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妈妈知道,乖别急马上给你,宝贝儿把腰抬起来

妈妈知道,乖别急马上给你,宝贝儿把腰抬起来,兩個人實在是太瘋狂了,竟然麻利的脫光衣服,就這樣在裸在這裏瞎搞起來,魏瑤被江文河沖擊著,沖江文海叫道:“文海,快點兒動手,我要更刺激的!”

魏瑤的心裏扭曲已經到了變態的地步,居然要在自己的仇人被折磨的同時,行這么苟且之事。

江文海手中拿著一個刑具,走向淩冽,道:“淩冽,沒想到吧?你也有今天,你把我變成廢人,我要你生不如死!”

不光魏瑤變態,江文海也好不到哪兒去,最起碼魏瑤還能享受男歡女愛,可是他呢?變成一個太監,看見一對狗男女在自己面前喘息,他卻什么都做不了,這種痛苦是一種什么樣的煎熬。

淩冽看著江文海,冷聲道:“你不是廢人,你是一個廢物!”

他本來以為自己跟著中央警衛局的人離開之後,最起碼會接受公平的審判,但沒想到會是這樣的一種情況,看眼下的情況,可能他根本就等不到審判,就已經被折磨致死。

但是他同樣的清楚,以江家跟魏家,卻不可能有這個膽子胡作非為,那一個堂堂國部級別高官的死做文章,這裏面還有幕後操控者。

可是這個操控者究竟是誰?淩冽不知道,但這個人必定是手眼通天!

是景鴻?是常龍?或者是更加強大的對手?

不管怎么說,淩冽都不可能在這裏坐以待斃,他必須逃出去。

當淩冽正准備運功震斷手銬腳鐐的時候,立即一股強力的電流湧進他的身體裏,頓時痛苦的嘶吼起來。

“哈哈哈淩冽,你難道還想逃?”

江文海興奮的大笑道:“這手銬跟腳鐐都是特殊的合金打造,子彈都打不斷,就算遇到了強大的力量,也會自動的釋放電流,你逃不掉的。”

淩冽面色陰沉,這手銬腳鐐雖然堅硬,他覺得自己能夠震斷,但是要命的是,一旦受到了巨大的力量沖擊,手銬腳鐐就會立即施放強力電流,你力量再大也沒有用。

這黑獄果然是有進無出,就算你擁有滔天的手段也施放不出來。

“哈哈哈淩冽,我們開始吧”

江文海瘋狂的大笑,揚起手中的長鞭抽向淩冽,普通鞭子的攻擊根本不能對淩冽造成傷害,可是這一鞭子抽下去之後。

淩冽立即渾身抽搐個不停,忍不住一陣痛叫。

挨了一鞭子之後,居然有一種痛入骨髓的痛苦,同時上面還有強力電流,傷口上面又疼又癢,一定塗抹了某種藥物,異常的難受。

聽見淩冽的痛叫聲,興奮的魏瑤大聲叫道:“文海,不要停,繼續,好刺激,我要看著他像一條狗一樣,像一條狗一樣”

“哈哈哈”

江文海手中的鞭子瘋狂的抽了下來,淩冽痛苦難忍,但是卻沒有辦法,每當他想要震斷手銬腳鐐,高壓電流就會自動施放。

難道今天真的要死在這裏嗎?

淩冽的心跌入穀底,魏瑤跟江文海的前來,顯然這件事情已經完全被人操控了,他現在就是砧板上面的肉,任人宰割!

一頓鞭子抽完之後,江文海又拿起一把奇怪的刀子,跟一瓶銀色的液體靠近淩冽,道:“嘿嘿,淩冽,聽說過水銀剝皮沒有?”

水銀剝皮,雖然沒有周星馳說的那么誇張,啾的一聲皮沒了,但也絕對是無比可怕的刑罰。

將皮膚割開一道口子,灌進水銀,整個人就會奇癢難止,忍不住就會一陣亂抓,而水銀也會導致皮跟血肉出現一些分離,隨著抓撓,整個人身上的皮肉都會被抓下來。

不需要專門去剝,人皮就已經被自己活生生給剝了下來。

淩冽不能淡定了,叫道:“醉大姐,你快點兒想辦法啊,不然咱們都得完蛋。”

這個關頭醉仙女也怒道:“老娘有什么辦法?高壓電那么強,根本不能運功!”

