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放开你是我哥,不要 不可以 哥

放开你是我哥,不要 不可以 哥,楚香湘知道郭祥珍怎么會有這種怪異的反應,但還是回答道:“我媽叫楊海玲!”

而郭祥珍的臉色瞬間變的鐵青,猛的站起來,指著楚香湘的鼻子尖聲叫道:“楊海玲?你媽是楊海玲,你居然是那個賤女人的野種!”

頓時,楚湘語跟楚香湘都傻眼了,不明白郭祥珍怎么會說出這樣的話來。

知道內情的淩冽無奈的歎息一聲,上前拉住楚香湘的手,道:“香湘,我們走!”

現在看來他對楚香湘的猜測一點兒出入都沒有,可是看郭祥珍這架勢,是絕對不可能會接受楚香湘的,如果繼續再待下去,可能會發生很令人受傷的沖突。

可是楚香湘不是傻子,郭祥珍認識自己的母親,楚湘語跟自己這么相似,而且郭祥珍還說自己的母親是一個賤女人,她已經猜到了什么。

“湘語,告訴我,你爸叫什么怎么?”楚香湘問道。

楚湘語也被嚇傻了,下意識的回答道:“我爸叫楚國林!”

“楚國林,你爸叫楚國林,呵呵,你爸叫楚國林”

楚香湘臉上露出悲涼的慘笑,跟丟了魂兒似得往外面走去,楚國林,沒錯,她雖然沒見過他,但她的母親在她很小的時候告訴她,那個拋棄妻女的男人名字就是叫楚國林。

她跟楚湘語的姓氏相同,相貌相似,根本就不是什么巧合,她們倆是真正的親姐妹。

淩冽心疼的牽住楚香湘的手,看見她失魂落魄的樣子,很難受,可是卻知道這是必然要經曆的一個過程。

可是郭祥珍卻突然沖了過來,攔住了楚香湘,厲聲道:“小賤人,說,那個賤女人讓你來做什么?是不是想要爭家產?”

淩冽的臉色立馬就陰沉了下來,如果不是看在楚湘語的面子,早就一個大嘴巴子抽過去了,一口一個賤人,這嘴巴實在是太臭了。

而說楚香湘來爭家產,這樣的汙蔑更是令人惱火。

“你嘴巴最好給我放幹淨一點兒,香湘根本就不需要來爭奪你的家產。”淩冽冷聲道。

“少在這裏假惺惺的,不想爭家產你接觸我們家湘語做什么?”

郭祥珍想到了什么,道:“我明白了,你是一個小主持人,想搭上我們家湘語,好變成大明星。”

淩冽一陣無語,這個女人的自我感覺實在是太好了,不過在勢利小人的眼中這樣的猜想卻是合理的。

如果你不是為了某種利益,你接近我做什么?

楚香湘渾身一顫,手掌緊緊握在一起,牙齒咬著嘴唇,直到鮮血滴落了下來,臉色慘白無比。

她很小的時候曾經無數次的想要找回自己的父親,因為她看見自己的母親究竟有多么的艱難,可是隨著年齡的增長,她對父親的期待已經漸漸消失了,轉變成了一種怨恨。

那個男人拋下無依無靠的母女兩人,是世界上最可恨的人,她這一生都不會想要見到他。

但是,造化弄人,最終她遇到了楚湘語,她同父異母的妹妹,這一份充滿怨恨,最不願意面對的親情最終還是殘忍的呈現在了她的眼前。

親情本來是世界上最溫暖的東西,但這個時候卻像是一把無情的刀,狠狠的刺進她的身體,血流成河,痛入骨髓!

“你放心,我不是來爭什么家產的,我也不是想要做什么大明星,我不會再見楚湘語!”楚香湘淡漠的說完一句之後,起步離開。

她真的很想跟楚湘語相處,那種感覺真的是太好了,她想跟楚湘語做姐妹,但是她卻不能。

因為那樣做的話,她的母親該怎么辦?母親會原諒她嗎?想到那個男人對自己的所作所為,她又能原諒自己嗎?

既然不能,那就放棄吧!

看見楚香湘要走,楚湘語才算是反應過來,沖過去拉住楚香湘的手,道:“香湘姐,你是我姐,是我親姐姐,對嗎?”

