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伟大的母爱2,突破妈妈,蹭着滑进去了

伟大的母爱2,突破妈妈,蹭着滑进去了,幾乎所有人都放棄了希望,甚至包括陸子由自己,只有一個人依然沒有放過任何可能性,只要聽說有高明的醫生,陸子樂就會立即趕往,花費重金請來醫治。

現在淩冽竟然說還有希望,這怎么能不讓陸子樂感到無限欣喜呢?

不光陸子樂感覺到無限欣喜,淩冽察覺到背後的那一縷殺機也瞬間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種緒。

可是相比之下,陸子由臉上的微笑卻變的冰冷起來,道:“淩先生,你知道你在說什么嗎?”

淩冽道:“我是在說我的診斷結果。”

如果換成旁人,哪怕是他的師傅親來,都未必能夠將陸子由治好,因為陸子由是先天性的缺陷,甚至不能用病來形容。

在高明的醫生,也不能讓一個正常人長出兩顆頭顱,所以,也沒有醫生能夠讓陸子由恢複正常,因為這是天生的,對於陸子由來說正常的。

但是淩冽不同,他有真龍不死血,如果陸子由的脆骨病是一種缺陷的話,他的真龍不死血就有可能彌補這一種缺陷讓他變成正常人。

只是這是淩冽的猜測,他不能保證一定能夠成功,所以他才會說,有希望,但不是很大!

“不錯,你是在說出你的診斷結果,但是對於我來說,這確是一份希望,你明白嗎?”陸子由道。

不錯,陸子由已經絕望了,可是現在淩冽給了他一份希望,如果這一份希望能夠實現,倒還好,如果這一份希望是一份希望,等到破滅的時候,一個本身就絕望的人又該如何?

沒有希望就沒有失望,現在有了希望,就有有可能接受失望!

沒有希望的人可能會認命,但是當希望出現再次破滅,就要再一次接受絕望,究竟會有多少人能夠承受得起這樣的折磨?

所以,淩冽一旦治不好陸子由,就必然要承受陸子由來自絕望的怒火!

淩冽當然清楚會有什么樣的後果,道:“你是不是覺得,如果我沒有十足的把握,就應該知難而退?”

“看在葉影的面子上,這一次我可以既往不咎,你走吧!”陸子由道。

任何人都想看到希望,但是當無數次希望破滅之後,反而卻害怕看到希望了,因為他會擔心自己再一次接受絕望。

淩冽搖頭道:“可能不行,如果我真的沒有辦法,我一定會走,可是現在我覺得還有一線希望,我就絕對不能走,能救卻不救,對一個醫生來說,跟殺人沒有任何的分別。”

如果換做從前,淩冽一定會轉身離開,他絕不會冒任何的風險再去得罪有可能對自己展開報複的陸家,現在的他,承受不了這么多強大的對手。

但是自從上一次經過瑤瑤的事件之後,他的思想出現了一些轉變。

無論要處於一個什么樣的位置,面對什么樣的仇恨,都不能讓自己的情緒影響到自己對患者的醫治。

他不能忘記自己是一個醫生,這是他永遠都不能磨滅的信仰,只要不是罪大惡極的必死之人,他就絕對不能夠放棄自己的診治。

“你一定要堅持嗎?”陸子由的眼中透露著鋒芒。

淩冽見識過很多強者,他們的目光都非常的鋒利,令人心寒,但是這么年輕,目光就這般犀利的人,他還是第一次見到。

陸子由只是一個食物縛雞之力的軟弱書生,卻能夠擁有這樣的目光,可見他的內心堅韌強大到了何種地步。

這種人如果成為自己的敵人,絕對非常的可怕,危險程度甚至還要在超越武王級別的高手之上。

“或許葉影說的對,你的確是一個值得做朋友的人,但是交易就是交易,必須要付出代價!”陸子由道。

淩冽聽的出來,陸子由是在贊賞自己,他想要跟自己做朋友,但他卻不需要。

無論今天淩冽給他的印象如何,如果不能達到他預期的目標,依舊要付出慘重的代價!

淩冽離開了陸家,但是很快這件事情就傳遍了整個天京城。

陸子由身患不治之症,這幾乎是整個天京人盡皆知的事情,不知道看了了多少名醫,都無法醫治,幾乎所有人都接受了,陸子由要殘廢終身的事實。

但是,現在卻傳出,淩冽有一定的把握能夠將陸子由治好,變成正常人。

消息傳開之後,整個天京立即就是一片嘩然!

