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太快了你慢一点, 慢一点太快了我还要视频

太快了你慢一点, 慢一点太快了我还要视频,掛了電話之後,郭祥珍看著還在那裏掉眼淚的楚湘語,惡狠狠道:“哭什么哭?沒用的東西!”

楚湘語已經是徹底的傻了,夠單純的她怎么也沒有想到,楚香湘竟然會是自己的親姐姐,然而,這對她來說本來是一件高興的事情,自己最好的朋友是自己的親人。

可她怎么又想不到的是,自己的姐姐跟自己的母親竟然是這樣的一種關系,甚至是水火不容,她有一個姐姐,可是卻立即就失去了。

這對她來說是一種極大的打擊,尤其是在她目前最無助的時候。

看見楚湘語傷心難過的樣子,楚國林道:“你說她幹什么?沒見湘語很難過嗎?”

“她會難過?老娘被人打成這樣,誰心疼我了?都是你楚國林的種,沒有一個是好東西!”郭祥珍怨毒道。

楚湘語受不了這樣的委屈,想走,但是卻被郭祥珍攔住了,厲聲道:“從現在開始,沒有我的允許,你不許離開家裏一步,不然我就打斷你的狗腿!”

酒店裏面,一進門楚香湘就抱住了淩冽,瘋狂的激吻著,淩冽將她抱起扔在了床上,滿室春光!

激情之後,楚香湘將頭放在淩冽的胸前,問道:“你愛我嗎?”

“愛!”淩冽毫不猶豫的回答。

他承認一開始接觸楚香湘,只是少年時期對校花學姐的一種迷戀,可是相處之後,他覺得自己已經真正的愛上了這個女人。

或許之前,他不能肯定,可是現在看見這個女人受傷,他會傷心,這就是愛的證明。

只有真正的愛一個人,才會愛她所愛,恨她所恨,無論她經曆了什么,都會感同身受,現在淩冽就是這種感受。

“有你真好。”楚香湘抱住了淩冽的脖子。

“有你,才是我的幸運。”淩冽親吻著楚香湘的臉頰。

一陣溫情之後,楚香湘沉默了許久,突然幽幽的說道:“我有一點兒擔心湘語了。”

淩冽歎息一聲,終歸是一個善良的人,正常情況下,換成另外一個人,應該是瞬間決裂,巴不得早死,畢竟在很多人看來,是楚湘語的母女奪走了楚香湘的一切。

可是楚香湘卻沒有這樣想,知道那是自己的親妹妹之後,心中反而更加的牽掛了。

“既然你擔心她,為什么就不能接受她呢?”淩冽於心不忍。

首先,從頭到尾,楚香湘受到的傷害最深,可楚湘語也是無辜的,其次,楚香湘只有母親一個親人,好不容易有了楚湘語這么一個妹妹,應該珍惜才對。

“我怕,我真的好怕,我媽她受到的傷害實在是太深了!”楚香湘道。

淩冽明白,楚湘語是楚香湘的姐姐,可卻是楚母最恨之人的女兒,自己的女兒要跟自己仇人的女兒成姐妹,這種傷害,的確是常人不能忍受的。

“順其自然吧。”

淩冽拍拍她的肩膀,道:“這兩天我也沒有什么事情,你就留在這裏,好好陪陪我。”

百草廬還需要幾天才會開業,楚香湘現在這個狀態淩冽很不放心,他打算什么都不做,就在這裏陪著她。

還有就是,他已經認定了楚香湘是自己的妻子,那就應該帶她去見見龍鈞,還有淩洛跟元鎮山他們。

得知三大元帥之一的龍鈞竟然是淩冽的爺爺之後,楚香湘光著身子直接從床上跳起來了,不是她失態,而是這個消息實在是太驚人了。

雖然沒有身處在那個年代,但是從小就沒少聽老一輩的人在那裏談論龍鈞究竟是一個什么樣的人,那簡直就是神一般的存在。

之前在楚香湘老房子裏面甚至還貼著三大元帥的彩畫,那是她外公留下的。

這樣有著傳奇一生,值得任何人敬仰的老人,在普通老百姓眼中是神聖不可侵犯的,可現在淩冽卻告訴她,那個人居然是自己的爺爺。

“鈞帥是你爺爺?”楚香湘圓瞪著大眼睛。

淩冽在她挺翹的屁股上面拍了一下,笑道:“他不光是我爺爺,也是你爺爺,你現在可是我淩家的人了,等一下就跟我去見他老人家。”

“啊?去見鈞帥!”

