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我征服了警察麻麻,驯服警察妈妈

我征服了警察麻麻,驯服警察妈妈,不過黃少輝在淩冽手裏吃過大虧,這一次放聰明了,笑道:“淩兄,何必介意呢?既然你也是賭石高手,何必我們一起來玩玩。”

“你想怎么玩?”淩冽問道。

“賭石賭石,自然少不了一個賭字了,我們就以切出來的東西跟原價之間的價值比例定輸贏,輸的一方所切出來的東西歸勝者所有,怎么樣?”黃少輝道。

這是賭石慣用的手法,也是非常公平的,之前淩冽在豫州的時候就跟蘭小帥這么賭過,而以他的手段,當然沒有任何意見了,笑眯眯道:“既然黃兄有這個雅興,我當然奉陪到底了。”

聽見淩冽答應了,金水瑤微微有些皺眉,想要說什么,不過淩冽卻又道:“這樣玩兒的話,是不是有點兒不刺激?萬一我切出一千萬的東西,你切出一萬的東西,我只贏了一萬,豈不是太虧了?”

“那你想怎么樣?”黃少輝問道。

“這樣吧?賭注的標准就以勝方來算,如果我切出一千萬的東西,你就要賠我一千萬,不過這樣好像也不太附和你黃大少的身份,太寒酸了,就十倍吧,一個億,這才配的上你的身份。”

淩冽一臉的笑呵呵,反正他根本不可能跟黃少輝化敵為友,總有一天會掐起來,今天就狠狠的陰他一回,就當時利息了。

黃少輝跟常宣靈都是天京紈絝之中最頂峰的人物,兩人的出現本就引起不少人的注意,守在一邊等著打招呼巴結巴結呢,聽到淩冽說出這種賭法,立即都一臉的幸災樂禍。

“好,既然淩兄喜歡這樣玩兒,那我就奉陪吧。”黃少輝兩眼一亮道。

而金水瑤卻急了,拉著淩冽低聲道:“你有一點兒魯莽了,這個黃少輝喜好賭石,而且還拜過名師,在他們這個圈子裏面,可是有名的高手。”

像黃少輝這樣的人物,有什么癖好的話,早就傳開了,他正是喜好賭石,而且專門拜過名師,算是一個賭石高手。

現在賭的這么大,淩冽完全是在給黃少輝送錢。

淩冽笑道:“沒關系,說不定他是一個假高手呢?”

見淩冽自信滿滿的,那些想去跟黃少輝他們拍馬屁還沒有來得及的人立即就議論開了,紛紛道:“這小子誰啊?竟然敢給黃少賭石。”

“嘿嘿,人家想要給黃少送錢,難道不行嘛?”

“說的也是,反正又不用他給錢,身邊還有金水瑤呢,這娘們兒看來還沒有被景少玩爛,這么快就包了一個小白臉。”

之前淩冽出現,都穿的非常普通,現在換了一身衣服,簡直就跟換了一個人似得,不少人都沒有認出他來,看見淩冽跟常宣靈還有黃少輝不對付了,現在為了巴結他們倆,這些人說話一個比一個難聽。

不過依然有眼尖的人將淩冽認出來了,本來想著要跟之前那些人一起打壓淩冽,現在都是偷偷的往後退了一步,老老實實的閉上嘴巴。

淩冽殺進景家,打殘景城,狂抽景陽為,嚇尿了不少人,這樣的凶神去得罪他?完全是找死!

賭石要開始了,常宣靈指著淩冽他們剛剛看的那一塊原石,道:“少輝,就選這一塊吧,我覺得幾率很大。”

黃少輝搖頭道:“那可未必。”

淩冽眉毛輕輕一挑,看來這個黃少輝還真的是賭石高手,如果自己沒有手段的話,估計還真的載到了他的手裏。

兩人都開始選石了,淩冽發現一塊原石,裏面蘊藏了大量的靈氣,必定會出好東西,上前對工作人員道:“我選這一塊。”

誰知常宣靈卻也道:“我也選這一塊。”

雙方都選了同一塊石頭,那該怎么搞?可是,那個工作人員卻笑眯眯的對常宣靈道:“常小姐,這一塊原石價值一百二十萬,請問您是現金還是刷卡?”

