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儿子受伤帮他洗澡,我经常拿儿子满足这不对吧

儿子受伤帮他洗澡,我经常拿儿子满足这不对吧,可是就在這個時候,一道銀光突然飛射而來,正中幹屍的手掌心,頓時幹屍一聲慘叫,捂著手掌痛苦的渾身顫抖起來,只見在他的手掌上面插著一根銀針,直接刺穿了他的手掌心,而且還是穴道部位,所產生的痛苦極其難忍。

“是誰?”幹屍厲聲道。

一道修長的身軀從門外走了進來,看清楚樣子之後,楚湘語滿臉驚喜道:“淩冽!”

不錯,來的正是淩冽,在最關鍵的一刻,他趕到了,楚湘香有些內疚的看著淩冽道:“老公,對不起!”

淩冽笑了笑,道:“你跟我之間還有什么好對不起的,不過我之前說過不會再讓任何人傷害到你,所以,你可千萬不要讓我食言啊,不管發生什么事情都要先跟我商量一下!”

楚湘香知道自己這一次是魯莽了,如果淩冽沒有及時趕到的話,後果不堪設想,她點點頭道:“我知道了,以後不管發生什么事情,我都會先跟你商量的。”

“可以告訴我究竟是怎么回事嗎?”淩冽問道。

當楚湘香把事情的經過都說完一遍之後,淩冽差一點兒沒有控制住自己的身上的殺機,兩眼森冷的看著郭襄珍道:“你應該感謝你生了一個好女兒,否則的話,你現在已經是一個死人了。”

在他看來,郭襄珍才是始作俑者,連自己的親生女兒都要出賣,這樣的女人心腸已經比蛇蠍還要毒,殺了都不為過。

不過就像他說的那樣,郭襄珍有一個好女兒,在這種關頭還在維護楚湘香,非常難得,愛屋及烏,他也不想自己的小姨子傷心難過,也就只能放郭襄珍一馬了。

可是看見淩冽來了,郭襄珍卻一點兒領情的意思都沒有,而是恨不得咬碎牙關,對彭新源道:“彭新源,人都已經來了,你還不動手?”

彭新源也是恨淩冽恨的要命,沖幹屍叫道:“寧剛,動手!”

幹屍的手掌被銀針刺穿,也是憤怒不已,吼道:“小雜種,你找死!”

只見,他拔掉手中的銀針,手指一彈,一縷黑氣就順著手指射向淩冽,淩冽認出那是一縷屍氣,這家夥一定是屍神教的人。

淩冽一掌揮出,剛猛霸道的掌風就吹散了那一縷黑氣,冷聲道:“只要你肯回答我的問題,等一下我可以讓你死的痛快一點兒。”

這個幹屍出生屍神教本就是邪魔外道,而且還對無辜之人下手,以淩冽執法長老的身份,必殺他!

看見淩冽竟然輕易的化解掉了自己的屍氣,幹屍有些慌張,血紅的兩眼之中透出狠厲,獰笑道:“小子,大言不慚,等一下還不知道誰會死呢!”

只見他的手掌揮動著,在場的人頓時感覺到有一些不太對勁兒,一股令人冷道骨子裏面的氣息撲面而來,彭新源感覺渾身都在打冷顫,像是掉進冰窖裏面一樣。

不僅如此,還有一種刺鼻的惡臭,仔細一聞,差一點兒就暈了過去,楚湘香跟楚湘語都是捂著嘴一陣幹嘔。

然而接下來的一幕,讓所有人都忘記了那一股冷意跟惡臭,只見一個一人高的箱子突然跳了出來,那股冷意跟惡臭就是從這個箱子裏面散發出來的。

這個箱子從幹屍來到彭家的時候就帶來了,只不過彭新源卻不知道裏面究竟裝了什么,而幹屍也從來不允許人靠近。

看見箱子跳了出來,楚湘香等人都有些發愣,箱子再動,難道見鬼了。

“小寶貝兒,出來吧!”幹屍嘿嘿一笑,揮動了手掌。

砰!

箱子突然炸開了,一股帶著陰冷惡臭的氣息肆虐開來,除了淩冽之外,其他人險些都昏厥了過去,等看清楚箱子裏面究竟是什么東西之後,彭新源等人差一點兒就被嚇哭了。

箱子裏面竟然是一個人,不,不是人,是一具屍體!

那是一具幾乎半腐爛的屍體,身上已經布滿了屍蟲,可以看見裏面的深深白骨。

但是說他是屍體,好像又不完全正確,屍體竟然還在動,兩個凸出來的眼珠子還在轉,這竟然是一具活著的屍體。

“媽呀!”

