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你乖一点,我就温柔些,不要了大哥二哥放了我吧

你乖一点,我就温柔些,不要了大哥二哥放了我吧,那個男人坐下來,道:“老弟,你也幫我把把脈?”

淩冽笑道:“不用把脈,你的身體沒有什么大問題,但是肩頸不是太好,已經壓迫到了神經,現在經常脖子僵硬,甚至頭痛,耳鳴”

那個男人眼睛一亮,道:“你說的還真是,需要怎么治?”

“很簡單,一針就好!”

淩冽說完,不給任何人反應的時間,一針就刺進了男人後背的頸椎出,男人頓時叫了起來:“好燙,好疼”

淩冽拔出銀針,那個男人晃動了一下脖子,兩眼發亮道:“怪事,脖子不硬了,頭不疼了,感覺全身都舒爽,像是剛剛做過全身按摩,渾身上下廋了幾十斤一樣”

“我只是用針灸打通了你頸椎鬱結的經脈,現在沒事了,不過以後要注意,改變生活作息,否則一樣會複發。”

淩冽剛才用銀針催動真氣直接打通了那個男人鬱結的經脈,所以,效果才會這么明顯。

這一下,其他人都有些愣住了,一個人說有用,不太相信,兩個人說有用,那可能就是真的有用,這兩個人在他們這個圈子都是出名的直爽。

“老弟啊,你幫我也看看?”

“不用看,你是前列腺有問題,同樣一針就好!”

“我擦,還真的通了!”

“老弟,我這毛病你看看”

“你的肝有問題,針灸只能起輔助作用,我給你開一個方子,一天見效”

“你這是多年的老傷,比較麻煩,需要針灸三次,但是我可以立即緩解你的痛楚”

連續看了五六個人的病,淩冽准確無誤的說出他們的病症,除了個別針灸無法見效的,其餘的都是一陣下去,立馬立竿見影,效果顯著。

頓時,其他所有人都坐不住了,一兩個配合也就算了,總不能這么多人都在配合淩冽演戲吧?

“小神醫,輪到我了,幫我看看,快幫我看看”

“媽的,老王,我先來的,別擠!”

那些人終於明白淩冽是真正的神醫,一個個都跟打了雞血似得搶著要淩冽診治,為了爭一個先後,多年的老友差一點兒都掐起來了。

這些人本來只是做做樣子,賣一個面子而已,現在都變成真正來看病得了。

整整一上午的時間,淩冽才將這些人全部打發走,他相信,以這些人的能量,他的醫術會在最短的時間內宣揚出去。

醫館開業,這么大的陣仗,周圍早就有不少圍觀的人,一開始他們都不相信淩冽這么看起來胎毛都沒有褪完的小中醫能有多高名的醫術。

但是上午那些人看完之後,他們終於有人走進醫館,有人道:“這個小子難道真的是一個神醫?”

“廢話,當然是真的神醫了,沒見那么多人都被他看好了嗎?”

“切,你怎么知道那些不是托兒?”

“你眼睛瞎了嗎?剛才那些人是誰你知道嗎?有青雲集團的老總,有萬峰企業的老板這些人會去當托兒,你開什么國際玩笑?”

提到的這幾個人都是一些大型企業的老總跟老板,在天京有不小的名氣,說他們去給一個醫生當托兒?

這導致,淩冽上午送走了那些老總跟老板,到了下午,那些圍觀的人都是一擁而上沖進了醫館,叫嚷著要要淩冽給他們診治,把整個百草廬都是圍的水泄不通。

看見這樣的場面,那幾個小護士更是滿臉的崇拜,之前她們只是聽過淩冽的名字,現在卻是親眼看見淩冽出手診治,此時此刻,她們恨不得把淩冽當成神一樣來崇拜。

前來求醫的人越來越多,淩冽一根銀針,一支筆,系數解決問題。

當然了,這些人全都沒有棘手的病症,畢竟第一天這些人都是聞風而來,並不是刻意的來求醫的,而淩冽真正的神醫之名坐實之前,那些身懷重病的患者也不會輕易前來。

而就在這個時候,突然那些排隊的人群之中一陣騷動,然後就聽見有人急促的喊道:“救命啊,神醫快點兒救命啊,各位讓讓我,我媽他快死了,讓我先看吧”

人群散開,只見一個中年漢子背著老太太滿臉的焦急的沖了進來,沖淩冽叫道:“小神醫,快救救我媽呀,她快死了!”

