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炎热的夏天伟大的母爱, 母爱圣地

炎热的夏天伟大的母爱, 母爱圣地“天國集團?”淩冽頓時神情一肅。

“不錯,正是天國集團。”

李神醫道:“當初天國集團進駐中華市場,雖然從內心有些排斥小矮子的東西,但是不得不說,他們的東西的確比我們的要好。”

跟這些老一輩的前輩一樣,淩冽同樣不喜歡這群小矮子,但是有一個事實不得不承認,那就是中華在科技方面確實不如人家,這是不爭的事實想不承認都不行。

“天國集團的實力毋庸置疑,在中華迅速的發展崛起,而這個時候,天國集團卻做出一個令人不解的舉動,就是大肆的接近知名中醫,開出天價的酬金,要求這些中醫做為醫學顧問。”

李神醫道:“我們都曾經被天國集團找過,但是由於我們有祖訓,只能拒絕,而顧岩之一批人卻沒有這樣的顧忌,依然加入了天國集團。”

淩冽的雙眼迷離了起來,現在如果說天國集團跟地府沒有關系,打死他都不相信,可是天國集團招攬這些中醫究竟是什么意圖?很難求證,唯一能夠肯定的就是肯定沒安好心。

之前他覺得顧岩之也就是一個唯利是圖的庸醫,現在看來他為了利益連祖宗都能背叛,顯然不是好玩意兒,尤其是在中醫即將崛起的關鍵時期,這樣的毒瘤就更不能留了。

八位禦醫同時力捧,雖然覺得震撼,但是依然有人覺得缺乏真實性,但是現在以薛神醫為首的四位民間神醫同時踢館,讓淩冽的醫術再一次得到了驗證,這令他徹底的擺脫掉了之前被李新華炒作的嫌疑。

淩冽這一次真正的在天京確立了自己小醫王的地位,有人想要成名需要花費幾年,甚至幾十年,乃至一輩子的時間,可是淩冽只用了短短幾天的時間,看來中醫戒煙館的事情可以提上日程了。

送走了薛神醫等人之後,一輛黑色的奧迪車開到了門口,沒有隨從,從車裏走下來一個面帶靦腆笑容的大男孩。

“淩先生!”陸子樂非常禮貌的打著招呼。

淩冽笑道:“今天是特意來接我的嗎?讓你久等了!”

陸子樂的車早就來了,只不過卻沒有靠近,直到淩冽處理完顧岩之,送走了薛神醫之後才出現。

“其實也沒有等很久,不管等多久,能見識到了淩先生的絕世醫王風采,都是值得。”

這一個馬屁拍的夠狠,只不過陸子樂臉上的誠摯很難讓人覺得他是在拍馬屁,他的話都是發自內心的。

淩冽不再多說什么,道:“那就不要在耽誤時間,我們走吧。”

之前答應過陸子樂,所以淩冽不能食言,只能暫時跟那些前來求醫的人告罪,看來得盡快的增加人手了,以後前來求醫的人會越來越多,要是每一個人都要他親力親為,總有一天會累死。

坐在這裏,淩冽沖開著車的陸子樂笑道:“能讓陸家的少爺當司機,這可是天大的榮幸啊。”

陸子樂也笑道:“淩先生說笑了,雖然我姓陸,但是跟普通人沒有是太大的區別。”

不驕不躁,完全沒有那種來自超級豪門的優越感,這跟景家的人是完全相反的。

“淩先生,在這裏我想向你道一個歉。”

陸子樂面帶愧疚道:“我大哥的脾氣可能不是太好,如果有什么得罪的地方,還請多多包含啊。”

關於這一點兒淩冽早就知道了,道:“無妨,但凡病人,在心理上面肯定跟健康的人有些略微不同的地方,我能夠理解。”

陸子樂感激道:“那就多謝淩先生了。”

淩冽擺手道:“不用叫我淩先生,我的年紀不比大上多少,你一口一個先生,都要把我叫老了。”

陸子樂露出潔白的牙齒,道:“既然這樣,那我就叫一聲淩大哥了,會不會太過唐突了?”

