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儿子别急慢慢来,趟过母亲这条河绿文

儿子别急慢慢来,趟过母亲这条河绿文“真正的目標?”元鎮山跟淩洛都是一愣。

龍鈞放下手中的茶杯,道:“好了,都該幹嘛,幹嘛去吧,這一次我們應該出手的時候,你們也不想想,我們在沒有十足把握之前,就去參與其中,後果會是什么樣?”

後果將會是龍鈞參與了黃海明的被殺案,如果能夠將淩冽撈出來還好,如果撈不出來呢?堂堂國部官員被殺害,這樣的事情足以捅破天。

就算龍鈞有再大的功績,也不能抵消這一次的過失,當然,龍鈞是不會出任何事情,但是必定會受到極大的影響。

像龍鈞這樣的人物,雖然是退休多年,但什么時候真正的退休過?只要還有一個口氣在,他的話就是權力,就是權威,這是淩冽在天京鬧翻天,卻依然沒人敢明目張膽對付他的根本原因。

可要是出了這樣的事情,龍鈞難辭其咎,可能威勢就不存在了,他就只能是一個退休在家的老頭兒。

如果真到那種地步,龍鈞身後的能量就會瞬間土崩瓦解,淩冽也就失去了最大的倚仗。

“難道就這樣看著小冽被人陷害嗎?黃海明是國部級別,按照法律制裁,只要槍決的。”元鎮山道。

“我都說了,這一次我不是真正的目標,小冽自然會有人去管的,都別瞎操心。”龍鈞道。

“如果沒人管呢?”淩洛道。

龍鈞閉上眼睛道:“那這樣的話,只能怪他生不逢時,他們沒有機會做一個無憂無慮的紈絝!”

元鎮山跟淩洛都明白了,這一次的局是針對淩冽,但也不是他,龍鈞就算不出手,也會有人去破這個局。

如果沒有人去破局,那對淩冽算是一個考驗,畢竟淩冽將來要面臨的事情太多了,容不下他不長進。

龍鈞睜開眼睛,歎息一聲,道:“小洛,去看看她吧。”

淩洛轉身就走。

常家!

淩洛身上的氣息非常陰冷,門口幾個守衛都被嚇住了,立即掏出了槍,喝道:“你是誰?”

手掌一揮,幾個守衛都橫飛了出來,淩洛現在心中藏滿了殺機,竟然還敢有人拿槍指著她。

“哈哈哈,那個該死的小雜種這一次總算是完蛋了”

一對青年男女從裏面走了出來,看得出來那個女孩非常的興奮,恨不得淩冽早死。

女孩是常宣靈,青年是常龍,常宣靈恨淩冽恨到了骨子裏,淩冽落得這個下場,她當然興奮了。

兩人走出門外,看見躺在地上的那些守衛,常宣靈頓時就怒了,指著淩洛道:“醜八怪,這些人是打傷的?”

淩洛目光森冷的看著常宣靈道:“剛才你口中說的小雜種是淩冽?”

看見淩洛,常龍臉色立馬就變了,他是認識淩洛的,正准備開口,就聽見常宣靈尖聲道:“我說的小雜種就是淩冽,醜八怪你是誰?該不會是那個小雜種養的野女人吧,小雜種就是下賤,連這樣的醜八怪都要,也不怕半夜被嚇著”

“宣靈,你給我閉嘴!”

常龍的臉色立馬就綠了,沖淩洛道:“淩將軍,宣靈她”

但是他的解釋有點兒晚,常宣靈就感覺到眼前一晃,脖子就一緊,像是被一把鐵鉗夾住了一樣,身體被提了起來,脖子感覺要被捏碎。

“你”看著淩洛兩眼之中充滿森寒的目光,常宣靈從內心裏面感覺到顫抖,那是一種來自死亡的威脅。

“你該死!”

淩洛嘴裏吐出三個字之後,轟,淩冽的殺機漫天而出,常宣靈在那一霎那,覺得自己已經死亡。

“淩將軍,手下留情!”常龍大聲驚叫。

啪!

常宣靈橫飛了出去,在空中灑下一片血花,掉在地上之後,一陣猛烈的咳嗽,竟然吐出一口帶著兩顆牙齒的血沫,淩洛一個大嘴巴子將她的兩顆門牙抽掉了。

常宣靈暈了過去,可能是被淩洛抽暈的,也可能是看見自己的兩顆門牙掉了嚇暈的。

淩洛轉身看向常龍,冷聲道:“這一次我不殺她,但是你記住,如果再敢有人辱淩冽,我必殺之!”

