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爷爷抱着妈妈到了卧室,怀着孩子和父亲同房

爷爷抱着妈妈到了卧室,怀着孩子和父亲同房,陳新宇還是不甘心道:“淩冽,要不我們再回去吧,等帕克他們走後,你給瑤瑤好好瞧瞧!”

他跟李新華之間的合作已經不是簡單的生意了,這事關整個內地將來在國際上面的前途,陳新宇怎么可能那么輕易的就想算了?

淩冽臉上的笑容頓散,道:“新宇,我能夠理解你的心情,可是我曾經說過這樣的話,我的一身醫術是用來治病救人的,不是用來卑躬屈膝討好別人的,這事兒就此作罷吧!”

如果李新華只是不相信他的醫術,他會想盡一切辦法讓他相信,可是劉佩跟他所說的話已經侮辱到了整個大陸,這涉及到民族榮辱,在這一點兒,我們是出於一種什么原因,都不會妥協的。

而就在這個時候,陳新宇的電話響了起來,是李新華打來的,奇怪,這個時候打電話過來做什么?

接通之後,陳新宇還沒有來得及開口,就聽見李新華急吼吼的叫道:“新宇,新宇,快,快點兒把淩先生帶回來”

帕克已經說的很清楚了,淩冽的醫術就連他的老師裏爾斯都自愧不如,而這一次來中華帕克是專門拜訪淩冽的,只是半途被中村給拉了過來,這個時候李新華感覺自己都要瘋了,竟然把淩冽這樣的神醫趕了出去。

“帕克先生,您該不會是認錯人了吧?那個年輕人真的比裏爾斯先生還要厲害嗎?”中村有些懵逼道。

帕克的臉色頓時就有些不悅了,道:“中村先生,你這是在質疑我的老師在拿什么的名譽開玩笑嗎?”

中村雖然有錢,可是在帕克這種在醫學上面有卓越成就的人才不會把他放在眼裏,這一次跟著一起來,完全是看在中村出的大價錢上面,醫生也是要賺錢吃飯的嘛。

可是劉佩依然不是太相信,淩冽年輕是其次,再有是穿著太隨意了,哪兒有神醫的氣質,道:“這怎么可能呢?他怎么可能會是神醫”

車裏面,距離這么近,淩冽完全將李新華說的話全都聽見了。

“淩冽,你聽見了沒有?他讓我們現在馬上回去呢。”陳新宇大喜,沒想到會有這樣的轉機。

淩冽卻果斷道:“不用了!”

“為什么?”陳新宇愣道。

淩冽語氣之中帶著怒氣道:“我是醫生,不是奴才,想要我的醫術,就應該拿出最基本的尊重。”

之前離開李家的時候,他就已經做出了決定,如果李新華不能給他一個滿意的交代,他是不可能回去的。

當然了,醫者父母心,李新華夫婦倆辱他,孩子卻是無辜的,他不可能真的看著瑤瑤病危而不管不顧,他只是想給李新華夫婦一個教訓,至於他什么時候給瑤瑤看病,就要看李新華夫婦倆上不上道兒了。

無論怎么勸淩冽都沒有返回的意思,陳新宇只好向李新華傳達出了他的意思,道:“不好意思李先生,淩冽對之前的遭遇非常的生氣,如果你不能給他一個滿意的道歉,他拒絕給瑤瑤看病。”

陳新宇掛斷電話之後,李新華一愣,劉佩卻是大怒,尖聲道:“真是好大的膽子,一個小小的醫生,竟然想要我們道歉,他算是一個什么東西?”

李家在東南亞地位極高,來到內地,當地的政府都將他們當成財神爺一樣供著,現在一個小小的醫生居然讓他們道歉,以劉佩這種本來就眼珠子長在頭頂上面的人來說,心裏面怎么可能受得了?

