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睡不着把女儿睡了,痛吗不痛我就继续小丹

睡不着把女儿睡了,痛吗不痛我就继续小丹,不管淩冽有多么的愛護楚香湘,都不能彌補親生父親帶給她的傷害,他希望楚香湘可以放下仇恨,真正的解脫自己。

“想說什么就說吧。”楚香湘冷漠道。

楚國林歎息一聲,道:“當年我為了自己,拋棄了你們母女,這么多年你們母女受盡苦難,我卻對你們不聞不問,罪大惡極,我沒有資格做你的父親,也沒有資格乞求你們母親的原諒。”

“你能夠明白這一點就最好不過。”楚香湘冷聲道。

“香湘,我今天來不是讓你原諒我的,因為我不配。”

楚國林將楚湘語拉到自己的身邊,道:“我沒有資格做你的父親,我對不起你,可是湘語卻是你的妹妹,她是無辜的,我希望你能夠真心的接納她,因為,我犯下的錯自己沒有辦法彌補,希望我的女兒能夠幫我彌補。”

“姐,我爸跟我媽對不起你,以後就讓我來補償你吧。”楚湘語含淚道。

看著楚湘語,楚香湘的表情終於有些緩和起來,道:“你是你,他們是他們!”

聽見這話,楚國林的臉上出現了一絲感激,然後向淩冽道:“淩先生,我知道我沒有任何資格來請求你什么,但我依然請求你能夠好好的照顧香湘她們母女,可以嗎?”

淩冽非常討厭楚國林,但是他沒有辦法拒絕一個父親為了女兒對自己的請求,點點頭道:“放心吧,她是我的妻子,我一定會好好的對她的。”

得到淩冽的答應之後,楚國林向淩冽鞠了一躬,道:“謝謝淩先生了。”

淩冽不禁一陣唏噓,他不能理解,身為一個父親怎么會這樣對待自己的女兒,楚國林現在是自食惡果了。

楚國林要帶著郭祥珍離開,但是郭祥珍猶豫了片刻之後,走到楚香湘的跟前,低著頭道:“香湘,之前我做了很多錯事,可能你不會原諒我,但我還是想跟你說一聲:對不起!”

這讓淩冽有些奇怪,他看的出來郭祥珍是真心在對楚香湘說對不起,看來經過那一次沉重的打擊之後,這個刻薄的女人也算是痛改前非了。

楚國林跟郭祥珍離開之後,三人才走進餐廳,飯桌上面兩姐妹有說有笑,楚香湘好像完全沒有受到剛才的影響,心情仿佛更加的愉悅。

看來楚香湘是真的做到了,盡管還沒有原諒楚國林跟郭祥珍,但是已經放下了自己的怨恨,心裏輕松,自己最愛的人跟妹妹都陪在自己身邊,心情怎么會不高興呢?

“姐,要你別走了吧?就留在天京,跟我一起唱歌,咱們一對姐妹花雙劍合璧,歌壇上面還有誰會是我們的對手啊?”楚湘語興奮道。

楚香湘道:“我唱歌又不好,要是跟你雙劍合璧,估計會拉你的後腿。”

淩冽聽過楚香湘唱歌,嗓音非常的悅耳動聽,只是唱功差了一些,畢竟不像楚湘語那樣是專業院校畢業的。

不過,淩冽覺得楚香湘的天賦應該不會比楚湘語差,如果她願意學,未必不能在歌壇上面一展風采。

“怎么會呢?咱們倆要是能在一塊,一定能成為超級新星。”楚湘語道。

楚香湘還是笑著拒絕了,她也想跟楚湘語在一起,但是她必須要留在豫州,照顧自己的母親跟奶奶。

淩冽也看見了楚香湘眼中的期待,笑道:“放心吧,會有那么一天的。”

自己的女人想要什么,只要能夠做的到,就算是天上的星星都要摘下來,等他在天京站穩腳跟之後,就會把大家接過來。

吃完飯之後三人又去了一趟商場,楚香湘要給奶奶,還有孤兒院的那些孩子買一些禮物。

楚香湘的飛機開走之後,楚湘語對淩冽道:“姐夫,謝謝你。”

