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别急你的太大了,你别急好不好, 一会儿你就舒服了

别急你的太大了,你别急好不好, 一会儿你就舒服了“出來吧,你還能在裏面呆一輩子不成。”石建義關掉了高壓系統,又把門打開,示意淩冽出來。

但淩冽就坐在裏面動都不動。

石建義也不跟他多費口舌,開了門就離開了,淩冽這才試探著邁出了步伐。

第一步安全,第二步安全,第三步安全再見了您嘞!淩冽發現真的沒有什么圈套,撒腿就往外跑,一位武王的逃跑速度可真不是吹的。

十幾秒的時間他就穿過了層層走廊,沖出了地表建築,重見天日!

一路上他也感受到不少高手的氣息,但這些高手對他一概不聞不問,任由他跑出來。

“真的把我釋放了?”淩冽馬不停蹄,繼續瘋狂奔跑,跑出了軍區,又跑出了城區,生怕軍區的人反悔一樣。

前一小時他還是必死無疑的罪人,現在就已經就回到了自由身,這其中的轉變也讓淩冽自己驚奇不已。

當然他沒有遇到淩洛和秦空,不然也不會這么大驚小怪了。

“哥幾個!”淩冽驚呼一聲,趕緊往大嘴家裏跑去。

大嘴正半死不活的躺在家裏,看到淩冽來了,直接抓起桌子上的水杯砸了過去。

“你個狗日的,老子要是殘了,絕對讓你給老子端屎端尿!”大嘴大聲叫罵著。

淩冽接住了水杯卻接不住杯中的水,涼茶潑了他一身。

看到這小子吃了虧,大嘴哈哈大笑起來,但由於笑的太猛烈,很快又痛苦地咳嗽起來。

大嘴先是被人控制,又拼死保了淩冽一命,現在能活下來也是個奇跡。

淩冽趕緊拿出了幾枚銀針插在了大嘴身上,又把兩顆丹藥塞進了他那張大嘴裏。

他也終於安靜了下來,大嘴一臉不服氣的樣子繼續說道:“別以為你小子牛逼了就能怎么滴,老子永遠是老大!”

幾縷真氣從淩冽手中遊走到大嘴身上,但是大嘴還是不領情,非得要和淩冽爭個高低。

淩冽沒有說話,只是笑著轉身離開,大嘴只要好好休息下就不會有大礙了。

在他要出門的時候,大嘴喊住了他。

“兄弟幾個都被秦家的人給照顧過了,狗子他們那邊也肯定沒什么大事,趕緊回家一趟別讓家裏擔心,要不是你這次過來,我他娘的都以為你被軍方給槍斃了。”

了解淩冽的不過是這幾個兄弟,在這種關頭,大嘴也知道淩冽會先照顧兄弟。

不是他不顧家,而是他太顧義。

淩冽點了點頭,直接向著家的方向沖去。

就算是大馬路上跑著的出租車也追不上他回家的速度。

他顧不上收斂自己的氣息,之前吸收的電能在這一刻完全爆發,城市中突然響起了一聲驚雷,一道閃電劃過整座城市。

此時鬼哭,無天,九尾三人相互對視了一眼,都看出了彼此眼神中的凝重。

他們三人遵循著淩冽的吩咐,完成各自的任務後就死守住他的家,確保淩冽家人的安全。

這道奔馳而來的強橫氣息絕對不是個容易對付的主,這氣息陌生而又熟悉,三個人一時也摸不清到底是哪路高手。

但是他們的目標很明確,就是抹殺掉這位不速之客。

鬼哭的臉上淚流滿面,不是因為他有什么傷心事,這只是萬鬼哭嚎功法的副作用而已。

無天和九尾站立在鬼哭的左右兩側,正在積蓄能量,准備一擊必殺。

但當那道氣息靠近的時候,一朵火花從目標的身上綻放,雖然火花不大,但給三人的感受卻非常清晰。

當初黑獄島被炸的時候,整個島都籠罩在這種烈火之下,而這烈火的主人正是淩冽。

淩冽用吞天吸收了太過雜亂的能量,又強行吞並了秦銘的半步武聖氣息,這才導致自己的氣息大變。

淩冽也預料到有可能會引發烏龍戰鬥,所以就用這火花先打個招呼。

負責守家的三人立即停止了自己的功法,無天和九尾倒是表現得無聲無息,但是鬼哭卻在那瘋狂擦著眼淚,搞得像個愛哭鬼一樣。

淩冽直接給三人擺了擺手,立即穩住身形停在了自家門前。

還沒走進去,就已經聽到了奶奶哭泣的聲音。

“我的個好孫子啊,如果你就這么被人害了,奶奶我也不活了啊嗚嗚”老人家哭的心腸寸斷,一旁的楚香湘偷偷抹了抹眼淚,但嘴角露出了一個微笑。

“奶奶,您瞧您說的是什么話呀,淩冽是個大英雄,大英雄怎么可能有事呢。”

