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昨天我哥进我卧室,我哥不行她居然让我帮她

昨天我哥进我卧室,我哥不行她居然让我帮她,淩戰是孤兒,不知道自己的姓名來曆,龍鈞就是他的父親,在這個家裏,龍鈞就是老太爺,有了這個鐲子,楚香湘就是欽點的淩家媳婦兒,以後不管淩冽有多少女人,她的地位都將無人可以撼動。

“來,爺爺給你戴上。”

用一只手將鐲子給楚香湘戴上,這個鐲子他放在身邊已經將近一百年了,現在終於送出去了,有些遺憾,但也令老人有些欣喜。

淩冽注意了那一個鐲子,之前也跟秦爽在古玩市場晃悠過,一些基本上的嘗試還是懂的,那個鐲子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無論是質地還是手工,一百塊錢能買好幾個。

可是淩冽驚奇的發現,鐲子上面卻隱隱散發著一股磅礴的力量,這股力量裏面蘊藏著生機的氣息,這跟淩冽之前從向紅軍以及龍鈞身上發現那一種能夠保住自己性命的力量是一樣的。

雖然無從考究,但是淩冽斷定這種力量應該就是一種氣運,只要氣運不失,就氣數未盡,生機不滅!

當然了,這種氣運不是任何人都能有的,應該只是有大功德的人才能夠養成,而向紅軍跟龍鈞都是對國家有著天大功德的人,包括還僅存的另外兩大元帥,之所以能夠如此高壽,說不定都是這個原因。

而這個鐲子跟隨龍鈞的時間太長了,足足將近一百年,跟著他征戰天下,建功立業,自然也沾染上了這種氣運。

要是換做以前,淩冽死絕對不會讓楚香湘接受這個鐲子的,因為這個可能會影響到龍鈞的壽命,不過現在無關緊要了,龍鈞體內有真龍不死血,這個鐲子已經起不了太大的作用。

“謝謝,爺爺!”楚香湘道。

打死她都想不到,就在半年前她還在為了一份工作卑躬屈膝,差一點兒自己的男友出賣,以為自己是世界上面最底層的人物,可是現在,卻跟中華,不,甚至全球都最有威勢的人坐在一起。

她也沒想到,自己竟然會這么輕易的被龍鈞接受,畢竟,論地位她跟淩冽之間相差的實在是太遠了。

而她更想不到的是,當龍鈞知道楚香湘這個人存在的時候,她的一切資料就出現在了龍鈞的面前,無論是外貌還是品性,都得到了龍鈞的肯定,雖然出生卑微,卻是一個秀外慧中的好女人。

至於楚香湘的卑微出世,什么門當戶對,那是個什么東西?龍鈞會在乎嗎?

他自己也是草根出生,當年也不是沒有遇到心愛的女人,就是因為自己的出生,這一樁婚姻硬生生的被拆散,從此以後,龍鈞心中再無兒女私情,只有國家大義,成就了一代鈞帥!

淩冽也非常開心楚香湘能夠被龍鈞以及淩洛接受,道:“爺爺,姑姑,楚香湘沒有帶禮物過來,不過卻買了一些菜過來,想要親手給你做一頓飯。”

聽了之後,龍鈞更加的高興了,道:“好啊,就讓我嘗嘗我孫媳婦兒的手藝。”

楚香湘拿著買好的菜,紅著臉道:“那爺爺,姑姑,我先去廚房了。”

楚香湘從小跟母親相依為命,家務非常熟練,也練就了一手好廚藝,很快一桌豐盛的飯菜端上來了。

龍鈞跟淩洛是什么人?那是經常吃國宴的人,對美味早就沒有什么概念了,可是聞著那股香味兒也是食指大動,或許比不上那些大廚,但這是家的味道。

龍鈞盯著上了一個豬蹄子,正想夾到自己的碗裏,淩洛卻伸出筷子攔住了,道:“醫生說了,你不適合吃一些油膩的東西,還是吃一些清淡的吧?”

龍鈞的身體很衰老了,又是大病初愈,在尋常醫生的看來,他的確不適合吃油膩難消化的東西。

龍鈞怒了,道:“清淡,清淡?老子吃了這么長時間的素,嘴裏都淡出個鳥來。”

看見龍鈞氣鼓鼓的樣子,淩冽笑道:“姑姑,沒關系的,爺爺現在想吃什么就吃什么,沒有大礙的。”

淩洛眉頭一皺,道:“你確定?”

淩冽挺了挺胸脯,道:“我可是一個神醫,小醫王,難道還不相信我說的話?”

