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周末妈妈让你弄过够,弄到哭的感觉

周末妈妈让你弄过够,弄到哭的感觉,這些人是什么特別調查科的人,是專門為了調查淩冽的案子而來,按道理來說,要楚香湘他們配合調查,這是沒有問題的。

可是這些人自從來到豫州之後,居然輪番上陣,要奶奶他們直接承認自己是淩冽的同謀,夥同淩冽一起謀害了黃海明,已經兩天兩夜,除了給一些吃的,沒有人讓奶奶她們有任何的時間休息。

兩天兩夜,不要說奶奶上了年紀,就算是一個年輕人也熬不住,好在之前淩冽給奶奶治傷的時候,已經改變了她的體質,否則,估計她早就撐不下去了。

當然了,一直讓奶奶支撐下去的,是一個信念,她相信自己的孫子是好人,一定不會去胡亂殺人的,就是這樣的信念支撐她到現在。

一個穿著制服的女人,冷笑道:“負責?一個死老太婆一個,孫子殺了首長,早就該死了,說不定,背後還有她在出主意呢!”

楚香湘頓時就怒了,道:“你胡說什么?你們沒有證據,怎么能輕易的誣陷好人?”

“誣陷好人?”

那個女人一臉譏笑道:“淩冽殺害國家首長,罪證確鑿,你說他是好人?而且,你們身為他最親近的人,肯定也是同夥兒,只是目前還沒有找到證據而已,等找到了證據,你們統統都得被送進大牢,然後槍斃!”

“你們你們這是故意的,你們胡亂執法,我要去告你們!”楚香湘憤怒道。

“好啊,你去告吧,像你們這樣的人就算去告也沒有用。”

那個女人看著已經快要撐不下去的奶奶,道:“我看你們還是乖乖的趕緊承認吧,這樣的話,在進大牢之前,多少還能睡一個好覺。”

“我要打電話,一定會有人來主持公道的。”楚香湘要打電話,她要找白天宇等人。

一個男人嘿嘿笑道:“不要說不能讓你們打電話,就算讓你打,也沒用,我知道你想找誰,是想找白天宇,喬坤宇他們吧?沒用,現在他們自己都自身難保了,哪兒還有閑心情管你們?”

確實,這么時候,不光是她們受到了連累,就連白天宇等人也脫不掉幹系,他們雖然不至於像楚香湘她們這樣被騷擾,可是現在也是麻煩纏身,根本就無暇顧忌她們。

聽到這些話,奶奶終於有些奔潰了,淩冽發生了這樣的事情,已經讓她擔憂不已了,而在她眼中,白天宇等人是一定能夠救淩冽,而現在連這些救星都自身難保了,那還有誰能夠救淩冽?

那可是國部級別的高官啊,是殺頭的大罪啊!

“奶奶,奶奶,你怎么了”

奶奶突然身體一陣搖晃,臉色變的蒼白無比,熬了兩天兩夜,最後的支柱也倒塌了,老人家終於要崩潰了,嚇的楚香湘母子倆驚慌不已。

“救護車,快點兒叫救護車啊!”楚母喊道。

那個女人翻著白眼道:“叫什么救護車?現在都大半夜了,人家也沒時間啊!”

奶奶的情況非常危機,必須要立即送進醫院,可是這些人身為執法人員,竟然拒絕叫救護車,分明就是想看著奶奶去死。

楚香湘終於明白了,這些人根本就不是來做什么審查的,根本就是來專門對付他們的。

可現在奶奶都快要死了,楚香湘曾經向淩冽保證過一定會照顧好奶奶,如果奶奶就這樣死了,等淩冽回來了,她如何面對?

撲通!

楚香湘跪在了地上,哀求道:“求求你們,幫忙叫救護車吧,只要你們肯幫我們叫救護車,我什么條件都肯答應你們!”

聽到楚香湘的話,一男一女頓時兩眼一亮,尤其是那個男的,盯著楚香湘,眼珠子都快掉下來了,道:“你真的什么都肯答應?”

這種裸的目光根本沒有絲毫的掩飾,楚香湘當然明白他想要的是什么,渾身一陣顫抖,閉上眼睛,淚水滴落下來,道:“是,我什么都肯答應。”

“香湘,你”楚母驚呆了。

楚香湘道:“媽,我不後悔!”

