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每次和女儿做完都后悔,最新狂乱家族

每次和女儿做完都后悔,最新狂乱家族,瑤瑤怒了,道:“我就知道你是一個大壞蛋,心裏只惦記著大美女!”

“誰說我只惦記大美女了?我心裏還惦記你這個小美女啊!”淩冽刮了一下瑤瑤的鼻子道。

“你真的會惦記我嗎?”瑤瑤道。

“當然了,瑤瑤可是小美女,未來的大美女,我怎么能不惦記呢?”淩冽道。

“那你說話要算數,說話不算話,死了變王八!”瑤瑤非常認真的說道。

淩冽滿頭的黑線,道:“好吧,說話不算話,死後變王八。”

劉佩知道淩冽來為了金水瑤,道:“好了,瑤瑤趕緊下來,你哥哥還有事兒呢。”

好勸了半天,才讓瑤瑤自己一個人去玩了,劉佩帶著淩冽去後院,因為景家的原因,李新華不敢讓金水瑤出門,這幾天一直都安排在後院修養,好在淩冽的醫術太過神奇,金水瑤受了那么重的傷,卻很快的就痊愈的差不多了,不需要專門去醫院。

到了一個安靜的房間門口,劉佩道:“你進去吧,她在裏面。”

淩冽感謝道:“嫂子,這一次真是多謝了。”

劉佩笑道:“謝什么?你都叫我嫂子,以後這樣的話就不必再說了。”

之前她對淩冽示好,是因為淩冽救治了瑤瑤這一份恩情,而現在,劉佩是真的將淩冽放在同等的位置。

“你們先聊著,我去准備晚飯,等新華回來,我們一起吃個飯。”劉佩說完就離開了。

淩冽推門進去,看見金水瑤正坐在那裏看著窗外的綠葉,氣色不錯,她的傷勢已經沒有什么大礙,就是精神有一些恍惚,看來是之前被嚇到了,那一次可是死裏逃生啊。

“感覺怎么樣?”淩冽微笑問道。

金水瑤看見淩冽進來,立即回神,慌忙向淩冽道:“淩先淩少,我很好,這一次真是謝謝你了。”

她本來想叫淩先生的,但是現在得知淩冽的真實身份之後,不由自主的就改口了。

淩冽連忙擺手道:“叫什么淩少?我可不是什么大少爺,你要是把我當成朋友的話,就叫我的名字淩冽吧。”

“朋友?”金水瑤一臉的錯愕。

之前她以為淩冽只是李新華的朋友,是一個醫術高明的中醫,而現在,淩冽可是當年淩戰之子,鈞帥的孫子,宛如天上的人物,竟然要跟她做朋友,她都有一點兒被嚇住了。

淩冽苦笑道:“不願意嗎?也對,這一次可是我連累了你。”

金水瑤慌忙擺手,道:“不不不,我怎么會不願意呢?我只是覺得有點兒高攀不上。”

“哪裏高攀不上了?我只是一個小醫生而已,能跟你這樣的商場女強人,大美女交朋友,是我高攀了才對。”淩冽道。

通過李新華得知金水瑤的確是一個商場女強人,麾下的企業在國內也算是明星企業,可是實實在在的一個億萬富婆,不然的話,也不會有資格跟李新華合作了。

而且,金水瑤的姿色沒得說,而那身材更是火爆的不像話,韓筠的身材已經夠火爆得了,但還是比她差一截,而金水瑤年近三十,身上有一種難得的成熟風韻,渾身上下都散發著女性最為炙烈的魅力。

“淩少千萬別這么說”

金水瑤站起來,兩手擺動著,她穿著寬松的衣服,可能是裏面沒有穿內衣,身體這么一晃動,淩冽感覺只要是正常男人都舍不得移開目光。

金水瑤話說到一半兒,就感覺淩冽的眼神兒不對勁,低頭一看,頓時一聲驚叫,捂住了胸脯,紅著臉道:“對不起,我先去換一身衣服。”

說完就急急忙忙的跑進臥室,過了老半天才換了一身衣服出來,這一次雖然穿上了內衣,但是內衣的效果更加明顯,淩冽看起來好像更大了,好半天都移不開眼光。

“咳咳”金水瑤幹咳了一聲。

淩冽頓時老臉一紅,慌忙結結巴巴道:“對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金水瑤卻笑了起來,道:“沒有關系,給男人關注,對於一個女人來說是一種欣賞。”

淩冽幹笑了兩聲,不想繼續談論這個話題了,道:“我來給你把把脈吧,看看你的傷勢怎么樣了?”