龍鈞現在身體裏面有真龍不死血,當然不需要擔心消化不良。

淩洛點點頭,沖龍鈞道:“好,那你吃吧。”

龍鈞都已經半只腳進鬼門關了,硬生生的被淩冽拉了回來,殘疾了幾十年,現在龍鈞的手腳開始複蘇,按照這個恢複速度,甚至真的有可能自己站起來。

龍鈞一聽,頓時大喜,抱著豬蹄一陣狂啃,這些當兵的就是喜歡大塊吃肉,大口喝酒,讓他們一直吃素,還真的是難為他們了。

酒足飯飽之後,楚香湘開始收拾碗筷兒,系著圍裙,看起來有些居家,但一樣很清秀,而且還有別樣的風情,龍鈞是越看越滿意,笑眯眯道:“以後讓香湘丫頭常來,我很喜歡她。”

淩洛也點點頭道:“是一個好女孩,以後常來。”

淩洛非常的冷漠,一般情況下很難接受一個人,竟然也開口讓楚香湘常來,說明她也是真的對楚香湘很滿意。

淩冽咧著嘴笑個不停,自己心愛的女人被自己親人喜歡,這是令人非常開心的事情。

誰知道龍鈞突然眼珠子一瞪,道:“笑?笑什么笑?人家這么好的姑娘跟了你,還真是瞎了眼睛,你小子要是敢辜負她,老子就一槍崩了你!”

淩冽鬱悶的不行,他懷疑淩洛說不定是這老頭兒的親生女兒,連威脅人的話都說的一模一樣。

“爺爺,我一定不會辜負她的。”淩冽保證道。

“光說不行,得有實際行動,我看先把孩子生下來先,有個孩子把你拴著,省的你在外面沾花惹草!”龍鈞道。

淩冽一陣狂暈,道:“爺爺,這是不是有點兒早啊?我才多大?”

龍鈞怒了,道:“你特么的都二十好幾了,當年老子生下來的時候,我爸才十六呢。”

淩冽一頭的黑線,現在能跟舊社會比嗎?那時候十幾歲結婚生子很正常,現在都還不到法定結婚年齡呢。

“就這么定了,就定三個月吧,三個月之後,我就要抱曾孫子!”龍鈞一臉霸道的說道,看那架勢,淩冽要是不答應,當成就弄死他。

淩冽想要吐血,哀嚎道:“爺爺,你當是生豬仔呢?三個月我到哪兒生,懷胎十月好不好?”

龍鈞不樂意了,叫道:“懷胎十月那是人家,我的孫子天生就比人家厲害,生孩子當然也比人家的要快!”

這個時候楚香湘正好收拾好碗筷兒出來,聽見龍鈞的話,一張臉頓時唰的一下變的通紅。

龍鈞看見楚香湘出來,立即換了一張和藹可親的笑臉,道:“香湘別怕,這小子要三個月,你可以十個月!”這一次不光淩冽狂暈,正在喝飯後茶的淩洛也是忍不住一口茶水噴了出來,這個老頭兒都活一百歲了,怎么還這么無厘頭?

楚香湘羞的不行,都恨不得找一個地洞鑽進去,淩洛道:“好了香湘,以後你常來,你先出去找兩個警衛帶你出去轉轉吧。”

楚香湘知道他們應該是有事情要談,就打了一聲招呼先出去了。

楚香湘走後,淩冽又一次給龍鈞做了一回針灸,現在龍鈞的身體已經完全沒有問題了,就靜等他的身體完全恢複,按照這個速度,三個月之內想要自己站起來行走,應該不是難事。

“好了,爺爺,三個月之內你應該就可以自己站起來了。”淩冽笑道。

“什么?”龍鈞瞪眼道。

“真的可以嗎?”淩洛也是震驚道。

他們相信淩冽的醫術,可是想到已經癱瘓了幾十年還能站起來,有點兒天方夜譚。

“當然是真的,不過爺爺的年紀實在是太大,就算是站起來可能也需要一根拐杖。”淩冽道。

龍鈞的身體太蒼老了,就算是真龍不死血也不能讓他的身體恢複到跟正常人一樣。

“哈哈哈,只要能夠站起來,我就已經很滿足了。”龍鈞興奮的大聲笑道。

淩冽又看向淩洛,有些心疼道:“姑姑,你的臉,我可以幫你治好”

他不知道淩洛的臉是怎么受傷的,可是看見自己的親人曾經受過這樣的傷害,他就心痛不已。

淩洛渾身一顫,沉默片刻之後,道:“不用了,我不需要!”

