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有多少人跟自己的儿子做过,有和儿子真正做过的吗

有多少人跟自己的儿子做过,有和儿子真正做过的吗,聽見這話,林靜的表情頓時一變,蕭正峰的臉色更是變的鐵青。

“表叔,你怎么能”感覺到蕭正峰的情緒變化,林靜連忙道。

蕭正峰卻直接打斷她的話,沖陳安平冷聲道:“表叔,你是想要把我的兄弟趕出去嗎?”

之前蕭正峰根本就不願意搭理陳家,因為他知道陳家不是什么好貨,這一次之所以願意來,是因為他受傷令林靜擔憂不已,心中有一種補償林靜的心理。

可是他萬萬沒有想到的是,陳安平竟然這樣對待淩冽,現在整個蕭家上下對淩冽都當作是自家人,在蕭正峰的心裏,對淩冽不利的嚴重性甚至超過了抽他自己的耳光。

這一瞬間,令蕭正峰對陳家的惡感直接飆升到了極點。

這小子是蕭正峰的兄弟?

全場都驚呆了,之前李玉陽說淩冽是他老大,今天夠令人懵逼得了,現在又冒出來一個蕭正峰說是自己的兄弟,這令人有些接受不了。

這小子究竟是誰?能跟李玉陽還有蕭正峰這樣的大少關系如此莫逆,絕對不是簡單的角色,但是為什么從來沒有任何有關他的訊息。

李玉陽也是傻眼了,他同樣沒有想到自己新認的老大這么牛逼,這才幾天的時間,竟然又跟蕭正峰這樣的牛人稱兄道弟了。

這令他有些暗自慶幸,好在當初聽了慕容遼的話,認了淩冽當老大,要是當時不服氣,把淩冽得罪死了,估計到時候有的苦頭吃。

轟!

跟那些賓客的震驚相比,陳安平感覺大腦都要爆炸了,本來以為得罪了李玉陽,後面還有蕭家撐腰,現在好了,連蕭家都得罪了,到時候怎么死的可能都不知道。

“峰少,這件事情一定是誤會啊!”陳安平叫道。

“不用說了。”

蕭正峰一擺手道:“見表叔不歡迎,那這一杯喜酒不喝也罷,小冽,我們走!”

這個時候蕭正峰連林靜的面子都不管不顧了,直接就要走人。

這一瞬間,所有人心裏都有一個念頭,那就是陳家完了!

陳家陳安平能爬這么高,說白了,有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因為蕭家,蕭家要是垮台了或者拋棄了陳家,陳家的下場就可想而知。

陳安平差一點兒就癱在了地上,媽呀,這不是想要老子的小命嗎?

不過陳安平能做到這個位置,顯然也不是笨蛋白癡,看的出來這件事情的關鍵還是淩冽,滿臉哀求的向淩冽道:“這位公子,剛才是我不對,如果有什么得罪的地方,我陳安平日後必定登門謝罪,萬望你千萬不要介意啊”

看那樣子就差下跪求饒了,跟之前他趾高氣昂的樣子截然不同,恨不得把淩冽當成祖宗給供起來。

淩冽心中冷笑,連自己親家都這么刻薄的人,肯定不是什么好人,指不定貪了多少錢呢,就這樣垮了也好。

“對不起陳局長,我只是一個小人物,可能當不起”

淩冽話剛說到一半,秦爽突然伸出手拉了他一把,順著秦爽的目光看去,之間陳新宇面如死灰,而秦霜也是神色黯然。

他可以就此整垮陳家,但是秦霜怎么辦?到時候別說幸福了,估計整個陳家都會記恨她,本來一樁美滿的婚姻就這樣沒了,甚至還有可能會釀成悲劇。

歎息一聲,淩冽只好對陳安平道:“陳局長,沒有必要這樣,霜霜是我妹子,今天我可是來祝賀她的,你這樣恐怕霜霜以後不會放過我的。”

秦霜人不錯,又是秦爽的好姐妹,就算是看在秦爽的面子上面,也不能把事情給做絕了,之所以說秦霜是自己的妹子,就是想讓陳家的人掂量一點兒,以後膽敢欺負她,就要先想好能不能承受得起淩冽的怒火。

還有一個原因就是,這陳家畢竟是林靜的表親,就算林靜什么都不說,估計心裏面也不會太舒服。

聽這話的意思是放自己一馬了,陳安平頓時大喜,連忙道:“明白,明白,以後大家都是一家人了,親家,哎呦,親家來,咱們坐下,好好的喝一杯!”