李新華心中也是出現了怒氣,想他堂堂李家少爺,請你看病那是你的榮幸,竟然還擺起譜兒來了,真是豈有此理。

“可是如果不道歉,難道就不管瑤瑤了嗎?”李新華道。

中村一看就知道是肚子裏面壞水賊多的人,眼珠子一轉,道:“李先生,不用著急,中華人的性情我最清楚了,我有辦法不需要您來道歉,就能讓他乖乖的來給令千金看病。”

李新華一聽,大喜道:“中村先生如果有辦法的話,那就再好不過了。”

劉佩傲氣,而身為李家的人,李新華更加的驕傲,讓他對淩冽禮遇他能做得到,畢竟是做生意的,可是要他放下身段去低頭道歉,他做不到。

“那李先生就等我的好消息吧。”中村說完就帶著帕克離開了。

將帕克送離開之後,中村就立即趕往自己的住所,一進門,黑暗之中就伸出一直的手臂摟住了他的脖子,那時一個衣著暴露,身材妖嬈的性感女子,用純正的華語問道:“親愛的,合作談成了嗎?”

“哼,沒有談成”中村面色陰沉道。

當他將事情的經過說完一遍之後,女人卻譏笑道:“放心吧,我的符咒絕對不是普通人所能解決的。”

中村反手摟住女人,淫笑道:“我當然相信你的能力,只不過現在出現了一些狀況,李新華似乎已經認定了淩冽能夠救他的女兒,所以,我覺得計劃應該做一些改變了。”

“你想怎么做?”

“如果李新華的女兒是因為淩冽的治療手法不當導致了死亡,你猜猜結果會怎么樣?”中村的眼中露出一絲陰冷的殺機。

女人的眼中露出一絲異彩,道:“那樣的話,李新華,甚至整個李氏家族都會對淩冽,不,甚至整個大陸產生恨意,合作是不可能的事情,甚至還會成為仇敵。”

“嘿嘿,那個時候我們天國集團的機會就來了,東南亞的市場唾手可得!”

“你具體想用什么辦法?”女人問道。

“很簡單,我要淩冽去給李新華的女兒治病,但是在治病之前最好發生一些什么事情最好。”

淩冽跟陳新宇開著車子眼看就要開到陳家了,突然兩輛黑色的快車飛速的追趕了上來,橫在前面,擋住了去路,從車子裏面跳下來七八個身材魁梧的壯漢。

“你們想幹什么?”陳新宇冷聲道。

其中一個黑衣人沖淩冽非常禮貌的彎腰道:“淩冽先生,請跟我們回去給瑤瑤小姐診治。”淩冽發現這些人都是受過訓練的,虎視眈眈的盯著自己,顯然是想來硬的,如果自己不答應的話,可能就會強行把自己帶走吧?

這淩冽心裏的怒氣更甚了,看來這個李新華是一點兒不上道兒啊,沒想過來道歉,卻用這種強硬的手段,這樣的手段或許對一般的醫生非常管用,在財勢的壓迫下,不得不妥協,只不過他淩冽不是普通的醫生。

“如果我不去呢?”淩冽冷笑道。

“那抱歉,我們只能采取特殊手段了。”那個黑衣人的目光明顯變冷。

陳新宇也怒了,他好歹也是一個官二代,在天京也是有一些勢力的,只是他不是那種仗勢欺人的主兒罷了,可是今天沒有想到自己不欺負別人,別人都騎到自己頭上來了。

“李先生這樣做是不是太過分了一點兒?”陳新宇冷聲道。

那個黑衣人淡淡道:“陳先生,這件事情跟李先生沒有任何的關系。”

“是啊,派你們來辦事,卻把關系撇清楚,無商不奸,說得還真是很有道理。”淩冽譏笑道。

“請淩先生跟我們走。”那個黑衣人沉聲道。

淩冽的目光變冷,道:“那我就再說一次,我不去!”

黑衣人的表情變的狠厲起來,沉聲喝道:“給我拿下,帶到李先生的跟前!”

頓時,兩個黑衣人沖過來,掏出槍對准了淩冽的頭。

陳新宇氣的渾身發抖,這裏是天京,是他陳新宇的地盤兒,你李新華就算是勢力再大,也只是一條過江龍,這樣的行為簡直就是裸的羞辱人。

“這件事情,我一定會要李新華給我一個交代。”陳新宇怒道。

“陳先生,我再說一次,這件事情跟李先生沒有任何的關系。”

黑衣人沖淩冽道:“淩冽先生,請跟我們走,我們不想傷害你。”

正常情況下,被人用槍指著頭,就算是沒有被嚇尿,估計也是方寸大亂,可淩冽卻跟沒事兒人似得,一臉無所謂道:“想把我帶走,還要看你們有沒有那個本事了。”

