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一晚上和四个人一起做,两个人一前一后的上我

一晚上和四个人一起做,两个人一前一后的上我,一個億?兩個億?隨便開價兒?

那就說明剛才那個玉石師傅沒有說錯,這個金黃玉的價值真的是難以估計,無論開多高的價格都不過分。

“呃老人家,這金黃玉是切出來的。”淩冽站出來道。

朱老爺子立即一把就握住了淩冽的胳膊,道:“小夥子,你說,多少錢賣給我?我錢不多,也就兩億多,給你了,還有幾處房產,雖然不值錢,但多少能抵一點兒,另外我把我孫女也送給你,怎么樣?”

淩冽一陣狂暈,這老頭兒未免也太多激動了吧?連自己錢跟房子不要了不算,連孫女兒都往外送。

他不知道的是,這個朱老爺子在業界可是傳奇般的人物,在玉石鑒定上面是一代宗師,對玉石翡翠癡迷到了極點兒,所以,聽說這裏出了好東西,才立即跑了過來。

不過,他這一輩子什么樣的好寶貝沒有見過?一般的寶貝已經對他沒什么太大的吸引力了,那么大一塊青田玉雖然珍貴,在他看來也算不得什么。

倒是淩冽這一塊金黃玉,拋開金黃玉本身的價值不說,裏面還有一只鳥,那可是萬年前的鳥啊,這令金黃玉瞬間變成了無與倫比的奇石,對朱老頭兒有著致命的誘惑力,傾家蕩產也要得到手。

“咳咳老人家,我暫時不缺錢,所以,我也沒有打算出售。”淩冽道。

醉仙女都非常的重視,淩冽當然不會賣了,說不定裏面孵出來一只鳳凰來呢?

就算不是鳳凰,只是一只麻雀,那也是萬年前的麻雀,全世界就這么一只,花錢可是買不到的。

“什么?你不賣?你小子居然敢說不賣給我?你知道我是誰嗎?”朱老頭兒頓時就毛了,差一點兒就跳了起來。

淩冽鬱悶道:“老人家,你該不會是想要搶吧?”

朱老頭兒眼珠子瞪的溜溜圓,怒道:“如果老子再年輕三十年,能打贏你的話,肯定就搶了!”

淩冽想笑,雖然這個老頭兒看起來凶巴巴的,但不是壞人,就笑道:“不過老爺子要是喜歡的話,可以讓你先玩幾天。”

朱老頭兒一聽,眼珠子頓時一亮,道:“真的?你就不怕我跑了?”

淩冽搖頭道:“不怕,我相信老爺子的人品。”

“算你小子識相!”

朱老頭兒咧嘴一笑,伸手在淩冽的肩膀上面拍了拍,道:“不錯,有眼力色兒,合老子的胃口,有空去我家,我把我孫女兒介紹給你,胸大,屁股大,腿還長”

淩冽滿頭的黑線,連忙打住,道:“老爺子,你孫女兒的腿長不長,咱們先不提,我正在跟人賭石呢,你得先幫我估一個價兒啊!”

“估什么價兒?這樣的奇石,怎么能估價呢?”朱老頭兒不爽道。

“那也得估價啊,不然我怎么知道對方得賠我多少錢呢?”淩冽道。

朱老頭兒砸吧一下嘴巴道:“那就估個五億吧,因為我全部身家加起來估計也就只能估五億了,要是我能有十億的身價就是十億,有一百億就估一百億”

眾人都是一陣狂暈,這老頭兒是越說越沒邊兒了,不過懂行的人都知道,淩冽的金黃玉的確難以用金錢來衡量。

黃少輝差一點兒就癱在了地上,五億,十倍就是五十億,媽呀,就算把整個黃家給賣了,也不值五十億啊!

常宣靈蹦了起來,指著朱老頭兒,叫道:“老頭子,你瞎說什么?一只破死鳥,你說值五億,你老年癡呆吧?”

朱老頭兒的臉色瞬間就寒了下來,道:“丫頭,我是老年癡呆了,但也輪不到你這個小輩來說!”

他的身份不一般,不然的話,眼前這些人也不會這么重視他。

“我就說你了,又怎么了?別以為背後有孟家給你撐腰,就有什么了不起的,孟家在我們景家面前算個屁啊!”常宣靈怒道。

聽見這話,全場人的臉色都變了。

朱老頭兒是氣的渾身直發抖,淩冽冷聲道:“願賭服輸,你有意見嗎?”

