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娘我想要 你给我吧,我为儿子生个娃

娘我想要 你给我吧,我为儿子生个娃,常宣靈也道:“開吧,不然的話有些人是不會死心的,讓他死的明白也好。”

玉石師傅被淩冽嚇的都不敢說話了,拿著刀顫巍巍的去切玉石,一刀下去,大塊的石屑掉了下來,可是裏面什么玩意兒都沒有。

有人搖頭道:“還切個毛線啊?說不定還是一塊廢石呢。”

這么一刀下去,都切掉一小半了,毛都沒見一根,搞不好還真的是什么都切不出來的廢石。

但是淩冽卻感覺到那股特別的靈氣仿佛更加的濃鬱了,更加令他覺得詭異的是,他甚至在那股濃鬱的靈氣之中感覺到了一縷生機。

這怎么可能呢?難道石頭裏面還有活物?

“還還切嗎?”玉石師傅看著淩冽有些害怕道。

“切,當然要切了!”

玉石師傅再次一刀下去,陡然之間,一道金色刺眼的光芒綻放了出來,眾人頓時都愣住了,驚聲叫道:“那裏面是什么?”

看見綻放出來的金光,玉石師傅也傻眼了,因為他根本沒有想過這塊原石能夠切出什么好東西來,但是這一縷金光實在是太不尋常了,裏面的東西必定不是凡物。

“難道是金黃玉?”有人發出疑問道。

“怎么可能是金黃玉?你以為那玩意兒隨便就能切出來嗎?”

金黃玉是一種極品翡翠,罕見程度還在青田玉之上,至於價值自然也在青田玉之上了。

玉石師傅有些激動起來,幹了這一行這么多年,之前黃少輝的青田玉絕對是他切出來最有價值的東西,如果再一次切出好東西,他以後也有吹噓的資本了,拿穩手中的刀切了下來,金光更加的繁盛了,原石裏面的東西頓時露出了本來面目。

只見外表如同黃金一般,晶瑩剔透,卻是半透明的晶體呈現在了眾人的眼前。

玉石師傅的手在顫抖,道“是金黃玉,是真的金黃玉!”

眾人都傻眼了,因為切出來的竟然真的是金黃玉,而且價值還在青田玉之上,媽的,今天真是活見鬼了,這么的賭石坊,不知道有多少高手每天都在這裏轉悠,但很少能切出極有價值的東西。

價值五百萬以上的東西就已經好東西了,可是現在卻連續出了兩件價值千萬的好東西。

眾人都震驚了,看著淩冽,這小子運氣未免實在是太好了,瞎蒙都能蒙到一件好東西來。

不過卻有人嗤笑道:“是金黃玉又能怎么樣?這么小一塊兒,可沒有黃少的那一大塊青田玉值錢,他還是輸了!”

大家仔細一看,可不是嗎?金黃玉就算是切出來頂多也只有拳頭那么大,青田玉的價值不如金黃玉,但是青田玉的體積是金黃玉的好幾倍啊。

按照市面的價格來計算,淩冽的金黃玉已經很值錢了,價值沒有三千萬也不會低多少,但還是比那么大的青田玉差了一截兒。

很快,有專門的估值專家趕了過來,對金黃玉給你青田玉進行大致的估值。

塵埃落定,淩冽切出來的金黃玉價值沒有黃少輝切出來的青田玉高,他輸了,按照賭約,需要支付十倍青田玉的價格。

青田玉估價五千萬,淩冽輸了五個億!

黃少輝一臉興奮道:“淩兄,真是承讓了,這五個億打算什么時候給?”

雖然黃家不缺錢,但是以他現在在黃家的身份,能動用的零花錢,幾千萬也就頂天了,五個億那可是一筆巨款啊。

常宣靈同樣興奮不已,譏笑道:“就是怕他拿不出來啊。”

金水瑤站出來,道:“兩位請放心,回去之後我會立即對我名下的所有產業進行估值,變賣出售之後,會馬上支付,如果兩位不放心,我可以立下一個字據!”

現在的金水瑤顯的格外淡定,全然沒有即將傾家蕩產的失態。

“哈哈哈這小子運氣還真是好啊,竟然傍上了這么舍得的一個富婆。”

“可不是嗎?連五個億都舍得出,哪兒好?黑不溜秋的!”

