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多人一起换着做,四家换着干,一家四口换着干

多人一起换着做,四家换着干,一家四口换着干,眾人扭頭看去,只見兩個青年在一群人陪同下走了過來,看見這兩個人,所有人都是一愣,有人叫道:“是陸二少,還有李先生!”

來的正是陸子樂跟李新華,一個陸家的二少爺,另一個則是整個東南亞商業上面的王者,無一不是風雲人物,無論走到哪裏都是受人矚目。

孟慶隆笑嘻嘻道:“對了,不光我們家大小姐,還有陸二少跟李先生一致同意淩先生成為黑市的至尊會員!”

陸家跟李先生都是黑市的控股大股東,有著決策權,自然有資格決定誰是至尊貴賓了。

轟!

無聲的爆炸從人群之中炸開了,一個個都是下巴都快驚的掉在了地上,竟然這兩個大神也同意淩冽成為至尊會員,買了個表的,這小子究竟是誰啊?

更加懵的是常宣靈,一張臉都紅的快滴出血來了,是氣的。

“陸子樂,李新華,你們是想跟我做對嗎?”常宣靈咬牙道。

李新華微笑道:“常小姐嚴重了,我相信這裏面應該是一個誤會,大家都是朋友,我們為什么不能坐下來好好聊聊呢?”

陸子樂也面帶和善的笑容,道:“宣靈姐,淩大哥是我的朋友,這件事情是一場誤會,就這么算了吧,我代他向你賠罪,不要生氣了。”

聽到兩人的話,人群又一次炸開了。

“怎么可能?他竟然是李先生跟陸二少的朋友,甚至孟家的大小姐也護著他,他配嗎?”

雖然大多數的人都傾向常家這邊,對淩冽充滿了惡意,但並不是所有人都是心存歹毒的心思,有人道:“配,他當然配了!”

“憑什么?”

“就憑他是淩冽,就憑他是小醫王,就憑他是淩戰之子,就憑他殺進景家,全身而退”

聽到這一竄話之後,全場所有人都懵逼了,有人幾乎是跳起來叫道:“什么?他就是淩冽?”

這段時間有關淩冽的傳說實在是太多了,首先是他的身份就引起了轟動,接著就是他在李新華的包裝下,成為人盡皆知的小醫王。

但是最令人乍舌的卻是,他殺進景家,打殘了景城,狂抽景家三老太爺景陽為,之後揚長而去!

這簡直就是你逆天的行為!

之前有人傳言,天京有五龍,現在改成了六龍!

但是很多人卻覺得這個淩冽比五龍更加的傳奇,更加的凶猛瘋狂,要是給每一個人都冠上一個名號的話,淩冽無疑就是一條狂龍!

可能過了今天之後,淩冽就真的會被人稱為狂龍了!

之前因為嘴賤被淩冽抽翻在地上的家夥,一開始還想著要怎么報複,想要要淩冽生不如死,但是得知他的身份之後,這幾個家夥都是兩眼一黑,沒有被淩冽揍暈過去,倒是被嚇暈了過去。

媽呀,老子這是眼睛瞎了嗎?竟然惹上這一尊殺神。

他們的身份跟背景都不簡單,可是跟景城還是差了十萬八千裏,淩冽敢沖進人家家裏把人家打成廢人,要是想把他們弄死,他們哭都找不到廁所。

瞬間,所有人看向淩冽的眼神都變了,有驚恐,有驚駭,也有狂熱!

驚恐,是因為有些人差一點兒就跟之前那幾個家夥去打擊淩冽了,驚駭的是,他們竟然見到了這個傳說中的人物。

狂熱的則是,當年淩戰實在是太過耀眼了不知道是多少人心目中的偶像,哪怕是過了二十年,依然有不少人在聽過他的事跡之後將他當作神一樣來崇拜。

二十年過去了,淩戰不知所蹤,他們不能相見,無比的遺憾,但他們卻見到了偶像的兒子,他們的心情怎么能夠平靜呢?

