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岳丈大人睡了我,让女婿千我

岳丈大人睡了我,让女婿千我,不過好在車子夠高級,沒有爆炸,從卡車裏面走下來幾個戴著面具的黑衣人,走到車子跟前,一個黑衣人竟然徒手將車子掀了過來,只見裏面的所有人都人昏厥了過去。

其中一人口中發出刺耳的聲音,道:“把人全部帶走。”

當穀千明等人醒過來的時候,發現四人都身處在一個昏暗的房間之中,牆壁竟然是用鋼鐵打造出來的,他們被人囚禁了。

金水瑤醒來之後,看見淩冽竟然還處在昏迷之中,神色慌張道:“淩冽,淩冽,你醒醒啊!”

顧長青跟穀千明也慌了,跑過去,叫道:“老大,老大,你怎么了?快點兒醒醒啊!”

他們檢查了一下淩冽,發現他身上並沒有傷勢,可是就是怎么都叫不醒,像是徹底的昏死過去一樣。

“嘿嘿,不用叫了,就算叫醒過來,他也活不成。”一道陰惻惻的聲音響起。

三人抬頭一看,只見房間鐵門的小窗口處站著一個滿臉陰毒的青年,顧長青頓時就怒了,道:“黃少輝,你想幹什么?”

他們的背景雖然不如黃家,但是也差不了多少,在天京有一個規矩,雙方可以爭鬥,但是誰都不會做的太過分,否則的話,就會引發雙方家族的矛盾,而每一個家族的背後都有一層龐大的關系,到時候說不定就會引發大規模的爭鬥,這是誰都不願意看到的局面。

現在黃少輝引發車禍,然後將他們囚禁,顯然是已經越過這一刀底線。

“你覺得我想幹什么呢?”黃少輝的眼中滿是陰狠的殺機。

穀千明臉色一變,道:“黃少輝,你敢,你要是敢動我們,顧家跟穀家一定不會放過你的。”

顧家跟穀家或許都比黃家差一截兒,但是差的不多,如果兩家一起聯手,黃家根本就招架不住。

“如果你們死了,顧家跟穀家又怎么可能知道這件事情是我做的呢?”黃少輝陰笑道。

顧長青跟穀千明的神色充滿了驚慌,黃少輝竟然動了殺機,如果把他們幹掉的話,他們的家族找不到證據,的確很難對黃家下手。

“黃少輝,你跟老大之間雖然過激了一點兒,但卻是意氣之爭,如果你今天殺了人,總有一天會敗露的,你想過那一天的後果嗎?就算你不怕顧家跟穀家,但你能承受得了鈞帥的怒火?”顧長青冷靜下來道。

“當然想過,這件事情肯定瞞不住,但到那個時候龍鈞那個老家夥是不是還活著都不一定了。”黃少輝冷聲道。

顧長青跟穀千明都不淡定了,黃少輝竟然敢這樣說龍鈞,要是傳了出去,可是大逆不道的,看來他已經到瘋狂的地步。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一個身材魁梧的黑衣俊挺青年大步走了進來,黃少輝的身體立即站的筆直,低頭恭敬道:“少爺!”

看見這個黑衣青年,顧長青跟穀千明都愣住了,黃少輝竟然叫這個人少爺?

黃少輝在天京的地位不低了,從他能跟常宣靈走在一起就能看的出來,縱然比不上常龍那些人,差的也絕對不遠,竟然甘心情願的叫一個人少爺,那姿態分明就是一個奴才。

媽的,究竟是什么樣的人物能讓黃少輝甘願當一條走狗,可能就算是五龍都做不到吧,而這個青年是完全陌生的,絕對不是五龍之一。

而如此年輕,能有著這樣權勢的人,除了天京五龍還有誰?

黑衣青年面帶微笑,道:“我要的東西找到了嗎?”

黃少輝頓時渾身一顫,戰戰兢兢道:“東西已經找到了,但是好像出現了一些問題。”

“什么問題?”黑衣青年問道。

黃少輝拿出兩樣東西,正是之前淩冽所有的金黃玉跟石桃,只不過現在樣子全都變了,金黃玉完全失去了光澤,而石桃也裂開了,這分明就是兩塊沒有用的石頭。

黑衣青年接過石頭,喃喃道:“靈氣盡失,陰陽混沌之氣也完全不見了”

砰!

