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只要你让我们爽一下,今晚不要了好不好

只要你让我们爽一下,今晚不要了好不好“哼,不管是誰,我接到的命令是帶淩冽回去,違者,殺無赦!”說話間秦銘在空中伸出了一只手。

雖是最簡單的一個動作,但半空中突起的狂風證明了這舉手投足間的不凡。

踏空而行,舉手風起,這些傳說中的神奇景象終於被淩冽看在了眼裏。

但他現在一點都不興奮一點都不開心,他現在完全被嚇尿了!

別人躲在千米之外歡呼感歎,他不能啊,這他媽的半步武聖可是沖著殺他來的!

“救命啊醉大姐,這家夥簡直就是一個變態啊!”淩冽趕緊在心裏沖著醉仙女大聲嚎叫道。

但是醉仙女卻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空中二人身上了,連罵他的空都沒有,只是極盡冷漠地說了一個字。

“切!”

看來連醉仙女都認真了!一路走到現在醉仙女一直像個女流氓一樣吊兒郎當,什么事讓她真正上過心啊!

淩冽的心徹底涼了。

不過疾風很快平息,淩冽趕緊抬頭看去,原來是秦銘對面的霍秋正用手指在空中輕輕畫著圓圈。

雖然淩冽不知道這圓圈代表著什么,但在圓圈出現的一瞬間,千米之內的氣流立馬平息了下來。

這絕不是巧合,肯定是霍秋做了什么才壓制下了秦銘,但他到底做了什么?

這才是讓淩冽最震驚的,他根本就沒感覺到任何的異樣,但異樣確實在發生著!

在步入武王境界的時候,淩冽從無到有,第一次理解並運用了真正的武王空間,現在在這些半步武聖的面前,他再次變得茫然。

“醉仙女,醉大姐,醉姑奶奶,趕緊給支個招啊。”淩冽繼續和醉仙女溝通,但醉仙女繼續無視她。

淩冽的腦子裏瘋狂打著算盤,在這兩個半步武聖面前溜走是不可能了,就算跑的了和尚也跑不了廟,現在自己的哥們和親人可都在豫州呢。

既然跑不了,那么兩個壞選擇也只能選擇較好的那一個。

秦銘的態度非常明確,就是要滅了自己,落到他手裏那是真的完了。

但是那位年齡稍微大一些的霍秋似乎對自己沒有那么大的敵意,而且他已經明確說了不會要了自己的命,待會有機會往他身邊跑准沒錯。

疾風剛剛被平息又立即出現,而且這次疾風更加瘋狂更加暴躁。

呼嘯的風聲夾雜著秦銘狂笑的聲音:“霍秋你不會認真的吧,你真的要為了他跟我給我作對?”

霍秋也豁達的笑了一下,劇烈的大風再次被平息,霍秋的聲音倒是讓人聽得清楚:“大小姐之事無小事,既然我都來了,那你又何必給我爭?你也知道我是奉大小姐的命令來帶走他的,你現在站在我的對面,不就是站在了大小姐的對面嗎?雖然你現在是龍衛,但不要忘記了你曾經的身份!”

雖然兩個人看似在講道理,但是其中劍拔弩張的氣氛誰都能感受得到。

“以前我不會忘記,但我更不會忘了我現在的身份我們龍衛做的事情必能得到大小姐的體諒!”

“我看未必吧,畢竟你要殺的可是這個人!”

兩位半步武聖鬥嘴,那些個武王境界以下的人紛紛退讓,雖然臨陣脫逃有被處死的危險,但若不走,等他們動起手來只能死的更慘。

武王境界倒是有資格勉強觀戰,但是三大武王早就已經被幹掉了,所以一時之間,數千米內再無旁觀者。

淩冽擦了一把額頭的冷汗,他很想大聲給霍秋加加油,但是現在說錯了話只能讓自己死的更快。

“深呼吸。”一個熟悉的聲音在淩冽的腦海中響起,這個聲音簡直就是淩冽新生的希望!