郭襄珍一屁股坐倒在了地上,臉色煞白,渾身發抖,胯下流出一灘水漬,散發著騷臭味兒,居然直接被嚇尿了。

不光是她,楚湘香姐妹倆也是嚇的渾身打顫,彭新源也好不到哪兒去,全身都在哆嗦。

媽呀,這究竟是一個什么玩意兒?是鬼還是僵屍?

這不是鬼,也不是僵屍,而是靈屍,是屍神教的看家本領。

屍神教之所以臭名昭著,就是喜歡在屍體上面做文章,在屍體上面培養屍氣,培育鐵屍蟲,甚至將剛死不久的屍體挖出來煉制成受自己控制的靈屍。

靈屍其實根本就是死物,完全失去了自己的意識,受人控制,刀槍不入,力大無窮,具有非常強大的戰力,據說,屍神教真正的高手煉制出來的靈屍甚至有著堪比武王的可怕戰力!

當年屍神教橫行的時候,造成了天大的災難,據說,連武林聖地都出動了,號召天下高手,才將屍神教剿滅。

不過眼前這個幹屍實力肯定不怎么樣,煉一個靈屍竟然都快爛了,顯然功夫差的太遠,眼前這個靈屍實力估計連先天之境都不到。

“嘿嘿,小子,你竟然敢惹我,看你怎么死?”

幹屍盯著淩冽,猖狂道:“不過我倒是有點兒舍不得殺你,你身上的靈氣很強,殺了你,或許我能夠煉制出更高級的靈屍。”

“你以為這個破玩意兒就能對付得了我嗎?”淩冽滿臉不屑道。

“大言不慚,那你就去死吧,殺了他!”

幹屍揮動手掌,靈屍立即發出厲嘯聲向淩冽撲了過去,手掌踩在地面上面,竟然將堅硬的地板踩的粉碎,可見力道究竟有多強橫了。

淩冽一聲冷笑,身體突然高高躍起,一掌拍向靈屍。

幹屍獰笑,道:“白癡,就算你會武功又怎么樣,跟靈屍硬抗,完全是找死!”

砰!

淩冽的霸道的一拳轟擊在了靈屍的身體上面。 轟!

在幹屍眼中強大的靈屍直接被淩冽一拳轟飛了出去,撞擊在了牆壁上面,變的四分五裂,成了一堆爛肉跟骨頭,在地上顫動了一會兒之後,再也沒有了動靜。

幹屍看見這一幕頓時就傻眼了,本來就已經凸出來的眼珠子差一點兒就吊在了地上,我擦,這是什么情況?

自從他煉成靈屍之後,簡直就是無往不利,子彈打不穿,刀劍砍不爛,而且力大無窮,見誰殺誰,現在居然被人一拳給轟成了碎渣兒。

幻覺,一定是幻覺!

幹屍晃了晃腦袋,仔細一看,靈屍還是變成了一堆碎肉。

一種恐懼感從幹屍的心頭升起,拔腿就跑,他知道能夠一拳轟碎他靈屍的人,實力最起碼也在宗師之境以上,只不過淩冽看起來實在是太年輕了而已。

靈屍是他最大的依仗,要是失靈了,他連一個屁都不是!

“想走?”

淩冽一聲冷哼,一個箭步上前,一腳踹在了幹屍的腿上面。

哢擦!

幹屍的大腿骨頭直接被淩冽踹斷,躺在地上發出慘烈的嚎叫聲,淩冽再次抬起腳,又一腳跺在了幹屍的另一條腿上,兩條腿都斷了,幹屍嚎叫的就跟殺豬似得。

“給我好好的待著,等一下再收拾你,如果你再敢走,下一次踩的就是你的腦袋!”淩冽冷哼一聲道。

還指望在這個家夥身上找一些線索,所以,淩冽現在還不能殺他!

淩冽扭頭看向郭襄珍,頓時把這個女人嚇的渾身發抖,尖叫道:“不要,不要殺我,不要殺我啊”

剛才她就已經被靈屍被嚇尿了,而現在淩冽看起來比那個靈屍還要可怕,想到自己竟然想要對付他,郭襄珍這個時候都快要被嚇尿了。

之前本來還想放她一馬,可是郭襄珍竟然勾結彭新源要殺他,對於這種內心肮髒惡毒的女人,淩冽難得的動了殺機,殺了都不為過。

看見淩冽盯上了郭襄珍,楚湘語連忙沖了過去,叫道:“淩冽,淩冽,放過我媽吧!”