“怎么可能?陸子由的脆骨病根本就是絕症,目前的醫學完全沒有辦法醫治!”

“假的,一定是在吹噓!”

“哼,真是太大膽了,用這種手段騙騙普通人也就算了,現在竟然騙到了路家人的頭上去了,是想找死嗎?”

外界一陣傳言,幾乎沒人能夠相信淩冽能夠治好陸子由,反而,都認為淩冽這是為了打響自己的名氣,在欺騙陸家。

但是陸家不是普通人家,一旦淩冽的伎倆敗露,那後果又如何來承受呢?

小院之中,景鴻冷哼一聲道:“竟然用這種伎倆穩住陸子由,他是在找死嗎?”

常龍卻搖頭道:“我看未必,你不要忘記了我們所掌握的資料,他的醫術的確非常高明。”

“就算再高明又能如何?你也不要忘了,陸子由的脆骨病是先天性的,根本就能算是病症,醫術不能奏效!”

“那豫州宋超輝的先天畸形,康木曦的小兒麻痹,還有莉莉絲的絕症,難道不是先天性的嗎?”常龍道。

景鴻的臉色頓時一變,噌的一下從椅子上站了起來,身上滿是的殺機。

常龍的面色也不好看,道:“現在你終於明白,我為什么這么重視他了吧?”

兩人周圍的空氣之中充滿了陰霾,陸子由身患殘疾,就已經名列五龍,如果恢複了正常,必定又是另外一番景象,到時候估計天京的局面都會因此打破,這絕非是某些人不願意看到的。

芳草茵茵,紅花流水,白衣翩翩的俊逸青年,笑道:“他還真的是一個有趣又特別的人。”

站在他身旁的是一個黑衣女子,幾乎完美到沒有任何瑕疵的臉頰之上沒有任何波瀾,道:“能讓你都關注的人,的確非常的特別。”白衣青年歎息一聲,道:“無雙,你覺得這樣做有意義嗎?命運如此,無論你怎么掙紮都是在自尋煩惱!”

“強者的命運只能掌握在自己的手中!”黑衣女子道。

“你覺得他是強者嗎?他配得上這個稱謂嗎?”白衣青年道。

“他是不是強者,有什么關系?他需要的只是一條強者之路!”

“你就是他的強者之路嗎?”

“因為我需要他成為一個強者!”

白衣青年一陣搖頭,苦笑道:“我從未看見你對一個人這么的有信心,現在我都有一點兒嫉妒他了。”

黑衣女子突然臉上露出譏笑,道:“聶無鋒,你不覺得你這樣說只會讓我更加的輕看你嗎?但我想說的是,無論你要做什么,都沒有任何的結果。”

黑衣女子說完轉身就走,聶無鋒臉上露出笑容,道:“我的好妹妹,究竟是你為了他張開自己的獠牙,還是希望他能夠擁有刺破聶家這個囚籠的獠牙呢?”

黑衣女子的腳步一頓,身體非常隱晦的顫動了一下,道:“囚籠這個字眼,不應該從你聶無鋒的口中說出來!”

看著黑衣女子冷漠離開的背影,聶無鋒臉上的笑容沒有絲毫的變化,喃喃道:“他的確非常的特別,但卻不是因為我聶無鋒,而是因為你聶無雙!”

一個身材高大,披散著長發的男子出現在聶無鋒的身旁,俊美無匹的臉上卻露出一絲妖異的笑容,道:“有一個這么逆天的妹妹,想必你一定非常的有壓力吧?”

聶無鋒搖頭苦笑道:“怎么會沒有壓力呢?雖然我是家族的核心,但是她卻是家族裏面最出色的人,這令我感覺就像是一個無能的太子啊!”

明明自己是家族的繼承人,但是整個家族所要依靠的卻是別人,估計任何人都會生出這一種感覺。

“但是我覺得也沒什么大不了,由她幫你開疆擴土,你這個逍遙太子只會更加的自在。”黑衣青年道。

聶無鋒再一次搖頭道:“人人都知道雄獅的強大,但是了解百獸習性的人卻知道,獅群之中真正的王者是母獅!”