“不唐突,我喜歡這樣的稱呼!”淩冽道。

車子一路開往郊外,經過大片的農田之後,淩冽看到是一個村落,裏面都是古樸的建築,車子在一個僻靜簡陋的小院門口停了下來。

淩冽以為自己會見到一個龐大華麗的莊園,沒想到會來到一個這樣的小院,看出淩冽的疑惑,陸子樂笑道:“我大哥喜歡清靜,跟自然,所以市區,跟那些所謂的大莊園都不太喜歡。”

淩冽點點頭,下車正准備進屋,突然一道淩厲的殺機迸發而出,森冷的寒芒閃電般的襲向淩冽的喉嚨。

淩冽正准備有所行動的時候,只聽見陸子樂一聲冷喝道:“小莊,不得無禮!”

森冷的刀鋒頂著淩冽的脖子停了下來,出現在淩冽身前的是一個短發,身材嬌相貌清秀,而眼中卻透發著森冷寒意的少女。

“如果你治不好大少爺,誰都救不了你!”少女語氣比他眼中的寒芒更加令人覺得冷。

“我是醫生,不是神醫,所以,我不能將所有人患者都能醫治好。”淩冽面帶笑意道。

“那你就絕對不能說出任何你治不好的話。”少女道。

淩冽再一次搖頭,道:“抱歉,我是一名醫生,誠實也是我的職業操守之一!”

“你”

少女眼中的殺機在一次綻放出來,比之前更加的炙烈了!

“小莊,退下!”陸子樂怒聲喝道。

“如果你做不到,你會死!”

少女說完之後,轉身就走,雙腳跺地,身影快速的掠空而去。

雖然只是一個少女,但是卻讓淩冽心驚不已,這個少女竟然有著半步武王的實力。

看來天京五大家族任何一家的底蘊都深厚的令人可怕,雖然出來一個小女孩就是一個絕世高手。

少女離開之後,陸子樂長出了一口氣,道:“淩大哥,實在是抱歉,小莊是我大哥收養的,因為童年的經曆,性情有些古怪。”

“沒有關系,我能夠理解。”淩冽對黑衣少女並沒有惡感,反而還覺得親切,他在這個少女身上看到了淩歡的影子。

兩人走進小院之中,只見溪邊涼亭之中,輪椅之上,一個相貌清秀,臉色有些蒼白,帶著一副金絲眼鏡的青年正在幽靜的看著書,淩冽很難想象這么安靜的一個人,會是天京最有名,最難纏的紈絝陸子由!跟陸子樂身上充滿了儒雅的氣息,安靜的就如同絕世俊書生,如果有人願意刻畫,哪怕他身患重疾,也一定是故事之中的男主角,淩冽發現自己跟所謂五龍的這些人相比簡直是土的掉渣兒,有人罵他土豹子的話,還真的沒有罵錯。

陸子樂上前,道:“大哥,淩先生來了。”

陸子由動了,抬起了頭,輕輕拂動了一下鼻梁上面精致的金絲眼鏡,看著淩冽,也不說話,兩眼之中沒有任何的情緒波動。

如此平靜的眼神令淩冽心裏猛的一緊,因為他從來沒有見過這么平靜的眼神,然而陸子由在看向自己的時候根本應該這么平靜才對。

自己是醫生,是前來給他看病,自己可以說是他能否自由站起來的一線希望,而自己的身份來到天京已經卷起一陣風波,以陸子由的身份不可能不知道他,可是現在,卻如此的平靜。

不是他真的平靜,而是這個人已經能夠控制住自己的任何情緒,這樣的人無論做任何事情都會無比的冷靜,冷靜的可怕!

之前葉影說陸子由或許是五人之中最難纏的一個人,沒見面之前淩冽覺得有些危言聳聽,現在看來,名副其實!

看見淩冽臉上的詫異,陸子由笑了起來,道:“看來葉影那個家夥一定在面前把我說的鬼無常還要難纏吧?”

陸子由非常的俊秀,然而笑起來更加的令人如沐春風,淩冽可以斷定,就算他終身不能從輪椅上面站起來,僅僅憑借他的笑容,就能俘獲無數女子的芳心。

淩冽也笑了,道:“葉兄只是怕淩某貿然前來,唐突了而已。”

陸子由搖頭道:“不唐突,子樂貿然把你請來,是我唐突了才對。”

可是說完這句話,沒等淩冽接話,陸子由又問道:“可是,你覺得你能治好我嗎?”

他臉上的笑容沒有變,可是淩冽卻瞬間感覺到整個環境的氣氛都變了,因為陸子由在問,自己能不能治好他?