淩冽歎息一聲,其實,無論楚香湘曾經受過什么樣的傷害,楚湘語都是無辜的,可是她卻承受接下來的傷害。

楚香湘輕輕摸了一下楚湘語的頭,露出一絲慘淡的微笑,道:“以後記得好好照顧自己,我走了。”

“香湘姐,不要走,我不讓你走!”楚湘語拉著楚香湘的手,哭喊道。

她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她將楚香湘當成自己的姐姐,而楚香湘就是她的姐姐,這對她來說是一件很值得開心的事情,好姐妹變成真姐妹難道不好嗎?

可是,就因為是真姐妹卻再也不能做姐妹了,為什么要這樣對她呢?

郭祥珍跑過來,一把將楚湘語拉過來,厲聲道:“死丫頭,給我回來,不許你再跟這個小賤人有接觸。”

淩冽頓時就怒了,正要發作,卻看見楚香湘的臉色瞬間變的陰沉起來,指著郭祥珍的鼻子,冷聲道:“你記住,我不是賤人,我媽也不是賤人,你是你,我是我,楚國林也跟我沒有任何的關系,如果你再敢對我出言侮辱,就不要怪我不客氣了。”

郭祥珍沒想到楚香湘竟然還敢威脅她,火氣瞬間就竄了上來,居然沖過來伸出手就抽向楚香湘的臉,罵道:“小婊子,也不看看自己是個什么東西,竟然敢這樣跟我講話,我就代那個賤女人教訓你一下!”

眼看耳光就要抽下來了,楚香湘反手就回抽了過去。

楚香湘畢竟年輕,沒等郭祥珍的耳光落下來,臉上就已經挨了楚香湘一個大嘴巴子,差一點兒被抽的摔倒在地上。

“媽”楚湘語驚叫道。

郭祥珍也懵了,捂著臉看著楚香湘道:“你打我?你個小賤人敢打我?”

楚香湘冷聲道:“你記住,我不是楚家的人,你沒有資格教訓我,剛才我已經說過,如果你再敢侮辱我媽跟我,我就會不客氣,這只是給你提一個醒。”

“小賤人,小婊子,我跟你拼了”郭祥珍就跟一頭瘋狗似得撲向楚香湘,這完全就是一個潑婦。

而就在這個時候,一個男人走了進來,看見眼前這一幕,驚叫道:“你們在幹什么?”這個男人雖然上了年紀,但是看起來依舊非常的帥氣,年輕的時候肯定是一個小鮮肉,而且眉宇之間跟楚湘香以及楚湘語之間都是極其的相似。

不用猜也知道這個男人一定是楚湘香跟楚湘語的生父楚國林,她們兩姐妹之所以能夠這么相似,都是因為遺傳了他的基因。

“爸”楚湘語叫道。

聽到楚湘語對楚國林的稱呼,楚湘香頓時渾身一顫,看向楚國林,臉上的神情根本沒有辦法形容,有怨恨,有怒氣,也有激動,令楚湘香的身體都在顫抖著。

她真的恨這個男人,真的不願意見這個男人,可是這個人畢竟是她的親生父親,只要還是一個人,只要還是人性,再冷血無情的人都不能做到完全漠視這樣一份至親的血緣關系。

“你”

看見楚湘香,楚國林也是懵了,他自己做過的事情他比誰都清楚,不管怎么樣都是親父女,楚國林一眼就能夠肯定楚湘香是他的親生女兒。

“你你是湘香?”楚國林激動的問道。

可是這卻令楚湘香心中更冷,他知道自己,他竟然知道自己的存在,可是為什么?為什么這么多年他都不來看自己一眼?

如果不是因為遇到淩冽,楚湘香現在一定過的非常淒慘,甚至因為生活所迫,淪落風塵。

可是她的親生父親,明明知道自己的存在,卻從來不看自己一眼,他的心究竟有多么狠,有多冷?

楚湘香臉上複雜的表情漸漸消失了,冷漠的轉身要走,楚國林急了,叫道:“湘香,你是湘香對不對?你媽現在好嗎?”

