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夏天和妈妈去旅游住一个房间,和儿子旅游发生关了怎么办

夏天和妈妈去旅游住一个房间,和儿子旅游发生关了怎么办,“媽,我不走”

楚香湘是不可能離開的,一個女人如果能夠做到自己的男人擁有別的女人都可以包容,那證明這個男人就已經是她的天,是她的一切,他寧願放棄全世界,都不會離開這個男人的身邊。

“你”

楚母大怒,一記耳光抽了過去,獰聲道:“我讓你不要臉,我讓你不要臉!”

楚香湘捂著臉,慘笑道:“媽,你打吧,只要你能出氣,就算是把我打死,我也沒有任何的怨言,可是,我不會離開淩冽的”

“你這個畜生,從此以後,你休想再進我的家門!”

楚母已經憤怒到了極點兒,推開門離開了。

楚香湘癱坐在了地上,雙手捂臉,淚水不停的滑落,她感覺自己很對不起母親,可是,她真的不想離開淩冽,如果讓她離開,那會是一種比死亡還要痛苦的折磨。

“唉”

一聲歎息,奶奶走了進來,蹲下身來抱著楚香湘道:“孩子,苦了你了!”

楚香湘是淩冽的第一個女朋友,也跟奶奶最親,走的最近,她打心眼兒裏心疼這個好女孩兒,看見她受委屈,心裏面難受,早就把楚香湘當成了自己的孫媳婦兒。

“奶奶嗚嗚”楚香湘抱著奶奶大哭了起來。

“哭吧,好好的哭吧,孩子”

奶奶拍打著楚香湘的後背,等她安靜下來之後,道:“但是孩子,你哭完了之後,就跟著你媽先會光州吧。”

“什么?”

楚香湘被嚇住了,道:“奶奶,是不是我做錯了什么事情,您要趕我走?”

奶奶連忙道:“傻孩子,你胡說什么呢?你這么好的一個孩子,我們家小冽能有你,是幾輩子修來的福氣,我怎么舍得趕你走?”

“那您”

奶奶擺手道:“你媽的事情我是知道的,我能夠理解她,難道你讓她苦了一輩子,最後連自己唯一的女兒都離她而去嗎?”

“奶奶,可是我真的不想走!”楚香湘哭道。

奶奶抹著她的眼淚,道:“誰說讓你走了?就是因為不想讓你走,你才得現在去陪著你媽呀?你想想,現在你媽一定對淩冽的成見非常大,你們想要在一起,總得化解這一份成見吧?而也只有你才能做到啊!”

“你媽正在氣頭上面,你又不願意跟她走,到最後只會積怨越深,到那個時候,想讓她原諒淩冽,就更難了。”

“現在你陪著你媽,好好的勸導她,等有了一個好時機,我再讓淩冽回去一趟,徹底的讓她消除對淩冽的成見,只有這樣,你們才能真正的在一起啊!”

楚香湘明白了,現在讓楚母一個人走,心裏面肯定會有怨氣,甚至會恨上淩冽,到時候她根本不可能再去原諒淩冽了,所以,現在必須要安撫她,化解她心中的怨氣。

“奶奶,我明白了,我馬上去!”楚香湘擦幹眼淚道。

無論是母親,還是淩冽,她都不可能放棄,剛才只是太過激動,沒有想到這一層,如果最後她雖然跟淩冽在一起,卻得不到楚母的原諒,一樣會抱憾終生的。

奶奶道:“丫頭,你放心吧,你就是咱家的媳婦兒,以後淩冽要是膽敢辜負你,我就算是拼了這一條老命,也得給你討回一個公道!”

而就在這個時候,淩冽的聲音插了進來,道:“香湘,我在這裏發誓,如果我辜負了你,不需要奶奶找我拼命,我淩冽都必將不得好死!”

雖然淩冽在臥室裏面,可以他現在的功力,聽著聲音都知道外面發生了什么事情,就立即趕了出來。

秦爽也出來了,紅著眼睛,道:“香湘姐,是我對不起你!”

在她看來,都是自己惹的禍,如果不是她,也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楚香湘得到淩冽的承諾,心情明顯好了很多,上前拉住秦爽的手,道:“這件事情怎么能怪你呢?”

奶奶走過來,拉住兩人的手,狠狠的瞪了淩冽一眼,道:“就是,你們誰都不怪,要怪就怪這個小兔崽子!”

淩冽連忙道:“對對對,都是我的錯,要怪就怪我好了!”