淩冽看向那個老太太,立即道:“馬上扶她躺下。”

漢子將老太太放在醫館裏面的臨時病床上面,沒等淩冽把脈,就已經看出了不對勁兒,老太太臉色蒼白,渾身哆嗦,嘴裏說著胡話,明顯已經神智不清,處於昏迷狀態了。

這種情況淩冽之前在瑤瑤的身上見到過,這個老太太是身中死氣。

“小神醫,求求你一定要救救我媽呀。”漢子跪在淩冽的跟前道。

淩冽道:“放心,你媽沒事兒,我一定能夠救活她。”

說完之後,淩冽沒有任何的猶豫,拿出銀針,快速的刺破自己的手掌滴出一滴血,直接刺進老太太的百彙穴,幫她祛除死氣。

人群之中有人驚叫道:“我的媽呀,直接把針插進頭裏面,會不會把人插死?”

不懂中醫的人,覺得人的頭是要害,被針直接插進去,估計會死人。

正常情況下,一旦真龍不死血進入體內,死氣自然被驅散。

可就在這個時候,老太太突然發出痛苦的呻吟,全身劇烈的顫抖著。

“怎么回事?”人群之中傳來驚叫聲。

明顯看起來,老太太的情況比之前更加的嚴重了,人群之中有人道:“到底行不行啊?那么長一根針插進頭裏面,該不會真的把人給插死了吧?”

淩冽臉色一變,手掌立即搭在老太太的手腕,表情立馬變的陰沉無比。

這老太太不光身中了死氣,體內竟然還有鐵屍蟲,鐵屍蟲是一種用屍體培養出來的屍蟲,跟苗疆的蠱蟲差不多,甚至更加的惡毒,一旦進入人體,可以瞬間吞噬體內的血氣,轉化成屍氣。

而鐵屍蟲正是屍神教慣用的一種手段,這個老太太分明是被屍神教的人所害。不過淩冽知道,這個老太太不是目標,自己才是真正的目標,鐵屍蟲在人體內如果不催動的話,只會讓人身染屍氣,但要是催動的話,會立即要人的命。

這個老太太來的時候,還是活的,現在有人在催動鐵屍蟲,是要殺了她,可是在別人的眼中,病人進來好好的,卻是在淩冽醫治的過程中身亡。

那樣的話,淩冽就會被安上一個庸醫殺人的罪證,到時候不但行不了醫,還會承擔刑事責任,會被送進大牢裏面吃牢飯。

“好歹毒的心腸。”淩冽心中湧現出殺機。

有人要對付他很正常,可是不應該牽連到無辜,如果不是自己的手段夠好,這個老太太就會當場氣絕,算起來,是被淩冽連累而死。

老太太身體一陣抖動,突然沒有生息,不過並沒有死,鐵屍蟲本來是想殺了老太太,只不過老太太現在體內有淩冽的真龍不死血,已經完全被壓制住了,變的老實起來。

只不過鐵屍蟲散發出來的屍氣太重了,遮掩住了老太太身上的屍氣,看起來就像是氣絕身亡一樣。

淩冽正想將老太太體內的鐵屍蟲解決掉的時候,人群之中突然有人尖聲叫道:“人該不會是死了吧?”

老太太的兒子頓時大驚,沖了過去一看,老太太果然是沒有了氣息,叫道:“媽,媽,你怎么了?你別嚇我啊!”

“死了,竟然真的死了!”

“剛才進來的時候還沒死啊,怎么就死了呢?”

“我擦,我就說有問題吧?那么長的銀針插進頭裏面,就算不死也被插死了啊!”

人群之中立即一陣騷動,幾乎在所有人看來,這個老太太是在淩冽的醫治過程當中死掉了,甚至有很多人覺得老太太根本就是被淩冽的銀針插死的。

“什么小神醫?我看根本就是一個騙子,現在好了吧?害死了人!”人群之中有人陰陽怪氣的說道。

“庸醫殺人,實在是太可惡了,趕快報警!”也有人義憤填膺的叫道。

老太太的兒子更是悲憤不已,沖淩冽吼道:“你害死了我媽,我要你償命!”