楚母眼睛紅了,眼淚嘩嘩的在流,要緊嘴唇,鮮血滴落了下來,點點頭,什么都沒有說,沒有哪個母親願意看到自己的女兒走到這一步。

但是楚香湘說的對,她不後悔,淩冽給與她們母子的實在是太多了。

旁邊那個女人看見那個男人眼珠子都快掉地上了,頓時大怒,一腳踹了過去,罵道:“王八蛋,當著老娘的面,你敢打這樣的歪主意?”

男人摸了摸屁股,訕訕笑道:“別生氣嘛,難道你不知道這個楚香湘可是一個很紅的主持人,一定很有錢,我要人,你要錢,怎么樣?”

女人一聽,頓時兩眼一亮,道:“好,想讓我們叫救護車也行,給我一百萬!”

“好,我答應你!”楚香湘毫不猶豫道。

“那還等什么,寶貝兒,我們開始吧!”那個男人激動的沖了過去,抱起楚香湘就沖進了臥室。

像楚香湘這樣的大美女,又是一個很紅的主持人,這樣極品的尤物,他不瘋狂才怪呢。

“不不不要啊”奶奶渾身都在發抖,看見楚香湘即將被人淩辱,是老淚眾橫。

噗哧!

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她竟然咬破了自己的舌頭,想要自盡!

“伯母!”楚母大聲的哭喊道。

那個女人沒想到奶奶竟然這么剛烈,居然想要咬舌自盡,連忙上前捏住老人的下巴,道:“老東西,給我松開,老娘的一百萬還沒有拿到手呢,你可不能死!”

就是靠奶奶威脅楚香湘,要是奶奶死了,楚香湘不可能再給她錢。

房門被人推開了,是一身風塵的淩冽,他連夜趕回了豫州,他實在不放心奶奶,可是進門就看見眼前的一幕。

楚母滿臉是淚的跪在地上,奶奶滿嘴都是血倒在沙發上,一個女人正面目猙獰的捏著奶奶的下巴。

轟!

淩冽瞬間感覺自己的腦子都炸開了,怎么回事?究竟發生了什么事?

這時,他聽到臥室裏面響起一個男人的聲音:“嘿嘿,寶貝兒,來吧,讓哥哥好好的疼你,保證讓你欲仙欲死”“小冽!”楚母看見淩冽,頓時滿臉的驚喜。

那個女人扭頭看見淩冽,先是一驚,緊接著就狂喜道:“好啊,竟然真的是你,抓住了你,我可就發大財了”

可是她的話剛說到一半,就說不下去了,因為淩冽身上的氣息實在是太可怕了,那死死的盯著自己的眼睛,簡直就像是一頭噬人野獸的眼睛,令她有一種從未有過的恐懼。

那是一種來自死亡的恐懼!

砰!

那個女人的身體飛了起來,像是一只死狗滾落在地上,剛想爬起來,就又癱在了地上,張嘴噴出一大口的鮮血。

淩冽沒有殺她,雖然他很想殺人,但是卻克制住了,他想要殺這個女人就像是碾死一只螞蟻,但他卻抑制住了自己的殺機,他害怕一旦真的開了殺戒,會控制不住,他現在心裏實在是充滿了太多的怒火。

“小冽小冽快快香香湘”奶奶滿嘴都是血,顫抖著雙手指向臥室。

淩冽沖了過去,一陣龍抬頭刺進了奶奶的體內,可以暫時保住她的性命,淩冽直接沖進了臥室。

砰!

房門被淩冽踹開,只見楚香湘一臉的麻木,沒有一滴眼淚,表情絕望的躺在床上,一個男人正興奮的撕扯著他的衣服。

嗡!

淩冽感覺自己被雷電劈中一樣,這還是他第一次從楚香湘的臉上看到這種充滿絕望的神情,那是一種對一切都失去了信心,才會有的神情。

她的心已經死了,她對一切事物都看不到希望,她已經步入了徹底的絕望,絕望到連眼淚都不願意再流一滴。一個人在絕望的時候,連流眼淚的權力都放棄了。

淩冽心如刀割,這是他的女人,一個深愛到自己勝過一切的女人,他知道楚香湘有多么的剛強,曾經在那種壓迫下,都不願意出賣自己,然而,現在為了自己,卻寧願被人淩辱。

自己口口聲聲說過會保護她,但自己卻屢次帶給她災難,如果不是自己趕回的及時,這一次的災難將會是毀滅性的。

如果事情真的發生了,淩冽可能永遠永遠都不會原諒自己。

房門突然被人踹開,那個男人被嚇了一跳,渾身一哆嗦,慌忙將已經脫到一半的褲子提起來,扭頭就罵道:“媽的,誰?敢壞老子的好事兒,想找死嗎?”