可怕的殺機籠罩在頭頂,常龍全身動彈不得,冷汗一陣狂流,他感覺得到,淩洛沒有開玩笑,她真的會殺人。

淩洛大步走進常家,門口發生這么重大的事情,早就有人趕來了,可是卻沒有人膽敢阻止淩洛。

徑直來到偏院的小院門口,一個老人早就等候在了那裏,看見淩洛,老人激動道:“淩小姐,你來了?”

淩洛看著老人,冰冷的目光終於出現了些許的緩和,點點頭道:“這些年真是辛苦你了。”

老人慌忙擺手道:“不辛苦,不辛苦,照顧小姐是我的本分。”

“她是淩家的人,我應該謝謝你。”淩洛後退一步,向老人行了一禮。

“淩洛小姐,我”

老人激動的渾身在顫抖,道:“小少爺,他”

淩洛道:“他會沒事的。”

進門之後,淩洛看見一個頭發花白,身穿灰袍的女人靜坐在前堂,手持一條佛珠。

聽到淩洛的腳步聲,女人沒有回頭,而是道:“小洛。”

聽到這個女人的聲音,淩洛的身體微微顫動了一下,道:“師傅讓我來看看你。”

女人手中的佛珠停止了轉動,道:“師傅他人家是我沒有盡到孝道。”

“師傅從來沒有怪過你。”淩洛道。

“但我會怪我自己。”

淩洛道:“他出事了。”

女人道:“我相信他會沒事的。”

“憑什么?”淩洛問道。

“就憑他是淩戰的兒子,就憑他是我常雨清的兒子!”

常雨清,這個女人就是當年天京第一美人常雨清,不知道當初有多少青年俊傑為了她癡狂,然而,她卻只鍾情淩戰一人。

二十年過去了,當年的紅顏已經不再,雙鬢已是白發,臉頰已經爬滿了皺紋,昔日的絕世風華已經不在了。

“如果呢?”淩洛繼續問道。

“沒有如果。”

常雨清站起身來,鋒利的氣息從她消瘦的身軀之中蔓延了出來,道:“如果有如果,會有人替我的兒子陪葬!”在常家小院之中殺氣沖天的時候,同樣一個別致的院子之中,黑衣青年道:“就算他不是最終的目標,但淩冽絕對是心腹大患,一定要除掉。”

白衣青年搖頭笑道:“如果他真的這么不堪一擊的話,也就不配成為我手中的工具了。”

簡約的辦公室之中,范瑤道:“具體情況就是這些,如果鈞帥不出手的話,他沒有任何的機會。”

黑衣女子搖頭道:“鈞帥是不可能出手的,因為他不是真正的目標,真正的目標是我。”

“什么?”范瑤驚愕的抬頭。

黑衣女子喃喃道:“真的忍不住想要出手了嗎?”

砰!

房門被人強行的推開,一個清秀的馬尾少女紅著眼睛沖了進來,道:“姐,淩冽出事了,我們得想辦法救救他啊。”

“你為什么肯定我一定會救他?”黑衣女子問道。

“難道你不會救他嗎?他可是你唯一在意過的人啊!”馬尾少女道。

“我唯一在意過的人?”

黑衣女子沉默片刻之後,道:“是啊,他是我唯一在意過的人,我又怎么能不救他呢?范瑤!”

“小姐!”范瑤上前一步。

“傳令下去,啟動涅槃計劃!”黑衣女子道。

“什么?”

范瑤頓時一臉的震驚,道:“小姐,這絕對不可以,涅槃計劃一旦啟動,你知道會有什么樣的後果嗎?”

馬尾少女不知道什么是涅槃計劃,但她卻知道這個涅槃計劃一定可以救淩冽,叫道:“管他什么後果,一定要救淩冽。”

“不值得!”范瑤道。

黑衣女子搖頭道:“可能你會覺得不值得,但是在我看來值得,就足夠了,領命吧,啟動涅槃計劃!”

雖然范瑤極力的反對,但是她沒有辦法違抗命令。

北海一座孤島,這個孤島不是風景秀麗的風景區,遊樂場,卻有著黑漆漆的鋼甲鐵牆,一艘艘全副武裝的巡航艦在四處遊行,軍艦上面的戰士目光森冷,充滿了殺機。

這些人不是普通的戰士,身上的氣息透著死亡,究竟是什么樣的地方需要這樣的戰士來守護?

