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这是我妈妈 我有机会吗,我怀了儿子小孩怎么办

这是我妈妈 我有机会吗,我怀了儿子小孩怎么办,看來當初淩戰跟黃海明之間的仇怨確實夠深的啊,不過父債子還,黃海明想要報仇,淩冽就一力承擔下來。

“小雜種,你太放肆了,你以為有鈞帥護著你,你就可以胡作非為了嗎?”黃海明厲聲道。

淩冽臉色陰沉道:“黃海明,你記住,該這樣罵我的人從來都沒有好下場。”

如果換成旁人,淩冽早就大嘴巴子抽過去了,可是卻不能這樣對待黃海明,只是因為黃海明現在是正部級,一品大員,如果沒有正當的理由,襲擊這樣的高官,按照中華的法律條令,跟叛國沒什么太大的區別。

“沒有好下場?我看沒有好下場的是你吧?”

黃海明冷聲笑道:“當年淩戰帶著你這個小賤種逃了,沒想到你居然活了下來,不但不好好的珍惜,竟然不知道死活的回來。”

“老狗,你放心,我非常珍惜我這一條小命的。”淩冽道。

“小畜生,你敢罵我?”黃海明臉色鐵青道。

“罵你怎么了?”

淩冽斜著眼睛道:“老狗,別以為你現在是正部級,老子不敢輕易的動你,真把我惹毛,老子連你一起收拾。”

黃海明是輕易不能動的,但是淩冽可不會任由他蹦躂,老子不能打你,罵你總可以吧?

淩冽一口一個老狗,黃海明氣的直跳腳,道:“來人啊,立即給我抓起來!”

兩個配槍的守衛走向淩冽,他們不是黃家的人,他們確確實實是黃海明的警衛員,有職務在身,如果黃海明受到傷害的時候,他們有權對任何威脅進行處置。

“小子,膽子不小啊,敢闖進黃家,打傷我們黃少不說,還敢罵黃部長,你有幾個膽兒?”一個警衛員掏出槍冷笑道。

淩冽的眉頭頓時一皺,警衛員可是由中央警衛團派遣的人員,就是傳說中的中南海保鏢,給大眾的印象一直都是剛正不阿的鐵血戰士,可是淩冽怎么聽都覺得這兩個警衛員跟黃家的狗腿子差不多。

看見警衛員手中的槍,淩冽冷聲道:“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根據條令,在保護目標的人身安全沒有受到威脅的情況下,是不允許輕易拿出槍支的吧?”

“哎呀,竟然還跟老子談起了條令,老子談你麻痹啊,立即給我蹲下,不然老子就崩了你。”一個警衛員舉起槍指著淩冽的頭道。

淩冽的臉色變的更冷了,道:“雖然你們是警衛員,但是也不能這樣目無法紀,無法無天吧?”

“目無法紀,無法無天?”

幾個警衛員都是一愣,緊接著忍不住張狂的大笑起來,指著淩冽道:“哈哈哈這小子竟然跟我們談法紀,你特么的吃錯藥了吧?”

黃海明冷聲笑道:“淩冽,今天你敢來黃家,就別輕易的出去了,在這裏我就是法紀,我就是天,給我抓起來,膽敢反抗,就地射殺,就說他襲擊我,對我造成了生命威脅!”

就地射殺?

穀千明跟顧長青都是臉色一變,黃海明的級別實在是太高了,如果真的把淩冽給就地射殺了,再安上一個襲擊他的罪名,的確是沒地方說理去。

畢竟,淩冽來到黃家之後打傷了不少人,說他襲擊黃海明,估計沒有人會不相信。

“嘿嘿,小子,還是乖乖的跟我走吧,否則話,小命難保!”一個警衛嘿嘿笑道。

淩冽目光森冷,不管有什么樣的恩怨,黃海明身為這種級別的高官,都應該有一些氣度而已,而黃海明顯然不具備這樣的氣度,是想要將自己置於死地。

“你確定要這樣做嗎?”淩冽眯著眼睛看著黃海明道。

黃海明眼中滿是怨毒道:“小野種,今天你插翅難逃!”

淩冽現在可以說是進退兩難,黃海明想要抓他,如果反抗,必定會起沖突,到時候黃海明誣陷他襲擊自己,這可是天大的罪名,就算他逃出了黃家,也免不了會被人追究。

如果不反抗,以黃海明現在的級別,想要收拾淩冽,方法實在是太多了。

“還愣著幹什么?給我動手!”黃海明喝道。

“小雜種,給我老實一點兒!”一個警衛沖過來,揚起手中的槍托砸向淩冽的頭。

淩冽眼中寒光閃爍,正准備動手的時候,突然聽到一道清冷的聲音道:“住手!”