陳安平當即就轉過身拉住秦霜的父母無比親熱起來,那樣子就跟見了過年失散不見異父異母的親兄弟似得。

這就是他聰明的地方,他知道一切的根源都在秦霜的身上,而只有對秦霜的父母夠尊敬,就能解開秦霜的心結,那危機自然就解除了。

看見陳安平那個熱情勁兒,估計以後不但不敢欺負秦霜,估計還要當祖宗給供起來不可。

“小冽,謝謝你!”林靜向淩冽一臉感激道。

淩冽能讓蕭正峰重新站起來,這一份恩情簡直是比救了蕭正峰的命還要重要,如果讓蕭南天知道了淩冽在陳家受到的委屈,必定會大發雷霆,到時候估計會立即摒棄陳家。

“嫂子,千萬可別說這樣的話,今天只是賣一個人情,但是如果陳家真的有什么不妥的地方”淩冽道。

蕭正峰插嘴道:“這一點兒你可以放心,陳家雖然做事有些狐假虎威,但是大錯沒有,我爺爺還活著,他不敢。”

像蕭南天這樣從戰場上面下來的老英雄眼睛裏面容不得半點沙子,如果陳家真的借著蕭家的虎威作威作福,估計蕭家早就先把陳家給滅了。

而這個時候,陳新宇夫婦兩個也走了過來,他們比誰更清楚今天是淩冽放了陳家一馬。

“淩冽,這一次真是謝謝你了。”秦霜道。

如果不是淩冽的話,就算結婚了,估計她在陳家也不好過,可是經過這么一鬧,陳家再也沒人敢欺負她。

“謝什么?剛才我都說了,你是我妹子嘛。”淩冽笑道。

秦爽翻著白眼兒道:“真是不要臉,還沒有人家年紀大,說人家是妹子。”

論年紀淩冽還真的要比秦霜大家都忍不住一笑,秦霜抱了抱秦爽,什么都沒說,這就是相交莫逆的好姐妹,心裏面有感激,卻不用說出來。

陳新宇是一個直爽的人,拿著酒杯道:“淩兄,多謝你了,放心,以後我一定會對霜霜好的。”

淩冽對陳新宇的印象還算不錯,拍拍他的肩膀道:“啥都別說了,以後大家就是自己人。”

婚禮的過程是跌宕起伏的,可最終的結果是圓滿的,賓客盡歡,完美的結束。

而這個時候之前一直挖苦淩冽的那幾個秦爽的同學再看淩冽的眼神全都變了,打死她們都想不到一個土豹子一樣的家夥,竟然是一尊隱藏著的大神。

想想剛才她們挖苦的話,這個時候冷汗都冒出來了,生怕淩冽發怒起來報複。雖然知道淩冽的背景很不簡單,但是陳安平還是忍不住私下偷偷的向林靜問道:“靜靜,那個人究竟是誰?”

到現在他都還不知道淩冽的具體身份。

林靜對自己這個表叔還是非常了解的,臉色有些不自然道:“表叔,雖然你沒什么大錯,但是以後最好還是小心一點兒,如果真的出了什么事情,可能就連正峰想幫你未必都能幫得上!”

陳安平大驚,道:“靜靜,你就告訴表叔,他究竟是誰?”

“他叫淩冽!”林靜道。

“淩冽?”

陳安平覺得這個名字很熟悉,可是一時半會兒又想不起來是誰,而且,在天京也從來沒有來頭驚人的淩姓人啊。

不過很快他就想起來了,臉色瞬間變的煞白,額頭上面的冷汗跟黃豆似得往下面掉,結結巴巴道:“靜靜,你是說他是淩淩冽?”

前段時間雖然極少有人見過淩冽,可是對於淩冽的名字卻幾乎傳遍了整個天京權力圈子,陳安平也算是半個圈子裏面的人,也聽過淩冽的名字。

別看他是一個局長,多少也有一些權力,但那只是相對於普通人來講,可是跟元鎮山,淩洛那些人相比,簡直就是渣兒,至於龍鈞,一口大氣吹過去,估計都看不見陳安平這種人的影子了。

媽呀,陳安平甚至差一點兒都嚇哭了,好在蕭正峰及時趕來了,否則真把淩冽給得罪死了,估計整個陳家面臨的就將是滅頂之災。

當即陳安平就做出了一個決定,無論如何都要將秦霜給當活菩薩給供起來,這可是一個能夠跟淩冽拉上關系的紐帶。

林靜好像看出了陳安平心裏面想的是什么,很不高興道:“表叔,你的那些小心思最好都收起來,其實我公公已經說過,你能力是有,但是太多的花花腸子,如果肯腳踏實地的做事,未必不能再進一步,我言盡於此,表叔好自為之吧!”

