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亲亲时突然要解内衣,抱着一直用下面顶她

亲亲时突然要解内衣,抱着一直用下面顶她,近百護衛當然不是簡單的護衛,全都是景家圈養的高手,聞言大怒,聯合在一起的氣勢浩大無比,但是淩冽依然傲立中央,蔑視的看著景陽為。

“給我拿下他!”景正龍怒吼道。

憤怒無比的他,巴不得將淩冽碎屍萬段,但是如果直接殺了淩冽,實在是太便宜,膽敢冒犯景家,必須要付出慘重的代價,只是死亡,不夠!

從景家崛起以來,還從未有人將景家壓迫成這樣,在這些護衛的眼中,景家在天京土皇帝差不多,景家的話和聖旨沒什么區別,當即,有四五個自持修為不錯的護衛撲向淩冽。

醉仙女淩冽冷冷一笑,打了一個響指,四五個護衛被無形的大力擊飛,落地之後沒有動靜,生死不知。

全場頓時嘩然,那些圍觀的人高手像活見鬼一樣,景家的人更是震驚不已,一個響指竟然直接廢掉了四五個高手,這還是人嗎?

傳說之中,到了武聖的級別,揮手之間,千萬人頭落地,淩冽就算沒有到這個級別估計也相去不遠了,但是他才多大?看起來估計也就二十歲出頭,難道他是功力已入化境,返璞歸真的老怪物嗎?

“給我上,殺了他!”景正龍厲聲道,他感到了濃濃的危機感,這是他從來都沒有過的。

近百人再也沒有保留,齊齊呼叫著撲向淩冽,人群之中淩冽那不算高大的身軀猶如風中的樹葉一樣飄搖不定,仿佛會被瞬間吞沒一樣。

醉仙女一聲暴喝,單掌劈出,強大的力道直接將七八個護衛劈的口噴鮮血,倒飛出去,嘴角勾起邪氣的微笑,一拳打出,將一個護衛打飛,撞在身後的人身上,像斷了線的風箏一樣摔飛。

被團團圍住的淩冽猶如虎入羊群,勢如破竹,這些在普通人眼中強橫無匹的護衛在他眼中什么都不是,就像是紙糊的一樣,片刻之間就已經躺下了大半,不知不覺已經有人開始停滯不前,想要後退,

他們終於意識到,眼前這個看來年紀不大的少年,擁有著根本不是他們所能抗衡的強大力量。

醉仙女一掌拍飛一個護衛,眼角突然一挑,冷聲道:“找死!”

說完之後,原地已經失去了他的蹤影,一道殘影呼嘯而至,雙腳觸地,將青石板的地上踩的發裂,一拳打出,將一個護衛打穿,拳頭突出後背,鮮血噴了一地。

被打穿的護衛圓瞪著雙眼,一臉痛苦迷惘的看著景陽為:“三老太爺!”

不等景陽為反應過來,身後已經傳來醉仙女那模仿淩冽冷酷的聲音:“丫的,你個老混蛋,居然想偷襲我!”

醉仙女的身影瞬間分出七道殘影撲向景陽為,閃電般的點了景陽為的七大要穴,一股沖天的氣勢拔地而起,形成一股無形的氣牆,將圍在周圍的護衛推出老遠。

看著靜止不動的景陽為,景正龍頓時大驚,厲聲吼道:“小雜種,你敢!”

景陽為可是景家太爺級別的人物,份量不足,但是卻是景家的臉面,無論是任何家族,這樣的人物被殺了,都會跟凶手之間結下不共戴天的血仇,要是淩冽殺了景陽為,那景家一定會不惜一切代價向淩冽複仇。

“小子,你敢動我一根毫毛,就等被景家的人無休止的追殺吧!”景陽為怒吼。

他心中也是驚駭不已,從淩冽出現他就知道這小子渾身上下都透著古怪,卻沒曾想到竟然會這么變態,自己可是武王,偷襲的情況下,居然被反制了,這小子難道是妖怪嗎?

啪!

一聲脆響,淩冽一巴掌扇了過去,頓時扇的景陽為吐了一口鮮血,血水中還有兩顆黃色的牙齒。

全場頓時都懵逼了,淩冽竟然在抽景陽為的大嘴巴子,媽呀,那可是景家的三老太爺啊,抽他的大嘴巴子,跟抽整個景家有什么分別?

