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我用嘴帮你弄出来吧,啊你别弄了,好痛~不要∼轻一点

我用嘴帮你弄出来吧,啊你别弄了,好痛~不要∼轻一点,幾乎是在同一時間,只聽見轟的一聲巨響,審訊室的大門就炸開了,散發著消炎的味道,竟然是用重型武器給炸開的。

一對滿身凶猛氣息的戰士沖了進來,看見眼前的場景,幾乎沒有任何的猶豫,全都舉起了手中的槍,扣動了扳機!

這裏是黑獄,有進無出,既然存在威脅,那就沒有必要存在了,直接格殺。

噠噠噠!

槍口噴出耀眼的火舌,子彈像是雨點一樣射向淩冽,淩冽抓起地上的飯飯,手中一把銀針揮出!

叮叮當當!

銀針撞擊在了子彈上面,雙雙掉落,子彈就跟下雨一樣掉在了地上。

淩冽有能力將眼前這些人全部殺光,但是他不能,黑獄不管怎么說都是國家機構,雖然黑獄被一些有邪惡用心的人利用了,可卻跟這些戰士無關,淩冽不能枉殺無辜!

砰!

淩冽一腳跺在了地上,浩瀚的氣勁肆虐開來,將那些戰士沖擊的站立不穩,跌倒在了地上,淩冽趁機沖出了審訊室。

可是剛出審訊室,就聽見一聲冷喝:“哪裏走?”

兩道身影踏空而來,渾身都是強大可怕的力量,無情的向淩冽轟擊了過去。

竟然是兩個半步武王!

淩冽不敢小覷,體內的潛龍升天訣運轉起來,強橫的力量灌注在了雙臂之上,分別向兩人轟擊了過去。

轟!

淩冽的雙腳沒入地面,地面坍塌了下去,狂暴的力量將他四周的塵土卷飛,形成一個巨大的深坑,兩個襲擊他的高手則也是被他震飛了出去,落向地面,後退幾步才站穩。

以他的武道修為,根本不是半步武王的敵手,可是隨著他真龍不死血的不斷進化,已經不能用常理來推斷他的力量了,而陰陽混沌之氣入體之後,他的力量更是倍增。

兩個半步武王被震飛落地之後,臉上滿是驚異,他們不明白為什么這小子只有宗師級別的修為,卻有這么這般可怕的力量,他們甚至還感覺到淩冽根本沒有出全力。

就在這一瞬間,密密麻麻的戰士沖了過來,不光是一些戰士,還有不少高手,這些高手實力最差也是先天之境。

眼前這么多人,淩冽根本沒有辦法離開,如果硬是殺出去的話,必定會傷及到無辜,這不是他願意看到的。

“哼,小子,雖然你有一些古怪,但是你今天插翅難逃!”一個半步武王高手冷聲道。

淩冽道:“各位,這裏面有誤會,我根本沒有殺人,我是被人陷害的,如果你們不相信的話,可以進審訊室查看,是江文河”

他的話還沒有說完,另一個半步武王就打斷他的話道:“不用再說了,你是不是冤枉的,跟我們沒有任何的關系,黑獄有進無出,這個規矩不能破!”

確實,進了黑獄的人從來沒有人能夠再一次的走出去,這是一個規矩,不能打破的規矩,是不是冤枉的,那是法官的事情,只要進來了,就別想再出去,就算是死人,也得是黑獄的死人。

所以,這些人根本就不在乎淩冽是誰,究竟是不是冤枉的,他們都不能讓淩冽出去,現在淩冽已經傷了人,那他就得死!

“殺!”

一聲冷喝,一眾高手身體騰空而起,向淩冽撲殺了過去。

現場頓時一陣混亂,淩冽被人包圍了,仗著強橫的實力,大批的高手被他轟飛,但是淩冽不能下重手,首先,他不願意傷這些人,同時,也覺得黑獄既然號稱有進無出,一定有非常可怕的力量。

可是再這樣下去的話,不是事兒,不能殺人,到時候累也累死了,現在淩冽只能選擇跑了。

砰!

