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姐把第一次给我,被亲弟拿走了第一次

姐把第一次给我,被亲弟拿走了第一次,抱歉,抱歉,來來來,我放你下來!”

淩冽這才想起來二狗還在上面掛著呢,連忙將他放下來,檢查了一下,如果換成別人的話,被折磨這么長的時間,不死也得去掉半條命,不過二狗之前被淩厲用藥改造過身體,壯的跟牛似得,只要稍微修養一下,根本就不會有什么大問題。

搞定了二狗,淩冽看向他那幫同學,而那些人頓時驚恐的後退一步,他們沒有忘記眼前淩冽剛才的所作所為,簡直就魔鬼。

“我看見了他殺人,他該不會殺紅了眼,直接把我們來殺了滅口吧?”一個女孩本就慘白的臉色頓時變的死灰,身體顫顫發抖。

在他們看來,淩冽殺了黃海明,是絕對的死罪,現在跑了回來再一次殺人,接下來肯定是想要逃命,為了隱藏自己的行蹤,會不會把他們都幹掉。

看見這些同學臉上的恐懼,淩冽心中在發酸,這些人本來都應該是他最親密的人才對,現在卻對他這樣的害怕。

一縷怒氣從淩冽心中閃過,緊接著卻是滿滿的愧疚,自己雖然改變了這些人的生活,可是現在卻害的他們變成自己,是自己對不起他們才對。

“你們放心,他們是為了對付我,現在我出現了,他們就不會再找你們麻煩了。”

他們之所以被對付,完全是因為自己,現在自己現身,那些人自然也就不需要再找其他人的麻煩了。

危機解除了,二狗,童新琪,林木木跟幾個男生隨著淩冽走了出來,至於其他人則不敢出來,現在淩冽可是重刑犯,如果他們走了,可就真的變成共犯了。

“小淩子,現在我們去哪兒?是不是要跑路了,不過我可要說清楚,跑路沒問題,但我得帶上我媽,不然我哪兒都不去。”二狗問道。

淩冽一腳踹了過去,笑罵道:“跑個毛啊?咱們這么多人能跑得了嗎?”

這個時候跑路根本就解決不了問題,而且,淩冽現在不是一個人,身邊的人太多了,這些多人,跑路根本就不現實。

“那現在我們應該怎么辦?”

淩冽冷哼一聲,道:“他們要找的人是我,既然想要找我,那就讓他們來好了!”

他讓二狗他們暫時先去家裏,跟奶奶在一起,最起碼景家跟常家暫時不敢大肆出手,有血影在那裏,基本上已經足以保證安全了。

這個時候,無天的電話打了過來,淩冽急切的問道:“情況怎么樣?”

在來這裏之前,淩冽就跟無天他們兵分兩路了,他非常擔心白天宇等人的情況,就讓無天跟鬼哭先趕了過去。

無天嘿嘿笑道:“你猜的一點兒都不錯,這裏竟然有高手在埋伏,不過僅僅是埋伏,暫時還沒有動手的意思,要不要提前把他們給清理了?”

語氣之中有種抑制不住的興奮,魔門中人殺性十足,被囚這么多年,估計早就憋壞了。

淩冽目光一冷,能讓無天稱之為是高手,那就是真正的高手了,看來這些人絕非只是監視白天宇等人那么簡單,或許已經起了殺心。

豫州可以說是淩冽的大本營,白天宇等人是他最堅實的後盾,如果他們死了,就等於將淩冽在豫州的力量一舉鏟平了!

不過,現在自己及時趕了回來,這個危機就算是接觸了,有無天跟鬼哭在,他毋須在擔心什么,該是到他討債的時候了。

霍青玄不是想要對付他,痛打落水狗嗎?那就要看看誰才是落水狗!

午夜時分,淩冽趕到了霍家,只見整個霍家燈火通明,裏裏外外竟然足足有近百人在把守,而且還都不是一般人,竟然全都是一些高手。

這要是放在之前,根本就是無法想像的事情,以霍家的能量,根本就無力駕馭這么多的高手,這更加肯定淩冽心中的猜想,顯然霍家已經淪為了某人的走狗。

不過這也是正常的事情,之前淩冽縱橫豫州,霍家被排擠,簡直就是水深火熱,現在又因為淩冽,其他幾大家族都是岌岌可危。

如果霍家能夠抓住這個機會的話,極有可能會成為豫州第一家,成為豫州的主宰。

而此時此刻,在霍家的客廳之中,霍元齊興奮的不行,道:“爸,從現在開始,豫州就是我們霍家的了,哼,青墨那個臭丫頭,跟了淩冽那個孽種,卻沒想到會有今天吧?”

