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跟大丁丁男朋友的体验, 男朋友在里面抽搐是什么感受

跟大丁丁男朋友的体验, 男朋友在里面抽搐是什么感受,這讓淩冽非常的不安,彭新源要找,但是楚湘香兩姐妹現在更加的重要,必須要先找到他們。

“這件事情你先別管,我來處理。”

掛了電話之後,淩冽心急如焚,立即撥通了血影的電話,道:“現在我需要知道兩個人的下落,快,一定要快!”

“不用掛電話,我馬上給消息!”

血影問清楚楚湘香姐妹兩人的身份資料之後,不到兩分鍾消息就反饋了回來,畢竟楚湘語現在人氣很高,是一個公眾人物,魅影利用自身的強大情報絡找到她並不是什么難事。

找到楚湘語的下落之後,淩冽的殺機頓時就蔓延了出來,獰聲道:“彭新源,你是找死!”

魅影那邊已經查清楚了,給楚湘香打電話的竟然是楚湘語的母親郭襄珍,告訴她楚湘語現在出了什么事,想要見她一面,而楚湘香著急楚湘語,才會急匆匆的趕了過去。

可是楚湘香要趕去的地方竟然是彭新源的住處!

“需要魅影做什么?”血影道。

之前魅影等於落入到了淩冽的手中,很多人心裏面都不服氣,但是當得知淩冽的背景之後,整個魅影上下就再也沒有任何異議了,首先他們招惹不起淩冽,其次就是,他們覺得這或許是一次,是一次魅影洗白,從黑暗走向光明的機會。

沒有人天生喜歡殺人,如果不是太過無奈,他們不會選擇這一條路,魅影有太多的人想要脫離殺手的身份,從此以後光明正大的做人。

所以,現在整個魅影上下都對淩冽唯命是從,儼然有一種奉他為主的架勢。

“不需要你們做什么,這件事情我自己來解決!”

淩冽掛了電話,直奔彭新源的住處,他現在只能祈禱彭新源最好沒有傷害到楚湘香兩姐妹,否則話,他會讓彭新源生不如死。

房間之中,看著郭襄珍,楚湘語一臉的吃驚,道:“媽,你怎么能這么做?”

她接到了彭新源的電話,說郭襄珍現在在他這裏,而且出了事情,得到這個消息之後,卻發現郭襄珍竟然什么事情都沒有,這是郭襄珍跟彭新源合計好的,目的是要把自己給騙過來。

這么出賣自己的女兒,郭襄珍竟然一點兒愧疚感都沒有,笑眯眯道:“傻丫頭,我這么做這么了?還不是為了你好?人家新源哪一點兒配不上你了?你以後要是跟了他,飛黃騰達,指日可待,成了彭家少奶奶之後,就吃香的喝辣的,再也不用拋頭露面了!”

嗡!

楚湘語感覺自己的腦子都要炸開了,她知道郭襄珍非常的勢利,為了利益經常不擇手段,可沒想到竟然連自己的親生女兒都要出賣,為了所謂的利益,連自己的終生幸福都要犧牲。

說完之後,郭襄珍對彭新源道:“新源,今天我可是把湘語交給你了,以後你可得好好的對待她啊。”

彭新源盯著楚湘語,兩眼之中滿是淫邪,道:“阿姨你放心,我對湘語的心意你還不明白嗎?以後我一定會好好的對待她的,對了,電話你打了嗎?楚湘香怎么說?”

郭襄珍眼中立即滿是陰毒的恨意,道:“那個小賤人知道湘語出事之後,就說立即趕過來了。”

彭新源頓時興奮不已,他一直都在覬覦楚湘語,只是一直沒能如願,就在這個時候郭襄珍卻主動聯系他,說可以幫他將楚湘語弄到手,不過卻有一個條件,就是要他對付淩冽跟楚湘香。

當彭新源得知郭襄珍要對付的人是淩冽之後,立即就答應了,這也是他的仇人啊,尤其是楚湘香,竟然跟楚湘語長的如此相似,如果能夠把這一對姐妹花都弄到手,那可是齊人之福了!

聽到兩人之間的談話之後,楚湘語更加震驚了,道:“媽,你究竟做了一些什么?你為什么要讓湘香姐過來?”