一拳轟飛一個宗師高手之後,淩冽身體向遠空直射而去。

“追,同時吩咐其他人,對他展開攔截!”一個半步武王厲聲道。

頓時,所有的高手就都追著淩冽而去,那些高手自然追不上淩冽的踏天步了,但是卻不斷的有高手在前面攔截,但是卻沒人能夠擋得住淩冽。

一時之間,整個黑獄都是雞飛狗跳的。

一間辦公室之中,一個身穿典獄長俯視的中年白發男子正在用毛巾擦著手中的皮鞋,聽到外面的動靜,瞪眼道:“這就是那個小王八蛋羔子?”

一個中年男子坐在下手,眼中露出精光道:“難道你害怕了?”

這個中年男子竟然只有一只眼睛跟一只耳朵,不過他跟地缺不同,的確少的是左眼而左耳,他少的卻是右眼跟右耳。

砰!

白發男子狠狠的將手中的皮鞋拍在桌子上面,怒道:“我連淩戰都不怕,會怕這個胎毛兒都沒有褪完的黃毛崽子?”

獨眼人咧嘴嘴唇,森然道:“當年你也曾說過同樣的話!”

白發人的臉色瞬間變的陰沉,道:“哼,可現在淩戰變成死鬼,老子卻還活的有滋有味兒的!”

獨眼人起身就走,道:“好自為之吧!”

獨眼人離開之後,白發人一臉的怒意,道:“淩戰,當年你欠老子的,別怪老子在你兒子的頭上要回來!”

說完之後,白發人拿起桌子上面的電話,接通之後,道:“給我開啟二級活力,務必要把那小子給我攔下來!”

整個黑獄島都快亂套了,但是依然沒人能夠攔得住淩冽,表面上看淩冽是橫行無忌,但是淩冽心裏在打鼓,因為他已經感覺到了好幾股強大的氣息,那是絕對的高手,一旦出手,他可能就要遭殃了。

淩冽想哭,的,這究竟是什么鬼地方?

轟!

他的速度很快,後面那些高手追不上,可是淩冽心頭猛的一跳,扭頭一看,臉都綠了,竟然一只火箭炮跟在他的屁股後面追了過來。

難怪黑獄有進無出了,有那么多的高手不說,還有這么多重型武器,要是敢炸刺兒,非是被轟成渣兒不可!

淩冽想要閃避,可是卻辦不到,這狗日的火箭炮竟然還是一個跟蹤彈!

這令他的魂兒都快要被嚇飛了,一陣狂奔,就在這時,他突然看到一個少女在他的正前方,一臉驚異的看著他。淩冽為了躲避火箭炮,速度實在是太快了,女孩出現的太過突兀,淩冽根本反應不過來,眨眼之間就撞在了少女的身上。

而這么一撞,火箭炮就追上了他,這個時候其實淩冽可以將少女扔過來當擋箭牌,可淩冽根本就不可能那么做。

算起來這個少女還是受他連累的,不能讓他受到傷害,淩冽一把將少女抱在了懷中,然後匍匐在了地上。

轟!

火箭炮爆炸了,火光沖天!

終於,那些高手全都趕了過來,看見眼前的一幕,眾人都驚呆了,趴在地上的淩冽整個後背都被炸的血肉模糊,一些皮膚都燒焦了。

但是他們震驚的是,這種程度的火箭炮足以把人炸的四分五裂,而淩冽卻僅僅是後背受到重創,有人上前查看,淩冽甚至還有氣息。

不少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氣,這家夥究竟是人還是妖怪,被火箭炮轟中,居然還沒有死。

有人想要直接解決掉淩冽,可就在這個時候,淩冽的身體翻開了,從裏面爬出來一個身材嬌小的少女。

看見這個少女,在場所有人心裏都是猛的一驚,叫道:“筱筱!”

也不知道過多長時間,淩冽終於了有了自己的意識,立即就感覺到自己的後背劇痛無比,他想起來了自己被火箭炮給炸了,好在還沒有死。

“小子,你不要命了,老娘還想多活幾天呢,直接去接火箭炮,你特么的瘋了嗎?”醉仙女怒道。

淩冽苦笑道:“我這不是還沒有死嗎?”

“滾蛋,如果不是你吸收過陰陽混沌之氣,憑你那半吊子真龍不死血,估計早就被轟成渣兒了!”

火箭炮的威力太過強大了,以淩冽的實力抵擋不住,他之所以沒死,是因為陰陽混沌之氣的神奇,能夠同化世間一切力量,抵消了不少火箭炮的力量,才保住了他一條小命。

“媽蛋,你不死估計也不遠了,你以為你能逃的出去嗎?”