總之,在場再也沒有一個人敢用充滿敵意的目光看著淩冽,就算心裏面有敵意,也不敢表露出來,生怕招惹到了淩冽,他們跟景城,常宣靈以及黃少輝比起來,連屁都不算一個。

“好,好,好,今天這一筆賬,我常宣靈記下了。”常宣靈看著陸子樂跟李新華氣的渾身顫抖道。

有孟家,陸家跟李家同時護著淩冽,她根本不可能動的了淩冽。

“希望有人能護著你一輩子!”常宣靈帶著深深的怨恨沖淩冽說完一句之後離開了。

在她看來,如果沒有人護著淩冽,想要弄死他易如反掌。

常宣靈走了,那幾個被淩冽抽暈的家夥立即從地上爬起來,扶著黃少輝也跑了,不光是他們,還有一些剛才也曾出言打擊過淩冽的人,感覺到害怕,跟著都走了,現成瞬間就跑了一半兒的人。

李新華苦笑道:“你小子還真是一個惹禍精啊,估計今天是最冷清的一場拍賣會了。”

可不是嗎?黑市的拍賣會裏面珍品無數,不知道多少人想要進來,就算是買不到,開開眼界也好,現在倒好,被淩冽嚇走了一半兒的人。

淩冽攤開雙手,滿臉鬱悶道:“我也不想的啊,是他們來欺負我,跟我可沒有一毛錢的關系。”

想到孟慶隆剛才說的那個什么大小姐,不由好奇的問道:“孟總,你們家大小姐是誰?我們認識嗎?”

孟慶隆慌忙點頭道:“認識,認識,當然認識了,她可是你的”

說到一半兒,孟慶隆突然捂住了嘴巴,訕訕的笑道:“淩少,大小姐可是親自囑咐過,暫時不能把她的身份告訴你。”

淩冽又看向陸子樂跟李新華,陸子樂連忙擺手道:“別問我,那丫頭凶著呢,我可惹不起。”

李新華也道:“連子樂都惹不起她,我就更惹不起她,你就別問了,到時候你自然就知道了。”

其實他們不說,淩冽也隱約猜到是誰了,只是沒想到孟家竟然也是黑市這么龐大的勢力控制住之一。

拍賣會要開始了,就在這個時候,一個青年神情激動的跑了過來,道:“淩淩少,我叫顧長青”

他還沒有說完,一個大個兒青年就一把推開了他,粗著大嗓門道:“淩少,我叫穀千明,當年我最崇拜淩老爺子,你也不差,從今以後,你就是我大哥了!”“大哥,以後我就是你的人了,我叫”

剩下的人,幾乎有一半兒都一擁而上,將淩冽給淹沒了,一個個將胸脯拍的噔噔響,要鞍前馬後的給淩冽當小弟。

這些人要么是佩服淩冽的人品,就是崇拜淩冽所幹出來的猛事,但淩冽認為更多的則是,這些人要么是崇拜當年的淩戰,要么就是父輩之間跟淩戰有交情。

而在這種時候,他們敢與淩冽交往,第一原因他們是不懼常家這些超級勢力,其次,他們就是在宣布自己的立場。

淩冽已經無形之中形成了一股凝聚力,這些人一旦聯合起來,必定是一股強大的力量,淩冽班底的組建已經開始了。

這些人裏面就屬那個顧長青跟穀千明最為熱情,跟在淩冽的身前就跟狗腿子似得,死活不願意走,沒有辦法,淩冽只好讓他們跟著了。

“去去去,都走開,沒見老大要辦事兒嗎?走遠點兒!”

“讓道,讓道,沒見老大要走了嗎?擋著道幹什么,一點兒眼裏色沒有!”

兩人牛逼哄哄的在前面開道兒,尾巴都快翹上天了,走路一搖三晃的,就跟一對護法金剛似得。

這裏的事情解決了,陸子樂就跟李新華離開了,拍賣會馬上就要開始,他們還有一些事情要去做。

跟著顧長青還有穀千明,只見兩人不停的盯著金水瑤看。

淩冽的臉色變的有些陰沉起來,道:“你們給我記住,金總是我的朋友,你們最後將你們那齷蹉的心思收起來。”

他以為他們兩個跟之前那些人一樣瞧不起金水瑤,以為她是一個被景城玩弄過的下賤女人。

兩人一聽,顧長青慌忙道:“老大,你可別誤會啊,我們怎么可能會有什么齷蹉想法?金總其實一直是我們欽慕的對象,可沒有覺得咱們這些整天遊手好閑,混吃等人的紈絝比她高貴到哪兒去。”

穀千明也道:“是啊老大,金總之前的事兒我們又不是不知道,完全是景城那混蛋不是東西,強取豪奪而已,她也是身不由己,我們怎么會瞧不起她呢?”