“哼,那個小賤人該死,你以為我會讓她好過嗎?”郭襄珍厲聲道。

本來彭新源早就對她提出了條件,承諾她之後肯幫自己把楚湘香弄到手,就會娶楚湘語,以後彭家跟楚家就是一家人了,一開始她對彭新源提出來的要求還有一點兒猶豫,可是自從被淩冽還有楚湘香收拾一頓之後,最後一絲猶豫也消失了。

她覺得自己把楚湘語賣給彭新源之後,不光能夠得到利益,還能幫她複仇。

“媽,她可是我姐啊,你怎么能這樣對她?”楚湘語叫道。

“你個白眼狼,老娘辛辛苦苦把你養的這么大,你現在竟然胳膊肘子往外拐,要是當初知道你會這樣,生下來就應該把你給掐死!”郭襄珍大怒。

淩冽跟楚湘香讓她受了這么大的屈辱,自己的女兒不幫自己,還維護別人,這令她大恨,也是答應彭新源的原因之一。

彭新源靠近楚湘香,笑眯眯道:“湘語,你放心,我最愛的人是你,至於那個楚湘香對我來說只是一件玩物,一件工具,是我利用來對付淩冽的。”

“你究竟想把她怎么樣?”

“嘿嘿,你說呢?對待女人什么樣的傷害最大,我當然怎么對她了。”

彭新源嘿嘿獰笑道:“不過你放心,我愛的人是你,只是玩玩她而已,絕對不會對她有感情的。”

楚湘語的臉色瞬間變的蒼白,彭新源竟然這般的直言不諱,看來他已經到肆無忌憚的地步,什么事情都能幹的出來。

就在這個時候,一道獰笑聲傳來,道:“彭少,人已經來了,你還真別說,長的還真是夠水靈啊!”

只見一個全身骨瘦如柴的男人拉著楚湘香走了進來,這個男人實在是太可怕了,全身幾乎看不見一絲肌肉,兩個眼珠子暴出,猩紅的像是在滴血,說話間露出白森森的牙齒,就像是從棺材裏面爬出來的幹屍。

“湘語,湘語,你沒事兒吧?”看見楚湘語,楚湘香立即沖了過去。

看見楚湘香,楚湘語的眼淚立即就掉了下來,拉著楚湘香的手,哭道:“湘香姐,對不起,是我害了你,嗚嗚”“湘語,你”

楚湘香不明白楚湘語怎么會說這樣的話,只聽見郭襄珍站在一旁,一臉的怨毒看著她,獰笑道:“小賤人,你可算是來了,這一次我看你是怎么死?你跟你媽一樣,都是最下賤的女人,今天我要把你變成一條下賤的母狗!”

郭襄珍是恨透了楚湘香,所以,才會這么惡毒的想要對付她。

楚湘香頓時就明白了,郭襄珍根本就是故意用楚湘語引她前來的,沒想到這個女人已經惡毒到這種程度,做事情已經沒有底線了。

“湘香姐,都是我害了你,你走吧,我攔住他們,就算是死,我絕對不會讓他們傷害到你的。”楚湘語道。

雖然是母女,但是楚湘語卻沒有繼承那惡毒的心腸,在她看來,楚湘香就是她的姐姐,她不允許任何人傷害到自己的姐姐,因為自己受到連累,她就更不能接受了。

郭襄珍頓時大怒,道:“死丫頭,到這個時候了竟然還向著外人,當初真的不應該把你給生下來。”

楚湘語扭過頭,帶著恨意,道:“媽,你是我媽,不管你要我做什么,只要你堅持,我都會答應你,但是你不應該傷害到別人,今天無論你做什么,我都不會讓你傷害湘香姐的!”

“混賬!”郭襄珍控制不住怒火,沖過來伸手就是一記耳光抽在了楚湘語的臉上。

啪!

楚湘語的臉頰腫了起來,一縷血絲順著嘴角流了下來,可是她感覺不到,道:“湘香姐,等一下你趕緊走,我攔住他們。”

楚湘香問道:“你為什么要幫我?”

楚湘語兩眼含淚道:“因為你是我姐啊,不管你認不認我,你都是我姐,你聽說我有事,立即趕來,我怎么能看見你受傷害呢?”

