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宝贝吃吃它就像吸棒棒糖,不要这样不行不可以

宝贝吃吃它就像吸棒棒糖,不要这样不行不可以,楚湘香笑了笑,道:“你是我男人,我受了欺負,你不替我出頭,還有誰能替我出頭呢?”

雖然她還在笑,可卻讓淩冽聽著很心酸,自己的親生父親就是自己的身邊,可男朋友卻只是自己唯一的依靠,是啊,如果淩冽不幫她出頭,還有誰能幫他出頭呢?

淩冽沒有任何的猶豫,伸手就是一個大嘴巴子抽了過去,他的動作太快,在場根本不可能有人反應過來。

啪!

清脆的大嘴巴子抽在郭襄珍的臉上,一下子就把郭襄珍給打懵了,淩冽下手不重,畢竟是楚湘語的母親,可是打大嘴巴子是最羞辱人的攻擊了。

“小雜種,你敢打我?”郭襄珍傻愣愣道。

啪!

淩冽一點兒也不客氣,伸手又是一個大嘴巴子,剛才那一個是替楚湘香打的,這一個是為自己打的,這女人嘴巴太臭,動不動就賤人,雜種,抽死都不委屈。

“你再敢罵一句試試?”淩冽冷聲道。

淩冽的目光太鋒利了,郭襄珍根本承受不了,被嚇的渾身一哆嗦,可是這樣勢力的人不可能就這樣算了,拉住楚國林的胳膊,跟一個潑婦似得撒潑尖叫道:“楚國林,你個王八蛋,你個狗雜種,你看見沒有?你看見沒有?你在外面招惹的賤女人,生下來的賤種現在都欺負到老娘頭上來了”

“你還敢罵?”淩冽大怒。

看見淩冽又想動手,楚國林頓時就怒了,站了出來擋在郭襄珍的跟前,冷聲道:“你想幹什么?竟然在這裏打人,你眼中還有王法嗎?”

淩冽冷笑道:“怎么?剛才她打湘香的時候,你不放屁,現在你老婆挨打了,你就來跟我談王法?”

雖然這個老混蛋是自己的老丈人,可是楚湘香都不認他,自己也沒有必要對他客氣,而且像這種拋棄妻女的禽獸,如果不是顧念楚湘香那一絲血緣關系,淩冽連他都想收拾。

聽見淩冽的話,又看了看楚湘香紅腫的臉頰,楚國林拉著郭襄珍勸說道:“算了吧,只是孩子不懂事”

“我放尼瑪的屁,楚國林,你這個狗雜種,你是不是心疼這個小賤人了?是不是還想著那個老賤人,我告訴你,你別忘記了你自己是個什么東西,當年要不是我收留你,你現在估計過的連狗都不如!”

郭襄珍跳了起來,指著楚國林的鼻子,尖聲叫道:“楚國林,我告訴你,今天我非要教訓這個小賤人跟小雜種,如果你敢攔著,老娘馬上就跟你離婚,你馬上就給我滾蛋!”

聽到郭襄珍要跟他離婚,楚國林的表情立馬變得慌張起來,看向楚湘香的目光一點點的變冷,最後一絲能讓人微暖的東西消失了。

楚國林拉著郭襄珍,慌忙道:“你說什么呢?我怎么還會想著那個女人,當初既然我選擇了你,就跟她再也沒有任何的關系了,我們才是一家人啊!”

盡管明明知道結果,可是聽到這樣的話從楚國林的嘴裏說出來,楚湘香還是突然渾身一顫,兩腿一軟,差一點兒就癱在了地上,臉色變的一點兒人色都沒有。

淩冽慌忙上前扶住她,楚湘香的身體在發抖,表情痛苦道:“老公,我們走吧,我想回家,我想我媽了!”

淩冽心疼的就跟有刀子在割一樣,將她緊緊的抱在懷裏,道:“好,我們回家!”

他要帶楚湘香離開,再也不會來這個能傷害她的地方,再也不見這些能夠傷害到她的人。

可是郭襄珍卻跑了出來,叫道:“打了人,就想走?沒門兒!”