鐵籠子之中,淩冽被戴上手銬腳鐐,被強光燈照射著。

砰!

江文河一拳砸在桌子上面,冷笑道:“淩冽,你知道這裏是什么地方嗎?”

“應該是一座監獄吧。”淩冽道。

來之前他稍微注意了一下這裏的環境,處在一個小島上面,卻是用鋼鐵鑄建高牆,有精兵守護,到處都是銅牆鐵壁打造成的小房間,裏面傳出可怕的氣息,裏面必定是關押著高手。

這是一個監獄,一個關押著有著可怕實力的重刑犯。

“不錯,這裏的確是一座監獄,但卻不是普通的監獄,而是黑獄!”江文河嘿嘿笑道。

聽到“黑獄”兩個字,淩冽終於皺起了眉頭,有關“黑獄”他了解的不多,可是卻聽說過一些傳聞。

黑獄是一座監獄,沒有人知道它在什么地方,只有極個別的重刑犯才會被押送到這裏,但是據聞,只要到了黑獄,就從來沒有人能夠活著出來過。

看來這些人把淩冽帶進黑獄,就沒有打算再讓他離開了。

就在這個時候,一男一女走了進來,兩人看向淩冽的目光無不是充滿刻骨的怨毒,那神情恨不得將淩冽撥皮拆骨都不能解恨。

“淩冽,沒想到還能見到我吧?”青年口中發出尖細的聲音道。

女人更是猩紅著雙眼道:“該死的狗雜種,你總算是落到了我的手中,我會讓你生不如死!”

這兩個人都是淩冽的大熟人了,可能全世界的人都把淩冽忘記了,他們也不可能會忘記。

江文海,好好一個天京大紈絝,本來以為到了豫州就可以作威作福了,誰知道竟然被人整成了太監。

魏瑤,天京豪門魏家的大小姐,刁蠻任性,橫行無忌的魏家公主,竟然被人輪暴,而且還拍了視頻。

這樣的仇恨,他們怎么可能會忘記?就算是死,他們也會帶進棺材裏面去。

“你們怎么會在這裏?我正在接受審訊,你們出現在這裏,已經是違反了規定吧?”淩冽道。

這么大的案子,肯定是要接受嚴密的審訊,但是江文海跟魏瑤這兩個完全不相幹的人出現在了這裏。

“哈哈哈審訊?你的確是要被審訊,但是你還要能夠活著等到審訊才行。”江文海獰笑著,一張臉因為憤恨加上興奮,都要扭曲了。

魏瑤走到江文河的跟前,伸出手摟住他的腰嗲聲道:“寶貝兒,你說過要帶給我驚喜的,現在是不是該拿出來了?”

江文海抱著魏瑤嘿嘿笑道:“我答應你的驚喜當然會送到的。”

淩冽有些想吐,魏瑤之前跟江文海可是瘋狂的一夜啊,視頻都有了,竟然又勾搭上了江文河,看來那一次事件已經讓她癲狂到了心理扭曲。

江文河從手中掏出一個遙控器,上面有一個紅色的按鈕兒,道:“你按一下試試。”

魏瑤接過遙控器,按了一下按鈕兒,淩冽頓時渾身抽搐了起來,口中發出慘烈的嚎叫聲,是電擊,他的手銬跟腳鐐上面都連接了電源,魏瑤手中的按鈕能夠接通電源。

江文河沖魏瑤道:“不要弄死了,我還給你們准備了好多好東西呢。”

說完,他走到牆壁跟前,按了下去之後,牆壁竟然裂開了,裏面存放了很多刑具,那些刑具只在電影裏面見過,每一樣都能讓人生不如死。

看見這些刑具,魏瑤跟江文河都興奮的顫抖不已,他們對淩冽的仇恨早就不能用死亡來化解,他們只想看到淩冽死不如死!

魏瑤興奮的不行,沖江文河道:“寶貝兒,你真是太乖了,我一定要好好的獎勵你。”

江文河一把抱住魏瑤,道:“讓我哥來收拾他,我們一邊兒欣賞,一邊爽,豈不是很刺激?”

“的確很刺激,寶貝兒,你太聰明了,這太令我興奮了,文海,趕緊動手,我都等不及了!”

魏瑤甚至比江文河還要著急,主動撕扯他的衣服。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