眾人扭頭看去,只見一個身材高挑的女子,滿身寒意的走了進來,看見這個女人,顧長青跟穀千明頓時臉色一變,低聲道:“媽呀,羅刹女怎么來了?”

“你們說什么?”淩洛冷聲道。

顧長青跟穀千明頓時魂兒都快被嚇飛了,慌忙擺手道:“沒說什么,沒說什么,我們只是在放屁而已。”

淩洛的確很可怕,就連淩冽有時候都怕她,別說顧長青跟穀千明他們了,況且,他們可是實實在在的在淩洛的手中吃盡了苦頭兒。

看見淩洛意外的出現,淩冽心裏一喜,看來這件事情好解決了。

而黃海明看見淩洛,眼中滿是陰毒,道:“淩將軍,淩冽闖進黃家,打傷這么多人,並且想要襲擊我,我要對他實施抓捕,你有意見嗎?”

淩洛點點頭道:“我沒有意見,正因為如此,我特地來帶他回去進行調查,如果情況屬實,他會接受制裁。”

“你要帶他回去?”黃海明臉色瞬間變的鐵青。

“不錯,他是龍劍的人,是我的部下,我帶他回去,你有意見嗎?”淩洛看著黃海明道。

黃海明的牙關都快要咬碎了,可是卻不敢說什么,因為淩冽的確是龍劍的人,是淩冽的部下,出了事,也確實應該由她帶回去。

淩洛又看向淩冽,淩冽頓時縮起了脖子,慘了,估計非被大罵一頓不可。

不過卻淩洛道:“我記得你好像是來黃家要賬的,要到了沒有?”

“還沒。”淩冽道。

“既然沒有要到,那就趕緊要,如果連別人欠的錢都要不回來,只會給龍劍丟臉。”淩洛冷聲道。

淩冽一陣狂暈,接著又是一陣狂喜,本來以為那一筆帳算是黃了,沒想到淩洛竟然這么說,看來還有希望。

“黃部長,黃少輝欠了我五十億,還錢吧!”到這份兒上了,動手是顯然不可能了,不過淩冽可沒有打算就這樣離開,黃少輝欠他的那五十億黃家必須拿出來。

“什么五十億,難道你瘋了嗎?”黃海明道。

淩冽嘿嘿一笑,道:“黃部長,可能你還不知道吧?你家大少爺跟我賭石,可是足足輸了我五十個億,當時可能是有很多人在場做證的,不信的話,你可以親自問問。”

“胡說八道,這是不可能的事情。”黃海明根本就不相信。

事情從發生到現在也不過才幾個小時的時間,黃海明還沒有得到消息,而且,他也不可能相信黃少輝會跟人賭五十億,就算是把整個黃家給賣了也不值這么多錢啊。

淩洛道:“黃部長,這件事情還真的不是胡說,是有確鑿的證據。”

說完淩洛居然拿出一個手機,打開之後裏面是一段視頻,竟然是淩冽跟黃少輝在黑市上面賭石的場景。

淩冽立馬就懵逼了,這是怎么回事?淩洛的手中怎么會有這一段視頻的?

但是更加懵逼的卻是黃海明,打死他都想不到這事兒竟然是真的,黃少輝真的在賭石上面輸了淩冽五十億。

看著還趴在地上沒有爬起來的黃海明,黃海明都快把牙關給咬碎了,恨不得活生生把人給吃了。

去年買了個表的,竟然一口氣輸了五十億,你怎么特么的連老子也輸出去?

“無稽之談,這是什么性質,這完全是賭博性質,你們之間的債務根本就不具備任何法律效應。”黃海明冷聲道。

扒了他的皮也拿不出來五十億來,他現在只能用這種方法來賴賬了,確實,賭石也算是賭博的一種,所以產生的債務根本不具備法律效應。

“既然黃部長覺得這不具備法律效應,那就算了吧,這件事情就當從來沒有發生過。”

淩洛說完,轉身就走了,淩冽頓時就傻眼了,我擦,這就走了?五十億都不要了?不過淩洛沒說什么,他也不敢放屁,只好跟著一起離開。

出了黃家,顧長青跟穀千明打死都不願意上淩洛的車,自己要打車回去,上了車就跑沒影兒了,淩冽也想跑,可又不敢。

坐在淩洛的軍車裏面,金水瑤是忐忑不安,她知道淩洛是誰,這可是天京唯一的一個女將軍,而且在天京的某個圈子裏面,她還有一個羅刹女的綽號來形容她的恐怖,這一點兒從顧長青跟穀千明身上就看到了。

見金水瑤被嚇的不敢說話,淩冽訕訕的笑道:“別怕,這是我姑姑,別看她凶巴巴的,其實心裏面可疼我了!”