黑衣青年沒動,黃少輝的身體卻突然飛了起來,口中噴出一口鮮血,像一條死狗一樣滾落在了地上。

但他不敢躺著,慌忙從地上爬起來,連嘴上的血跡都不敢去擦,爬到黑衣青年的跟前,哀求道:“少爺,是我辦事不利,我願意接受懲罰,但只求給我一個戴罪立功的機會!”

看見眼前這一幕,顧長青等人都是滿臉的駭然,他們從來都沒有想過以黃少輝的身份竟然會對一個人這般卑躬屈膝。

黑衣青年臉上掛著笑容,但是眼中的光芒卻越來越冷,那一瞬間,整個空間的溫度好像瞬間降至零度,金水瑤差一點兒就昏厥了過去。

“哼,留你一條狗命,好自為之吧!”

話音一落,黑衣青年的身影突然就憑空消失了,就像是從來沒有出現過一樣。

頂層的天台上面,夜風吹起,白衣青年笑道:“一無所獲?”

黑衣青年搖頭道:“蟠桃裏面的陰陽混沌之氣已經消失了,可能被淩冽吸走,為什么要阻止我?”

白衣青年道:“現在我們還動不了他,否則,接下來的代價我們承受不起!”

“難道龍鈞那個老家夥真的有這樣的能量嗎?”黑衣青年不甘道。

“千萬不要小看龍鈞這一輩人,你很清楚,只要他一天不死,他的能量就無窮的,因為,包括我,都對他充滿了敬仰!”白衣青年贊歎道。

是啊,就連敵人都會敬仰的人,能量究竟有多么的可怕?

黑衣青年走了半天之後,黃少輝才從地上爬起來,擦幹嘴角的血跡,盯著顧長青等人,獰笑道:“看來,你們的死期到了。”

顧長青等人都慌了,道:“黃少輝,你真的敢殺人?”

“沒辦法,少爺覺得你們沒用了,這樣的話,你們也沒有活著的價值了。”

黃少輝嘿嘿笑道:“不過你們放心,我不會讓你們死的很快,來人,給我開門!”

戴著面具的黑衣人打開了鐵門,黃少輝走了進來,穀千明沖了上去,怒道:“狗日的,老子先弄死你!”顧長青也繞到了黃少輝的身後,一拳砸了過去。

砰!砰!

兩個人連黃少輝的衣角都沒有碰到,就直接飛了出去,只見在黃少輝的身前站著兩個帶著面具的黑衣人,身上散發著可怕的陰森氣息,令人忍不住覺得顫栗。

黃少輝嘿嘿笑道:“本來你們誰都活不成的,不過現在我改變了主意,給你們一個機會,只要你們以後肯聽我的,當我的狗,你們不但能夠活下去,可能還會活的更好。”

“我呸,想讓老子當你的狗,做夢吧你。”顧長青道。

穀千明更是怒罵道:“黃少輝,你特么的是個什么東西?連自己親爹是誰都不知道,也配讓老子當你的狗?”

啪!

黃少輝一記耳光抽了過去,眼中滿是陰冷的殺機,這件事情一直都是他的忌諱,他想殺了穀千明,但最終還是忍住了,道:“既然這樣,那我就換一個條件,只要你們誰殺了淩冽,我就放他走!”

黃少輝雖然仗著自己的家世,橫行無忌,但到現在還沒有翻船,說明他並不是一個完全沒有腦子的白癡。

之前他可以肆無忌憚,因為他有很大的一章,但是他好像任務失敗了,他不能保證自己一定能夠會得到庇佑,如果到時候沒人庇佑他,黃家,根本擋不住龍鈞的怒火。

淩冽必須死,可是並不一定非得死在他的手上。

不管是顧長青還是穀千明,又亦或是金水瑤,只要他們任何一個人動手殺了淩冽,他都可以把責任推個幹淨。

聽到黃少輝的提議,三人都是臉色一變,他們知道黃少輝不是在開玩笑,既然敢開車撞他們,把他們囚禁在這裏,說明他已經動了殺心,根本沒想過要放他們走,否則的話,接下來黃少輝承受不了兩家的怒火。

