戰的事情情況太過複雜,我就算是想插手,也未必能夠”

淩冽知道蕭南天心中有愧,直接打斷他,道:“蕭老爺子不用多說,當年的事情我爺爺已經告訴我了,怪不得任何人。”

蕭南天點點頭道:“你理解就好,不過,有些公道是必須要討回來的,小冽,如果你要做什么,就去做吧,只要你不是傷天害理,你淩冽就是我蕭南天的孫子!”

一股霸道的氣息從蕭南天的身上迸發了出來,如同猛虎出籠,這是就是血戰疆場之人身上的氣勢。

賴玉賢一陣側目,蕭南天的能量或許比不上三大元帥,可是在天京絕對是一尊龐然大物。

蕭南天說淩冽以後就是他的孫子,這就意味著,蕭家將會完全站在淩冽這一邊,任何人想要對付淩冽,得先要看看他蕭南天答應不答應。

淩冽本來就急需增強自己的勢力,如果蕭家能夠鼎立支持,這是大好事一件,淩冽自然不會有任何的矯情,當即站起身來拜謝道:“多謝爺爺了。”

接下來長達一周的時間,淩冽都待在蕭家,而整個蕭家也沒有把他當成外人,從上到下都把他當成自家人。

蕭家老太太將淩冽當成親孫子一樣,蕭正峰已經結婚了,妻子溫柔賢惠,也是將淩冽當成弟弟一樣看待。

既然有著這樣的一層關系,淩冽就沒有任何的餘力,本來預計最起碼需要半個月的時間才能讓蕭正峰站起來,在淩冽全力出手之下,一個星期,蕭正峰已經能夠拿著拐杖自己行走了。

淩冽笑道:“峰哥,你恢複的非常好,不需要再接受治療了,只要悉心調養,兩個月就能完全康複了。”

蕭正峰一聽,頓時大喜,心有餘悸道:“那就太好了,不是我說,你那個治療方法,還真的不是人能受的罪。”

那么長的銀針插進脊椎裏面,想想頭皮都發麻,蕭正峰現在有了知覺,每一次都是疼的死去活來,他真的不想受這份兒罪了。

好在他是軍人,天生忍耐力比常人要強,否則的話,還真的挺不下來。

淩冽道:“接下來,你沒事兒就讓嫂子陪你多走走,其實你的身體已經沒什么大礙了,但是還需要適應,多走走運動一下,恢複的更快。”

林靜笑道:“你放心吧,我一定帶他多走走,要是不願意走,我拿鞭子抽。”

林靜是蕭正峰的妻子,家世也不簡單,雖然比不上蕭家,但卻是一個非常賢惠的女子,對淩冽也是真誠的當作弟弟來看待,淩冽對她非常尊重。

“那可就有勞嫂子了,要是真的要動鞭子,可得用手機拍下來,讓我瞧瞧。”淩冽笑道。

蕭正峰一瞪眼道:“你個混小子,想看我笑話是不是?”

沒等淩冽答話,林靜就道:“看你笑話怎么了?這是為你好,知道不?”

蕭正峰雖然是鐵血男兒,但好像卻是一個妻管嚴,訕訕的笑道:“好了,我聽你的還不行嗎?對了,你表弟的婚事辦的怎么樣了?”

林靜的表弟最近在籌備婚禮,林靜本應該去幫忙的,但是因為蕭正峰的原因,一直沒有去。

“籌備的差不多了,後天就開始了,到時候我可得過去,只能你一個人在家了。”林靜道。

蕭正峰搖頭道:“不用,到時候我跟你一起吧。”

結婚是大喜事,出於對林靜的尊重,蕭正峰覺得自己親自前去,更有意義一些。

“你這樣行嗎?”林靜道。

淩冽笑道:“沒事兒的,嫂子,他現在身體完全沒有問題,只是到時候不太方便,可能要帶著拐杖過去。”

蕭正峰道:“你聽見沒有,沒啥事,到時候一起去吧。”

就在這時,淩冽接到了一個電話,是秦爽的,接通之後,笑道:“怎么?想我了?”