現金?誰會沒事兒背一百二十萬的現金?但是所有人都知道這是工作人員對常宣靈的討好,估計這么說的。

淩冽冷聲道:“這塊石頭好像是我先選中的。”

工作人員卻笑眯眯道:“可是,常小姐已經跟我完成了口頭上的交易。”

人群之中頓時一陣嗤笑:“這小子該不會吃錯藥了吧?竟然還想跟常大小姐搶東西。”

在這種情況下,那個工作人員當然會選擇倒向常宣靈這一方了,至於淩冽,老子又不知道你是誰,哪兒涼快,哪兒待著去。

淩冽的臉色變的陰沉無比,這簡直就是一種裸的羞辱。

黃少輝笑眯眯道:“淩兄,我已經選好石了,現在該你了。”

既然兩人都選了同一塊原石,說明這一塊漲的幾率很大,而再選的話,可能就要冒很大的風險,幾乎在所有人看來,失去了這一塊原石,淩冽必輸無疑。

看見那些幸災樂禍的臉,淩冽冷冷一笑,轉過身去尋找新的原石。

這裏有很多原石,並不是唯一的選擇,只是就在自己身邊,淩冽才會這么選。

閉上眼睛,淩冽感受著原石之中散發出來的靈氣波動,突然感覺到一股特別的靈氣波動,不是很磅礴,但是卻異常的純淨,睜開眼睛立即快步走了過去,指著那塊賣相不是太好的原石道:“我就選這一塊了。”

那一塊原石賣相的確不好,要價也不高,只有四十萬,跟黃少輝那一塊差遠了。

旁邊的人都是一愣,這家夥是怎么回事?閉上眼睛一會兒就直接選了一塊?我擦,這又不是紮金花兒,還帶瞎蒙的?

有人譏笑道:“選了這么一塊,就等著賠死吧,哈哈!”

常宣靈看著淩冽的那塊原石,譏笑道:“以你的身價,也就只能買得起這樣的原石了。”

“你就那么肯定我會輸嗎?”淩冽道。

“怎么?你以為你還能贏?土豹子一個!”常宣靈冷笑道。

黃少輝一臉的興奮,道:“既然淩兄選好了原石,那我們就開始吧。”

眾人都是一臉的興奮,黃少輝那塊石頭必出精品,到時候十倍的賠率,估計金水瑤直接就傾家蕩產了。這么高級的地方,賭石自然會有專門開石的工匠師傅,早就等候在一旁了,黃少輝一發話,立即就有一個師傅上前,揮起手中的玉石刀,唰唰的一陣切。

一道綠光從石頭縫裏面散發了出來,頓時,所有人都渾身一震,兩眼直勾勾的盯著石頭縫。

“好純的綠光,必定是極品翡翠!”有人道。

“何止是極品?這樣的光芒,我懷疑是青田玉!”

青田玉是一種極品,不,甚至是超極品的翡翠,產量極低,無比的稀有,據說雕刻成工藝品佩戴在身上能夠令人青春常駐。

雖然這只是傳說,但淩冽知道是真的,這種極品翡翠隨身攜帶,能夠保持人體的靈氣不失,甚至還能補充靈氣的不足,人體的生命就是靠靈氣在支撐著,如果靈氣能夠時刻保持充裕,自然能夠有延緩衰老的功能。

金水瑤有一些懵了,她也知道青田玉這種極品翡翠,動則上千數千萬,十倍的賠率,那可是幾億甚至十幾億的天價。

先不說她能不能拿的出來,就算能夠拿的出來,要是全賠出去了,估計也得傾家蕩產,心理素質差一點兒的話,就直接跳樓了。

跟其他所有人的震驚相比,淩冽不但沒有絲毫的驚慌,反而面帶笑容,兩眼之中透著一絲興奮,不少人覺得這家夥該不會是被嚇傻了吧?

而淩冽已經確定黃少輝的那一塊原石之中必定是出好東西的,但是,再好的東西又有什么用?等一下不還是要落到他的手中。

看見金水瑤一臉的驚慌失措,淩冽笑著說道:“不用緊張,如果真的輸了,我自己來賠付。”

金水瑤卻搖頭苦笑道:“我不在乎錢,畢竟這些錢讓我花,一輩子都花不完,只是如果真的輸了,我的公司可能就要完了,到那個時候,會有很多人失業。”

淩冽仔細打量了一下金水瑤,發現她表情真摯,不像是在為自己心疼錢而找借口。

在賭石區的都有賭石的愛好,他們看見原石裏面要出好東西了,一個個簡直是比黃少輝還要激動,忍不住的沖工匠師傅叫道:“切啊,快點兒切啊,你特么的在磨蹭什么呢?”