“野種,你說誰”

常宣靈罵了起來,可是罵到一半,淩冽突然伸手就是一個大嘴巴子抽了過去。

啪!

清脆的聲音響起,常宣靈腳下一個踉蹌,淩冽出手不是很重,但是她的臉上還是出現了手掌印。

懵了,常宣靈懵了,黃少輝懵了,全場的人都懵了!

淩冽打了常宣靈?打了常家的大小姐!

媽呀,他難道是瘋了嗎?竟然敢打常家的大小姐,我擦,這是要上天啊!

他難道就不怕常家的報複嗎?

“你敢打我,你個野種”常宣靈渾身都在顫抖。

啪!

淩冽又一個大嘴巴子抽了過去,這一次直接將常宣靈抽的摔倒在了地上,直接將她抽懵了,半天沒有反應。

嘶!

全場都是倒吸了一口冷氣,竟然這樣對待常家大小姐,要知道,常宣靈是一個女孩子,這樣對她,比抽一個男人更加難堪,而且她的身份還擺在那兒呢。

女孩子有的時候心眼本身就比男人的之後,必定會招來她瘋狂的報複。

“小雜種,你好大的膽子,敢打常”

反應過來之後,有人忍不住大聲叫罵,而罵到一半,淩冽突然動了,他的動作太快,瞬間就消失在了原地,再一次出現的時候,已經站在了人群之中。

砰!砰!砰!

幾個青年被踹出了人群之中,淩冽站出來沖過去,揚起大手就是一陣狂抽!

“雜種,你敢打我”

啪!

“混蛋,你找死!”

啪!

“你死定了”

啪啪啪!

這些不停的叫罵,淩冽不停的狂抽,出手一次比一次重,沒幾下這幾個家夥就變成了豬頭,罵不出來聲音,倒在地上都快不冒氣了。

淩冽扭頭看向黃少輝,滿臉的凶光,嚇得他一哆嗦,道:“淩冽,你想幹什么?我可沒有罵你!”

“我知道你罵我,但你心裏罵了,我聽見了。”

淩冽說完,一個大腳將黃少輝踹翻在地上,上前劈裏啪啦就是一陣胖揍,下手比之前那幾個家夥狠多了。

看見這一幕,在場所有人都是傻眼了,完了,這一次天都要捅破了。將黃少輝揍的不冒氣了之後,淩冽目露凶光的扭頭向人群之中看去,把所有人都給嚇了一跳,這家夥完全就是一個瘋子啊。

雖然常宣靈跟黃少輝是罪魁禍首,但是剛才有幾個嘴賤的家夥一個勁兒的在那裏滿嘴汙言穢語,最放肆的已經被淩冽教訓了,但是還有不少人剛才嘴裏也噴過大便,他不打算放過一個。

而就在這個時候,常宣靈總算是清醒了過來,尖著嗓子叫道:“混蛋,你敢打我,你竟然敢打我,來人啊,給我殺了他,我要他死”

常家在天京橫行無忌,他常宣靈在天京就跟小公主一樣,今天竟然在這裏挨打了,而且還是一個令自己無比厭惡的人,她已經失去了理智!

兩道淩厲的氣息散發了出來,只見兩個中年人動作極快的出現在了常宣靈的身前,他們倆是負責保護常宣靈的高手,他們沒有想到在這種場合竟然會有人敢對常宣靈出手,所以就守在了外面。

“殺了他,給我殺了他!”這個時候常宣靈頭發散亂,就一個瘋婆子一樣。

“好大的膽子,竟然敢對常家的人出手,你找死!”一個中年人厲聲道,身上的殺機蔓延了出來。

淩冽卻一聲一冷笑,道:“我看找死的人是你們才對,難道你們不知道身為一個武者,對普通人動殺機,是什么罪嗎?”

“大膽!”

兩個中年人臉色一陣陰沉,雖然聽到了淩冽的的警告,但是依然向淩冽撲殺了過去。

“給我滾!”

淩冽一跺腳,兩個中年人立即口噴鮮血倒飛了出去,重重的摔在地上,爬了半天都沒有爬起來。

一個中年人頓時面如死灰,道:“你你你廢了我們的武功!”