醉仙女惡狠狠道:“現在好了,你死不要緊,把老娘也搭進去了,去年買了個表!”

看著情況淩冽的確是逃不出去,不過他奇怪的是,自己怎么還沒有死呢?按道理來說,他被抓住之後,應該立即被幹掉才對啊。

他看了一下四周,房間裏面透著一種清香,還有一些布娃娃,卡通的裝設,這裏分明就是一個女孩子的臥房。

他想掏出一些藥擦在後背上面,可是身上的東西全部都被收走了,可他必須離開,強忍著疼走到門口,就聽見一道粗獷的聲音道:“筱筱,那小子可危險著呢,跟我還有大仇,咱們必須要把他給幹掉!”

接著就是一個少女的聲音,道:“不行,他救過我,你不殺他!”

“可是我的仇人啊!”

“你又不是好人,跟你有仇的人一定就是好人,我更不能讓你殺了!”少女道。

估計是男人噴血的聲音!

“哼,老白毛,我警告你,不許動他一根汗毛,不然我就跟你沒完!”少女的語氣之中是惡狠狠的威脅。

“啊呀呀”

聽語氣都能猜到男人這個時候一定是抓狂了,而就在這個時候,淩冽突然感覺到危險,房門突然砰的一聲炸開了。

淩冽還沒有來得及動,他的脖子就已經被一只大手捏在了手中,淩冽看到了一張臉,滿頭的白發,大約四十歲左右的臉頰,看著淩冽的雙眼之中透著森寒。

淩冽心中在狂震,好可怕!

他感覺到了一股壓力,一股讓他無力抗拒的壓力,這種壓力他從未遇到過,不,他遇到過,這種壓力他曾經在地藏王的身上遇到過。

這個人究竟是誰,怎么會這么可怕?難道他的實力已經到了地藏王的層次嗎?

“媽蛋,怎么回事?這裏怎么會有這樣的高手?小子,我們完蛋了!”醉仙女大叫道。

的確是完蛋了,這樣的高手,以淩冽現在虛弱的狀態,就算是醉仙女出手,也沒有生還的可能性!

死定了,這一次是真的死定了,淩冽的心跌入了穀底!

可是只見白發人突然表情一變,松開了淩冽的脖子,嘴裏一陣鬼掐似得嚎起來:“疼疼疼,死丫頭,你咬我幹什么?快松嘴啊”

一個少女居然張嘴咬住了他的胳膊上面,疼的他齜牙咧嘴,想要甩脫,好像又不敢用力的樣子,只是在那裏疼的哇哇叫,上蹦下跳的。

可是少女死死的咬住,就不肯松嘴。

淩冽打量了那個少女一下,竟然是之前擋住他的去路,然後讓他被火箭炮炸飛的那個少女。

“行行行,你松嘴,我不殺他,我真的不殺他,我的姑奶奶,你就饒了我吧好疼啊”少女死活不松嘴,白發人只好求饒了。

見白發人求饒了,少女才算心滿意足的松開了嘴巴,沖白發人揮舞著小拳頭,惡狠狠道:“老白毛,你給我記著,下一次你要是再敢動他,我咬死你!”

淩冽有些懵了,這究竟是咋回事呢?

剛才白發人分明是想要殺他,但是這個少女一嘴巴下去,立即就老實了。

“哥哥,你好,我叫筱筱,你叫什么名字啊?”少女沖淩冽露出一個充滿陽光的燦爛笑容。

淩冽搞不清楚這個少女究竟是誰,但剛才確實是她救了自己,淩冽也道:“筱筱你好,我叫淩冽。”

“那我就叫你淩冽哥哥。”

筱筱非常開心,扭頭看了看白發人,道:“你放心,有我在,這個老白毛,他不敢動你!”

淩冽扭頭看去,只見白發人正盯著他,眼中滿是森冷的寒光,可是筱筱一瞪眼道:“老白毛,你想幹什么?”

白發人頓時就蔫了,擺手道:“沒幹什么,沒幹什么,別緊張,我答應你的事情怎么可能會反悔呢?”

跟筱筱聊了幾句之後,淩冽才明白這兩人的身份,筱筱的名字叫蕭筱,白發人叫蕭塵,是她的父親,同時也是黑獄的典獄長。

難怪實力這么強橫了,能過坐鎮黑獄,統領這么多高手,必定是實力強橫到了極點。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