聽到兩人這么說,淩冽盯著他們,發現他們說這些話並不是敷衍,點點頭道:“這樣就最好不過了。”

看見這一幕,金水瑤渾身輕微的一顫,扭頭看了看淩冽,輕咬嘴唇,目光之中像是有淚花兒在閃爍,很快目光之中就充滿了堅定。

跟著顧長青兩人走進電梯,一路下行來到地下層,只見裏面有著龐大的空間,足足有一個足球場那么大,裏面裝修的是金碧輝煌,燈火通明,如果一個普通人進來,估計都會以為自己進入到了皇宮之中。

座位上面已經坐滿了人,幾乎找不到空位了,可是當看見淩冽等人進來之後,一個青年頓時兩眼一亮,跑過來點頭哈腰道:“淩少,來來來,這裏有位置,是我老早就給你搶好的,快點兒坐下。”

淩冽也不客氣,走上前坐下,可是座位只有一個,正在想該怎么解決的時候,只見坐在他旁邊的那些人本來坐的好好的,看見他之後,都是臉色一變,站起來拔腿就跑。

剛才這些人在外面都看見了淩冽是怎么凶神惡煞的,這些人其中有不少對淩冽產生過敵意,這個時候看見他心裏就發毛,哪兒敢坐在他身邊,不跑才怪呢。

本來坐的滿滿的,瞬間,淩冽身邊的那些位置就空了。

淩冽一陣無語,之前在外面就已經嚇跑了不少人,這一次該不會又嚇跑不少人吧?到時候估計這一場拍賣會都要黃了。

可是他正琢磨這事兒,顧長青他們剛剛坐下來的時候,頓時原本坐在別的位置上面的人都是紛紛跑了過來,一臉媚笑的道:“淩少,我叫”

“淩少,不,老大,您就收了我吧”

“老大,收我,以後我保證忠心耿耿,你讓我打狗,我絕不攆雞”

有怕淩冽的,但也有想要巴結淩冽的,那些空座位瞬間就坐滿了,有些沒有搶到位置的,為了一個位置差一點兒就打了起來。

在一個裝扮優雅的房間之中,一個紮著馬尾的清秀女孩盯著屏幕上面的淩冽,氣鼓鼓道:“大壞蛋,這么快就泡到一個大美女,色狼,淫賊,采花賊”

清秀女孩氣的直跺腳,坐在她身邊的一個黑衣女子卻抿嘴笑道:“你可別忘了,你只是他的學生,又不是他的女朋友,他泡誰,跟你可沒有關系!”

清秀女孩撇嘴道:“我是替你生氣好不好?這個混蛋可是你內定的,現在到處采花,你就不生氣?”

黑衣女子一身女王的氣息,可是在清秀女孩身前,卻是一臉的溫和,道:“我哪兒你這個大小姐重要?就算是我內定的,你想要,我也不敢跟你搶啊,讓給你了。”

“我呸,我才不要這個大壞蛋呢,還是你自己留著吧。”清秀女孩怒道。

“你不要?”

黑衣女子點點頭道:“既然你真的不要,那我就下手了,以後你就可以改口叫他姐夫了。”

清秀女孩頓時就傻眼了,伸出手在黑衣女子的眼前晃了晃,道:“姐,我沒有聽錯吧?這是你應該說出來的話嗎?”

“為什么這么說?”黑衣女子問道。

清秀女孩叫道:“你可是女王耶,那么多翩翩貴公子你都看不上,竟然會看上這么黑不溜秋的土老帽兒?”

黑衣女子笑道:“好像看上這個黑不溜秋的土老帽兒的不止我一個吧?”

“瞎說,我才沒有看上他。”清秀女孩不承認。

“那你告訴我,當初沒有人能夠留下你,現在你卻主動回到天京,究竟是為了什么?除了他,還有別的原因嗎?”黑衣女子問道。

清秀女孩頓時一陣沉默,良久之後,問道:“他真的是那個人嗎?”

黑衣女子搖頭歎息道:“他是不是我的那個人對你來說並不重要的,你只需要知道,他是不是你的那個人就足夠了。”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