以他們的實力,不至於受到這種程度的攻擊卻爬不起來,他們爬不起來的原因是氣海已經被淩冽震碎,由一個高手變成了廢人,當然沒有力氣爬起來了。

身為一個武者,而且還是保鏢類型的,武功被廢,就等於失去了一切,他們的天都要塌了。

“你好狠,常家是絕對不會放過你的,就算是逃到天涯海角,你也必死無疑!”兩人心中對淩冽充滿了滔天恨意,咬牙切齒道。

“我不殺你們,是因為你們還罪不至死,如果再敢放肆,我不介意大開殺戒。”

淩冽眼中滿是不屑,道:“我要殺的人,景家保不住,常家也一樣保不住!”

“你是你?”

兩人終於認出了淩冽,跟很多人一樣,雖然知道淩冽,但是並不是太熟悉,加上淩冽現在換了一身衣服,氣質都變了,就跟換了一個人似得。

“滾!”淩冽冷聲道。

兩個中年人一臉的驚恐,立即從地上爬起來,相互攙扶著急匆匆離開了,確實,淩冽身為執法長老,直接殺進了景家都能全身而退,如果想要在這裏幹掉他們,更不是事兒。

真把淩冽惹急了,淩冽是真的會殺人!

看見這一幕,圍觀的人都懵圈了,我擦,這是什么情況?一個滾,景家的人就真的滾了,連常宣靈這個主子都不管不顧了。

瞬間很多人都已經猜到了什么,媽的,這小子絕對是一個猛人,敢這樣跟常家杠的人還不夠猛嗎?

常宣靈也是傻眼了,淩冽殺進景家之後又全身而退的事情她是知道的,但卻不知道內情,當然也不知道淩冽執法者的身份對武者有著什么樣的威懾力。

她以為在這裏就算是把淩冽幹掉都沒所謂,哪兒知道她的兩個保鏢在淩冽面前簡直就跟死狗一樣,被人呵斥一句,竟然就跑了。

“叫孟慶隆給我滾出來!”常宣靈鐵青著臉叫道。

她話音剛落,就看見一個身材微胖的中年人笑眯眯的從人群之中鑽了出來,道:“來了,來了,我來了,常大小姐有何吩咐?”

這個中年人正是黑市的負責人,總管這裏的一切事物,

看見眼前這一幕,孟慶隆頓時滿臉驚訝道:“呀這是神馬情況?常大小姐,您這是咋啦?還有黃少,哎呦,是不是摔跤了?摔的這么嚴重”

眾人一陣想要噴血的沖動,你特么的摔跤能摔成這樣嗎?你摔一個給我看看?

雖然孟慶隆滿臉的震驚,不過聰明人都知道這死胖子根本是在做戲,他是這裏的負責人,任何的風吹草動都逃不過他的法眼,估計早就躲在一邊看戲呢,只是不出願意出頭而已。

“你眼睛瞎了嗎?誰摔跤了?”

常宣靈大聲叫罵的指著淩冽,道:“是他,是他打了我們,立即給我抓起來,否則的話,你這黑市也不用開了。”

面對常家大小姐的威脅,沒有人敢不當回事兒,就算是這個孟慶隆有著強大的後台也不管用,因為不會有任何一個勢力會輕易的得罪常家。

可是這一次孟慶隆卻突然滿臉的為難道:“常大小姐,我看這裏面是不是有什么誤會啊?淩先生可是咱們的至尊貴賓,怎么可能會幹出這種暴力的事情來呢?”

至尊貴賓?

現場的人都是一臉的懵逼,黑市的至尊貴賓可是如雷灌耳啊,因為每一個能成為至尊貴賓的人,要么有著極高的威望,要么就是有著通天的權勢。

就拿常家來說吧,也只有常家兩個老爺子跟現任常家的家主才有這個身份,就連常龍都沒有這個資格,而且這個身份還不是隨隨便便就能給的。

黑市的股東有很多家,想要成果至尊貴賓,必須要超過三家的大股東一致同意才能通過,可是現在淩冽居然是這裏的至尊貴賓。

“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他憑什么?”有人不服氣的叫道。

不光是他,在場所有人幾乎都不願意相信,就算是知道淩冽身份的人都覺得他還沒有這個資格。

“怎么就不可能了?我們大小姐親自同意的,還能有假?”孟慶隆道。

“就算是這樣,也只是她一個人而已!”有人道。

“誰說只有她一個了,難道我們就沒有這個資格嗎?”一道聲音插了進來。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