完了,現在連醉仙女都沒有辦法了。

江文海一刀子割了下去,淩冽的額頭出現一個口子,鮮血流了下來,魏瑤興奮的渾身都在顫抖,瘋狂的叫道:“倒啊,快點兒倒啊,我要剝了他的皮,再給他蒙上一層狗皮,我不會殺他,我會把他當成一條狗養著”

江文海手中的水銀傾倒了下來,淩冽的臉色終於變了,如果真的是那樣的話,可能就是真的生不如死了。

然而,就在這千鈞一發之際,突然“唧唧”的鳥叫聲在淩冽的耳邊響起。

淩冽扭頭看去,竟然是飯飯,之前飯飯一只都窩在他懷裏,但在淩冽被抓走的時候,飯飯竟然不知道跑哪兒去了,在這個時候蹦了出來。

可那又有什么用?飯飯雖然不是一般的鳥,但毛都還沒有長齊,有個毛用啊?

但是,當江文海手中的水銀快要倒下去的時候,飯飯卻嗖的一聲竄到了淩冽的頭上,水銀沒有落在淩冽的傷口上面,卻全都倒在了飯飯的身上。

而就在那一瞬間,淩冽猛然感覺到了一股可怕的氣息從飯飯的身上爆發了出來。

轟!

飯飯站在淩冽的腦門子上面,張嘴就噴,但是噴出來的卻不是口水,竟然是火焰。

火焰全部噴在了江文海的頭上,頓時慘叫著倒在地上不停的打滾。

江文河跟魏瑤都傻眼了,打死他們都想不到一只毛都沒有長齊的小鳥竟然會噴火。

飯飯搞定了江文海之後,竟然啄向淩冽的手銬,叮當一聲脆響,飯飯跟淩冽同時受到了點擊,淩冽慘叫一聲,飯飯就跟慘了,四仰八叉的倒在地上,身上毛也焦了了,還冒著煙。

飯飯噴火搞定了江文海,這讓淩冽狂喜不已,可是喜悅的心情立馬就消失了,飯飯被電暈了,魏瑤跟江文河一定不會放過他。

“殺了他,文河,快點兒殺了他!”魏瑤指著淩冽尖聲叫道。

江文河也感覺到不對勁兒了,絕不能讓淩冽活著離開,拿起一把刀子就沖向淩冽。

淩冽急了,這下該怎么搞?掙紮的時候雙手一用力,只聽見哢嚓一聲,手銬竟然裂開了,剛才飯飯那啄了一下,竟然將手銬給啄斷了。

“飯飯,你真是一只好鳥啊!”淩冽忍不住大聲叫道。 這只鳥簡直是太神異了,才從蛋殼裏面爬出來幾天啊,竟然就救了他一命。

當淩冽還在震驚感歎的時候,就聽見醉仙女火急火燎的叫道:“媽蛋,你還傻了吧唧的幹嘛?趕緊把腳鐐去了,不然等一下就真的跑不了啦!”

審訊室突然發生變故,肯定會引起人的注意,要是魏瑤跟江文河報警引來高手,他們就真的跑不了啦。

手銬被去掉了,腳鐐也就困不住他了,全身的力量灌注在手臂上面,一拳狠狠的砸在了腳鐐上面。

轟!

淩冽在一次被電的給鬼掐的似得,不過腳鐐也被他一拳給震斷了,恢複了自由。

看見淩冽診斷了手銬跟腳鐐,江文河頓時就慌了,既然一心想要針對淩冽,當然把他調查的非常清楚了,知道淩冽個人武力非常強橫,一旦逃出來麻煩可就大了。

江文河拔腿就跑,只要能跑的出去,黑獄島上面的力量就能對付淩冽,不過還要等他能跑的出去才行,他剛一邁步子,淩冽就沖了上去。

砰!

一腳下去,江文河就捂著大腿根兒倒在了地上,一旁的魏瑤這個時候還光著身子呢,看見這種情況,發了瘋的想要跑。

但淩冽怎么可能讓她走掉,一把就抓住了她的頭發,用力一扯,整個人都摔倒在了地上。

“淩冽,你逃不出去的,你肯定逃不出去,這裏是黑獄,你殺了我哥,你必死無疑!”江文河大聲叫道。

這裏是黑獄,號稱有進無出,淩冽如果出去的話,一定會立即被島上的活力射殺。

“哼,先不管他們殺不殺得了我,就算能殺我,你們說在我死之前,是不是應該拉幾個墊背的?”淩冽冷聲道。

不管能不能逃出黑獄,江文河跟魏瑤他都不會放過的,這樣內心肮髒,心腸歹毒到極點兒的人已經不配活在世上了。

聽到淩冽的話,江文河跟魏瑤的臉色瞬間就變了,是啊,這裏可是黑獄啊,沒有人能夠逃的出去,淩冽進來這裏是必死的,既然必死,他還會有所顧忌嗎?