淩冽急了,正想勸說,龍鈞卻歎息一聲,道:“算了,還是不要勸了。”

見龍鈞這么說,淩冽只好作罷,淩洛再強勢也是一個女人,天底下哪兒有不喜歡漂亮臉蛋的女兒呢?

淩洛雖然冷,可卻是一個標准的大美女,再加上她修長健美的身材,要是恢複了容顏,絕對能秒殺一大片人。

龍鈞看向淩冽,嘿嘿笑道:“小子,你最近鬧的很厲害啊?”

淩冽幹笑了幾聲,先是魅影,接著因為李新華,現在淩冽聲名顯赫,還有一些其他的雞毛蒜皮的小事,一切都在龍鈞的掌握之中。

就在這個時候,淩洛的兩眼之中突然流露出一絲殺機,道:“出事了。”

淩冽心裏一驚,道:“出什么事了?”

能讓淩洛流露出殺機的,肯定不會是什么小事。

“龍影跟淩風失蹤了。”淩洛道。

“什么?”

淩冽立即變色,龍影跟淩風都是龍組中人,都是軍人,紀律嚴明,絕對不可能會無故的失蹤,肯定是遇到了大麻煩,而以他們的實力,能給他們造成麻煩的人一定實力強橫。

他很快就想到了一點,道:“是天國集團?”

之前他追殺中村的時候,被龍影跟攔下來了,懷疑天國集團跟地府有關聯,想要以中村為突破口打進天國集團內部,還把淩冽給忽悠了進去。

“雖然沒有證據,但這卻是唯一的可能性了。”淩洛道。

“需要我做什么嗎?”淩冽道。

先不說其他的,就憑他已經將龍影還有淩風當成了朋友,他就絕不可能袖手旁觀。

“當然需要!”

淩洛道:“天國集團迫切的想要跟李家合作,想必一定有特殊的原因,只不過現在被你壞了事,但如果天國集團真的跟地府有關的話,就絕不可能會就此罷手。”

“我該怎么做?”淩冽問道。

“李家現在正在傾力的包裝你,所以,現在你的百草廬要立即開張,讓天京,讓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你的小醫王之名!”

天國集團跟李家的合作失敗,的確完全是因為自己,如果天國集團不肯罷手的話,就一定會另外有所行動。

之所以傾力的包裝淩冽,就是想要更好的促進合作,所以,天國集團就極有可能會對淩冽進行破壞,甚至會下殺手。

淩冽點點頭,道:“我明白了,已經准備的差不多了,百草廬明天就會開張!”

這是引蛇出洞之計,擔心龍影跟淩風的安慰,所以就越快越好。

而此時在青山療養院之中,兩個警衛正在帶著楚香湘四處轉轉,就在這個時候,一個臉色青白,頭發修長,戴著一副金絲眼睛的青年坐在輪椅上面被走了過來。

不小心碰到一根掉下來的樹枝,輪椅差一點兒倒下,楚香湘連忙沖過去將他扶住,道:“小心。”

青年扭頭,看著楚香湘,道:“謝謝你。”

“不客氣,你沒有家人陪同嗎?”楚香湘問道。

“他們很忙,今天天氣好,我就想自己一個人出來轉轉。”青年隊道。

楚香湘笑了笑,道:“那你一個人可得小心了。”

青年看著楚香湘,眼中立即透出一絲異彩,道:“這位小姐,可以認識一下,交一個朋友嗎?”

楚香湘面帶微笑道:“你好,我今天只是來探望病人,可能不會經常來,所以,抱歉了。”

她只是出於一種善良的本意,可沒想到結識新的男人,說完,楚香湘就快步離開了。

看見楚香湘曼妙離開的背影,青年臉上掛著笑意,勾了勾手指,立即有一個黑衣人出現在身邊,問道:“她就是淩冽的女人?”

黑衣人道:“是的,少爺,她叫楚香湘,是淩冽的第一個女人,在我們的分析之中,她也是淩冽所有女人當中對他來說最為重要的一個女人。”

青年微微一笑,道:“有意思,這樣的女人的確值得珍惜。”

黑衣人立即道:“請少爺吩咐。”

青年有些不悅了,道:“有什么好吩咐的?我又不是流氓,喜歡一個女人就要正大光明的追,我要她的全部資料。”

跟龍鈞還有淩洛道別之後,淩冽就帶著楚香湘離開了,他要立即著手百草廬開張的事情了。

陳新宇已經完全將百草廬准備好了,相關部門的手術也都已經辦好,收到淩冽的通知之後,直接定在了第二天開業。

而在彭家,彭新源一臉陰毒道:“該死的,竟然還想開醫館?我要讓你不但開不成醫館,還要進去吃牢飯。”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