楚香湘一下子就懵住了,她現在也是一個明星,大人物也沒少見,可是現在她要見的不是一個大人物,而是她心目中的神明。

“不不要了!”楚香湘擺手道。

“怎么不要了?你是我老婆,難道不應該去探望一下我爺爺嗎?”淩冽佯裝怒道。

“可是可是他是鈞帥啊!”

“他就算是天王老子,也是我爺爺!”淩冽道。

楚香湘糾結了老白天,才道:“那好吧。”

她是真的不敢去見龍鈞,但是淩冽說的對,那是自己男人的爺爺,總有一天是要見的。

兩人收拾了一下之後,出了酒店楚香湘並沒有去禮品店,而是去菜市場,淩冽問道:“幹嘛要來菜市場啊?”

“他老人家一定什么都不缺,所以我買什么東西都沒用,我就去給他做一頓飯,盡一下孝心。”楚香湘道。

淩冽點了點頭,道:“這個主意好。”

龍鈞的確什么都不缺,而且也非常討厭別人給他送禮,楚香湘另辟路徑,啥都不送,做一頓飯,得體大方。

擰著買的菜走進青山療養院,楚香湘越來越緊張了,問道:“他老人家凶不凶啊?”

“不凶,不過我姑姑倒是挺凶的!”

“啊?那我還是不去了!”

“想得美?入了我淩家的門,還想跑不成?”

生拉硬拽,好歹是把楚香湘給拖進門了,看見兩個全副武裝的守衛,楚香湘有些害怕,這些守衛可是身經百戰的戰士,身上的那股肅殺氣息,不是常人所能承受的。

不過當他們看見淩冽來了,身上的肅殺氣息瞬間消失了,笑眯眯道:“吆,小淩子來了啊?這美妞兒是誰,該不會是你小子的媳婦兒吧?”

這些守衛全是元鎮山的兵,早就跟淩冽混熟了,開起了玩笑。

淩冽一摟楚香湘的腰,得意道:“就是我媳婦兒,長的夠水靈吧?”楚湘香是一個極品大美女,那幾個警衛都是兩眼一亮,表情上面透著驚豔,只是卻沒有任何猥瑣的神情,而是那種非常的表情,笑道:“的確水靈,我說妹子,你雜就看上這個黑小子了?真是白瞎了!”

淩冽性情隨和,又是絕對的自己人,這些警衛也根本沒有拿他當外人,平日裏都嘻嘻哈哈大鬧慣了。

楚湘香能看的出來這些人非常的和善,笑道:“我也不知道當時犯什么暈?竟然會看上他,要是到時候他欺負我,幾位大哥可要幫我啊。”

一個警衛立即挺了挺胸脯,瞪眼道:“妹子放心,進了這么門兒就是咱們的親妹子,他要是敢欺負你,就把這個黑小子打成小白臉!”

“對,放心好了,受了委屈來告訴我們,保證往死裏整!”

幾個警衛都是凶神惡煞的,但是任誰都能看的出來是在誇張的開玩笑,對楚湘香表達著自己的善意,這讓楚湘香緊張的心情放松了許多。

走進第二道門兒,楚湘香頓時感覺到一股冷意襲來,頓時渾身一哆嗦,抬頭就看見一個身材高挑的女子正在盯著自己,那是一張無比清秀的臉頰,可是另外半張臉上面卻是一道可怖,深可見骨的傷疤。

然而真正令楚湘香感覺到可怕的卻是,那一雙眼睛之中透發出來的森冷寒芒,令認身體冰冷到骨子裏面。

好可怕的一個女人,楚湘香覺得渾身都在輕微的顫抖,如果換作平時,估計她早就已經被嚇的發出叫聲來了,可是這一次她卻沒有,而是伸出手抱住了淩冽的胳膊,讓身體站的筆直。

她早就已經做出了決定,不管將來會遭遇什么樣的事情,什么樣的人,她都會選擇站在淩冽的身邊,不會退避一步。

感覺到楚湘香身體上面傳達過來的恐懼,淩冽苦笑道:“姑姑,湘香膽子你就不要再嚇唬她了。”

淩洛扭頭看向淩冽,冷聲道:“你很心疼她?”

淩冽抱緊楚湘香的腰,道:“她是我老婆!”

“你記住!”