“鬼才想你了呢,等一下去機場接我,應該兩個小時之後我就到天京了。”秦爽道。

“你來天京?”淩冽一愣。

“是啊,我來參加一個同學的婚禮。”秦爽道。

見面之後,秦爽依舊是一身黑色的正裝,但是更加具有氣場了,現在運天商行已經在豫州紮根,秦爽所管理的企業也越來越大,那種氣場自然養成。

看見淩冽兩只眼睛直勾勾的盯著自己看,秦爽沒好氣道:“看什么看?再看就把你眼珠子給挖出來。”

淩冽撇嘴道:“看自己老婆,也要被挖眼珠子嗎?”

“誰是你老婆了?不要臉!”

一陣打鬧之後,淩冽得知這一次是秦爽一個關系非常好的大學同學結婚,特意來邀請她參加婚禮的。

而且聽說她那個同學婆家在天京有些勢力,特意把秦爽這個富婆拉過來撐場面的。

“到時候你陪我一起去吧。”秦爽道。

“好,到時候我陪你一起去。”

淩冽爽快的答應了,問道:“對了,康偉現在是什么情況?”

秦爽看了他一眼,道:“臨行前,康偉倒是來找過我,可能會來天京找你。”

淩冽一聽,心裏頓時一頓,他明白了康偉的意思,看來心結已經解開了,康偉是一個人才,如果能來天京的話,倒是能成為一個好幫手。

秦爽同學的婚禮到了,一番聯系之後,兩人到了秦爽同學碰頭的地方,都是女孩子,其中一個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孩子掃視了淩冽一眼之後,問道:“小爽,這一位該不會就是你的男朋友吧?”

秦爽姿色過人,家世也很好,而淩冽黑黝黝的,穿的也不怎么樣,怎么看都有一些不是太相配。

可是秦爽卻抱著淩冽的胳膊,微笑道:“是啊,這就是我們家那口子。”

頓時,她那些同學都愣住了,以她們看來,秦爽要么找一個帥哥男神,要么找一個年輕有為的,可是淩冽怎么看都不太像具備這兩樣的。這種異樣的目光太明顯了,淩冽有些歉意的看了秦爽一眼,自己應該去換一身衣服的,稍微打扮一下,女人都是好面子的,自己顯然讓秦爽有些面子上過不去。

誰知道秦爽卻抱著他,猛然在他的腰上狠狠的掐了一下,咬著他的耳朵惡狠狠道:“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在想一些什么,警告你,沒有我的允許,不許隨便的打扮,要是勾引了別的女人,我非閹了你不可。”

雖然臉上疼的齜牙咧嘴,可淩冽心裏面卻是牛逼哄哄的驕傲,老子就算是一個鄉巴佬,一樣有美女愛的死去活來。

不過這他倒是誤會秦爽了,別人不知道,她可是看見淩冽穿正裝的,挺拔的身材,剛毅的面頰,雖然皮膚有些黝黑,但是更具有陽剛味道,絕對能秒殺無數小鮮肉,小白臉。

女人不光好面子,也很小氣,自己的男人自己知道好就行了,幹嘛要讓別的女人知道,難道讓別的女人來搶自己男人嗎?

看見秦爽跟淩冽那樣膩歪,她的幾個同學都有些受不了啦,在她們看來,這簡直就是一個美女總裁跟民工的組合。

有一個女孩甚至還低聲道:“幾年不見,看來小爽的口味變重了許多啊。”

“這你就不知道了吧?人家有錢,小白臉玩膩了,就想換換口味,說不定這家夥其他方便征服了人家呢?”

聲音雖然但還是能夠聽得見,淩冽忍不住一陣皺眉,大家都是同學,為什么說話要這么刻薄呢?

秦爽卻笑道:“不要生氣,我知道她們心裏想的是什么,我是來參加霜霜婚禮的。”

淩冽也笑了,這是典型的羨慕嫉妒恨,秦爽人漂亮,家世又好,招人嫉恨是很正常的,她早就已經習慣了,這些老同學說什么,她不在意,她今天只想來笑著祝福自己的老同學,好姐妹。

一行人坐車趕到了婚禮舉行地點,是一家很大的酒店,門口已經停滿了各種豪車,進出的賓客也是穿著體面,不難看出來,婚禮的主人家背景還是不簡單的。

拿出請柬,進入酒店,可是一進門,就看見一個女人跑了過來,看著淩冽叫道:“你是誰?誰讓你進來的?”

