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儿子你几几好大啊,出轨一次就有无数次

儿子你几几好大啊,出轨一次就有无数次,淩冽扭頭看去,只見一個大約三十歲左右的黑衣女子正翻動著大眼睛看著她,身材不算是高挑,皮膚白皙,豐滿的不像話,一張臉的清秀程度不在楚湘香之下,這絕對是一個極品禦姐。

淩冽確認自己不認識這個人,帶著疑問問道:“不錯,我就是淩冽,請問你是”

黑衣女子面帶微笑的伸出手,道:“淩先生你好,我叫金水瑤。”

雖然不知道這個金水瑤究竟是誰,但是淩冽還是非常禮貌的伸出了自己的手,客氣道:“金小姐,你好。”

金水瑤笑道:“淩先生不用客氣,我是李先生的合作夥伴,算起來我們也算是朋友。”

淩冽明白了,難怪金水瑤認識自己了,李新華為了把他打造出來,一定大肆宣揚自己,金水瑤既然是李新華的合作夥伴,認識他也是正常的,不過淩冽聽到了,金水瑤剛才說的自己是李新華的合作夥伴,能夠跟李家合作的,必定是非常有實力的。

金水瑤扭頭看向楚湘香,眼中突然一陣驚喜道:“這位小姐你請問你是楚湘語嗎?我好喜歡你的歌!”

如果不是太熟悉,又或者沒有實際接觸過的人,的確很容易就將兩個人認錯,楚湘香笑了笑,道:“金小姐你好,我不是湘語,我是楚湘香,是湘語的姐姐。”

之前楚湘香還有一些抵觸,可自從發生彭新源的事情之後,她卻坦然了,不管兩人之間是什么樣的關系,姐妹就是姐妹,誰都改變不了。

“呀,楚湘語竟然還有一個姐姐,我居然不知道,你們姐妹倆長的實在是太像了,而且一樣的漂亮。”金水瑤由衷的稱贊道。

果然不愧是做生意的,一番招呼打完之後,金水瑤就獲得了淩冽跟楚湘香的好感。

金水瑤沖兩個保安道:“這是淩先生,是李先生的朋友,而且還是李先生親自邀請的。”

聽到金水瑤的話,兩個保安頓時大驚,慌忙道:“對不起淩先生,你們可以進去了。”

金水瑤也客氣道:“兩位,跟我一起進去吧。”

“好!”

三人一同走進了會場,雖然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備,但淩冽跟楚湘香還是被眼前的一幕給驚到了,足足有兩個籃球場那么大的空間裏面都擺滿了展品,從玉器,翡翠,乃至金器應有盡有,淩冽不懂珠寶,但看賣相就知道這些全都是精品。

而且,淩冽還看到,不少的玉器跟翡翠上面還蘊含著絲絲靈氣,這些東西就算沒有被雕刻成工藝品,也都是寶貝。

這讓淩冽見識到了李家的實力,光是會場的這些珠寶,都是一筆天文數字的財富。

金水瑤笑道:“淩先生,楚小姐,我們去二樓吧,真正的精品都在二樓。”

淩冽有些無語,精品居然還不在這裏,李家究竟得多么的有錢?難怪人家是亞洲第一首富了,可不是亂蓋的。

跟著金水瑤上了二樓,展品少了很多,可是每一件展品都存放在一個玻璃罩之中,都是連子彈都打不穿的鋼化玻璃,每一個展品旁邊還有兩個身穿黑色制服的漢子守著,淩冽看出這些人都是經過嚴格訓練的,看守的這么嚴,這些展品一定更加的之前。

果不其然,淩冽看到這二樓的玉器無論是雕工還是蘊含的靈氣都不是一樓所能相比的。

看見那些精妙絕倫的珠寶,楚湘香眼中閃爍著亮光,女人永遠對兩樣東西最感興趣,化妝品跟珠寶,楚湘香也不例外,淩冽笑道:“看中什么盡管說,我買給你!”

金水瑤也笑道:“是啊楚小姐,看中什么盡管開口,就當是我送給兩位的見面禮了。”

楚湘香卻搖頭微笑道:“謝謝金小姐,我覺得我不需要這些東西,我有最好的。”

金水瑤看著楚湘香脖子上面那顆不是很大的玉墜,頓時兩眼一亮,道:“難道是白玉精晶?”