“不是跟你說嗎?說不定他床上功夫好,把人家伺候的舒服”

常宣靈嘿嘿笑道:“你的運氣的確很不錯,隨便找一個爛貨,都對你這么好”

金水瑤已經無所謂了,淩冽面無表情道:“我相信你很快就會對你所說過的話付出代價。”

常宣靈屢次在言語上面惡言重傷,挑釁淩冽的底線,已經被他記下了。

常宣靈臉色一冷,道:“想讓我付出代價,還要有那個本事才行,不過你現在最好先把那五億給付了吧,我可沒有欠賬的習慣。”

淩冽這個時候拿不出來,可是打擊他的一個絕好機會,怎么可能會輕易的放過呢?想立字據,以後再給錢,不可能!

黃少輝也笑道:“是啊淩兄,在咱們天京的地界上面賭石,可沒有賴賬這么一說啊。”

確實,在天京能賭得起石的,哪一個不是非富即貴,以後再給錢?沒人丟的起那個人,當然了,也是因為之前從來沒人賭的這么大,一口氣就五個億的輸贏。

“放心,我也沒有賴賬的習慣,不過”

淩冽斜著眼睛,道:“我好像沒有輸嗎?”

眾人一愣,他還沒有輸,是什么意思?人家專業人員都來估值了,還能有假不成?

“哈哈哈,他的確是沒有賴賬的習慣,但有耍賴皮的習慣!”

“操,真是丟人,竟然不承認想要賴賬!”

“真是好大的狗膽,連黃少跟常大小姐的帳都敢賴,不想活了吧?”

淩冽懶得管這些人的冷嘲熱諷,沖那個玉石師傅道:“把金黃玉全部切出來,重新估值。”

之前被淩冽嚇過一次,雖然覺得他輸了,可玉石師傅不敢說半個不字,麻利的幾刀下去,整個金黃玉全部脫離了石皮。

可是看見完整的金黃玉之後,玉石師傅的眼珠子頓時就瞪了出來,那幾個專業的估值師傅也瞬間傻眼了,死死的盯著金黃玉,驚聲叫道:“這怎么可能?”

眾人都被嚇了一跳,鬼叫鬼叫的,搞什么鬼?“金黃玉裏面有東西!”有眼尖的人指著金黃玉叫道。

大家仔細一看,可不是嗎?半透明的金黃玉之中竟然有東西。

“好像是一顆蛋!”

“不對,是一只鳥!”

“都不對,是一顆蛋,蛋裏面有一只鳥!”

大家都圍了上去,經過仔細的觀察之後,金黃玉之中確實有一顆蛋,而蛋殼是半透明的,蛋裏面有一只鳥,這一只鳥通體金黃,只不過看樣子才剛剛成形,身上的羽毛都還沒有長齊。

難怪那幾個人鬼叫了起來,誰都不會想到金黃玉裏面居然還有一只鳥!

頓時,所有人都懵圈了,這怎么可能呢?金黃玉裏面怎么可能會有東西呢?

有人忍不住問道:“這又該怎么比啊?”

有人道:“廢話,有一只鳥怎么了?還是沒有黃少的大,一樣是輸!”

聽到他的話,幾乎大半的人都跟看白癡似得看了他一眼,而那個家夥頓時也自己閉上了嘴巴。

一個估值專家驚歎道:“難以估計,難以估計啊!”

常宣靈不爽了,叫道:“怎么就難以估計了?不就是一只鳥嗎?而且還是一只死鳥,算起來,還貶低了金黃玉的重量,價值更低才對!”

眾人都是一陣無語,死鳥是死鳥,但那是普通的死鳥嗎?那可是在金黃玉裏面的死鳥啊。

有人想要提醒她,但是卻沒有人敢站出來,應該是生怕激怒了這個刁蠻霸道出了名兒的常家大小姐。

不過金水瑤卻站出來,道:“常大小姐,你可能錯了,這已經算是琥珀的一種了,已經不能用原來的標准來衡量它的價值了。”

“琥珀又怎么樣?我家裏琥珀一大堆,也沒見哪個琥珀值幾千萬的。”常宣靈譏笑道。

“普通的琥珀當然不值幾千萬了,但是金黃玉琥珀就不同了,因為據我所知,想要形成金黃玉最起碼需要萬年以上的時間。”

金水瑤扭頭向一個專業師傅,道:“這位師傅,我說的對嗎?”