“哼!”

淩洛冷聲道:“你知道你今天辦了一件多么愚蠢的事情嗎?”

淩冽早就知道自己會挨罵了,縮著脖子道:“姑姑,我知道錯了。”

他的確知道自己的行為有一些愚蠢了,如果不是淩洛前來救場,可能會出大亂子,黃海明不是一般人,雖然他的分量跟景家的景陽為差遠了,但是他能抽景陽為的大嘴巴子,卻不能動黃海明分毫。

因為景陽為能量再大,也只是一個沒有公職的平頭來百姓,而黃海明卻是貨真價實的政府高官,一部之長,這種級別完全能夠代表著政府。

淩冽闖進黃家,挑釁黃海明,就等於是在挑釁政府!

“哼,被人賣了都不知道。”淩洛道。

“被人賣了?姑姑,你是說?”淩冽心裏一驚。

淩洛冷聲道:“難道你就不覺得奇怪?黃海明不管怎么說也是一部之長,位高權重,他雖然想要針對你,可是卻一直都沒有動手,黃少輝根本就不足為慮,也就是說,黃家目前根本就沒有跟你敵對的意向,然而,你卻自己找上門去!”

確實,雖然他知道黃家跟自己有仇怨,但是從頭到尾都是黃少輝在挑釁他,而黃家卻沒有做出任何針對他的舉動來。

說白了,到目前為止,只是他跟黃少輝的私人恩怨,但現在,他這么一鬧,就徹底的跟黃海明撕破臉了。

難道這是有人估計挑起他跟黃家之間的恩怨?

“可能你還不知道,黃海明即將更進一步!”淩洛道。

“更進一步?”

淩冽大驚,黃海明現在的級別已經不低了,如果再進一步的話,那就完全進入到了權力核心之中。

這令淩冽出了一聲冷汗,如果真是那樣的話,他就是真正的樹立起了一個權勢通天的強敵了。

“那現在應該怎么辦?”淩冽道。

“五十億!”淩洛道。

淩冽哭喪著臉道:“您還惦記那五十億呢?就算你想要,黃海明估計也不會認賬啊,不可能會給的。”

“他不會給,因為他給不起,但是他不可能不認賬!”淩洛道。

“為什么?我們可是在黑市上面賭的,算起來還是違法的,他完全可以不承認啊。”淩冽道。

“不承認?他不敢!”

淩洛道:“雖然是黑市,但是你不要忘了,裏面幾乎整個天京的權貴都參與了其中,也就等於說,這個黑市是得到整個天京世家承認的,你覺得黃海明他還賴這個帳嗎?”

淩冽立即明白了,雖然黑市不受法律保護,但整個天京世家都承認了,如果黃海明不認賬,那就等於否認了黑市,這會讓天京那些世家怎么看?

首先,黑市的掌控者會有意見,其次就是那些世家會認為黃家脫離了天京世家這個圈子。

到時候,黃海明爬的再高也沒有用,如果完全脫離了這個圈子,他將寸步難行。

所以,淩洛說的很對,黃海明拿不出來五十億,但是絕對不敢不認這個帳。

黃家,看見跪在地上渾身是傷的黃少輝,黃海明是一點兒心疼都沒有,沖過去一腳踹了過去,騎在黃少輝的身上,一陣拳打腳踢,邊打邊罵道:“尼瑪的,去年買了個表,你大爺的,我讓你賭,我讓你賭,五十億,五十億,你讓老子特么的去哪兒找五十億”

“爸,爸,別打了,大不了我們不認賬就是了。”黃少輝哭喊道。

“畜生,不認賬,你特么的竟然讓老子不認賬?”

黃海明聽見這樣的話,下手更狠了,比之前顧長青跟穀千明下手還有狠,直接將黃少輝揍的口吐白沫才算停手。

等黃海明憤怒的離開之後,黃少輝才從地上爬起來,看著黃海明離開的背影,兩眼之中滿是怨毒的寒光,咬著牙關道:“老家夥,你不仁那就不要怪我不義了!”

坐在車裏,淩冽的電話突然響了起來,是一個陌生號碼,接通之後,就聽見黃海明冷聲道:“淩冽,我想跟你談談。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