淩洛身上突然湧現出淩厲的殺機,那一瞬間,楚湘香感覺周邊的空氣都要凝固了,只聽見淩洛道:“楚湘香,這個人我認了,如果你日後膽敢負她,我就殺了你!”

淩冽知道剛才淩洛是在對楚湘香做出一種考驗,顯然楚湘香通過了考驗,殺氣騰騰的在警告淩冽,實際上是在對楚湘香表達的一種肯定。

“姑姑放心,我絕對不會辜負她的。”淩冽道。

雖然淩洛不善於表達,可淩冽卻能夠感覺到來自長輩對自己的深切關懷。

瞬間,淩洛身上那種冰冷的氣息消散無蹤,目光變的柔和,走向楚湘香,道:“我叫淩洛。”

雖然淩洛身上的氣息變的柔和許多,但楚湘香真的淩洛卻還是一名將軍,還是有些膽怯的打招呼道:“淩將軍,你好”

淩洛一擺手,霸道的說道:“不用叫我淩將軍,我是淩冽的姑姑,你以後也要叫我姑姑。”

這也太霸道了,不過楚湘香卻瞬間覺得淩洛和善了很多,是啊,不管她是誰,她都是自己男人的姑姑,也是自己的姑姑。

“是,姑姑!”楚湘香道。

淩洛點點頭道:“跟我進來吧,你爺爺在等你們!”

帶媳婦兒來見爺爺,淩冽提前就打了招呼,所以,龍鈞老早就做好了准備。

一進門,就看見客廳之中一張竹椅上面坐著一個身材消瘦的老人,一只手跟一只腳有些詭異,明顯的有些不協調,老人非常的蒼老,可是面色紅潤,一雙眼睛之中散發著精湛的神光。

看見這個老人,楚湘香連忙上前,跪倒在地上,道:“爺爺好,我給你磕頭了!”

就算沒有淩冽這樣一層關系,這個老人在楚湘香的眼中也是神明一般的存在,是值得她永遠愛戴跟尊敬的老人。

楚湘香的心情是忐忑的,但凡身居高位之人,必定是那種不怒自威,無比嚴謹以及嚴厲之人,瞪一眼就能嚇哭小孩子,令人心驚膽戰的,楚湘香都已經做好了,承受老人家虎威的准備。

可是老人卻是臉上露出和善的笑容,看著楚湘香磕完頭之後,道:“好了,起來吧。”

雖然龍鈞沒有像別的老人那樣叫道“你這孩子做什么,磕什么頭啊?快點兒起來”,而是直接受她幾個頭,但這卻楚湘香心中一片欣喜。

龍鈞接受自己的叩頭,說明已經接受了她,天地君親師,不是什么人都願意接受別人叩頭的。

楚湘香站起來身來之後,龍鈞擺手道:“好孩子,過來。”

楚湘香走了過去,龍鈞盯著她看了一會,發出爽朗的大笑聲道:“哈哈哈,好,好,好,是一個標致的丫頭,我們家的臭小子真是有福氣!”

龍鈞很老了,一臉的褶子,手腳也很怪異,楚湘香走過去坐在他的身邊,卻一點兒也沒有感覺到害怕,反而還覺得異常親切,她想不到的是,這么曾經威震天下,讓無數敵人聞風喪膽的老人,竟然會這么和善。

只見龍鈞從兜裏掏出來一個手鐲,看起來非常的古樸,卻無光華,怎么看都像是一個非常普通的鐲子。

“這個鐲子是我當年離家的時候我媽給我的,不值錢,她說過,什么時候遇到我喜歡的姑娘,就把這個鐲子送給她,只是我一直沒有遇到。”龍鈞道。

龍鈞一生孤苦,沒有娶妻,這個鐲子自然沒有送出去。

突然之間龍鈞的神情變的黯然起來,道:“本來,我曾經想把這個鐲子送給雨清的,只是可惜一直沒有機會,現在我想把它送給你。”

在龍鈞眼中,淩戰就是自己的兒子,這個鐲子自然要給自己的兒媳婦兒常雨清,只是當年發生了變故,沒能有這個機會。

現在淩冽有了媳婦兒,龍鈞就想把這個鐲子送給自己的孫媳婦兒。

龍鈞出生草根,他的母親給他的鐲子肯定不會是什么寶貝,可是楚湘香拿在手中,卻如同重如千斤,這個鐲子比任何寶物都要珍貴,因為這是淩家媳婦兒的象征。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