“既然這樣,那就不要怪我們不客氣了,動手!”黑衣人厲聲道。

一個黑衣人立即舉起手中的槍砸向淩冽的頭,竟然直接使用暴力,陳新宇厲聲吼道:“你們敢”

淩冽的眼中閃過一絲厲芒,右手微微抬起,拿槍砸他的那個黑衣人突然一聲慘叫,就捂著手掌一陣倒退,在他的手掌上面紮著一根銀針,刺中了穴位,劇痛難忍。

“拿下他!”領頭的黑衣人喝道。

頓時,兩個黑衣人沖了過來,對淩冽展開了攻擊,雖然攻擊的不是要害,但是出手淩厲,並沒有留手,看來他們是打算無論如何都要把淩冽帶走,只要不弄死就行了,傷沒傷可是從來沒顧忌過。

陳新宇是氣的渾身發抖,真是欺人太甚了!

可是淩冽嘴角勾起一絲輕蔑的笑容,身體突然暴起,動作太快了,那兩個黑衣人根本都沒有碰到他的衣角,身體就橫飛了出去,重重的摔倒在了地上。

在場其他人都是心裏猛的一驚,這些人不僅僅是經過嚴格的訓練,而是之前都是特種部隊退役的,身手根本就不是普通人所能相比的,面對健壯的大漢,一個人對上七八個完全不成問題。

可是他們竟然連動作都沒有看清楚,就被淩冽給懟飛了出去。

哢嚓!

槍口直接瞄准了淩冽的頭,並且打開了保險,那個黑衣人冷聲道:“淩先生,我勸你最好不要妄動,今天我必須完成任務,否則的話,發生什么事情就不是我所能掌控得了。”

陳新宇的肺都快要氣炸了,身體直哆嗦道:“欺人太甚,欺人太甚了,李新華,你欺人太甚了!”

之前他追著想要跟李新華合作,可是現在他已經徹底的打消了跟李新華合作的念頭,他已經完全被李新華給激怒了。

看見陳新宇暴跳如雷的樣子,黑衣人眼中閃過一絲獰色,沖淩冽道:“馬上跟我走,否則我就開槍了。”

“那你開一個我看看。”淩冽滿臉的不屑,反而向前一步。

李新華有求於自己,只不過是手段過激,絕不可能真的把自己怎么樣,除非他真的不顧及自己女兒的死活。

可是他馬上就發覺有些不對勁兒了,黑衣人的眼中竟然露出了淩厲的殺機,是真正的殺機,而不是裝腔作勢的威脅,怎么會這樣?他跟李新華沒有任何仇怨,而且他還指望自己去救她的女兒,怎么可能會想殺自己。

“既然這樣,那就怪不得我了。”

黑衣人說完,竟然果斷的扣動了扳機,對著淩冽的腿上開了一槍!

砰!

陳新宇徹底的懵了,在他看來,李新華來威脅淩冽已經過分到極致了,卻沒有想到他竟然真敢開槍。

可是並沒有聽見淩冽慘叫的聲音和他倒地的畫面,子彈打在了地上,彈孔射進水泥地之中,冒著一縷青煙,而淩冽卻不知道跑哪兒去了。

“怎么回事?”現場,包括陳新宇都有些懵逼了,人呢?

突然,一只大手突然抓住了開槍黑衣人的脖子,如同鐵鉗一般,幾乎將他的脖子快捏斷了,這還不算,這一只大手直接捏著他的脖子,將他提離地面,雙腳不能著地,因為快要窒息,雙腳一陣亂蹬。

“可能你不知道,我生平最討厭別人威脅,最恨別人用槍指著我!”

淩冽的臉上布滿了陰冷的殺機,道:“說,究竟是誰讓你們來的?”

不管李新華覺得自己有多么的傲氣,都是有求於自己,他可以將自己抓回去,但絕對不能很嚴重的傷害自己,所以,淩冽想到的是,這些人一定不是李新華派來的,而是另有其人!

“你說什么?我們就是來帶你去見李先生的。”那個黑衣人一張臉憋的跟豬肝色似得,道。

“你不說沒關系,我有的是辦法讓你說實話!”

淩冽陰冷一笑,手掌拍在黑衣人的頭頂上面,頓時縷縷黑氣蔓延了出來,順著黑衣人的五官鑽了進去,千絲魔獄手!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