“是的。”楚湘香道。

金水瑤一臉羨慕道:“那你的確看不上這裏的東西。”

但凡對玉石翡翠了解一些的人都知道白玉精晶有多么的珍貴,楚湘香雖然喜歡眼前這些珠寶,但是卻沒有興趣去占有。

就在這個時候,一道充滿怒氣的聲音道:“瑤瑤,這個家夥是誰?”

淩冽扭頭看去,只見一個面色陰沉的青年走了過來,眼中透著凶光的瞪著淩冽。

金水瑤的臉色頓時一變,有些陰暗道:“景城,我的事情你好像管不著吧?”

“怎么管不著?你可是我的女朋友,難道你跟別的男人勾勾搭搭,我不應該管嗎?”青年怒道。

“什么勾勾搭搭的?景城,我們已經分手了,你只是我的前男友,希望你清楚這一點兒。”金水瑤也怒了。

“前男友?”

青年嘿嘿獰笑了起來,道:“我一天是我景城的女人,一輩子都是我景城的女人!”

楚湘香滿臉的不悅,不管以前怎么樣,既然都已經分手了,為什么還要糾纏?

淩冽聽到聽到景城這個名字,微微皺眉,該不會是景家的人吧?姓景的本來就不多,而有資格進來這裏,又這么囂張跋扈的,十有就是景家的人。

“你”金水瑤氣的不行。

景城扭頭看向淩冽,一臉陰狠道:“小子,你好大的膽子,敢碰我景城的女人,在天京你還是頭一份兒。”

這裏是李新華的地方,淩冽不想在這裏生事,拉著楚湘香淡然道:“你誤會了,我跟金小姐只是朋友,這個才是我的女朋友。”

景城看向楚湘香,頓時兩眼一亮,眼中帶著淫邪道:“你小子還真的是走了狗屎運,身邊竟然還有這么一個極品,現在我給你一個機會,把你的女人讓我玩幾天,今天的事情我可以既往不咎。”

金水瑤一聽,臉色立馬就變了,怒道:“景城,我勸你最好不要太過分了!”

景城冷笑道:“看在你曾經被我睡過的份兒上,我可以原諒你這一次,不過你記住了,你只是我玩爛了的女人,下一次再敢這樣跟我講話,你要考慮後果。”會場裏面有很多人,自從金水瑤跟楚湘香進來之後,令不少人都感覺到無比的驚豔,聽見竟然有人這樣說兩大美女,頓時大怒。

“混賬,你”

有一個青年按捺不住怒火,想要呵斥景城,可是剛開口,就被他身邊的同伴給拉住了,叫道:“你想幹什么?難道你想找死!”

青年怒道:“這樣的無恥之徒簡直就是一個敗類!”

“我艸,你還敢說,你知道他是誰嗎?”他的同伴臉色蒼白道。

“他是誰?”

“他是景家的少爺景城!”他的同伴道。

“我管他景家你說什么?他就是景家的景城?”那個青年的臉色瞬間就變成了卡白色,一臉冷汗的後退了一步。

淩冽覺得,這樣的話事情應該就算是結束了,可是他發現依然有不少人一臉同情的看著那個青年。

景城冷眼看向那個青年,嘿嘿笑道:“不錯,敢這樣說的人還真的不常見,你叫什么名字?”

“景景少我叫李輝!”那個青年戰戰兢兢道。

這個李輝在天京也是場面上的人物,家族之中有人是機關要員,同時在商界也是實力雄厚,固然比不上那些超級豪門,但李家絕對稱得上是一流豪門了,在天京有囂張的資本。

景城面帶微笑道:“放心,我不會把你怎么樣的,不過要看你能不能把握的住機會了。”

李輝渾身一顫,臉色一橫,伸出手掌狠狠的抽在了自己的臉上。

啪!

下手不輕,這一巴掌直接抽的嘴角流血絲,只聽見李輝道:“是我混賬,是我瞎了狗眼,不應該沖撞了景少”

啪啪啪!

李輝一變罵著自己,一變狠狠的抽著自己的臉,本來一張俊秀的臉被自己抽的滿是鮮血,可是景城不說停,他就不敢停。

李家對於尋常人來說固然是龐然大物,但是一山還有一山高,跟景家這樣的超級豪門來說還是相差的太遠了,只要景家願意,李家在機關之中的官員會立即被雙規,商場上的生意會立即宣告破產。

這就是實力,這就是拳頭,李家的實力不如景家,拳頭沒有景家的大,就得乖乖的做孫子,挨打都要立正!