“小子,我要你滿門抄斬!”

景陽為憤怒的想吐血,盡管已經吐血了,身為景家的三老太爺,就算是天京的一把手見到了他也要恭恭敬敬的,養尊處優多年,什么時候遇到過這種屈辱,這簡直是比殺了他還要讓他難受。

啪!

反手又是一耳光,醉仙女冷冷的說道:“到現在你還敢威脅我,我看你是沒有老子,順便告訴你一句,我生平最恨別人威脅我!”

圍在周圍的護衛瘋狂的撲向淩冽,但是沒有人能突破那道無形的氣牆,只能目瞪口呆的看著眼前的一幕,在他們心目中高高在上的家主正在被一個少年瘋狂的蹂躪著。

“三叔!”

“三老太爺!”

“混蛋,快住手!”

這個時候,景家的其他人也趕了過來,看見鼻子被打了塌下去,滿臉是血的景陽為,都是怒火滔天,紛紛怒吼。

但是在醉仙女周圍好像有一道無形的氣牆,幾個宗師級別的高手,就算是出盡了全力,也無法攻破,其中一個人大聲吼道:“混蛋,還愣著幹什么?快去請人!”

醉仙女對一邊的事情充耳不聞,左一巴掌又一巴掌的扇著景陽為,他今天就是來張狂,那就將張狂進行到底。

一聲暴吼聲已經傳了過來:“小子,竟然敢如此無禮,你找死!”

一股強大的力量急射而來,修為低下的人都覺得有一股無形的壓力鋪天蓋地的落了下來,甚至有的人兩腿都在發抖,這個人的氣勢實在是太可怕了,出場的架勢果然威懾八方!

來個白發老者禦空呼嘯而來,一掌劈在醉仙女周身的氣牆上。

轟!

一聲巨響,一些離的比較近的景家子弟,因為修為比較低,直接被反射而出的勁氣沖擊的口噴鮮血跪倒在地上,而氣牆也在強大的攻擊力之下土崩瓦解,而老者身體連續晃了晃,手掌有些顫抖。

雖然以強橫的實力劈碎了氣牆,估計他也不好受,一臉驚駭的看著淩冽,厲聲道:“小子,你究竟是誰?為何要冒犯景家!”

在他看來,淩冽年齡不大,但是實力實在是太可怕了,如果淩冽真的像表面上這么年輕得話,這一份天賦那實在是太可怕了。看見這個老頭兒出場,醉仙女有些慫了,道:“小子,有麻煩了,這個老頭兒實力不錯,如果硬拼的話,可能你撐不下去啊!”

醉仙女現在雖然強悍,但實際上所用的卻是淩冽的力量,醉仙女不怕這個老頭兒,可是還得淩冽的力量夠用才行,如果打到一半兒,淩冽的力量不夠用了,到時候只能歇菜了。

淩冽心裏一驚,他本來以為有醉仙女在,足以橫掃整個景家,沒想到竟然還有這樣的高手。

這可不是一個好現象,到目前為止,他只見到一個景陽為,而景家真正的重要人物還沒有出現,就已經這么強橫了,如果傾巢而出的話,估計還有更加強橫的高手。

現在他終於明白了景家這個超級豪門絕對不是吹出來的,所蘊含的能量實在是太過驚人。

“既然這樣,那你就先去休息吧。”淩冽道。

現在醉仙女出手,已經沒有什么太大的意義了,一切只能還要看他自己的。

“小子,你可得保住自己的小命啊,千萬別連累本姑奶奶。”醉仙女囑咐完之後,將身體的控制權還給了淩冽。

淩冽指著還處在昏迷中的女孩,道:“無緣無故,我絕不可能前來冒犯景家,但是這個女孩,景家是不是應該給出一個說法?還是說景家現在已經狂妄到能夠淩駕在法律之上,淩駕在國家之上,可以任意的操縱別人的生死,無法無天?”

看見地上的那個女孩,景家的人臉色都是一變,景城是個什么樣的貨色他們實在是太清楚了,不知道玩弄了多少女人,只是從來沒人敢來景家問罪而已。

況且,在景家人看來,那些普通人的性命就是連螻蟻都不如,想玩弄就玩弄,想殺死就殺死!

景正龍怒道:“混賬,一個卑賤的女人而已”

“你給我住口!”