而當楚香湘看著淩冽的時候,整個人瞬間就石化了,緊接著身體劇烈的顫抖著,眼淚順著臉頰滴落下來。

淩冽大步走了過去,輕撫她臉頰上面的淚水,將她擁在懷中,輕聲道:“對不起,我回來晚了!”

是啊,他的確是回來晚了。

雖然楚香湘並沒有受到實質性的傷害,可是他卻令楚香湘經曆了一次絕望,他認為是決不能夠饒恕自己的。

“哇”楚香湘抱著淩冽,嚎啕大哭起來。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淩冽不知道該怎么去安慰,只能不斷的說著對不起。

突然之間,楚香湘推開淩冽,叫道:“奶奶,奶奶,快去救奶奶”

淩冽道:“沒事兒,我回來了,奶奶就不會有事的。”

那個男人終於將淩冽給認出來了,興奮的喊叫起來,道:“哈哈哈,你是淩冽,你竟然回來了,太好了,老子這一次是要發大財了!”

說完,竟然掏出了槍對准淩冽。

“哼!”

淩冽反手一掌抽了出去,那個男人頓時就滿嘴鮮血的橫飛出去,在地上打了好幾個滾兒,都沒有爬起來,連續咳嗽了好幾聲,吐出大灘的血跡,裏面有牙齒,還有一些肉沫。

淩冽含恨的一個大嘴巴子,幾乎抽掉了他大半的牙齒,就連舌頭都被抽碎了。

“我們出去!”

淩冽一只手抱著楚香湘,另一只手拖著那個男人,就跟拖死狗一樣拖了出去。

客廳裏面,那個女人卷縮在牆角裏,一張臉蒼白的就跟死人一樣,渾身發抖,身下一灘黃色的水漬,散發著臊臭。

無天三人跟血影身上的氣息實在是太可怕了,這個女人已經被快被他們嚇破了膽。

他們三個是魔頭,一個冷血殺手,但是看見奶奶一個老人家被這樣傷害,也是憤怒不已,如果不是淩冽留著她一條狗命還有用的話,估計早就把她弄死了。

淩冽飛起一腳將手中那個男人踢到牆角裏,嚇的那個女人尖叫的跟鬼掐的似得。

不再理會,淩冽來到奶奶的身邊,發現她身體並沒有受到什么傷害,舌頭被咬破了,不過之前那個女人阻止的及時,沒有什么大礙。

最主要的是,奶奶現在身體太過憔悴了,畢竟,一個老人家兩天兩夜沒有睡覺。

淩冽輸入一道真氣灌入奶奶的身體裏面,直接就點了她的睡穴,讓她好好的睡一覺,醒過來之後就無礙了。

淩冽讓楚母也去休息,只是讓楚香湘留下,問道:“香湘,把這裏的情況跟我說一下。”

原來,自從淩冽出事之後,豫州這邊也跟著出事了,先是傳出白天宇等人被某些什么相關部門監控,接著就是白雲文等人被暫停軍務

反正,凡是被淩冽有關的人和事,都跟著一起遭殃了。

也就是這個原因,有人欺負上門,楚香湘卻找不到援助,那是因為每一個人現在都是自身難保。

淩冽明白,這是有人在借題發揮,想要將他以及他身後的是背景一舉全部鏟除掉,如果他沒有及時趕回來的話,後果不堪設想!

畢竟,黃海明的死事情太大了,就算是向紅軍,白天宇這些人都不免被波及道。

淩冽覺得目前的形勢應該是非常嚴峻,不然的話,白天宇等人一定會派人過來保護奶奶他們,但是卻沒有人過來,只能說明他們的形勢也一樣非常艱險。

不過,現在既然淩冽已經回來了,就不會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

“你們不是想要我的命嗎?那就盡管來好了,不過,每一個人有這種想法的人都要付出代價!”

淩冽身上殺機,他覺得自己應該去殺人!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