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妈妈生日礼物创意, 妈妈生日送实惠又有用

妈妈生日礼物创意, 妈妈生日送实惠又有用,“你說什么?你要當我們老大?”三人一聽,頓時就炸了毛。

無天瞪眼道:“小子,老子當年叱吒風雲的時候,你還在娘胎裏面吃奶呢。”

鬼哭更是殺氣騰騰道:“小子,你知道跟我說過這種話的人,現在沒人還活著嗎?”

“哎呦,小子,我看這老大就不必了,但看你這么細皮嫩肉的,給我當一個幹兒子倒是不錯,來,叫一聲幹娘。”九尾扭動著腰肢,滿臉的媚態,但眼中的光芒很冷。

魔門並非是什么大奸大惡之徒,只不過是他們的性格更為隨性,不願意受到約束跟拘束,他們想幹什么就幹什么,就是因為太過任性,出手沒有顧忌,才被稱為邪道。

而魔門中人大都心高氣傲,現在淩冽一個黃毛小子竟然要當他們的老大,他們當然不願意了。

淩冽冷哼一聲,道:“不是我瞧不起你們,以你們現在的修為,恐怕你們三個人加起來也未必會是我的對手。”

說完,體內的三股力量其出,三人頓時被嚇了一跳,只是因為淩冽身上的氣息太過龐大了,以他們目前的狀態,就算是三人聯手,都未必會是對手。

要知道,他們三人雖然因為中毒,修為被壓制了不少,但卻是實打實的武王高手,能讓他們心寒的人,究竟有多么的可怕?

但是更可怕的卻是淩冽還這樣的年輕,況且,之前他們第一次在小黑屋裏面見到淩冽的時候,還僅僅是一個宗師高手。

這才幾天的時間,就直接蹦到了武王級別,而且還不是普通的武王,淩冽身上散發出來的力量絕對能夠秒殺一個普通的武王。

“小子,你是怎么修煉的?怎么一眨眼就變的這么強橫?”無天眼珠子都快掉在了地上。

淩冽摸了摸下巴,牛逼哄哄道:“這就是天才跟庸才之間的差距了,難道你們不知道身為主角,都是要自帶光環,在修煉上面都開了外掛嗎?”

鬼哭冷聲道:“你以為這樣就有資格讓我們甘心在你之下嗎?蕭塵那么絕頂的高手都做不到,你憑的又是什么?”

魔門中人,桀驁不馴,淩冽想要用實力碾壓他們,那是不可能的。

“憑什么?”

淩冽冷聲道:“就憑我能讓你們重見天日,就憑我能解你們身上毒,讓你們重臨巔峰!”

三人頓時一陣沉默,確實,如果不是淩冽,他們可能會在黑獄島上面一直到死,而現在,他們不僅重見天日,還有機會將自己的實力恢複到巔峰狀態。

“當然了,你們也不可以不答應,你們要走,我也不會攔著你們。”

淩冽表現的非常大方,頓了一下,又道:“不過,我對你們有這么大的恩情,你們卻不知回報,看來這魔門中人也都是一群忘恩負義之輩!”

“小子,你說誰是忘恩負義之輩了?”

無天大怒,道:“你是對我們有恩不假,可是老子也沒有說不報答你。”

“那好啊,你們現在報答我吧,你們打算給多少錢?”

淩冽伸出手指頭,算了算,道:“我可是救了你們,你們可是堂堂魔門的六道道主,身份尊貴,命一定非常的值錢,最起碼一個人能值十億吧?那三個人就是三十億,給錢!”

看見淩冽伸出手,聽到他嘴裏面的數字,三個人的臉都綠了,蹦了起來,道:“小王八蛋,你不要得寸進尺,三十億,你特么的還不如去搶呢。”

淩冽翻著白眼道:“怎么?你們覺得三十億太貴了?那好吧,我現在給你三十億,你給我去黑獄島救三個人出來!”

噗哧!

三人差一點兒吐血,他們自己進去都出不來了,哪兒有能力去黑獄島救人,這小子特么的心太黑了。

看見三人都快暴走了,淩冽知道差不多了,道:“三位前輩,我可不想奴役你們,只是想要告訴你們,我們有著共同的敵人,我們應該綁在一起才對,你們說是嗎?”