淩冽的臉色瞬間變的陰沉,道:“不要胡說,人還沒有死。”

“人還沒死?人都已經沒呼吸了,你還說人沒有死?你個庸醫,你這個殺人凶手,我跟你拼了!”

老太太的兒子就跟瘋了似得,像淩冽沖了過去。

而就在這個時候,人群之中響起陰沉的冷喝聲道:“讓開,都給我讓開,不要妨礙我們執行公務!”

人群讓開之後,只見一群人走了進來,都是身穿制服,有警察,也有衛生部門的人,而且衛生部領頭的淩冽還認識,正是之前被他狠狠收拾一頓的丁志成。

淩冽的目光凝聚起來,如同鋒芒,事情發生的非常快,這些人就立即趕過來了,顯然是早就已經預謀好的。

“淩冽,現在你害死了人,還有什么好說的?警察同志,馬上給抓起來!”丁志成臉上的傷還沒有好,可這個時候卻是一臉興奮。

兩個警察立即上前,掏出手銬,道:“請立即跟我們走一趟,跟我們回去協助調查。”

淩冽冷聲道:“警察同志,事情現在都還沒有調查清楚,你們現在就抓人是不是太草率了一些?”

他現在不能被抓走?剛才他輸進老太太體內的真龍不死血只有一滴,太少了,只能短暫的壓制住鐵屍蟲,如果他一走,鐵屍蟲一旦發作起來,老太太就真的沒救了。

“什么太草率了?淩冽,你非法行醫,已經構成了犯罪,你就等著坐牢吧?不,現在已經出了人命,你就等著償命啊!”丁志成興奮的不行。

之前他在眾目睽睽之下,被淩冽抽的跟死狗一樣,這一口怨氣害的他好幾天都沒有睡著覺,今天總算是逮住報複的機會了。

“我哪裏非法行醫了?”淩冽道。

“嘿嘿,可能你還不知道吧?就在我來之前,你的行醫資格證已經被吊銷了,你現在不是合法的醫生,也就是說已經要是醫死了人,就不是醫療事故,而是預謀殺人!”丁志成嘿嘿笑道。

淩冽冷聲道:“你憑什么吊銷我的行醫資格證?”

“不憑什么,就憑我是衛生部辦公室的主任,就憑我一個印章就能決定你們這些小醫生的生殺大權。”丁志成囂張的叫道。

他是衛生部辦公室的主任,的確有著這樣的權力,只要他的一個印章,一般醫生的行醫資格證就無效了,就不再是醫生了。

而在他來之前,已經吊銷了淩冽的行醫資格證,也就是說,現在淩冽的確是非法行醫。

淩冽暴怒不已,沒想到丁志成竟然會這么狠,這是想要把他往死裏整,當初就不應該輕易的放過他,這一條瘋狗,竟然反咬了自己一口。

“警察同志,給我抓人!”丁志成叫道。

“請立即給我們走!”兩個警察道。

淩冽搖頭道:“我現在還不能走,人還沒有死,如果我走了,可就真的死了。”

丁志成看了看老太太,道:“胡說,人都已經沒有呼吸了,已經死了,一定是想耍什么花樣兒,立即帶走。”

兩個警察拿著手銬逼近淩冽,但是淩冽知道自己絕對不能在這個時候走,他不擔心自己會出什么事,可是絕不能眼睜睜的看著一個無辜的人因為自己被牽連致死。

“抱歉,想帶我走也行,但我必須先救人!”

淩冽拿出銀針轉身走向老太太,丁志成指著他吼道:“攔住他!”

兩個警察臉色一變,指著淩冽冷聲喝道:“站住,如果你再動一步,就是拒捕,我們有權力開槍!”

淩冽充耳不聞,繼續走向老太太,具體手中的銀針刺向老太太,老太太的兒子急了,吼道:“你想幹什么?害死了我媽,竟然還想讓他不安生嗎?”

淩冽顧不上這些,劃破手掌,銀針沾染著他的鮮血刺進了老太太的身體裏面。

“砰!”

幾乎在同一時間,槍響了!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