“不錯,我就是楚湘香,我媽她現在過的很好。”

楚湘香坦然道,她沒有什么不願意承認的,但她又冷漠的對楚國林道:“不過她過的好不好,好像跟你沒有多大的關系。”

聽見楚湘香這么說,楚國林的神情頓時變的黯然起來,道:“湘香,當年的事情是我對不起你們”

到底是自己的親生女兒,當年年輕氣盛也就算了,可現在年紀大了,要說一點兒悔意都沒有,那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你沒有對不起我們,我們現在過的很好,而且,我們跟你沒有任何的關系,就算你有對不起我們的地方,也無所謂了!”

楚湘香的語氣越來越冷,就像她說的那樣,不過以前是怎么樣的,都已經無所謂了,沒有期待,就沒有失望跟傷害。

而她的期待早就已經完全消散不複存在了。

楚湘香想要離開,楚國林想說什么,卻始終沒有說出來,可就在楚湘香跟淩冽准備離開的時候,郭襄珍卻跟瘋了似得,跑過來叫道:“站住,你這個小賤人給我站住,打了我就想走?”

楚國林的眉頭頓時就皺了起來,向楚湘香問道:“湘香,你打她了?”

“我打了。”楚湘香平靜道。

楚國林頓時就急了,道:“你怎么能隨便打人呢?快點兒道歉,馬上!”

楚湘香扭頭看向他,道:“她罵我媽,我覺得我打她是應該的,不需要道歉!”

“楚國林,楚國林,你聽見沒有?你看看你在外面招惹的賤女人,生了一個小賤人,現在居然都敢上門來欺負我了!”郭襄珍尖聲叫道。

楚湘香粉臉一寒,道:“我說過,你再敢侮辱我媽,我就會對你不客氣!”

說完又是一個大嘴巴子抽向郭襄珍,她從小過的很苦,跟媽媽相依為命,在她心裏媽媽比她自己都要重要,她覺不允許任何人傷害自己的母親,哪怕是言語上面都不行。

可是這一個大嘴巴子卻沒有抽下去,而是被一只手掌被抓住,是楚國林。

楚國林怒了,死死的捏著楚湘香的手腕,黑著臉道:“你怎么能這么沒有教養?居然還打人,難道你媽就是這么教你的嗎?”

楚國林的手掌非常用力,捏的楚湘香很疼,可是她心裏更疼。

“小賤人,我讓你打我!”

可就在這個時候,郭襄珍突然沖了過來,伸手就是一巴掌抽在了楚湘香的臉上,這讓淩冽意想不到,所以也沒有來得及阻止。

啪!

郭襄珍下手不輕,這一巴掌下去,楚湘香的臉立馬就腫了起來,一縷血絲順著嘴角流了下來。

淩冽頓時大怒,竟然有人當著自己的面打自己的女人,正准備發作,楚湘香卻扭頭看著楚國林還抓著自己手腕的手掌,笑道:“她已經打完了,你可以松手了嗎?”

楚國林也沒想到郭襄珍竟然會打楚湘香,松開楚湘香的手,有些歉疚道:“湘香,她是長輩”

楚湘香輕輕的擦拭嘴角的血跡,微微一笑,什么都不說,抱住淩冽的胳膊,抱的很緊,想走。

淩冽心中怒氣難消,可是既然楚湘香不願意追究,他也不會再說什么,他只是覺得心好疼,抱著楚湘香,他發誓,以後一定會保護好這個女人,不讓她受到任何傷害。

走到門口的時候,楚湘語追了過來,拉住楚湘香的胳膊,哭道:“湘香姐”

楚湘香依然面帶笑容,幫楚湘語擦幹她臉上的眼淚,道:“傻丫頭,別哭了,以後記得要好好的照顧自己。”

她知道這一切都與楚湘語無關,可是她心裏面卻無法接受,楚湘語是傷害自己跟母親最深的女兒,她沒有辦法跟她成為姐妹。

楚湘香轉身要走,楚湘語卻死死的拉住她,哭喊道:“不,湘香姐,不要走,你不要走好不好?我們是姐妹啊”

楚湘語是一個單純的女孩子,她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上一輩發生的事情,她只知道自己跟楚湘香是姐妹,她們是應該在一起的。

而這個時候,郭襄珍卻走了過來,拉住楚湘語,厲聲道:“給我回來,我警告你,以後不許再見這個小賤人,知道嗎?”

聽到淩冽再一次的罵楚湘香是小賤人,心中滿是寒意,扭頭對楚湘香問道:“你說過如果再有人敢侮辱你媽跟你,你就不客氣了,那我能不能代勞呢?”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