楚香湘的聲音很甜很溫柔,她本想安慰一下老人,但老人看了看她後反而更加悲傷,老人哽咽了幾下,竟然忍住了哭聲。

在兩人的旁邊,還一直站著一位哭得雙眼通紅的美人兒,那就是秦霜。

老人握住了楚香湘的手,又拉過了秦霜的手,悲傷的臉上終於露出了些許微笑,她歎息道:”閨女啊,淩冽能遇到你們是他的福氣,但老太婆我也不糊塗,知道我們家淩冽是回不來了,你們呢,還年輕,可千萬不要不要耽誤了自己。“

老人的聲音再度哽咽。

楚香湘抹了抹眼淚,也微笑著說道:“奶奶,我這輩子生是淩冽的人,死是淩冽的鬼,您不要再說這種話了。”

秦霜撲進了老人的懷裏,終於控制不住情緒了:“奶奶,霜兒也要和淩冽在一起,也要和奶奶在一起嗚嗚”

老人輕輕撫摸著秦霜的後背,無奈地搖了搖頭。

秦霜緩緩抬起了頭,通紅的雙眼看了楚香湘一眼,又低下了頭說道:“對不起香湘姐,我知道你和淩冽的關系,但我真的很喜歡他,我真的”

她的話還沒說完,楚香湘就緩緩抱住了她,痛心道:“妹妹說什么傻話呢,如果你真心喜歡淩冽,我又怎么會拆開你們呢,有這樣一個好妹妹我高興還來不及呢。”

“香湘姐”秦霜哭得稀裏嘩啦。

她們越是這樣,老太太就越是堅定地說道:“可是你們還年輕,淩冽已經回不來了”

“誰說我回不來了?”淩冽一腳踢開了門,咧嘴大笑起來。房間裏面的人扭頭一看,所有人都呆立在了那裏,楚香湘跟秦爽的眼睛立馬就紅了,眼淚珠子一滴一滴的往下掉,捂著嘴,身體在顫抖著。

“小冽”奶奶大喊的沖向淩冽。

“奶奶!”

淩冽沖過去,噗通一聲跪倒在了奶奶的跟前,抱著她的雙腿,低著頭,哽咽道:“奶奶,是我不好,讓您擔心了。”

自從他回來之後,就發誓要讓奶奶過上安穩幸福的生活,頤養天年,可是事實上呢?

無數次的讓奶奶擔驚受怕,屢次被他連累,他甚至覺得自己回來之後,讓奶奶的苦難更多了,這令他滿心的愧疚。

“小冽啊,我的孫子”奶奶抱著淩冽的頭大哭起來,老淚縱橫。

不是親生,勝似親生,膝下三人,哪一個都是奶奶的命根子。

“奶奶,對不起,都是我的錯,是我的錯”

淩冽趴在地上給奶奶磕頭,奶奶慌忙拉住他道:“起來,你給我起來!”

奶奶強制性的將淩冽給拉了起來,一臉正色的向淩冽問道:“你告訴奶奶,你有沒有殺那個大官兒?”

“沒有,奶奶,我沒有殺他!”淩冽道。

“那你有沒有做什么傷天害理的事情?”奶奶再一次的問道,不過她的語氣很冷,很嚴厲,淩冽很少看見奶奶這么嚴厲對待他。

“沒有,奶奶,我發誓,我從來沒有做過傷天害理的事情。”淩冽起誓道。

“那好!”

奶奶道:“既然你沒有殺人,沒有做什么傷天害理的事情,你就不用對不起任何人,我相信你!”