閻羅是魔門的叛徒,還暗算過無天三人,可以說有深仇大恨,而地府跟淩家之間更是有著血海深仇,說他們有著共同的敵人,一點兒都不假。

“三位前輩,可能你們被困多年,根本不知道現在的地府勢力究竟有多么的強大,我們應該聯合所有志同道合的人,一同鏟除他們。”

淩冽將地府現在的龐大勢力說完之後,三人都是臉色一變,他們沒想到地府現在竟然這么可怕,儼然已經有了當年九頭蟲所能造成的威脅。

“三位前輩,你們好好考慮一下吧。”淩冽面色陳懇道。

無天翻著白眼道:“叫什么前輩?老子有那么老嗎?叫哥!”

九尾不爽道:“老娘正豐華正茂呢,有這么年輕漂亮的前輩嗎?”

淩冽一陣無語,但心中卻是狂喜,看來三人已經同意了他們之間的合作。

“哥,姐,現在我就來為你們祛毒,不過在這之前,我要你們答應我一個條件。”淩冽道。

“說!”鬼哭道。

“我知道你們魔門中人習慣了自由,但是麻煩你們以後不要那么任性,千萬不要遇到事情,一言不合就開打,否則的話,我可是會很難做的。”

淩冽可是用執法長老的身份擔保他們離開黑獄島的,要是他們三人身上魔性難除,動不動就一招把人給幹掉,那簍子可就捅大發了。

“小子,你以為我們是殺人狂魔嗎?這種話還用你說,當年魔主就已經吩咐過我們,否則的話,我們也不至於活到現在,估計早就被蕭塵那老小子給幹掉了。”無天道。

這話也對,無天三人只是囚禁,很明顯當年並沒有犯下大錯,不然的話,估計在他們還沒有進入黑獄島之前,就已經被執法者組織給幹掉了。

“那我就放心了,來,咱們解毒!”淩冽興奮道。

三人在被毒性壓制的情況下就已經是武王強者了,如果毒性解除,一定更強,以後身邊有他們三個,就等於有了三個超級打手,超級保鏢啊,能不興奮嗎?看見淩冽那兩眼之中都開始冒起了綠光,這三個曾經的魔門六道之主,正兒八經的大魔頭,竟然渾身打哆嗦,從感覺這小子沒安什么好心。

而就在這個時候,一道黑影如同鬼魅一般在靠近,鬼哭冷哼一聲,道:“什么人?”

一道鋒利的氣息從鬼哭的手中疾射而出,直逼那道黑影,一道寒光出現,那是一把短刃。

鏗鏘!

金屬碰撞的聲音,黑影悶哼一聲,顯現出了身影,是一個身材曼妙的短發女子,握住短刃的手掌顫抖著,臉色蒼白,嘴角血絲。

淩冽心裏猛的一驚,鬼哭剛才所發出來的氣息竟然如同劍氣一般,更加恐怖的是,這一股氣息撞擊在金屬上面,如同實質化。

無天曾經說過,鬼哭在劍道上面曾經難逢敵手,沒想到他已經到了這般可怕的境界。

“哼,找死!”鬼哭身上的氣息更加淩厲了。

“住手!”

淩冽慌忙叫道:“是自己人!”

來的不是別人,正是血影,沒想到淩冽剛剛離開黑獄島,血影就找了過來。

看見淩冽,血影的眼中出現一絲喜色,但很快就消失了,道:“你沒死,就再好不過了。”

現在的魅影已經完全成為了淩冽麾下的一個情報組織,淩冽被送進黑獄島之後,魅影第一時間就得到了消息,可是他們卻沒有辦法進入黑獄島。

而血影就一直遊蕩在附近,想要尋找機會進入黑獄島對淩冽展開營救,不曾想現在淩冽自己出現了。

算算時間,淩冽進入黑獄島最起碼有一周的時間了,他看見血影一臉的憔悴,疲憊不堪,顯然是這一周都沒有離開過,心中有些感動。

但現在不是煽情的事情,淩冽急需要現在的情況,道:“現在的情況如何?”

血影道:“情況非常的不妙,基本上你殺害黃海明已經算是罪證確鑿了,而且江文海三個人死在黑獄島也算在了你的頭上,可以說,你現在是罪大惡極!”