“好。”

金水瑤伸出了手腕,淩冽開始把脈,之前為了救治她,淩冽沒有留守,金水瑤的傷勢已經好的差不多了,再過兩天就算是基本痊愈。

松開金水瑤的手腕,淩冽道:“沒什么大礙了,再修養兩天就行。”

“謝謝你。”金水瑤很認真的說道。

淩冽道:“不用謝我,這一次其實是我連累了你,如果不是我的話,景城不會這么喪心病狂的對待你。”

“你錯了。”

金水瑤搖頭道:“既然你知道景城喪心病狂,你就應該看出,就算我跟他分手,他也不會放過我的,如果不是你,我根本沒有機會逃出他的魔掌。”

以景城那種霸道的性格,就算是對金水瑤沒有興趣了,也不會允許別人染指他曾經的女人,上一次在珠寶展會就充分的表現出來了。

哪怕是分手了,金水瑤也是景城的禁臠,逃脫不了他的掌控,這一次雖然非常的凶險,可是卻讓她真正的逃離了景城的魔掌。

金水瑤的遭遇突然讓淩冽想起了鬱金菱,那個可憐,心地善良,卻沒法掌控自己命運的女人。

可能是出於對鬱金菱的愧疚,淩冽道:“不管怎么說,這件事情都因我而起,以後你就是淩冽的朋友了,如果景家想要對付你,先問過我再說。”

“真的嗎?”金水瑤突然神情複雜的看著淩冽。

淩冽點點頭道:“當然是真的。”

金水瑤注視著淩冽許久,突然脫掉了自己的外套,然後是內衣,淩冽頓時就懵逼了,等他反應過來的時候,金水瑤已經是光溜溜得了。

“金小姐,你這是做什么?”淩冽連忙撿起地上的衣服想給金水瑤披上。

金水瑤卻猛然抱住淩冽,對著淩冽一陣狂吻,道:“你們男人不都想得到我這樣的女人嗎?從今以後我就是你的了!”不得不說,金水瑤的身體的確是尤物中的極品,就這么一下差點兒沒讓淩冽把持住,連忙推開金水瑤,麻利的將衣服給她披上。

金水瑤愣住了,看著淩冽道:“難道你不想得到我嗎?”

淩冽有些哭笑不得,金水瑤是商場上面的人,凡是都將利益考慮在第一位,估計是覺得淩冽維護她,只是想要得到她的身體而已。

“金小姐,你是誤會了,我只是想跟你交一個朋友而已。”淩冽道。

金水瑤的確非常的勾人,但是如果這樣兩人上了床,那就是一筆交易,他可不願意這樣的事情發生在自己身上。

“你們男人跟女人交朋友,最終的目的不就是想要跟女人上床嗎?”金水瑤道。

淩冽歎息一聲,現在這個社會的確是如此,男人跟女人之間不可能有純潔的友誼,要么是利益關系,要么就是想要睡人家,金水瑤有這樣的方法實在太正常了。

“金小姐,我不是景城!”淩冽非常認真道。

金水瑤頓時神色一變,連忙將身上的衣服穿好,道:“對對對不起!”

在她的認知范圍內,男人接觸自己,無非就是利益跟上床,但淩冽卻真的不一樣,如果他真的是另有目的的話,是不可能會拒絕自己的。

這令金水瑤心中非常的慌張,突然覺得自己真的很肮髒。

看見金水瑤那狼狽的樣子,淩冽笑道:“沒關系。”

金水瑤穿好自己的衣服,低著頭道:“你真的願意交我這種朋友嗎?”

“當然願意,能跟你這樣的美女老板成為朋友,可是每個男人夢寐以求的事情啊。”淩冽笑道。

金水瑤抬起頭,兩眼之中滿是眼淚,道:“難道你就不嫌棄我髒嗎?你知道我是怎么有今天的成就的嗎?是我出賣了自己的身體換來的!”

