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总是对自己的妹妹有想法,给我好不好我不想忍了

总是对自己的妹妹有想法,给我好不好我不想忍了,說完,彭新源就急匆匆的離開了,顧神醫也立馬跟著溜掉,他總不能真的要給淩冽下跪磕頭吧?本來淩冽是不打算放過他的,不過他覺得那個彭新源的問題更大,還是先解決更重要的事情比較好。

彭新源跟顧神醫離開之後,老太太還是不放心,立即打電話找來了醫生,背著儀器上門來給王洪林做了一個全身檢查,奇怪的是,王洪林的狀態真的非常好,甚至比生病之前還要好一些,沒有任何的問題。

現在老太太才知道,淩冽雖然年紀比較可是真的有非常高明的醫術,歉意道:“小夥子,真的是對不起啊,都是我頭發長見識短,以為你沒有真本事”

淩冽笑著說道:“沒有關系,主要我是太年輕,又沒有高人的樣子,被人誤會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王洪林就豁達的多了,笑眯眯道:“不錯,小夥子年少有為,而且不卑不亢,心胸寬闊,以後必定大有作為,湘語啊,難怪你看不上新源了。”

楚湘語的小臉一紅,道:“老師,你瞎說什么呢?我跟他只是普通朋友。”

“普通朋友?”

王洪林一愣,然後哈哈一笑,道:“普通朋友好,普通朋友好啊,當初我跟你師娘一開始也是普通朋友,最後不也發展成男女朋友了?男女朋友都是普通朋友發展成的嘛。”

“老師,你怎么一好起來就沒有個正經了?”楚湘語氣鼓鼓道。

“好好好,老師不說了,不說了。”

王洪林說笑完之後,臉色上面有些陰霾,道:“聽說你最近有些麻煩?”

楚湘語連忙道:“沒沒有的而事兒,我現在好的很。”

王洪林冷哼一聲,道:“這段時間我是生病了,可是我還沒有死,我眼睛還能看得見,耳朵還能聽得見。”

楚湘語連忙拉住他的手,道:“老師,沒關系的,身在這個圈子,怎么可能什么事情都能一帆風順呢。”

“你說的不錯,在這個圈子是不可能一帆風順。”

王洪林臉上冷意更濃了,道:“可是我只是沒有想到自己會教導出一個人衣冠禽獸出來。”

楚湘語渾身一顫,面帶愧疚道:“老師,您都知道了嗎?”

王洪林一臉慈愛的摸著楚湘語的頭,道:“傻孩子,我怎么可能不知道呢?你是見我生病,才不願意說出來的吧?可是你不說,並不代表我不知道。”

“老師,真的沒關系的,我可以不爭!”楚湘語笑道。

“是啊,你不願意爭,難道讓彭新源那樣的無恥之徒去爭嗎?”王洪林怒道。

“老師,我”楚湘語神色慌張。

王洪林一臉悲哀道:“娛樂圈,娛樂圈,現在誰提起娛樂圈,心裏面都只會想到混亂,黑暗,,各種潛規則你身為娛樂圈的一份子,竟然不想著去肅清邪惡風氣,竟然還要助紂為虐,你對得起我對你的教導嗎?”

最後幾句話,王洪林幾乎是厲聲吼出來的,把楚湘語給嚇壞了,哭著說道:“老師,我知道錯了。”

見楚湘語都哭了,王洪林歎息一聲,道:“傻孩子,我知道你是一個天真純潔的孩子,所以,我特別希望你能做那汙穢不堪娛樂圈中的一縷清流,千萬不要讓我失望啊。”

“嗯嗯嗯,我知道了,老師。”楚湘語點點頭道。

原來,彭新源跟楚湘語同為王洪林的弟子,而且兩個人都非常的有天賦,在王洪林的教導下,都迅速的走紅,成為歌壇新生代的超級新星,不過在王洪林的眼中,始終是有高低之分的,他更為看重楚湘語。

而彭新源之所以名氣不在楚湘語之下,是因為彭新源有著強大的背景,彭氏家族是目前極其具有實力的唱片公司,想要把本來就不弱的彭新源培養成明星當然不是什么難事,楚湘語所在的唱片公司老板正是彭家的人。