生為一個父親,卻對自己的親生女兒充滿了恨意,不得不說這是一種悲哀。

可是這個時候的霍定坤,卻是一臉的陰鬱,道:“元齊,你知道這一定是要付出代價的。”

一旁的霍青玄卻道:“爺爺,無論付出什么樣的代價,我都覺得是值得的。”

現在的霍青玄竟然發生了很大的變化,依舊是是比女人還要漂亮,只不過眉宇之間卻透著一股邪氣,怎么看都令人不是很舒服。

笑起來,表情顯的格外猙獰,冷笑道:“不能親手殺了淩冽,實在是太可惜了,不過不要緊,我會讓他身邊所有人一個個生不如死!”

任誰都能看得出來霍青玄恨淩冽已經恨到了骨子裏。

霍定坤歎息一聲,短短幾個月,他好像一下子蒼老了十歲,站起身來,道:“我老了,霍家就交給你們了,但希望你們不要玩火!”

看著霍定坤的背影,霍青玄冷哼一聲道:“不知道爺爺還在擔心什么,看來他是真的老了!”

不過霍元齊在聽了霍定坤的話之後,卻隱隱有些擔憂道:“青玄,難道真的不會有問題嗎?”

畢竟,照目前看來霍家成為豫州的主宰幾乎是板上定釘的事情了,霍家的收獲實在是太大,可是霍家又應該付出什么樣的代價?

“爸,我知道你在擔心什么?可是你看看霍家所得到的,難道你不覺得無論付出任何的代價都是值得的嗎?”霍青玄道。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一道冰冷的聲音橫插了進來,冷笑道:“如果付出的代價是整個霍家走向滅亡呢?”聽到這個聲音,霍元齊跟霍青玄同時都是心裏猛的一跳,幾乎是從椅子上面彈了起來,看著站在門口滿身是血的淩冽,滿臉驚恐道:“淩冽?”

不錯,來的正是淩冽!

他心中充滿了殺意,直接一路殺了進來,沒有任何的留手,但凡對他出手的人,現在都已經變成了屍體,現在霍家外面的院子裏面,已經是屍橫遍野。

“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進入黑獄島的人從來都沒有再出來過!”霍青玄簡直都快瘋了,霍元齊更是渾身顫抖。

他們之所以敢跟那個人合作,就是因為斷定淩冽永遠都不可能再回來,否則的話,他們沒有這個膽子。

淩冽的手段他們了解的太清楚了,沒有絕對的把握,他們不敢這樣下手。

當他們確認淩冽的確是被送進了黑獄島之後,他們覺得機會來了,可是沒想到竟然出現這種坑爹的事情,淩冽竟然又回來了,就站在他們面前。

“淩冽,你犯下大罪,百死莫贖,還敢出現在這裏?”霍元齊強制冷靜道。

淩冽冷笑道:“是啊,殺害了國部級的首長,的確是百死莫贖,現在想要我死的人實在是太多了,你們認為,我逃得了一時,卻逃不了一世,肯定是死定了吧?”

“你明白就好!”霍元齊道。

“是啊,我的確明白,明白自己可能是死定了,但是在死之前肯定是要拉幾個墊背的吧?不然的話,黃泉路上豈非是太過孤單了?”

無論霍元齊現在說什么都沒有用,看在霍青墨的面子上,他已經放過了霍家一次,可現在霍家不應該對他身邊的人下手,這已經觸動了淩冽的逆鱗。

所以,就像他之前所說的那樣,今天霍家即將走向滅亡!

嗖!

淩冽的腳步很快,瞬間就到了霍元齊父子的身前,掐住兩人的脖子,將他們提離地面,只要他的手掌稍微用力,就能捏碎他們的脖子。

霍元齊的臉上充滿了驚恐,道:“淩冽,你不能殺我,否則的話,青墨是絕對不會原諒你的。”

淩冽滿是輕蔑道:“你連一個父親都不配來當,還有臉用自己的親生女兒來做自己的護身符?更何況,我與霍青墨之間的恩怨早就已經劃清,她沒有任何理由阻止我來殺你!”