這淩冽心裏更是猛的一顫,因為之前鬱金菱跟他說過同樣的話。

“可是我相信,當初你一定是無力反抗,如果你有選擇的話,你一定不會選擇走上這條路,對嗎?”

以景城的勢力,如果金水瑤不就范的話,他有太多的方法得到她了,那樣的結果只會更加的淒慘。

“謝謝,謝謝你”

金水瑤捂著臉痛苦流涕,道:“謝謝你,你是惟一一個跟我說這些話的人,因為之前的每一個人表面上陳贊我,說我事業有成,但是每一個人在背後都說我是一個婊子,靠跟景城上床才有了今天,他們覺得我很髒,很髒”

“不,你不髒,像景城這樣的人才髒,你只用努力的求生存下去而已,任何一個人,在沒有傷害到別人的情況下,想要活下去,無論用什么樣的方法都不容任何人來指責!”淩冽上前拍了拍金水瑤的肩膀,表示安慰。

“哇”

金水瑤再一次抱住淩冽,抱的很緊,嚎啕大哭起來,很難相信在人前風光無限的金水瑤金總,這個時候竟然委屈的哭的像一個小女孩。

可能是能通過鬱金菱了解金水瑤心裏面的苦,淩冽感覺有些心疼。

李新華回來了,劉佩的晚飯也准備好了,飯桌上面,金水瑤的精神明顯變的好了很多,最起碼不想之前那么萎靡了。

景家事件之後,李新華還是首次跟淩冽見面,這一次他總算是摸清楚了淩冽的底細,坐在飯桌上面,一向彬彬有禮的他,也忍不住爆粗口道:“老弟,你這特么的真的太狠了點兒吧?竟然直接殺進了景家”

李家這種級別的,更加清楚景家這樣的百年豪門究竟有多么的牛逼,淩冽居然直接殺了進去,全身而退,這根本不是常人所能想象得到的,當時把李新華給嚇的一晚上沒睡著覺。

搞了老半天,才讓李新華平靜下來,道:“對了,接下來天京這么會有一個黑市拍賣會,你有興趣去看看嗎?”

“咦,你也知道黑市拍賣會?”淩冽道。

李新華道:“當然了,李家可是其中的股東之一。”

淩冽頓時一陣無語,搞半天李家竟然是黑市的股東之一,不過也正常,黑市之上的利益大到驚人,以李家的商業眼光,怎么可能會放過呢?

李家不光是天京黑市的股東之一,在整個東南亞,九成以上的黑市都有李家持有的股份,畢竟李家的實力強大,有著驚人的人脈跟資源,任何一家黑市都不會拒絕的。

時間過的很快,黑市拍賣會的時間到了,金水瑤的傷勢也好的差不多了,主動要跟淩冽一同參加拍賣會,以她的身份也的確有這個資格參加,而李新華太忙,也沒有時間專門的去招待淩冽。

看見金水瑤一臉的期盼,就答應了下來,不過在去黑市之前,金水瑤卻笑道:“我看我們在去之前,是不是應該換一身衣服,我可怕你等一下再惹出什么麻煩來。”

淩冽看了看身上有些寒酸的打扮,苦笑不得,確實,好幾次出入一些高級場所,因為穿的太隨意,被人瞧不起,然後就惹出一些麻煩。

“好吧,我去買一身衣服。”淩冽可不想每一次出入公眾場合,都來一場扮豬吃老虎,打臉的戲碼。

金水瑤直接將車子開進一家商場,然後沒有問過淩冽,就走進了頂樓高檔區的一家男裝店,也沒有問過淩冽的意見,拿起一件黑色的西裝向淩冽道:“這一件你試一下。”

淩冽接過衣服,正准備換上,看見吊牌上面的價格頓時嚇了一跳,叫道:“這么貴!”

一件衣服竟然要十幾萬,還真是貴的冒血,不是淩冽買不起,就算是幾百萬的他也不在乎,他只是覺得衣服是用來遮體禦寒的,穿這么貴的圖什么呢?

淩冽的聲音很大聲,引來了店裏面那些店員的注意,立即有一個導購員走了過來。

金水瑤對淩冽笑道:“先別管價錢,穿上試試吧。”

就在淩冽正准備穿上試試的時候,那個導購員卻冷眼道:“不行,看看可以,但是不能試,這么貴的衣服,要是弄髒了怎么辦?你又買不起。”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