見李輝把自己抽的話都說不清楚了,景城冷聲道:“給我滾!”

聽見景城讓他滾,李輝頓時如臨大赦,喜道:“多謝景少,多謝景少!”

他知道自己躲過了一劫,因為他曾經不止一次聽說有人在得罪了景城之後,沒過多久就落了一個家破人亡的下場,現在既然讓李輝滾了,應該不會再找他的麻煩了。

教訓完了李輝之後,景城冷眼看去,周圍一群人無不退避,生怕被這個家夥盯上。

淩冽也是眉頭緊皺,他知道景家勢力龐大,但是究竟龐大到什么程度卻不清楚,不過既然從景城的身上他卻看出了一個大概。

這裏是天京,現場的這些人無不是非富即貴,任何一個人在外面都有資格橫著走,無法無天,可是他們在景城的面前,卻一個個老實的跟小貓咪似得,一旦被盯上,只有任由被宰割的份兒。

一斑窺全豹,從景城的張揚跋扈能看出景家勢力的可怕,還有一個不輸於景家的常家,淩冽現在更加了解到自己的敵人究竟有多么強大了。

收拾完李輝之後,景城扭頭看向淩冽,嘿嘿笑道:“怎么樣?考慮好了嗎?”

圍觀的那些人都是一臉的惋惜,知道落到景城的手中,算是毀了,可是連憤怒的神情都不敢表露出來。

金水瑤站了出來,道:“景城,這件事情與他們無關,我跟你走,你放過他們。”

景城卻扭頭獰笑道:“難道你剛才忘記我剛才說過的話了嗎?你只不過是一個被我玩爛的女人,我在意你,是因為我不允許我玩過的女人被別的女人碰,你明白嗎?”

金水瑤的神色瞬間變的灰暗起來,一臉愧疚的看向淩冽,顯然她認為自己根本沒有辦法阻止景城。

淩冽臉上帶著微笑,扭頭向身邊的楚湘香問道:“老婆,你願意跟他走嗎?”

楚湘香也是面帶微笑,道:“我才不願意跟他走呢,這個傻逼是誰啊?”

跟在淩冽身邊時間長了,連淩冽的腔調都學會了,她對金水瑤的印象不錯,開口說話就一點兒都不會客氣。

此話一出,全場立即都是一陣沉寂,全都傻愣愣的盯著楚湘香,都說漂亮的女人一般都沒有腦子,看來是真的了,竟然敢這樣說景城,難道她不想活了嗎?

金水瑤頓時大驚,慌忙伸手去拉楚湘香,想要提醒她,景城一愣之後,嘿嘿笑道:“不錯,在天京敢罵我景城的人還從來沒有過,美女,你很有種,這讓我對你更加的感興趣了!”

淩冽笑眯眯道:“你好像對自己非常的自信,覺得自己可以只手遮天,為所欲為?”

“你說的很對,在天京,我就是能夠只手遮天,為所欲為!”景城道。

淩冽搖頭道:“我看未必!”

說完之後,淩冽突然伸出手就是一個大嘴巴子抽了過去,直接抽在了景城的臉上,將他抽的腳下一個踉蹌,差一點兒摔倒在了地上。

瞬間,在場除了淩冽跟楚湘香之外,所有人都石化了!

景城挨打了,景城居然被人打了!

景家傳承了數百年,底蘊深厚,在各個領域都有極其深遠的根基,勢力可怕到了極點,這絕非是一般的豪門所能相比的,李輝等人為什么這么懼怕景城?

就是因為有了景家作為根基,景城的確有那個資格在天京只手遮天,為所欲為,像李輝這樣的角色,只要景城放出一句話,估計他會立即橫死街頭,然而,卻不會跟景城有任何的關系。

景家,在天京完全已經有了一言定人生死的可怕勢力!

可是,現在竟然有人抽了景城一個大嘴巴子,抽了景家人一個大嘴巴子,抽了景家少爺一個大嘴巴子!

越是豪門,就越注重面子,當著這么多人的面抽了景城一個大嘴巴子,這跟抽在景家的臉上有什么分別?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