但是現在黃少輝提出這樣的要求,可能是他們唯一活下去的生機了。

不殺,黃少輝就會滅口,他們活不成,殺了,他們就能離開,但是卻要背上殺害淩冽的罪名,等著被龍鈞報複。

怎么看兩個都不是一個好選擇,但是如果非得選一個的話,可能後者才有一線生機。

“怎么樣?只要你們誰動手,放心,我是絕對不會泄漏出去的。”黃少輝嘿嘿笑道。

三人臉上的表情都是陰晴不定,但是很快,他們臉上的表情都統一了起來,那是一種絕然。

顧長青冷笑道:“黃少輝,少打你的小算盤了,你知道我爸跟跟淩戰淩老爺子是什么關系嗎?他救過我爸的命,我爸跟我說過,淩冽有任何要求,我都要肝腦塗地,現在你要我殺他,我爸饒不了我,我顧家的祖宗也饒不了我!”

穀千明也是譏笑道:“黃少輝,別以為任何人都跟你一樣貪生怕死,淩戰淩老爺子是老子最崇拜的人,我爹曾是他手底下的兵,我可以死,但是我絕對幹不出這種禽獸不如的事情來。”

兩人之所以義無反顧的願意跟隨淩冽,最根本的原因就是他們的父輩都跟淩戰有著莫逆的關系,其實,他們根本就是受命前來追隨淩冽。

在一層意義上面講,他們其實是來報恩的,現在讓他們殺害恩人的兒子,他們怎么可能下得了手?

黃少輝面色陰沉,扭頭看向金水瑤,道:“金總,我想你應該很樂意下這個手吧?”

在他看來,金水瑤是景城玩膩了的女人,這樣的女人為了利益可以出賣自己的身體,為了活命,出賣自己的良知也並不奇怪吧?

跟顧長青還有穀千明相比,金水瑤這個弱女子從頭到尾竟然顯得比他們還要淡定,聽見黃少輝的話之後,卻笑道:“黃少,是不是覺得像我這種下賤的女人,為了利益,為了活命,什么樣的事情都能做的出來?”

“難道不是嗎?”

金水瑤點點頭道:“你說的不錯,之前我的確是一個下賤的女人,為了利益,我甘心成為景城的玩物,為了利益,可以出賣自己的身體,自己的尊嚴,為了活命,殺一個人也並不奇怪吧?”

聽到金水瑤的話,顧長青跟穀千明頓時就怒了。

“金水瑤,你在說什么?”顧長青冷聲道。

穀千明厲聲道:“婊子無情,戲子無義,金水瑤,沒有老大,估計你早就被景城給玩死了!”

在他們看來,淩冽對金水瑤有過大恩,現在金水瑤卻為了活命要殺淩冽,實在是忘恩負義,豬狗不如。

對於兩人的謾罵,金水瑤一點兒也不介意,道:“是啊,之前我的確是一個婊子,在床上景城就是這樣叫我的,婊子的確無情,但是現在因為淩冽,我離開了景城,沒有景城,我是金水瑤,我不是婊子。”

“既然我不是婊子了,那我就不能無情,我不能殺害自己的恩人,殺害自己的朋友!”

“黃少,我不殺他,你就會殺我,那就殺吧,最起碼就算我現在死了,也沒什么,在我看來,做一個死人,比做一個活著的婊子有尊嚴多了。”

三人都震驚了,沒想到金水瑤會說出這樣的話來。

黃少輝一愣之後,獰笑道:“好啊,一個被人玩爛了的女人在這個時候竟然還跟我裝起貞潔烈女來了,不過,我覺得你這根本就是癡心妄想,把她給我帶走。”

一個黑衣人上前,將金水瑤抓在了手中,顧長青怒道:“黃少輝,你想幹什么?”

黃少輝伸出手撫摸一下金水瑤的臉頰,嘿嘿笑道:“雖然已經被景城玩爛了,但不得不說是一個尤物,如果就這樣殺了,豈不是太可惜了?”

“黃少輝,你敢?”穀千明厲聲道。

黃少輝要把金水瑤帶走,接下來肯定會要承受比死還要痛苦的淩辱。

“我到底敢不敢,你們是看不到了,給我殺了他們!”黃少輝帶著金水瑤離開了。

房間之中剩下的一個黑衣人看向顧長青跟穀千明,猩紅的雙眼之中透發出森寒的殺機。

穀千明道:“長青,護著老大,我來對付他!”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