淩冽想哭,這就是自己的親人,不需要理由,只需要自己的一句話,就是無條件的信任。

“奶奶”

奶奶擺手,道:“不用再說了,這兩天我很累,我要去休息了,你們年輕人聊聊吧。”

說完,奶奶就進了裏屋,楚母看了看楚香湘,又看了秦爽一眼,神色有些黯然的跟著離開了。

楚香湘跟秦爽就站在那裏,捂著嘴不讓自己哭出聲來,但是眼淚嘩嘩的在往下流。

之前得到消息,淩冽被兩個大官給抓住了,以淩冽現在的罪名,是一定要被槍斃的,這已經令她們感覺到了絕望,然而,她們等到了淩冽回來。

淩冽滿心的愧疚,看著兩女道:“對不起,讓你們擔心了。”

這兩個女人這樣愛他,可是自己又給了她們什么呢?

淩冽突然覺得自己甚至不配擁有這兩個女孩子的感情,她們把自己的一切交托給了自己,而自己能給與她們的東西實在是太少了。

“哇”

秦爽沖到淩冽的跟前,一頭紮進了他的懷裏,伸出拳頭不停的敲打著淩冽的胸口,喊道:“混蛋,王八蛋,我以為你再也不會回來了,嗚嗚”

“對,我是混蛋,我是王八蛋”淩冽拍著秦爽的肩膀愧疚道。

楚香湘站在不遠處,看著淩冽,淚水不停的滑落,身體在不停的顫抖。

淩冽擺手道:“過來!”

“哇”

楚香湘再也控制不住了,沖進淩冽的懷裏,大聲嚎哭了起來。

這幾天她們所承受的東西實在是太多了,她們早就將淩冽當成了自己最為重要的人,可是得到的消息卻是一次又一次淩冽面臨著絕境,她們心裏面所受到的煎熬,根本不是其他人所能想象得到的。

過了很久,兩女才算是平靜了下來,秦爽好像想起了什么,一聲尖叫,推開了淩冽就退到一邊兒,低著頭就像是做錯了事情的小孩子,道:“對對不起,香湘姐,你們聊,我先出去了!”

而楚香湘卻突然一把拉住了她的胳膊,笑道:“急什么啊?我還有事情要做,你先陪陪他聊天吧。”

說完,也不等秦爽回話,就已經走出了房門關上。

秦爽頓時就傻眼了,這是什么意思啊?你們倆才是兩口子,好不容易見面了,你們倆應該纏綿才對,把我一個人留在這兒算幾個意思?

淩冽心中感動,楚香湘這是故意把空間留給自己跟秦爽。

一個女人能夠為自己的男人做到這種程度,可能任何一個人都不可能做出傷害她的事情來。

秦爽也不是笨蛋,立即就猜到了,轉身就要走,道:“我也很困了,我要去睡覺了,明天再來找你!”

淩冽伸出手就拉住她的胳膊,將她抱在自己的懷裏,道:“困了,就睡吧,我也困了,我們一起睡!”

秦爽慌張起來,道:“混蛋,你想幹什么?要睡你自己睡!”

“你可是我老婆,睡覺當然跟你一起睡了,憑什么要我一個人睡?”淩冽理直氣壯道。

“誰是你老婆了?”秦爽紅透臉道。

淩冽直接將秦爽抱了起來,扔在床上,然後跳了上去,壓住秦爽,道:“你後悔跟我嗎?”

秦爽頓時就沉默了,伸出手抱著淩冽,幽幽道:“後悔,當然後悔了,可是那又有什么辦法?我已經愛上了你,我這輩子都不能離開你了。”

淩冽心疼不已,他不知道該用什么樣的話去安慰,秦爽突然抱住他的頭,兩張嘴緊緊的貼在了一起,展開了激烈的狂吻。

廚房裏面,楚香湘正在忙碌著,她知道淩冽一定很餓了,她要做好飯菜。

就在這時,楚母走進了廚房,臉色陰沉道:“秦爽究竟跟淩冽是什么關系?”

楚香湘身體一顫,笑容有些僵硬的說道:“媽,您不是知道嗎?小爽跟淩冽是非常要好的朋友。”

“難道你還要騙我嗎?”

楚母怒了,道:“難道你不知道我們娘兒倆都過過什么樣的日子嗎?難道你不知道,當年我們為什么會有那樣的下場嗎?”

“知道,我知道,媽,我都知道,可是淩冽絕對不是那樣的人,他絕對不是。”楚香湘道。

“我不管他是什么樣的人,如果他想跟我的女兒在一起,就得一心一意的對待你,如果他想要找別的女人,我是不可能允許你們在一起的。”楚母厲聲道。

“媽”

“什么都不必再說了,馬上收拾東西,我們回光州!”楚母臉色鐵青道。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