楚湘香笑了起來,輕輕的抱住楚湘語,道:“不,我不走,要走的話,我們就一起走。”

“湘香姐,你”楚湘語一愣。

“傻丫頭,剛才你都說了,我是你姐啊,當姐姐的難道不應該保護妹妹嗎?所以,我不會讓任何人傷害到你。”楚湘香一臉堅定道。

一開始,她認為自己跟楚湘語的緣分已盡,可是當聽到楚湘語有事之後,她卻心急如焚,那是因為就像楚湘語說的那樣,不管她承不承認,她們都是姐妹,是血濃於水的姐妹。

“姐”

楚湘語撲進楚湘香的懷裏嚎啕大哭起來,雖然自己的親生母親就在身邊,可是她卻覺得楚湘香才是自己唯一的依靠。

楚湘香拍拍她的肩膀道:“放心吧,有姐姐在,是不會讓任何人傷害到你的。”

從小她跟母親相依為命,雖然她非常憎恨那個拋棄了她們母女的男人,但是沒有期待又怎么會憎恨呢?楚湘語是她的妹妹,是她的親人,這一份親情來自不易,她會拼盡全力去保護的。

“嘿嘿,還真的是姐妹情深啊,我都快被你們給感動了,不過這讓我更加的興奮了。”彭新源滿臉的淫邪,無論是楚湘語還是楚湘香都是極品大美女,而且張的非常相似,這對彭新源來說的確有很大的吸引力。

楚湘香冷笑道:“我覺得你是在自掘墳墓,等淩冽來了之後,你一定會很慘!”

彭新源的眼中立即滿是狠厲,獰笑道:“是嗎?可是我現在就正等著他來呢。”

今天鐵屍蟲的事情的確是他安排的,目的就是想要置淩冽與死地,卻沒有想到淩冽竟然輕松的化解了,不過不要緊,彭新源之所以把楚湘香騙來,就是在等淩冽上鉤。

彭新源看向那個幹屍一樣的家夥,道:“你都准備的怎么樣了?”

幹屍口中發出刺耳的尖笑聲道:“彭少,你就放心吧,只要那小子敢來,我保證他死定了。”

扭頭看向楚湘香姐妹,伸出血紅的舌頭舔著嘴唇,道:“不過彭少,這兩個小妞兒一個比一個極品,你可不能吃獨食啊。”

郭襄珍有些被嚇住了,拉住彭新源道:“新源,咱們可是說好的,你怎么對待那個小賤人都沒有關系,但是千萬不能傷害湘語。”

“郭姨,你就放心吧,我可是真的很愛湘語,怎么會傷害她呢?”

彭新源指著楚湘香沖幹屍道:“這個女人等我玩夠了的話,就送給你了。”

幹屍一聽頓時大喜,雖然跟了彭新源之後不缺女人,但大都是一些胭脂俗粉,可沒有像楚湘香這樣的極品尤物。

聽見這話,楚湘語頓時渾身一顫,楚湘香也是臉色一變,想到這么跟幹屍差不多的人竟然想要碰自己,還不如死了算了。

聽見彭新源不會這么對待楚湘語,算是放心了,有些迫不及待的說道:“那還等什么呢?”

彭新源盯著楚湘香,舔著嘴唇道:“美女,我來啦!”

看見彭新源撲向楚湘香,楚湘語立即擋在前面,叫道:“彭新源,你敢!”

“死丫頭,給我滾過來!”郭襄珍沖過來一把將楚湘語拉到自己的身邊。

彭新源抓住了楚湘香,興奮道:“長的還真是極品啊,跟湘語一模一樣,而且看起來比湘語更加的成熟有風韻,我都舍不得要把你送人了。”

楚湘語瘋狂的掙紮著,哭喊道:“彭新源,你個畜生,你敢,你要是碰我姐一根手指頭,我做鬼都不會放過你的,媽,你放開我,求求你,放開我嗚嗚”

可是不管楚湘語怎么哭喊,郭襄珍始終都沒有放手,她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楚湘香被侮辱。

彭新源伸出手抓向楚湘香的衣服,楚湘香臉色一橫,伸手就是一個大嘴巴子。

啪!

楚湘香這一個大嘴巴子幾乎是出盡了全力,差一點兒都快把彭新源給抽暈了。

“臭婊子,你敢打我?”彭新源憤怒道。

楚湘香冷聲道:“等淩冽來了,他就不只是打你,他會殺了你!”

“賤人,到這個時候還敢威脅我,寧剛,給我抓住她,今天我跟你一起玩兒!”彭新源吼道。

幹屍興奮的伸出手要抓住楚湘香,要是被他抓住,楚湘香就一點兒反抗能力都沒有了,只能任由彭新源擺布。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