說完,還抽了自己幾個大嘴巴子,楚香湘立即破涕而笑。

事不宜遲,楚母要回光州,楚香湘只好也跟著一起回去,淩冽不敢出現,現在楚母對他很有成見,如果見面了,只會更加加深怨氣。

大嘴被淩冽接回了家,看見奶奶,大嘴撲通一聲就跪倒在了奶奶的跟前,磕頭,道:“奶奶,謝謝您,如果不是您,小冽可能早就餓死在街頭了。”

淩冽鼻子一酸,大嘴身上經曆的痛苦太多了,可是卻從來沒有怨恨過自己,他向奶奶下跪磕頭,感謝她的恩情,這說明,由始至終,大嘴都將他當成自己最親的人。

奶奶也知道了大嘴跟淩冽之間的關系,將大嘴拉起來,抹著眼淚道:“孩子起來,快點兒起來,你這苦命的孩子。”

淩冽上前挽住大嘴的肩膀,道:“奶奶,這是我大哥,我是您的孫子,以後他也是您的孫子。”

撲通!

大嘴再一次跪倒在了奶奶的跟前,道:“奶奶,孫子給您磕頭了!”

這一次奶奶沒有攔著大嘴,而是高興道:“好好好,太好了,現在我又多了一個孫子,是喜事啊,大喜事啊,快點兒起來。”

奶奶知道大嘴受過很多苦,善良的她從心眼兒裏心疼這個憨厚的大個子,能夠成為自己的孫子,她感覺非常的欣慰。

當天晚上,淩冽哪兒都沒有去,就是留在家裏,奶奶准備了一大桌子飯菜,款待的就只有淩冽,秦爽跟大嘴。

酒足飯飽之後,奶奶就去睡了,秦爽也離開了,將空間留給了這兄弟倆。

淩冽掏出一包煙,扔給大嘴一根,點上之後,眯起眼睛道:“我見過小不點兒。”

大嘴渾身猛的一顫,抓住淩冽的肩膀,道:“她在哪裏?”

淩冽神色黯然道:“她已經不記得我了。”

當他將阿蝶的事情跟大嘴說完之後,大嘴身上的肌肉在膨脹,可怕的煞氣散發了出來。“呼”淩冽長長吐了一口氣,眼圈有些發紅。

他拍了拍大嘴的肩膀就向外走去:“出來說吧,別打擾了奶奶。”

大嘴的拳頭緊緊攥在一起,額頭和手臂上的青筋宛如粗大的蚯蚓,身上的煞氣也越來越濃,就連淩冽都有了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但淩冽一直在前面走著,完全沒有理會猛獸一般的大嘴。

在一處荒地上,淩冽終於停下了腳步,他看了看身邊沒有路燈的黑夜,放佛在這無窮黑夜中看到了那個穿著一身黑色殺手服裝的女孩。

淩冽突然笑了起來,笑得像個神經病。

“冽哥哥,阿蝶想要做一只會飛的蝴蝶,冽哥哥,只要你能逃走,阿蝶就開心,冽哥哥“淩冽重複著阿蝶曾經說過的話,臉上的表情也不知道是哭是笑。

渾身怒氣無處發泄的大嘴狠狠瞪了淩冽一眼。

淩冽沒有回避這道鋒利的目光,他有些失落地說著:“沒錯,當時她口口聲聲喊著的冽哥哥就這么留下了她一個人,把她一個人留在了壞人的手裏”

“啊!啊!啊!”大嘴憤怒地哀嚎起來,聯想到阿蝶無助的表情,他就完全失去了理智。

大嘴朝著淩冽沖了過去,一拳直接打在了淩冽的臉上。

這一拳根本沒有任何的保留,是大嘴百分之一百的力氣。

完全沒有還手意思的淩冽就像是被踢出去的皮球一樣,在地上滾落了很久才終於停了下來。

扯了扯破爛的衣服,又擦了擦嘴角的鮮血,淩冽非但沒有覺得疼,反而有一種很爽的感覺。

早該有個人這樣狠狠地打他一頓,打的越狠,淩冽的心裏也就越舒服。

但不管大嘴怎么打他,都已經改變不了阿蝶成為了一個勾魂使者的事實,淩冽永遠無法從這條死胡同裏解放。

兩眼還在冒火的大嘴狂奔了過來,他左手抓起了淩冽的衣領,右手又緊握成了結實的拳頭。

淩冽依然沒有躲避的意思,他反而一臉期待,特意看著那個沙包大的拳頭。

“多打幾拳,這樣我們倆都能好受點。”淩冽臉上露出一個微笑。

但是大嘴卻直接放開了他,沒打出去的拳頭依然緊攥著。

“把你打死也不能換回阿蝶,要是讓阿蝶知道我又打你,又會給我鬧脾氣。”

每一次提到阿蝶,大嘴的臉色總能精神幾分。

看他一臉決然,淩冽就已經知道這家夥要去幹什么了,他直接沖著大嘴喊道:“我知道你想去救阿蝶,但是這件事情沒有那么簡單!”