治好當如何?治不好又當如何?

淩冽不相信眼前的陸子由就是他的真正的陸子由!

“我是一個醫生,不是神仙,無論我的醫術究竟有多高明,我都做不到包治百病!”淩冽道。

“這不是我想要的答案!”陸子由搖頭道。

“我不是在給你答案,我只是一個醫生。”淩冽笑道。

“可你不僅僅只是一個醫生。”陸子由道。

“但因為我是醫生,今天我才出現在這裏。”

“你把你當成醫生,可是我卻把你當成一個前來跟我交易的人,你的身份只不過是你用來跟我交易的一個籌碼而已!”

由始至終,兩人的臉上都是掛著淡淡的笑容,相互之間充滿了和善,但一旁的陸子樂這個時候卻將心髒提到了嗓子眼兒上面,因為他太了解陸子由了。

既然是交易,那雙方都要付出代價,而在陸子由的字典裏面,無論交易成功與否,都要付出代價,如果淩冽的醫術不能支付這一筆代價,那就只能用別的東西來替代。

“大哥,我”陸子樂上前道。

“子樂!”

陸子由直接打斷他的話,笑道:“你既然肯把他請來,就應該料到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對嗎?”

陸子樂不再說話,退到了一邊,滿臉愧疚的看著淩冽。

淩冽沒有在意,對陸子由笑道:“我們是不是可以開始了?”

陡然之間,陸子由那平和的兩眼之中爆射出了森冷,鋒利的淩厲光芒,直逼淩冽,道:“你要堅持嗎?”

“當然,我是醫生,你是病人。”淩冽道。

“但你要清楚,你堅持下去的後果!”

淩冽攤開雙手,無奈道:“沒有辦法,我下山的時候,師傅還沒有教過我要在給別人看病之前,先得去考慮後果!”

陸子由突然笑了起來,跟最開始一樣,笑的非常和善,道:“葉影那家夥還真的沒有說錯,你的確是一個很特別的人。”

淩冽有些無語,這家夥變臉變的也太快了一些吧?之前在豫州,人人都稱康木孜是無常公子,要是論無常,跟陸子由可是差的遠了。

“那陸兄能否讓我把脈呢?”淩冽問道。

陸子由點點頭,道:“請醫王替我把脈!”

表面上面看起來剛才陸子由只是在試探淩冽,現在直稱醫王,表示了足夠的尊重,但是淩冽卻是心裏一沉。

雖然外界盛傳他的小醫王之名,但是接觸過的人極少這樣稱呼他,可是陸子由卻用用了這個稱呼。

他不是在嚇唬淩冽,既然你是醫王,那就要承擔得起醫王這個高度,他也沒有說錯,這不僅僅是一次診治,而是一次交易,他在問淩冽,這一次交易,你的醫王之名能否支付的起這一次代價。

陸子由伸出手腕,淩冽的手指在輕觸他的手腕的一瞬間,一縷森冷的殺機從背後傳來,不用猜他也知道是誰在對她發出警告。

淩冽雖然現在醫名遠播,並且遊曆一年多的時間,但是畢竟資曆太少,所見過的疑難雜症不是太多,這個脆骨病他只是聽過,卻從沒有親自上手去診治過。

仔細的切脈之後,淩冽發現陸子由的身體跟常人並沒有太大的區別,這是一個健康的身體,但是他的骨頭卻是先天性的缺鈣,而且無法用外力來補充,導致骨頭遠遠要比常人脆弱,受到輕微的碰撞,都會發生嚴重性的斷裂跟骨折。

這種病在目前醫學上面是沒有辦法解決的,所以,很多得了脆骨病的人終身就等於是半殘廢,就像是陸子由,因為害怕受傷,只能坐在輪椅上面,甚至不敢自己行走,跟殘廢有什么區別呢?

陸子樂臉上滿是緊張,道:“淩先生,能否治好?”

淩冽感覺到身後的殺機更加炙烈了,沉吟片刻之後,道:“有一定的希望,但是不大!”

頓時,陸子樂的臉上露出了狂喜,自從陸子由出生之後,發現得了這種病之後,不知道看了多少名醫,國際上的權威專家,整個天京的禦醫一個不差的都來過了,卻每一個人的診斷結果都是不治之症!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