的確,看在霍青墨的面子上面,他不應該殺霍家的人,畢竟兩人曾經有過一段,可是淩冽不願意放在心上,那個女人屢次算計他,沒有資格再來要求他做任何事。

他跟霍青墨之間的恩怨,早就煙消雲散了。

他現在殺霍家的人,不存在任何心理負擔!

“不,不,她有理由,她為了你離開了霍家,難道這還不夠嗎?”霍元齊叫道。

“她離開霍家,跟我沒有任何的關系,是你們逼迫她離開,我只不過是她為自己尋找自由出口的一個理由罷了!”淩冽眼中的殺機更為淩厲了。

“不,她是真的愛你,是真的愛你”感覺到淩冽越來越重的殺機,霍元齊大聲叫道。

可是淩冽已經起了必殺之心,可是就在這個時候,霍青玄卻突然道:“你不能殺我們,青墨已經懷了你的骨肉!”

“什么?”

淩冽的手掌猛然一顫,霍青墨懷了自己的骨肉?

然而,就在他手掌一顫,松懈的那一瞬間,一股充滿陰冷的殺機從霍青玄的身上爆發了出來,這令淩冽心裏猛然一跳。

噗哧!

一只手掌穿透了淩冽的腹部!

那是霍青玄的手掌,以淩冽現在的體質,就算是利刃,也很難輕易的刺穿他的身體,可是霍青玄的手掌卻輕易的做到了。

淩冽重傷,腳步一陣踉蹌,松開雙手,連續後退了好幾步,臉上充滿詫異的看著霍青玄。

此時的霍青玄臉色慘白的嚇人,渾身上下都是陰森可怕的煞氣,眉宇之間更滿是妖異。

“嘎嘎嘎淩冽,你沒有想到吧?”霍青玄仰天大笑,神情癲狂,滿身的煞氣,跟陰森可怕的表情,就像是一只厲鬼。

“確實沒有想到,你竟然投靠了地府。”淩冽道。

霍青玄已經不再是之前的霍青玄了,他身上充滿了地府的氣息,已經變成了一個不死戰士,而令淩冽沒想到的是,霍青玄竟然會這么強橫,甚至比之前的關禦河還要強!

“哈哈哈如果不投靠地府的話,我怎么能有今天呢?”

霍青玄看著淩冽,興奮的渾身都在發抖,道:“你知道嗎?你知道我有多恨你嗎?但是我恨你,並不是因為你差一點兒打垮了霍家,我恨你是因為你奪走了青墨,青墨,青墨,她是我的”

霍青玄在咆哮,在嘶吼,簡直就像是一個瘋子,猩紅的雙眼就跟要滴出鮮血來一樣。

看見霍青玄變成現在這個樣子,霍元齊也驚呆了,道:“青玄,你在胡說什么?青墨是你妹妹!”

“你給我閉嘴!”

霍青玄厲聲道:“妹妹又怎么樣?只要我想要,她就是我的女人,誰敢碰她,就要死!”

霍元齊被霍青玄給嚇住了,伸出手道:“青玄,你究竟怎么了?”

顯然,他也並不知道霍青玄會有這樣的變化,霍青玄現在的樣子實在是太可怕了。

噗哧!

霍元齊頓時臉上露出痛苦,緩緩低下頭,看見霍青玄的手掌直接穿過了他的胸膛,難以置信道:“青玄,你”

霍青玄殺了他,自己的兒子殺了他!

“死老鬼,我早就想要殺你了,如果不是你,青墨早就變成了我的女人!”

霍青玄抽出自己滿是鮮血的手掌,看著手掌上面的鮮血,嘿嘿獰笑道:“不過現在沒有關系了,你死了,我就可以找到青墨,將她永遠的留在我身邊!”

淩冽也有一些驚呆了,他沒想到霍青玄會喪心病狂到這種程度,竟然愛戀自己的妹妹,已經到了癲狂的程度,甚至連自己的親生父親都要殺。

“還有你,淩冽,殺了你,青墨就徹底的屬於我了。”霍青玄看向淩冽,陰森道。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