本來所有人都非常看好彭新源跟楚湘語走在一起,兩個超級新星,一定會有很多話題,要是能夠結合,肯定會是娛樂圈的一段佳話,包括王洪林在內。

只不過,自從東海城演唱會結束之後,一切好像就發生了變化,楚湘語跟彭家起了沖突,彭新源提出只要楚湘語跟他在一起,那一切都不是問題,甚至以後還會得到更多的支持。

但是,楚湘語卻拒絕了,之前楚湘語也有著跟所有人一樣的想法,頻繁的接觸之後,發現彭新源根本就不是大家所看見的那樣,是一個品性俱佳,有著正能量的人,反而,有著極其黑暗的風流史,跟女明星開房,睡女粉絲這是楚湘語絕不可能接受的。

彭新源惱羞成怒,方言如果楚湘語不答應,就等著被毀掉吧。

於是,就出現了被雪藏的傳言,在楚湘語最紅火的時候將她封殺雪藏,這可是致命的打擊,完全有可能會毀掉自己一生的前途。

本來,以王洪林在歌壇上面的地位,是有能力可以幫他的,但就是在這個時候,王洪林卻突然身患重病,楚湘語只能忍著不說。

“哼,之前我沒有看清楚這個畜生的真面目,現在既然知道了,就休想欺負我的學生。”王洪林怒道。

知道了這些前後經過之後,淩冽皺眉問道:“王老,在你生病之前有沒有跟彭新源有過什么接觸?”

王洪林想了想,道:“有,他知道我非常喜歡花卉,在我生病之前曾經送過我一盆蘭花。”

“蘭花在哪裏?”淩冽問道。

王洪林道:“在我樓上的臥室裏面!”

“帶我去看看。”淩冽道。

進了王洪林的臥室,淩冽立即感覺到一股濃烈的陰氣撲面而來,王洪林指著他床頭的一盆血紅色的蘭花道:“就在那裏。”

淩冽盯著那盆蘭花,目光頓時變的淩厲起來,怒道:“欺師滅祖的狗東西!”

那不是普通的蘭花,那竟然是一盆幽冥血蘭,這種蘭花非常的稀有,是在屍體上面生長出來,吸收了充滿死氣的陰氣,與人接觸之後,就會影響人體的陰陽二氣。之前淩冽就非常的奇怪,一般人是很難突然接觸到這么濃厚的陰氣,之後看見彭新源反常的反應,以及最近楚湘語身上發生的事情之後,淩冽就猜到王洪林的情況極有可能是彭新源在搗鬼,沒想到還真是。

知道這幽冥血蘭是一個害人的玩意兒之後,王洪林頓時鼻子都快要氣歪了,怒道:“這個畜生,沒想到連自己的老師都要害,這樣的禽獸,簡直是該殺一千遍。”

其實彭新源早就在打楚湘語的鬼主意了,只不過王洪林在歌壇的地位太高了,甚至是一個權威,就算彭新源背後有彭家為後台都不敢輕易的招惹。

所以,彭新源也只能強忍著,然而東海城的事情發生之後,楚湘語跟彭家面臨決裂,彭新源就再也忍不了,所以,就開始對楚湘語下手了。

如果楚湘語從了他,那楚湘語就等於賣身給了彭家,大把的為彭家掙錢,如果不從,就直接雪藏,將楚湘語打壓,這樣一來,彭新源在新秀歌壇就無人是對手了,極有可能問鼎新人王。

然而,到時候,楚湘語人氣盡失,彭新源再想擺布楚湘語就跟玩兒似得。

可是,王洪林實在是太崇拜楚湘語,鐵了心的要護著她,自從彭家跟楚湘語翻臉之後,王洪林也認清了彭新源的醜惡本質,決心完全向著楚湘語,甚至還在公眾場合數落彭新源的不是。