“你想怎么樣?”淩冽冷聲道。

郭襄珍掏出電話,撥通一個號碼,哭喊著叫道:“小林啊,你快來,表姨我被人打了,人家都跑到我家裏來打我了”

原來是想要叫幫手,淩冽看向楚國林,見他張了張嘴巴,最終還是什么都沒說,這令他憤怒無比,本來他不想再計較下去的,可是現在他卻覺得如果不出一下這口惡氣的話,就對不起楚湘香母子這么多年所受的苦。

“什么?是誰有這么打的膽子?等我,馬上過去!”電話那頭一道憤怒的聲音吼道。

電話那頭的聲音淩冽覺得非常熟悉,這個人他肯定認識,而他在天京認識的人不多,稍微回憶一下,立即就想到那個人是誰了。

冷林,竟然是冷朝雪的哥哥,被他教訓過一次的那個家夥,郭襄珍是冷林他老娘的表妹。

難怪郭襄珍這么囂張了,竟然還有這樣的背景。

當年楚國林跟楚母相戀,而且還懷上了楚湘香,不過楚國林這個家夥不是個東西,染上了賭博,而且負債累累,可就在這個時候他遇到了郭襄珍,郭襄珍看中楚國林英俊帥氣,答應幫他還清賭債。

而楚國林為了還賭債,加上又想攀上郭家這個“豪門”,就毅然選擇了拋棄妻女,成為了郭家的上門女婿。

結婚之後,楚國林就發現郭襄珍根本就是一個潑婦,只要生氣了,對他非打即罵,可是沒有辦法,郭家後面還有冷家,他惹不起,況且,他不學無術,在郭家又好吃好喝的,也舍不得離開。

“要不,咱們再等等?”淩冽向楚湘香詢問道。

楚湘香笑了笑,道:“隨便你開心。”

眼前的這些人現在跟她沒有任何關系,所以,無論淩冽想要做什么,她都會鼎立的支持。

掛了電話之後,郭襄珍沖淩冽惡狠狠道:“小賤人,小雜種,你們給我等著,等一下我要你們不得好死!”

對這這種嘴巴已經賤到沒邊兒的人,淩冽都懶得出手打她了,而是輕蔑的冷笑道:“等一下還不知道不得好死的人究竟是誰呢?”

很快,外面就響起了汽車發動機的聲音,老遠就聽到冷林那狂怒的聲音吼道:“是誰?是敢在這裏放肆,給我滾出來!”

冷林沖進了客廳,身後跟著十幾個膘肥體壯的大漢,一看就知道個個都是訓練有素。

“是我在這裏放肆,你想讓我滾出來?”淩冽道。“你他媽是你?”冷林罵到一半,看清楚是淩冽之後,差一點兒就蹦了起來。

這幾天他可是一直都在找淩冽,想他堂堂冷大少受了這么大的屈辱之後,怎么可能就這么算了?千方百計的在追查淩冽的下落。

很快他就有了淩冽的消息,也查清楚了淩冽的底細,當時差一點兒就把他給嚇懵了,淩冽他之前沒有見過,可是最近今天淩冽這個名字卻是如雷灌耳。

當年一代軍神淩戰的兒子,三大元帥之一龍鈞的徒孫。

媽呀,當時冷林差一點兒沒癱在地上,難怪當初冷朝雪讓他不要去招惹淩冽,憑借淩冽的身份,想要弄死他,簡直就跟捏死一只螞蟻那么簡單。

立即他就失去了報複的念頭,明知道人家有這么牛逼的背景還去找人家的麻煩,那不是存心想找死嗎?心裏面有再大的怨氣也得憋著,好死不如賴活著,就是這么一個道理啊。

“你還想讓我滾出去嗎?”淩冽看著冷林道。

冷林這個時候冷汗都下來了,小肚子都在打軟,連忙賠笑道:“淩少,你說笑了,剛才我可不知道是您啊,要是知道是您的話,就算給我天大的膽子,我也不敢說出那種放肆的話來啊。”

看見平日裏張揚跋扈,不可一世的冷林在淩冽竟然慫了,郭祥珍當場就懵逼了。

淩冽見冷林根本沒有想要動手的意思,只好作罷,伸手不打笑臉人,人家不動手,自己總不能上去抽人家一頓吧?

郭祥珍愣愣道:“小林,你是怎么了?這個小雜種剛才可是打了我,你得幫我出氣啊!”

淩冽的眼中立即露出了鋒芒,冷林被嚇的渾身直哆嗦,沖郭祥珍道:“表姨,別說了,讓他們走吧。”

“讓他們走?我是讓你來幫我出氣的,這小雜種打了我,就這么算了?”郭祥珍平日裏也是狐假虎威慣了,惱火道。

淩冽的目光更冷了,沖郭祥珍道:“我看你還真是記打不記疼啊,嘴巴還是這么臭嗎?”