看見林靜離開,陳安平好像明白了什么,確實,曾經他也是一個熱血之人,想著憑借自己的能力能夠為百姓做更多的事情,但是時間一長,最開始的初衷就出現了轉變,總是一門心思的想著如何高升,完全忽略了自己的工作能力。

但是剛才林靜的一番話,讓他明白了,想要靠旁門左道得到升遷已經走上了邪路,只要腳踏實地的做事,才是王道。

歎息一聲,陳安平找來陳新寧道:“婚禮結束之後,通知下去,開一個家族會議。”

這一次婚禮之後,陳安平倒是大改以前的工作作風,得到了上頭的肯定,一路升遷,這倒是令淩冽完全沒有想到的事情。

婚宴還在進行當中,坐在酒桌上面,李玉陽是拉著蕭正峰一個勁兒的灌酒,興奮的不得了,其實兩人是老相識,只不過之前李玉陽是一個到處惹是生非的主兒,而蕭正峰卻是正義感爆棚的人,之前還有幾次被他教訓過。

所以,李玉陽對蕭正峰是又敬又怕,現在好了,因為淩冽的關系,以後還說不定成了好兄弟呢。

雖然之前蕭正峰確實看不上李玉陽這群人,但是他相信淩冽,既然跟著淩冽,一定能夠改邪歸正。

而林靜在得知秦爽跟淩冽的身份之後,也是親切的不得了,拉著她的手聊的非常投機。

而招呼完客人之後,陳新宇夫婦倆也過來湊桌,讓這一桌顯的格外熱鬧。

“對了,淩冽,你是做什么職業的?”秦霜好奇的問道。

“我是一個醫生。”淩冽笑道。

陳新宇笑道:“醫生?那好啊,我是做醫藥用品生意的,算起來我們還算是半個同行呢。”

淩冽眉毛一挑,道:“哦?那如果我想開一個中醫戒煙館,你覺得怎么樣?”

他可是帶著任務來的,可是到目前為止,這個中醫戒煙館還是一點兒頭緒都沒有呢,既然陳新宇是做醫藥用品生意的,或許能從他身上打開突破口。

“中醫戒煙?管用嗎?”陳新宇一愣道。

淩冽笑道:“我已經在豫州開了幾家,效果我相信應該很不錯吧。”

“豫州的中醫戒煙館是你開的?”陳新宇立馬就怔住了。

秦霜更是滿臉的驚愕,道:“淩冽?你是淩冽,你就是豫州的小醫王淩冽?”

秦霜也是豫州人,雖然這些年一直都在天京,但是老家的事情還是聽過一些,有關淩冽的消息,她當然從朋友或者家人的口中知道,但是她怎么都沒有想到,那個傳說中的小神醫,小醫王淩冽就是前來參加自己婚禮淩冽。

淩冽撓頭不好意思道:“你說的應該就是我了!”

“沒想到淩兄竟然就是鼎鼎大名的小醫王啊!”陳新宇也是驚歎道。

他雖然不是豫州人,但卻是做醫藥生意的,關於醫療界的事情了解的不少,也聽過淩冽的大名。

“怎么樣?如果我開中醫戒煙館,應該沒有問題吧?”淩冽笑道。

“沒問題,當然沒有問題了。”

陳新宇又道:“不過我建議你暫時先等等,可能你不知道,現在中醫已經末落了,是西醫的天下,想要讓人相信中醫的作用,有些難度,如果你真的想要把中醫戒煙館給開起來的話,最好先開一家醫館,把你的名氣打響,這樣一來,就簡單多了。”

淩冽仔細一想,是這么一個道理,他在豫州的戒煙館之所以能這么紅火,效果是關鍵,但是前期的宣傳也是很重要的。

“那好吧,我就先開一家醫館,攢攢人氣再說。”淩冽笑道。

陳新宇笑道:“如果淩兄真想開醫館的話,那這事兒就交給我來辦吧,正好我有一個朋友醫館開不下去了,想要轉讓,我來把他談下來。”

“那就多謝陳兄了。”淩冽道謝道。

陳新宇是做醫藥生意,家裏又有一些背景,這些年估計在醫療界各個環節的關系都疏通了,如果由他來操辦的話,會很省很多事兒。

“自家兄弟,說什么謝謝?對了,你的醫館想起什么名字?一切我都幫你操辦好,到時候你直接去坐鎮就行了。”陳新宇道。

淩冽想都沒有想,道:“就還叫百草廬吧!”

他已經做出了決定,他會開無數家百草廬,讓百草廬遍布中華,乃至世界的每一個角落,讓中醫遍地開花!

婚宴總算是圓滿的結束了,就在淩冽等人准備告辭的時候,陳新宇突然接到一個電話,臉色立馬就變了,道:“我馬上過來。”

秦霜問道:“發生了什么事情?”

今天是他們的新婚夜,新郎卻要往外面跑,肯定是發生了很嚴重的事情。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