這樣一來彭新源就有大麻煩了,被自己的恩師指責,這可是一項大罪,一旦坐實,極有可能名譽掃地。

一怒之下,彭新源就弄來了這個什么幽冥血蘭,就算害不死王洪林,也能讓他閉嘴,到時候他就可以為所欲為。

至於他把顧神醫請來,是知道那老小子根本治不好王洪林,來這裏只是做做樣子,讓大眾知道他是一個尊師重道的人,順便看看王洪林究竟死了沒有。

可是他怎么也沒有想到的是,半路殺出來一個淩冽,直接壞了他的好事。

“湘語,你放心,既然那畜生害不死我,那他就不好過!”王洪林惡狠狠道。

這個音樂大師是徹底的怒了,他教學一生,培養出來的學生可不止彭新源跟楚湘語兩個人,大把的學生在歌壇以及音樂界闖出一片天地,甚至有些人還成了權威。

彭新源激怒了王洪林,這就等於惹急眼了一頭老虎。

“老師,彭家的勢力太強大,我們是不是”楚湘語有些擔憂道。

王洪林直接打斷她的話,道:“別人怕他彭家,我不怕,娛樂圈就是被這種肮髒的下作東西搞的烏煙瘴氣,我就算是拼了這一條老命,也要還娛樂圈一片藍天!”

出了王家,楚湘語還在擔心不已,淩冽笑道:“不用擔心,這不是還有我了嗎?”

楚湘語歎息一聲道:“你不知道,彭家的勢力太強大了,之所以能發展的這么大,就是因為有深厚的背景,黑白兩道通吃。”

淩冽笑了笑,道:“不怕,當初在東海城,夏林峰不也一樣是黑白兩道通吃嗎?也沒見把我們吃掉。”

楚湘語不知道淩冽的身份,張嘴想說什么,但最後又沒有說出來。

就在這個時候,淩冽的電話響起來,是楚香湘打來的,接通之後,淩冽笑道:“老婆,想我了嗎?”

“鬼才想你呢,明天去機場接我,我要去天京。”楚香湘道。

“怎么突然想到要來天京了,怕我在這裏沾花惹草嗎?”淩冽問道。

“借給你一個膽子,你也未必敢,我是去看湘語的,新聞我看了,估計最近她心情不是太好,我想去陪她幾天,我知道她肯定不會讓我去,你不要告訴她。”楚香湘道。

淩冽看了身邊楚湘語一眼,苦笑道:“可能不告訴都不行了,她現在就在我身邊呢。”

知道是楚香湘打來的,而且還要來看自己,楚湘語激動的不得了,直接將電話從淩冽手中奪了過去。

看見兩姐妹在那裏唧唧喳喳的聊個沒完,淩冽一陣感歎,親姐妹就是親姐妹啊,始終牽掛著對方。

不過淩冽擔憂一件事情,楚香湘這一來,肯定是要去楚家的,到時候一見面,估計她的身世就要揭開了,到那個時候,兩個人又該怎么相處呢?

但是,遲早都有那么一天,總不可能一輩子都瞞著吧?

彭新源回到自己的別墅之後,只聽見一個房間之中傳來一陣陣的喘息聲,臉色不太好的彭新源一腳將門給踹開,只見一個膚色慘白的嚇人,骨瘦如柴的男子從兩個豔女身上爬了起來。

“彭少,怎么這么大的火啊?那老家夥死了沒有?”幹瘦男子咧嘴一笑,露出森白的牙齒,就跟從棺材裏面挖出來的幹屍一般。

彭新源氣鼓鼓道:“死個屁,你那個狗屁幽冥血蘭屁用沒用,被一個小醫生就那么幾針給治好了!”

幹瘦男子一聽,叫道:“不可能,我的幽冥血蘭,普通的醫生根本沒辦法化解。”

“放屁,人家都已經化解了,你還說不可能!”彭新源怒道。

遇到這個家夥的時候,這家夥把自己吹的有多牛逼,說什么想殺誰就殺誰,一點兒痕跡都沒有,自己好吃好喝,好女人的伺候著,誰知道頭一遭就嗝屁了。

“彭少,別生氣,不就是弄死一個人嗎?這一次我親自出馬,要是再成不了事兒,我提頭來見。”幹瘦男子信誓旦旦道,敢得罪他屍神教的人,就等著見閻王吧。

第二天一大早,楚湘語就找到了淩冽,一同去機場接楚香湘,可是當看見楚香湘走出機場的時候,把兩人給嚇一跳。

只見密密麻麻的一大群人都圍著楚香湘,其中還有不少記者,身後有人扛著攝影機。

“湘語,我好喜歡你啊,給我簽一個名吧!”

“楚湘語,你是我的偶像,可以跟我何以張影嗎?”

“楚湘語小姐,聽說因為東海城演唱會事件,你已經跟起源唱片公司決裂,即將面臨雪藏,請問屬實嗎?”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