啪!

一記大嘴巴子狠狠的抽在了郭祥珍的臉上,不過動手的卻不是淩冽,而是冷林。

郭祥珍這一下比剛才更懵了,捂著臉難以置信的看著冷林,道:“你敢打我?”

郭祥珍是冷林的表姨,只不過冷林的母親死的早,郭祥珍為了巴結冷家,很小就對冷林關懷備至,所以,在很多情況下,冷林甚至將她當成母親來看待,一直都是尊敬有加的,這才聽見她被人打了,立即就急嗷嗷的跑來。

可是現在冷林竟然打了她!

“閉嘴!”冷林冷聲道。

“閉嘴?你讓我閉嘴?我辛辛苦苦把你養這么大,現在一個小雜”

郭祥珍想要撒潑,可是小雜種第三個字還沒有說出來,冷林就沖過來,又是一記大嘴抽在她臉上,這一大嘴巴子更狠,直接抽的郭祥珍滿臉是血,倒在了地上。

可是冷林還沒有放過她,沖上前,連踢帶踹,叫道:“閉嘴,閉嘴,閉嘴,我特么的讓你閉嘴,你沒有聽見嗎?”

看見這一幕,楚國林跟楚湘語急了,兩名沖了過去。

“阿珍!”

“媽!”

看見郭祥珍被教訓的這么慘,楚香湘一陣搖頭道:“老公,我們走吧。”

雖然不是自己動的手,但是氣也消的差不多了,抱著楚香湘,道:“好,我們走!”

等淩冽帶著楚香湘離開之後,冷林才停手,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楚國林不是傻子,他知道冷林如果沒有原因是絕對不敢輕易的去打郭祥珍的,平日裏連頂撞都不敢,問道:“小林,這究竟是怎么回事?”

冷林看著滿臉是血的郭祥珍,一臉歉意道:“表姨,不是我要打你,而是我不得不打你,剛才那個人,我們惹不起的!”

楚國林心裏猛的一跳,冷家在天京也算是有勢力了,所以,能把冷林嚇成這樣的人,絕對不多,必定是真正的豪門公子。

可是郭祥珍已經瘋了,尖聲吼道:“我不管他是誰?他敢打我,我就一定要他付出代價,一定”

看見郭祥珍竟然還想著要報複,冷林的臉色漸漸冷了下來,道:“表姨,話我已經說了,你聽不聽是你的事情,不過如果你再想對付他,就跟我沒有任何關系。”

說完,冷林就帶著人離開了。

郭祥珍是對他有恩,可是這么多年,這么份恩情也還的差不多了,你想死,就別拉上我。

看見冷林竟然跟自己說出這樣的話來,郭祥珍都快吐血了,她之所以這么囂張,就是因為背後有冷家撐腰,如果冷林現在棄她不顧的話,她就失去了最大的依仗。

而想到這裏,她對淩冽的恨意更深了,如果不是淩冽這個王八蛋,根本就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她回想起彭新源給她開出來的條件,本就因為憤怒失去理智的她,瞬間就被仇恨徹底的蒙蔽了雙眼,當即就做出了一個決定。

離開了楚家,兩人並沒有坐車,而是相擁著走在路邊,此時已經是秋天,片片楓葉落下。

淩冽沖身邊的楚香湘心疼道:“如果你想哭就哭出來吧?”

可是楚香湘卻沒有哭,而是摟著淩厲的腰微笑道:“我為什么要哭呢?我早就已經不期待了,所以我也沒有什么失去的感覺。”

哀大莫過於心死,楚香湘最後一絲期盼不在了,楚國林對她來說就是陌生人,被陌生人欺負只會生氣,卻不會傷心,而現在她現在已經出氣了。

“不要覺得我應該會很傷心難過,我不會的,至少我還有你。”楚香湘抱著淩冽腰的手更加用力了。

淩冽反手抱著楚香湘,是啊,這個女人這么愛自己,將自己當成唯一,此生絕不會辜負她!

彭新源的電話響了,拿起手機一看,嘿嘿笑著接通,道:“郭姨,你考慮的怎么樣了?”

“你的條件我答應你了,不過我有一個要求,你必須答應我!”電話那邊是郭祥珍的聲音。

“什么要求?”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