“何止萬年,甚至時間可能會更長”

這些師傅都是專業的,對各種玉石翡翠都研究的非常透徹,產於何地,因為什么原因產生的,大致需要多久的時間

按照他的說法,這個金黃玉形成的時間需要萬年以上,也就是說,這一只鳥必定是萬年前的生物。

媽呀,萬年前的生物,那豈不是跟恐龍是一個時代的生物嗎?

如果是這樣的話,它的研究價值根本就不能用金錢來衡量,難以估量,是最正確的說法,要是研究出什么極有價值的東西,那就是價值連城,不,是無價之寶!

這金黃玉的價值本身就不低,再加上一只鳥,在價值對比上面,完全能夠秒殺黃少輝的青田玉!

黃少輝的臉色瞬間變的鐵青,他也是賭石高手,對玉石翡翠的價值有一些涉獵,也清楚自己的青田玉價值不如淩冽的金黃玉。

常宣靈頓時就怒了,叫道:“胡說八道,什么狗屁的萬年琥珀?就是一只不值錢的死鳥,你們輸了!”

眾人都是一陣無語,這輸贏是明擺著的事情,看來這個常大小姐是打算賴賬了,不過卻沒人敢仗義執言,倒是一些想要拍馬屁的人站出來道:

“就是,一只死鳥而已,能值什么錢?”

“不錯,你上大街上面問問,是死鳥值錢還是青田玉值錢?”

“你們要是覺得死鳥值錢,我送你們一車換你們一塊青田玉吧!”

突然,淩冽的腦海之中響起了醉仙女驚異的聲音,叫道:“這是什么東西?一只鳥?”

醉仙女平日裏面根本沒有動靜,這一次主動蹦出來,淩冽興奮的問道:“醉大姐,你知道這是什么鳥嗎?”

“不知道。”

淩冽一陣無語,不過醉仙女馬上就又道:“不過這只鳥的體內蘊含著非常可怕的力量,帶回去,把它孵出來!”

“還能孵出來?”淩冽愣道。

“廢話,它又沒死,當然能孵出來了!”醉仙女道。

淩冽驚駭不已,這一只鳥可是萬年前的生物啊,如果還能孵出來的話,我擦只是想一想都覺得駭人聽聞。

這時,常宣靈蠻橫無理的瞪著眼睛對一個專業估值師傅道:“說,到底是誰贏了?”

那個估值師傅一臉的為難,猶豫了半天,才道:“是黃少贏了。”

現在傻子也知道是淩冽贏了,可是沒有辦法啊,要是那樣說的話,就得罪了常宣靈跟黃少輝,萬一等他們一毛,自己可能就完了。

算了,專業操守也不要了,保命要緊!

“聽見沒有,你們已經輸了,趕緊給錢!”常宣靈囂張的叫道。

“你說我們輸了,就是我們輸了嗎?”

淩冽冷冷一笑,正准備掏出電話撥通了李新華的號碼尋求幫助的時候,這時,幾個年輕人陪同一個白發蒼蒼的老者趕了過來。

那幾個玉石師傅看見老者,頓時恭敬道:“朱老!”

而那些圍觀的紈絝,看見這個老者,也是客氣的稱呼道:“朱老爺子!”

至於常宣靈跟黃少輝看見這個老人也沒有之前那么張揚跋扈了,神情有些緩和。

“聽說出了好東西,快讓我看看。”

朱老爺子興奮的跑了過去,看見大塊的青田玉頓時激動道:“好啊,竟然出了這么大一塊青田玉,最起碼值五千萬,如果拿去拍賣,還會更高!”

聽見朱老爺子這么說,常宣靈立即道:“聽見沒有?連朱老爺子都這么說了。”

但是當朱老爺子看見金黃玉之後,眼珠子頓時冒出了綠光,一把抄在了手裏,激動的渾身發抖道:“怎么可能?這怎么可能?怎么會這樣的東西存在!”

黃少輝的臉色瞬間就變了,道:“朱老爺子,這塊金黃玉價值怎么樣?”

“誰切出來的?誰切出來的?我買了,一個億,兩個億不不不,隨便開價兒,只要不要我的老命,什么都可以拿去!”朱老爺子抱著金黃玉扯著嗓子嚎道。

頓時,全場人的臉上都滿是驚駭。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