現在整個中華都因為黃海明的死而震驚,甚至有關部門已經宣布了淩冽的罪行,審判結果是死刑。

只不過,自從淩冽進入黑獄島之後,黑獄島竟然自行封閉了,不知道多少人想要進去,卻都無法進入,江家幾乎發動了所有的力量,都沒有成功。

淩冽心驚,江家在軍方有很強的勢力,竟然不能進入黑獄島,看來蕭塵並沒有說大話,黑獄島就是他的,沒有人能夠幹涉他,這讓他奇怪蕭塵究竟是什么身份。

血影接著道:“找不到你,黃家跟江家將矛頭轉移,你的百草廬已經被封,裏面的人全部被抓,還有賴玉賢等人,他們懷疑這些人跟你有所勾結,雖然沒有拘留,但也被控制了起來”

不光是這些,李新華也受到了連累,生意受阻,還有豫州方面,凡是跟淩冽有所關聯的人,都被牽扯到了。

孤兒院被封,奶奶,楚香湘等人被限制了自由,白天宇,喬坤宇,乃至向紅軍也被相關部門談話,白雲文等人也暫時被停了職務,至於二狗等他的一些同學直接被打進了大牢。

堂堂國部級別的高官被刺殺,放在古代可是要株連九族的,現在雖然沒有這么一說,但凡是在九族之內都必須接受嚴格的審查。

但這並不是最為關鍵的,最為關鍵的則是,黃家跟江家甚至向龍鈞發難,必須要他給出一個交代!

換做平時,給他們一百個膽子,他們也不敢去跟龍鈞要交代,可是黃海明的級別實在是太高了,他們手裏有了一個敢跟龍鈞叫板的籌碼。

然而,上頭並沒有做出任何的反應,天子犯法與庶民同罪,他們就算是想要偏癱龍鈞,都辦不到。

森冷的氣息從淩冽身上散發了出來,他不在乎別人誣陷他,可是絕不能容忍這些人對他的家人下手。

他最為心疼的就是奶奶了,綿綿跟鏡心都不在,自己又出了這樣的事情,她老人家一定是非常的擔心吧?

淩冽起身就要走,血影攔住他,道:“你現在不能回去!”

“為什么?”淩冽問道。

“現在已經對你發出了s級別追殺令,在你沒有能夠證明自己的清白之前,你一旦現身,就會立即被追殺!”血影道。

s級別追殺令,是中華最為高級的追殺令,是針對罪大惡極到叛國程度的人犯,這種級別的人犯已經不需要審判了,任何人都可以對其展開立即格殺!

也就是說,這個時候任何人想要殺淩冽,都可以有非常正當的理由,只要他敢現身,景家跟常家的高手就會立即趕來,以兩家麾下的高手,就算堆,也能把淩冽給堆死!

“況且,現在你最應該去的地方是豫州,那裏的形勢更加危急,有人認為你進入黑獄島就沒可能再出來,他們已經忍不住想要對你的家人動手了!”

“什么?”淩冽身上殺氣沖天。

身在豫州的都是他的親人,竟然有人想要報複他,找不到他的情況想要對他的親人下手,絕不能饒恕。

“現在你只能暫避風頭了,否則,你根本沒有生還的可能性!”血影道。

淩冽雖然怒氣沖天,但卻並沒有失去理智,況且,現在豫州方面危急,他必須立即趕回去。

“回豫州!”淩冽當機立斷道。

豫州,淩冽的家中,奶奶,楚香湘跟楚母都在,不過她們三人的精神狀態非常的差,個個臉色憔悴,眼眶身陷,顯然非常的疲累,奶奶上了年紀,都已經渾身在發抖了。

“老太太,還是趕緊把要交代的問題都交代清楚吧,你孫子涉嫌殺害國家首長,你們到底有沒有涉嫌參與其中?”一個男子冷聲喝道。

“沒有,沒有,我孫子是好人,他絕對不會無緣無故的殺人的。”奶奶叫道,她的精神都已經快處於錯亂的狀態了。

楚香湘氣憤道:“你們已經審問了兩天兩夜,我奶奶已經很累,她快要熬不住了,年紀又這么大,要是出什么事,你們負得起這個責任嗎?”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