主要是淩冽穿的太過隨意了,頭發也有些淩冽,怎么看都像是一個小癟三,而婚禮名單上面都是稍微有些背景的人,令人以為淩冽是跑進來混吃混喝,或者進來偷東西的。

畢竟,這樣的盛大的婚禮,有小賊進來渾水摸魚是很正常的事情,不稀奇。

淩冽的眉頭頓時就皺了起來,正准備表明身份,就看見一個穿著婚紗的清秀女孩子跑了過來,沖那個女人道:“三嬸兒,他們是我的朋友,進來是專門來喝喜酒的。”

那個女人看了淩冽一眼,然後又掃視了一下秦爽等人,面色有些驕橫道:“霜霜,以後你嫁到了我們家,就得懂一些規矩,一些不三不四的親戚朋友,最後不要再招惹了,不然我們家的面子上面過不去。”

說完女人就走開了,令秦爽幾個同學無比的尷尬,聽那女人的意思,她們都變成了什么不三不四的人,不過這都怪淩冽,是他害的大家被鄙視。

新娘子叫秦霜,名字跟秦爽非常相似,兩人就是這個原因認識成為好好姐妹的,秦霜顯然真的拿秦爽當好姐妹,完全不介意淩冽的穿著打扮,向淩冽滿是歉意道:“不好意思,我三嬸兒就是這樣,你千萬不要介意啊。”

秦爽拉著淩冽的胳膊笑道:“不要道歉,這家夥臉皮厚著呢,不怕打擊。”

看見兩人親密的動作,秦霜有些訝然,不過很快就笑道:“帥哥,咱們家小爽可是眼珠子長在腦門子上面,你能把她拿下,這本事簡直是要上天啊。”

秦霜隨和多了,讓淩冽很有好感,笑道:“我叫淩冽,今天就恭喜了。”

不過,他心中也有些憂慮,看這樣子,秦霜的婆家有點兒看不起她,不然的話,親家來朋友,也不會直言不諱的打擊,嫁到這樣的家庭,估計以後有的是氣受了。

同樣的,秦爽的表情也有一些憂慮,顯然是在擔心自己的好姐妹將來的幸福。

不過可惜,她的另外幾個同學就不一樣了,看著婚禮布置現場,羨慕的叫道:“好漂亮,好奢侈啊,霜霜,這一場婚禮下來得好多錢吧?”

“也不是很多,差不多一百多萬吧?”秦霜道。

“呀,布置婚禮就一百多萬,真是太奢侈了!”

“這你就不知道了吧?霜霜的老公可是企業大老板,不缺錢,聽說她公公還是機關領導,霜霜這是嫁入豪門了!”

“哇,霜霜,你可是飛上枝頭變鳳凰了,以後要是有事兒求你,你可不能拒絕啊!”

看見這幾個人,淩冽無比的無奈,都在羨慕秦霜嫁的有多么的顯赫,為什么不想想她今後會不會幸福呢?

“好了,我還有事情要忙,我帶你們找地方做。”

秦霜拉著一行人走到大廳的一個角落裏面,那是一張幾乎無人問津的桌子,桌子上面的幾個人看起來都非常的普通,應該都是尋常人家,但卻是秦霜的家人。

婚禮現場,娘家人也算是主角之一,可是卻被安排在角落裏面,受到這樣的冷遇,這讓秦爽有些惱怒不已。

不過好在,很快,一個穿著新郎裝的男人走了過來,對秦霜的父母滿是歉意道:“爸媽,您們怎么能坐在這裏呢?我讓人給您們換地方!”

男人就是今天婚禮的男主角,陳新宇。

秦霜立即拉住陳新宇,道:“新宇,算了,我爸媽坐在這裏挺好的。”

“可是”

“別可是了,來,我給你介紹我的好姐妹,這是我常跟你說的好姐妹小爽”

介紹到淩冽的時候,陳新宇握著淩冽的手一個勁兒的道歉道:“兄弟,對不住啊,怠慢了”

陳新宇沒有任何的做作,這讓令秦爽跟淩冽有些放心了,不管陳家怎么樣,這個陳新宇倒是一個很不錯的人。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