現在知道了跟楚香湘之間的關系,楚湘語也改口了,她之所以謝謝淩冽,是因為如果不是淩冽的話,絕不會出現這種較為圓滿的結局。

“傻丫頭,都叫我姐夫了,還說什么謝謝?”淩冽笑道。

楚湘語上了自己的車,關上車門,又打開窗戶之後道:“姐夫,你真的是一個超帥的男人,如果不是我姐捷足先登的話,我一定會倒追你的。”

說完,就一踩油門快速離開了。

淩冽得意的摸了摸鼻子,看來自己的確是風華絕代,就連歌壇小天後都瞧上自己了。

送走了楚香湘之後,淩冽就趕往了陸家,陸子樂早就等候在了那裏,將他迎進門之後,只見陸子由依舊坐在溪邊的老位置上面。

之前他已經用銀針粘上自己的血被陸子由針灸過,今天是來檢查效果的。

檢查完之後,淩冽發現自己的真龍不死血是的確有效果的,能夠補充陸子由身體上面的缺陷,但是狀態卻不能長時間的保持。

“淩先生,怎么樣?”陸子樂一臉期待的問道。

淩冽道:“效果是有的。”

聽完之後,陸子樂頓時大喜,陸子由就算是再淡定,兩眼之中也是充滿了異彩,沒有人能夠在這個時候還能夠保持淡定。

“不過,如果想要讓他真正的好起來,卻還需要別的方法。”

淩冽打算用治療宋超輝的那種方法,只有這樣配合真龍不死血,才能讓陸子由真正的康複起來。

“什么方法?”

“一種極為痛苦的方法,那種痛苦可能會比死還要可怕,如果撐不過去,可能會活活的疼死。”淩冽說完。

嗖!

殺機蔓延而出,冷冷的刀鋒頂在了淩冽的脖子上面,少女殺氣騰騰道:“你該死!”

陸子樂這一次也沒有攔住少女,臉上一陣沉默,淩冽有辦法能夠治好陸子由,但是卻有風險的,如果失敗了,陸子由極有可能會死。

這給人的第一反應就是,淩冽想要謀害陸子由,因為陸子由的身份實在是太過敏感了。

面對隨時能夠割破自己脖子的刀子,淩冽看著陸子由,笑道:“我說了,我能夠治好你,但是你有可能會死,你敢試嗎?”

他已經說出了自己的診治方法,現在就要看患者願不願意嘗試了。 “他不用試,因為你一定會死!”黑衣少女說完,森冷的刀芒上面綻放出了血光,刺向淩冽的喉嚨,這一次陸子樂並沒有阻止。

可是就在這個時候,陸子由卻突然道:“我願意一試!”

黑衣少女手中的刀鋒已經刺進了淩冽的皮肉之中,但是卻硬生生的停了下來,陸子樂道:“大哥,我不同意!”

可能會死,但是如果不治,就不會死,他不願意陸子由去冒這個風險。

“為什么不同意?”

陸子由微笑道:“用我這條殘廢之軀去換淩戰之子,這一筆交易,我覺得很劃算!”

“你不是殘廢!”陸子樂道。

“但是我卻沒有辦法站起來!”

陸子由指了指淩冽,道:“他說他能讓我站起來。”

“你可能會死!”陸子樂道。

“但我也有可能站起來!”陸子由臉上的笑容更加燦爛了。

黑衣少女的刀鋒停在淩冽的脖子上面,不願意拿開,陸子由道:“曉黎,我想你會很願意讓我接受這份希望,對嗎?”

聽到陸子由的話,黑衣少女的眼中露出一絲痛苦,道:“但我更不願意讓你再一次接受失望。”

同樣的,陸子樂的臉上充滿痛苦,陸子由笑道:“子樂,曉黎,命是我的,選擇也是我的,我可以聽你們的選擇坐在輪椅上面,但是你們不能剝奪我選擇的權力。”

黑衣少女渾身一顫,向淩冽道:“如果他發生任何事,那我將來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殺了你。”

陸子樂再一次向淩冽態度恭敬道:“淩先生,我大哥,就拜托你了。”

由始至終,陸子樂都充滿了和善,但是這個時候,他身上的殺機卻比黑衣少女更加的炙烈。

但這並不讓淩冽對他產生反感,同樣的,如果有人可能會對自己最親近的人產生威脅,自己一樣會想要殺了他。

陸子樂跟黑衣少女離開了,陸子由笑道:“不要怪他們,曉黎從小身世很慘,我跟子樂是她最親的人,我們的父親死的早,所以,子樂把我當成哥哥,也當成父親。”

“我明白,所以,我不會怪他們。”

淩冽點了點頭之後,道:“好像你們兄弟之間對我太對完全調了一個個兒啊!”