提到凶猛的獅子,人們毒會想到威猛的百獸之王雄獅!

但是了解獅子的人卻知道,一個獅子的族群,真正的戰力並非是雄獅,而是母獅!

聶無鋒就是那一頭雄獅,象征著百獸之王,但是他卻無法掌控聶無雙這一頭母獅。

黑衣青年嘿嘿一笑,道:“既然如此,何必這么麻煩?你知道我很多種辦法能夠幫你解決掉這個麻煩!”

轟!

可怕的氣息陡然之間從聶無鋒的身上爆發了出來,橫壓像黑衣青年,黑衣青年頓時神情一肅,身體筆挺。

哢嚓!

他腳下的石板出現了裂縫,要知道那可是堅硬的花崗岩,普通的子彈都未必能夠打的穿。

但是那一股氣息來的快,消失的也快,聶無鋒臉上的笑容如沐春風,伸出手拍拍黑衣青年的肩膀,道:“不要想太多,她是我妹妹,你明白嗎?”

看著聶無鋒的背影,一滴冷汗順著他的臉頰滴落下來,聶無鋒的笑容很好看,但是他剛才卻仿佛從死亡的邊界走了一遭。

“她是我妹妹”這句話聶無鋒說的很輕松,但是卻對他是充滿殺機的警告。

淩冽本想讓楚香湘留在天京,但是這個念頭最終還是放棄掉了,他不知道將來會發生什么樣的事情,他不希望看到楚香湘受到任何傷害,只是可惜,他現在還沒有具備讓身邊的人完全不受任何傷害的能力。

楚香湘對於淩冽做出的任何決定都不會生出質疑,雖然,她不舍得離開。

“放心吧,我馬上回去,奶奶你會放心,我一定會照顧好的。”楚香湘非常清楚,親人對淩冽的重要性。

兩人還沒有結婚,而在楚香湘的心裏,自己已經是淩冽的妻子,淩家的媳婦兒,淩冽不能做到的事情,她來彌補。

“對不起”淩冽滿是歉意道。

這么美麗賢惠的女孩子,本應該有著公主一樣的生活,然而現在卻要跟著自己擔驚受怕,自己甚至連最基本的陪伴都做不到。

楚香湘靠在淩冽的胸前,道:“不要說對不起,你我之間永遠都不需要這三個字。”

她說過,自己還有淩冽,淩冽就是她的唯一,甚至超過了自己的重要性。

楚香湘要走,楚湘語要來送行,雖然楚香湘已經對楚國林失望透頂,但是對這個妹妹卻是真心的喜愛,淩冽也支持,因為楚湘語的確是一個很好的女孩子。

彭新源死了,死的莫名其妙,而隨之他在娛樂圈的一些禽獸行徑也被曝光了出來,他的惡行簡直是令人乍舌,娛樂圈之中被他玷汙的女星不計其數,其中甚至還有兩個在被他強行侮辱之後,跳樓自殺。

而這也並不是他的所有罪行,被他糟蹋那些還沒有出名的娛樂圈新人更是數不勝數,他可以說就算是死了都沒能逃脫的掉身敗名裂的下場。

因為這個原因,整個彭家都受到了牽連,名聲受損,幾乎受到整個娛樂圈的聲討。

都自身難保了,自然無力再對楚湘語做什么,在王洪林施加壓力之下,楚湘語成功脫離了彭家,跟天京一家口碑極好的唱片公司簽訂了合約。

說好要在一起吃飯,可是到了時間,楚湘語並不是一個人前來,跟著她一起來的還有兩個,看見這一對男女,楚香湘的面色立即變的陰暗,站起身來就要走。

“香湘,香湘,等一等,等一等,我知道你恨我,討厭我,我不會妨礙你的,我只想跟你說幾句話,可以嗎?”楚國林攔住楚香湘滿臉哀求道。

楚湘語也道:“姐,我知道是我不對,我也不指望你能夠原諒他們,只是希望你能聽聽他們說一些什么。”

淩冽歎息一聲,道:“是啊香湘,聽聽他們說什么吧?原不原諒他們,再做決定。”

如果換成是他,可能也不會原諒,但那始終會是一根刺紮在心頭,他不是希望楚香湘能夠原諒,只是希望她能夠解開這個心結。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