她不是第一次看見淩冽的力量跟手段,她知道如果淩冽想要殺郭襄珍不是難事。

“湘語,你看到了,我可以容忍她的任性與自私,可是卻不能容忍她的心腸惡毒到這種程度,我來問你,如果今天我沒有來,後果會是什么樣?”淩冽冷聲問道。

楚湘語說不出來話了,如果淩冽今天不來,自己會變成彭新源的禁臠,而楚湘香會被淩辱,更加可怕的則是,她會被彭新源送給那個幹屍,想到這裏,楚湘語不寒而栗。

淩冽說的沒錯,郭襄珍的心腸已經惡毒到了極點,換成任何一個人,都覺得郭襄珍該殺。

“可她是我媽啊嗚嗚”楚湘語哭道。

是啊,不管在別人眼中郭襄珍有多可惡,有多該殺,但是身為子女,都無法忍受看見自己的母親受到傷害。

“抱歉,無論她是誰,都不是她可以害人卻不必受到懲罰的理由!”淩冽的態度很堅決。

這時,楚湘香出聲了,拉著淩冽,道:“老公,畢竟我沒有受到傷害,這一次就算了吧?”

淩冽一愣,他之所以對郭襄珍如此的憎恨,就是因為她差一點兒害了楚湘香,沒想到她現在卻要為差一點兒害了自己的人求情。

楚湘香道:“其實,你應該明白,我沒有父親,所以,我也不希望湘語沒有母親!”

她的確是恨郭襄珍,可她跟楚湘語卻是姐妹,她不忍心自己的妹妹承受失去母親的痛苦。

淩冽歎息一聲,覺得楚湘香還是太善良了,不過既然是她的要求,自己也就沒有必要堅持了。

“淩冽,謝謝你,謝謝你”楚湘語感激道。

“如果你要謝就謝湘香吧。”

淩冽道:“不過只有這么一次,如果她再發錯,誰都救不了她。”

楚湘語知道淩冽剛過郭襄珍完全是因為楚湘香,道:“姐”

“你不用再說了,既然你當我是姐,就不需要多說什么,不過淩冽說的很對,只有這一次,再也沒有下一次了,你好自為之吧!”

楚湘香最後一句話是說給郭襄珍聽的,這一次她可以為了楚湘語既往不咎,但卻只有這么一次。

不再看郭襄珍,淩冽看向彭新源,這個時候彭新源已經快被嚇傻了,之前靈屍就已經超越他的認知范圍,淩冽直接把靈屍幹掉,都快把他的膽給嚇破了。

“彭大少,別來無恙啊!”淩冽嘿嘿笑道。

彭新源快被嚇死了,強自冷靜道:“淩冽,有話好說,之前的一切都是誤會”

啪!

一個淩冽大嘴巴子抽了過去,將彭新源抽的飛了出去,滿嘴都是血。

“誤會?那我剛才這一個大嘴巴子也是誤會,等一下不小心弄死你,也是誤會?”淩冽殺氣騰騰道。

彭新源感覺到淩冽的殺機,差一點兒魂飛魄散,叫道:“淩冽,你不能殺我,否則的話,彭家的人不會放過你的。”

“你覺得區區一個彭家,我會放在眼裏嗎?”淩冽冷聲道。

“還有黃家,黃海明你知道嗎?他是我幹爹!”彭新源叫道。

淩冽明白了,難怪丁志成跟彭新源勾結在了一起,看樣子他們有這樣同樣的主子黃家。

“黃家嗎?”

淩冽一陣沉吟之後,道:“也好,暫時我不殺你!”

聽見淩冽這么說,彭新源松了一口氣,以為淩冽被黃家給嚇住了,嘿嘿笑道:“算你還算識相!”

可是淩冽突然掏出一個玻璃瓶子,裏面裝著一只黑色的可怕蟲子,正是鐵屍蟲,之前幹屍拿出來的時候他見到過,心裏猛的一跳,道:“淩冽,你想幹什么?”

“嘿嘿,想幹什么?你猜一下!”

淩冽說完,捏碎瓶子,將鐵屍蟲直接塞進了彭新源的最裏面。

吞下鐵屍蟲之後,彭新源都快瘋了,吼道:“你不能這樣對我,我幹爹是黃海明,他不會放過你的。”

淩冽懶得理他,將兩條腿都斷了的幹屍擰在手中,帶著楚湘香跟楚湘語姐妹倆離開了。

他將幹屍帶走,鐵屍蟲沒人控制,到時候彭新源一定會死的非常慘!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