淩冽暴怒,厲聲吼道:“卑賤的女人?我放尼瑪的狗臭屁,你敢說她是卑賤的女人?你難道不是爹娘生出來的嗎?你憑什么說別人是卑賤的?”

人人平等,可是在景家看來,普通人竟然是卑賤的。

如果真的有這樣的思想,那普通人的性命在他們眼中根本就是一文不值,可以任意的生殺!

就像是今天這個女孩,如果不是遇到自己,她之後的下場要么是接受被景城蹂躪的事實,如果她敢反抗的話,可能連命都保不住了,因為景家根本就不會在乎。

景陽為這個時候都快瘋了,吼道:“殺了他,給我殺了他!”

老頭兒冷聲道:“我不管你是出於什么原因,竟然敢來犯景家,就留下吧!”

轟!

狂暴可怕的氣息從老頭兒身上沖天而起,大手張開,向淩冽拍了過去。

哢擦!

淩冽腳下的石板被他踩的粉碎,內心狂震,媽的,這老小子實在是太可怕了,自己完全沒有還手之力,就在他准備招呼醉仙女出手跑路的時候。

“老張,什么事兒動這么大的氣啊?”

來“小友,請手下留情!”

突然,一道渾厚而有蒼老的聲音懶洋洋的傳了過來,可是響在淩冽的耳邊卻是如同炸雷,緊接著就是一道銀光直射而來。

老頭兒冷哼一聲,放棄了擊殺淩冽,攻勢立即轉變,刺向那道銀光!

鏗鏘!

一聲脆響,老頭兒臉色一陣動容,並沒有金光四射,卻發出金屬碰撞的聲音,那一道銀光並不是暗器,而是劍氣,能夠實質化的劍氣,來人的實力必定強橫無匹。

一道人影從高空墜落,一身黑袍,滿頭的黑色長發,身材高瘦,好威武的一個老人。

看著這個人淩冽內心狂震,這個人身上的氣息實在是太過鋒利了,整個人就像是一把無堅不摧的利劍橫立在那裏,僅僅只是接觸到他的目光,就會有一種鋒芒在喉的恐懼感。

看見這個黑袍人,強勢無匹的老頭兒頓時臉色一變,道:“秦空,你想包庇這個小子嗎?”

黑袍人嘿嘿一笑,道:“老張,他身為執法長老,我身為總執法,就算我要包庇他,你覺得有問題嗎?”

總執法?這是怎么個意思?

但是淩冽卻立即想到了,執法者是一個組織,就是維護武者在普通人之間的秩序,防止武者肆無忌憚的傷害普通人,既然是一個組織,自然就會有首領。

而執法者的最高首領就是總執法!

自己是執法長老,算起來正是總執法的下屬!

“什么?他是執法長老?”老頭兒一陣動容,顯然到現在他都還不知道淩冽的真實身份。

老頭兒還沒有接話,景陽為卻怒了,吼道:“秦空,你身為總執法,竟然縱容自己的下屬來犯我景家,你必須給出一個交代。”

“好啊,既然你想要交代,那咱們就先把這一筆賬算清楚再說。”

秦空冷冷一笑,沖淩冽道:“小子,告訴我,為什么要來景家打開殺戒!”

淩冽冷聲道:“我可不是來大開殺戒的,我是來執法的,崆峒派弟子戚風身為武林中人,竟然在大庭廣眾之下,對普通人出手,而且下手狠辣,按照之法律例,死罪,今天我來執法,景家不但不配合,反而對我狠下殺手!”

戚風,正是之前在珠寶展會上面景城的保鏢,按照之法律例,的確是死罪!

淩冽當然不可能真正的來景家大開殺戒,以他目前的實力來說,這種行為完全是找死,但是他如果要追殺戚風,那就是名正言順,只要坐實了景家在包庇戚風,他就能夠全身而退。

不過,他還是有些大意了,今天如果不是秦空及時趕到的話,可能自己就真的走不出景家了。

“放屁,戚風的所作所為跟景家沒有任何關系,況且,現在戚風早就不在景家了。”景正龍叫道。

如果只是淩冽,他們當然不會在乎,可現在連秦空都來了,這件事情必須掩蓋過去,打死都不能承認,否則的話,今天景家的臉算是白丟了。

因為任何人都不能阻止執法者執法,否則的話,就是對整個執法組織的敵對!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