陸子由笑道:“子樂對你禮遇,那是因為覺得你能救我,他現在想要殺你,是因為他覺得你有可能會害死我,而我之前不相信你,但是,現在我覺得相信不相信都無所謂了!”

是啊,現在陸子由根本就已經不在乎了,與其這樣一輩子坐在輪椅上面,還不如放手一搏,有的時候他覺得這樣活著跟死了沒什么太大的分別。

之前他說過,用自己這個殘廢換取淩戰之子為自己陪葬,不虧!

一旦自己出了什么事,陸家必定會不惜一切代價對淩冽展開報複,就像是當年淩戰面對兩大世家,落得家破人亡,淩冽現在跟淩戰比,還差的很遠。

淩冽跟陸子由並沒有多說什么,走出小院,陸子樂等候在門口,道:“淩先生,需要我做什么?”

“我需要九味藥,九味天下難尋的藥!”淩冽道。

想要治好陸子由,必須要將他的肉身重塑,淩冽手中的龍檀木已經用的差不多了,就算龍檀木充足,他也不會拿出來用。

以陸家的家底,想要湊齊能夠替代龍檀木的藥不是什么難事,淩冽何必去當這個爛好人呢?

“淩先生請說,我一定盡快找齊!”陸子樂道。

淩冽將九味藥材說了一遍,陸子樂微微皺眉,道:“這九味藥,有六味我能夠立即找來,但是還有三種,需要一段時間。”

淩冽一愣,這么珍貴的藥材,陸子樂竟然收集了六味,要知道這每一味藥材可都是價值連城啊。

看來陸子樂為了幫陸子由,真的傾盡全力,否則的話,不會這么刻苦的鑽研醫道。

陸子由又道:“不過幾天之後天京會有一場黑市拍賣會,裏面不光有奇珍異寶,還有會很多珍惜的藥材,或許能夠在裏面找到你需要的藥材。”

淩冽一聽,頓時兩眼一亮,能讓陸家少爺都覺得是奇珍異寶的地方,那這個地方肯定是了不得的地方,他非常有興趣去看看。

現在他手中的藥已經不多了,在豫州的時候都告急,只是一直沒有時間去補充。

“那我可以跟你一起去看看嗎?”淩冽道。

“當然可以,淩大哥有興趣,明天晚上我就來當這個向導,陪你好好轉轉。”陸子樂笑道。

陸子樂對淩冽的稱呼由淩先生變成了淩大哥,淩冽覺得,如果沒有陸子由的話,他跟陸子樂一定能成為好朋友。

淩冽趕到了李家,看見她瑤瑤就跟一個小猴子似得跳到他的身上,摟著他的脖子不爽道:“哥哥你是大壞蛋,說過要經常來看我的,到現在才來!”

一旁的劉佩立即呵斥道:“瑤瑤,不許沒有沒有禮貌,快點兒給我下來。”

珠寶展會上面的事情她也聽說了,之後又聽說淩冽大鬧景家,把她給嚇了一跳,終於明白當初跟淩冽化敵為友有多么的明智了,這家夥雖然看起來是一個和善的醫生,但要是發起飆來,簡直就是喪門星啊!

淩冽笑道:“沒有關系,的確是我食言了。”

抱著瑤瑤,淩冽對綿綿更加的思念了,親人,無論在什么時候,什么地點,心中都會牽掛著對方。

“哼,說話不算話,死了變王八!”瑤瑤道。

淩冽一口血差點兒噴了出來,這熊孩子嘴巴還真是夠毒得了。

“你叫我哥哥,我要是王八,你豈不是是小王八了嗎?”淩冽道。

瑤瑤撅嘴道:“我才不怕呢,我就算是變成小王八也是漂亮的小王八,一樣招人喜歡。”

淩冽一陣無語,不過卻沒有辦法反駁,人家漂亮的小姑娘的確比他這個糙老爺們兒討人喜歡。

“好了,我這不是來看你了嗎?告訴我,水瑤姐姐在哪兒?”

淩冽這一次來主要是想查看一下金水瑤的傷勢,畢竟人家是受自己連累差一點兒把命給丟掉了。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