就像他說的那樣,臨死之前肯定是要拉他們幾個墊背的。

看見淩冽滿身的殺機,江文河終於知道害怕了,道:“不,不,不,淩兄,只要你不殺我們,我們就可以帶你出去,你不會死的。”

雖然他很想淩冽死,但更不想自己死啊。

“你覺得我會相信你說的話嗎?”淩冽道,身上殺機不減。

魏瑤更加的害怕,就這樣一絲不掛的爬到淩冽的身前,道:“淩冽,之前是我錯了,放過我吧,只要你肯放過我,以後我就是你的人了,你想怎么樣都行”

說完竟然抱著淩冽的大腿往上面摸去,這個女人竟然已經到這種程度。

“給我滾!”

淩冽飛起一腳踹了出去,像這樣肮髒的女人,碰一下都覺得惡心,魏瑤被踹的滿嘴是血橫飛出去,倒在地上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看見這一幕江文河都快被嚇傻了,趴在地上只磕頭道:“淩兄,淩兄,我可以帶你出去,我真的可以帶你出去。”

淩冽冷笑道:“我不相信你能帶我出去,不過你想要活命也不是沒有機會,告訴我,是誰指使你這么做的。”

江文河乃至整個江家都不可能有這么大的手筆,殺害國部級別的高官,他們沒有那個膽子,背後一定有更加強大的操縱者,淩冽必須知道這個人究竟是誰。

“沒有人指使我,真的沒有人指使我!”江文河道。

“看來你是不見棺材不落淚了。”

淩冽眼中閃爍寒芒,手掌之上散發出黑色的氣流,一把抓在了江文河的頭上,絲絲黑色氣流鑽進他的七孔之中,江文河頓時發出慘烈無比的嚎叫聲。

千絲魔獄手!

這種比撕裂靈魂還要可怕的痛苦根本不是江文河所能承受的,不成人形的慘號聲將處於昏迷之中的魏瑤都嚇醒了,本來想要站起來逃走的。

可是看見江文河那因為痛苦扭曲到極點的臉,頓時嚇的再一次癱坐在了地上,身下出一灘散發著臊臭的黃色液體,直接被嚇的失禁了。

感覺差不多了,淩冽才放開江文河。

江文河癱在地上,渾身顫抖的就跟剛從水裏撈出來的五毛雞,看向淩冽的表情,那驚恐程度都快被嚇破膽了。

“饒了我,饒了我,我什么都說,我什么都說啊”江文河聲音顫抖道。

那種感覺實在是太痛苦了,他寧願死,都不願意再嘗試一遍,就算是淩冽現在讓他回家把自己的老爹老媽幹掉,或者是自己抹脖子,他都不帶猶豫的。

“說,究竟是誰指使的。”淩冽喝聲問道。

“沒有人指使我,真的沒人指使我啊。”江文河叫道。

“看來你是存心想要找死,那我就成全你。”淩冽目光森冷,手掌之上再一次出現黑氣。

江文河被嚇的魂飛魄散,趴在地上磕頭道:“真的,我說的都是真的,如果你不相信就殺了我,殺了我吧”

淩冽一陣狐疑,按道理江文河這個時候是不可能撒謊的,難道真的沒有人指使他?

“那你告訴我,你是怎么去漁村的?”淩冽問道。

“我只是接到一個電話,電話裏面有人說你在漁村殺了黃海明部長,我馬上就過去了。”江文河道。

有人打電話?

淩冽問道:“難道你不知道那個人是誰?”

“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事後我讓人去查過,但是沒有任何的線索。”江文河道。

淩冽的目光迷離了起來,對方敢殺黃海明,必定是手段通天,江文河估計只是一顆棋子而已,斷然是不會讓他知道真相的,江文河沒有說謊。

可是背後的人究竟是誰?

就在這個時候,淩冽的臉色一變,感覺到有強大的氣息靠近,明顯是有人察覺,有高手過來了。

哢嚓!

淩冽一個箭步上前,捏碎了江文河的脖子,魏瑤尖著嗓子嚎了起來,道:“別殺我,別殺我,別”

砰!

淩冽一腳將她踹飛,這一腳已經足夠要了魏瑤的命!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