淩冽的好言相勸反而又引爆了大嘴的脾氣,大嘴怒吼起來。

“不簡單就不救了嗎!如果以後見不到阿蝶我們兩個幹脆都去死!你根本不知道被地府操控是多恐怖的感覺,一想到阿蝶在受這種罪我,救不出來阿蝶老子就跟地府拼命!”在不久前的那場戰鬥,大嘴已經體會過被地府操控的那種恐懼,僅僅是幾個小時就已經讓他這么一位血性大漢難以承受,阿蝶被地府折磨了十幾年,那又是一種什么感覺。

思考本來就不是大嘴的特長,他現在的腦子裏裝的全都是阿蝶受苦受難的畫面。

但是淩冽卻擋在了大嘴的面前。

“你給我讓開,不然別怪我不顧兄弟情面!”大嘴揮起了拳頭,這就要一拳打過來。

但淩冽沒有絲毫退讓的意思,他怒瞪著大嘴:“你要去救阿蝶,可以!去之前你先告訴我你的打算,你要去哪裏救?怎么救!”

本來情緒就不穩定,被淩冽這么一激,大嘴這會兒就像是個發瘋的野獸。

“找不到阿蝶我就去找地府的人,找到一個殺一個,把他們通通殺光!”說話間大嘴又是一拳打了出去。

淩冽依然沒有躲,又是結結實實地一拳打在了他的臉上,淩冽倒飛了出去,身體狠狠地撞在了一顆大樹上。

就算淩冽的體格強迫,但大嘴也不是吃白飯的,在吃了他盛怒下的兩拳過後,淩冽終於吐出了一口血。

大嘴繼續向前走去,他本想無視那個被打傷的兄弟,但他走的越來越慢慢,腳步越來越沉重。

最終大嘴停了下來,轉而向著淩冽走來。

一只大手把淩冽拉了起來,借助著遠處路燈的微弱光線,大嘴也看清淩冽的臉已經被自己兩拳轟的全是鮮血了。

大嘴一直把淩冽當弟弟看,現在看著淩冽被自己打成這樣,大嘴也不好受,他用手搓了搓臉,有些疲憊地說道:“這件事不怪你,換做當時是我也做不了什么,你說得對,我們連地府在哪都不知道,我根本就沒有給阿蝶報仇的能力。”

兩個人本是患難與共的兄弟,雖是被打了兩拳,淩冽還是拍了拍大嘴的肩膀,表示沒關系。

但是淩冽還是動用了真龍不死血的能力,開始慢慢恢複臉上的傷口,被大嘴打兩拳他沒有任何怨言,但是這幅樣子被奶奶和秦爽看到,也只會讓他們徒增憂慮罷了。

在這個敏感的時候,多一事總不如少一事。

這會兒大嘴終於平靜了一些,淩冽才說道:“憑我們兩個現在的實力,根本就沒法和地府對抗,而且現在阿蝶在為地府做事,地府暫時還不會把她怎么樣。”

“不管怎么樣,我一定要救出阿蝶!”大嘴再次低沉地說著。

淩冽毫不懷疑他的決心,他也咬牙說道:“我們一定會救出阿蝶,但是我們需要變得更強,也需要足夠的幫手!”

大嘴沉默了,他最好的兄弟就是淩冽,除了淩冽之外,還到哪去找生死與共的兄弟?

更何況這可不是一般的打架,他們對抗的是最危險的勢力,地府。“走吧,先回家,省得奶奶擔心。”在大嘴還獨自沉思地時候,淩冽直接向著來時的方向走去。

看著淩冽的表情,大嘴皺著眉頭追上去問道:“你是不是已經有辦法了?”

但淩冽卻搖了搖頭。

大嘴有些失望,兩人陷入了沉默。

在快走到家的時候,淩冽又突然說道:“明天你跟我到特戰營去一趟。”

大嘴猛然抬起了頭。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