“我的仙女姐姐啊,你終於理我啦!”每到絕望的時候淩冽就向醉仙女求救,雖然醉仙女嘴上狠毒了一些,但從來沒有見死不救。

這一次醉仙女的沉默實在不正常,也讓淩冽一下子沒有了底。

“廢話少說,我讓你深呼吸!”醉仙女的聲音有些嚴厲,淩冽不敢再想多餘的事情了,趕緊調整自己的狀態開始了深呼吸。

但是一連做了五個深呼吸,他也沒感覺到半點不正常。

“還記得我交給你的吞天法決嗎?”醉仙女的聲音有些著急。

“記得。”淩冽也察覺到了醉仙女的認真,回答也變得相當簡潔。

“現在把吞天法印克制在自己的掌心,范圍一定要盡量不要讓別人察覺。”醉仙女繼續指導。

但是淩冽卻傻眼了,那吞天法決自己才剛剛用,雖然確實用出來了,但是距離法決真正的威力還相差甚遠。

現在醉仙女竟然要讓自己克制在手上,那不是開玩笑嗎。

先不說這功法使用起來相當複雜,就這功法的危險性來說,也絕對是淩冽學習過的功法中最危險的。

淩冽甚至都害怕會波及自己,到時候自己體內的真氣被瘋狂吸出再注入,肯定會把自己給搞殘,現在又讓他這樣玩兒和玩命又有什么區別。

“臭小子愣什么,照我說的做!”醉仙女直接不耐煩的罵道。

淩冽一咬牙,直接啟動了吞天法決,如果他連醉仙女都不相信的話,那這個世界裏還能相信誰?

醉仙女也不是什么都沒做,在關鍵的地方她插了幾次手,這才讓小小的吞天在一次啟動。

淩冽的體內正在瘋狂的聚集著力量,故意昂首挺胸閉著眼,一副馬上英勇就義的樣子,很好地偽裝了自己的真實意圖。

但隨後鼻血就從他的鼻孔裏流了出來。

吸收進來的能量根本就不是普通能量,這份能量和自然能量類似,但卻更狂暴,更有可塑性。

雖然已經通過了吞天的過濾,但要想真正制服他們,還是需要用體內十倍的真氣去壓制。

淩冽沒忍住多吸了一些,竟然直接導致自己體內氣息大亂。

還在和霍秋鬥嘴的秦銘隨手收回了自己的能量,但隨後他就感覺有些不對勁。

“咦?”秦銘有些疑惑,隨後就把目光放在了淩冽身上。“糟糕,被發現了!”淩冽心裏大呼不好。

他作為一個武王,尚且還在意體內真氣的去留,半步武聖對真氣的掌控肯定更嚴格。

這就像是放出去的鴨子少了幾只,養鴨人心裏會很清楚。

秦銘倒是沒有著急動手,他只是滿臉戲謔的看著下面的年輕人。

淩冽做賊心虛的笑了笑,但隨後一大口鮮血就從嘴裏噴了出來。

“臥槽,醉大姐,你這是什么套路啊,我怎么一點沒看懂啊。”本來就流了不少血了,現在這么一折騰,淩冽的半條命都快沒了。

本來他還以為醉仙女有什么妙計,但是現在自己的身體被那霸道真氣反噬不說,更是成功吸引了秦銘的注意,又拉了一波仇恨。

此時站在遠處的霍青玄笑得嘴都快歪了,他的眼角甚至笑出了幾滴鮮血,比女人還漂亮的臉上充滿了猙獰。

這個男人已經到了變態的地步,他恨淩冽,但更恨淩冽奪走了霍青墨,他想變的更強,但最終的目的卻是為了要報複淩冽。

霍青玄磨掉了自己眼角的血水,臉上卻是越笑越開心。

值得了,一切都值得了,只要淩冽能死,看看現在的淩冽可比他霍青玄慘多了!

似乎注意到了千米外那個幸災樂禍的目光,淩冽狠狠吐了一口帶血的吐沫,又慢慢挺起了胸膛。

看起來淡定,但他腦子裏都要爆炸了。

“什么情況啊?醉大姐!我怎么感覺現在死的更快了?”