工匠師傅的動作變慢了,下刀有點兒小心翼翼,已經確定裏面是好東西了,萬一要是切壞了,把他賣了都賠不起啊!

外面的石皮全部被切完之後,綠光更加的繁盛了,幾乎所有人都感覺到渾身精神一陣,一個忍不住驚聲叫道:“青田玉,媽呀,好大的一塊青田玉啊!”

可不是嗎?

那是一塊半透明,散發著綠光的翠綠晶體,正是翡翠之中的極品青田玉!

而這一塊青田玉實在是太大了,足有人頭那么大最起碼超過五斤,而現在市面上的青田玉一塊一兩左右重量的青田玉都已經價值在一百萬以上。

也就是說,這一塊青田玉最粗略的估值也在五千萬左右。

媽呀!

盡管這裏大都是有錢人,也有一些發懵,五千萬,十倍就是五個億啊,不少人感覺一陣眼暈,有錢人不少,但是能拿出五個億的人絕對不多。

“哈哈哈這么大一塊青田玉,最起碼五千萬,十倍就是五個億啊!”有人叫道。

很多人看向金水瑤,臉上充滿了同情,金水瑤是有一些資產,但頂多也就五六個億這樣,如果這么一賠,直接就成窮光蛋了。

金水瑤的臉色唰的一下就變的煞白,身體一陣發軟,差一點兒就癱在了地上,她這么多年的奮鬥,可能一下子就全完了。

看見金水瑤被嚇成那個樣子,常宣靈嘿嘿一笑,道:“別害怕,不就是五個億嗎?以你的本事,再找一個像景城那樣的,不就又回來了嗎?”

那些想要拍常宣靈馬屁的家夥,立即一陣哄笑,道:“是啊金總,別怕,你有手藝,難道還怕餓死不成?”

“就是,說不定又傍上一個大腿粗的,一晚上就賺回來了。”

“哈哈哈”

金水瑤終於支撐不住了,身體一陣搖晃,但這個時候一直寬大的手掌扶住了她,道:“別害怕,不管發生事情,還有我呢。”

看著淩冽那面帶微笑的臉頰,本來覺得自己即將一無所有的金水瑤瞬間就安靜了下來,也不知道因為什么,眼前這個大男孩的笑臉令她出奇的有安全感。

她點點頭沖那個玉石工匠師傅,道:“師傅,請開石吧。”

那個師傅一愣,他開石這么多年,雖然開出了不少好東西,但還是頭一回開出這么值錢的青田玉,在他看來,淩冽已經輸了。

其他人也是這么認為的,有人道:“還有什么好開的?直接認輸吧,說不定黃少一心軟,少要一點兒。”

金水瑤笑了起來,道:“既然是賭,自然要開,在沒有攤牌之前,輸贏永遠都沒有定下來。”

她扭頭看向淩冽,道:“更何況,輸了也沒有什么,可能這些錢本身就不屬於我,用它換取一些更有意義的東西,更加值得。”

淩冽發現,金水瑤好像突然變了一個人似得,對輸贏不在乎了。

但他知道,金水瑤不是不在乎了,她只是應該相信淩冽,無論輸贏,還有就是,她可能覺得這些錢都是依靠景城賺來的,如果輸了,未必不是一種解脫。

“放心吧,我可是賭石聖手,還從來沒輸過呢。”淩冽笑道。

頓時有人嗤笑,道:“還賭石聖手?真是能吹啊!”

“廢話,如果不能吹的話,能把金水瑤泡到手嗎?”

“萬一人家床上功夫好呢。”

聽著這些汙言穢語,金水瑤臉上笑容不變,對於這樣的話語,她可能已經麻木了吧?

淩冽眼中露出寒芒,他不著急,有幾個嘴巴特別賤的人,他都已經記下來了,等一下就是他們付出代價的時候。

“開石吧。”淩冽像玉石師傅道。

“還有開的必要嗎?”玉石師傅翻著白眼道。

“我讓你開石,沒聽到嗎?”淩冽身上散發出寒芒,玉石師傅頓時被嚇的渾身直哆嗦。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