“哈哈,死的更快就對了”從醉仙女的嘴裏竟然說出了這句話,倒真是把淩冽給嚇了一跳。

雖然現在醉仙女的狀態已經有了很大的好轉,但是只要淩冽一死,她還是沒有半點活下來的可能。

再說了醉仙女也不是那種自暴自棄的人啊。

淩冽覺得醉仙女很反常,但現在他已經沒時間管那么多了,沒有醉大姐的合力壓制,秦銘的真氣已經在他體內完全擺脫了束縛。

現在淩冽流血的已經不緊緊是鼻子和嘴了,就連眼睛和耳朵也有血滲出。

高高站立在天空中的秦銘冷笑了一聲,雖然淩冽吸收了他的能量讓他感覺很驚奇,武王到半步武聖的距離雖然聽起來只有半步,但置身其中才知道,那豈止是千百條鴻溝的距離。

而且武王和半步武聖所使用的真氣已經有了質的改變,不再是單純量的壓制。

一個半步武聖可以無限吸收武王的真氣,但是武王絕不敢吸收半點半步武聖的氣息。

淩冽已經痛苦地領悟了這一點。

不過這已經不重要了,淩冽的問題很複雜,但是秦銘收到的命令很簡單:如果淩冽不能被別人殺死,那就被他殺死。

所以秦銘等到現在才出手。

霍秋的突然出現確實給他的任務帶來了一點難度,但他想殺人,也絕對不是一個霍秋能阻擋的。

秦銘向下踏出了一步,雖是一步,卻有百米,真有一種禦風而行的意思。

但是從天而降的並不止他自己,霍秋靜靜地落下,直接擋在了秦銘的面前。

霍秋知道自己的速度不比秦銘,所以從剛開始的時候他就特意站在了秦銘和淩冽的中間位置,為的就是應對不時之變。

兩人修煉的功法不同,霍秋速度不比秦銘,但兩人要是打起來,秦銘也很難占什么便宜。

霍秋依然面帶笑容提醒道:“你我二人鬥鬥嘴也就可以了,要是真打起來,那十裏之內都得遭殃啊,而且龍衛紀律森嚴”

“多謝提醒,我怎么敢對你動手呢。”還沒等霍秋說完秦銘就打斷了他的話,隨後秦銘就轉身向後退去。

如釋重負的霍秋松了一口氣,但隨後他就怒瞪開了雙眼。

狂風突起,空氣在颶風的影響下似乎成了實質,霍秋的周圍全被颶風圍堵,各路颶風瞬間建立了一座牢籠。

此時“自暴自棄”的醉仙女慵懶解釋道:“那就是半步武聖的特別之處,武王空間必須以自身為中心,但是半步武聖的空間卻可以轉移,霍秋實際是被鎖在了秦銘的半聖空間裏。”

她說的倒是清楚,但是淩冽哪有功夫去聽啊,他正瘋狂地對抗著體內的那股半步武聖之力!

此時那股真氣就是一頭野馬,而淩冽就是騎在馬上的人,要么馴服野馬,要么被野馬摔死。

但是馴服兩字談何容易?

“切,這兩口肉都吃不下,還有什么出息。”醉仙女無情嘲諷道。

淩冽真是氣不打一處來,你不幫忙也就算了,還說什么風涼話。

但隨後淩冽裏一愣,醉仙女說的是吃,不是壓制,也不是馴服?

對於一匹降服不了的野馬,那就吃了它?

現實嗎?

淩冽不顧眼眶裏的血水,猛然瞪大了眼睛,天空中的秦銘已經繞過了牢籠裏的霍秋,正向著自己沖來。

他閉上了眼睛,體內已經合三為一的龍血鳳血混沌力猛然顫抖了一下,一股龐大的力量突然覺醒,宛如鯨魚一般吞滅了那股半步武聖的氣息。

淩冽的眼睛再次睜開,他想起了和蕭塵的那場生死對抗。

自己最缺少的不是境界和力量,而是那顆一往無前的心!

秦銘的身影已經很近,他嘴角的得意也已經越來越清晰,似乎淩冽的項上人頭已經唾手可得。

但是淩冽的嘴角也同樣帶著微笑,他拉開架勢,一拳轟出。

來啊!硬碰硬啊!

兩人相撞,淩冽像是一枚炮彈倒退出去,撞透了十幾面牆,最後無力地趴在了地上。

這些都被看客們無視了,那些圍觀者們只看到秦銘向後退了兩步。

兩步,卻讓人感到天翻地覆的震驚!

霍秋掙脫了牢籠迅速趕來,已經有所戒備的霍秋讓自己的真氣充斥著周圍的天地,這裏終於吹不起狂風了,秦銘眼看著幹不成事了,只好冷哼了一聲踏空離去。

確定秦銘已經離去,霍秋才來到了淩冽的身邊,趕緊把幾率溫和的真氣注入了淩冽的身體。

半死不活的淩冽終於睜開了眼睛,他笑的很燦爛,露出了滿嘴帶血的牙齒說道。

“我想知道,大小姐到底是誰?”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