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客厅当着父母面前偷偷,在客厅当着父母面做

客厅当着父母面前偷偷,在客厅当着父母面做,對抗地府的辦法不是那么好想的,雖然淩冽已經控制了魅影,但是憑借魅影去對抗地府,那和以卵擊石沒有什么區別了。

大嘴聽淩冽提到了特戰隊,腦子裏又重新燃起了希望,從小淩冽的點子就比他多,遇到事情的時候也多半是淩冽這個機靈鬼出主意

“你是不是想通過軍方的力量滅掉地府?這絕對是一個好辦法!”大嘴忍不住感慨道。

“噗!”淩冽一口老血噴了一地。

大嘴的想象力也真是豐富,軍隊是保護整個中華的利劍,又不是為他淩冽一個人服務的,雖然淩冽現在混的是不錯,但還不至於牛逼到這種地步。

“如果我真有調動軍隊的本事,那就不至於愁成這樣了,明天我們只是去見見我那幾個兄弟。”

想到特戰隊裏的那些妖孽們,淩冽的嘴角也終於露出了微笑。

淩冽早就把特戰隊當成了自己的第二個家,好久沒去特戰隊,還真有一種好久沒回家的感覺。

第二天一大早,大嘴就等候在了淩冽家的門口,秦爽已經為淩冽收拾好了東西。

東西剛放好,秦爽就忍不住打了個哈欠,昨天對她來說可是具有非凡意義的一夜,雖然淩冽很克制自己,但秦爽卻是使出了渾身解數。

作為一個沒有什么經驗的姑娘,秦爽昨天的表現是真的把淩冽給驚豔到了,淩冽甚至都懷疑她是不是跟什么人請教過。

難道是楚香湘?

淩冽笑了笑,等這件事情忙完了,一定要把楚香湘給接回來才是。

在和大嘴一起給奶奶告別之後,兩人直接向特戰隊所在的部隊走去。

只不過來的時間太不湊巧,他們趕到特戰隊的大本營的時候,隊員們一個都不在,淩冽找了個人打聽了一下,這才得知特戰隊的全體隊員都去野外訓練了。

淩冽直接從宿舍裏找來了兩套衣服,自己留了一套,扔給了大嘴一套。

大嘴也明白他的意思,直接愉快地換上了衣服。

淩冽離開特戰隊的時間也不短了,也不知道這些家夥訓練的怎么樣了,剛好今天就用這次機會給他們來個出其不意的打擊,也順便看看他們到底進步了沒有。

兩人快步穿進了軍營周邊的一處茂密樹林,這裏本不屬於軍隊的訓練范圍。

但對於特戰隊來說,不管是軍隊裏的那些常規訓練器材,還是加強訓練場地,都已經滿足不了特戰隊的這些怪物們的需求了,軍營外那片未經開發的樹林也早就成了特戰隊隊員們的最愛。

要知道在這片鮮有人跡的樹林裏,特戰隊員們面對的敵人就不僅僅是彼此了,還有隨處可見的各種野獸。

淩冽剛沖進了樹林,就有一條毒舌從樹上急速沖來,但是兩根銀針飛出,這毒舌立即掉落在了地上。

他剛想給大嘴交代些注意事項的時候,卻發現大嘴已經選擇了一個和自己不同的方向。

看著那個消失在茂密樹林裏的魁梧身影,淩冽也忍不住笑了笑。

但隨後不遠處就出來了槍響,淩冽趕緊也向著樹林深處沖去。

雖然不知道特戰隊這次訓練的規則是什么,但淩冽心裏有底,不管規則怎么變,打倒敵人最多的永遠是勝利者。

這次淩冽不屬於紅方也不屬於藍方,如果給自己定一個位子的話,那么淩冽會稱呼自己為這場遊戲的隱藏bss。

還沒等淩冽移動多少距離,左前方就傳來了沙沙的聲響,淩冽嘿嘿一笑慢慢靠了過去。

但誰知道腳下突然一軟,一個樹藤突然從地上飛起,直接被淩冽的腳給拉了起來。

原來這是一個預先放置好的的陷阱。

“咻!咻!咻!”

就在淩冽頭朝下腳朝上的時候,幾枚飛刀以刁鑽的角度飛了過來。

這一系列的套路真可謂是幹淨利落天衣無縫,先用聲音引誘敵人,等到敵人上鉤後又快速用飛刀解決而不是槍,因為槍聲肯定會吸引更多的敵人向這邊移動。

感受著飛刀中蘊含著的氣息,淩冽想都不用想暗算自己的是誰了。

當初醉仙女把這套飛刀功法教給淩歡的時候,他可是在場的。

淩歡的飛刀已經練到非常嫻熟的地步了,不過這次應該是因為演習的緣故,她只用出了兩分的氣力。

淩冽用手指夾住了那幾只飛刀,又假裝自己已經被飛刀射中了。

沒過多大會兒,淩冽感覺到一個輕盈的身影正慢慢靠近,這裏到處都是茂密的樹枝,很多東西只有靠聲音才能辨別。

當那個身影在淩冽身邊停住的時候,淩冽突然掙脫了綁住自己雙腳的藤條,稍微轉換了一下身姿就順勢樓主了接近自己的小美人。

“啊!”淩歡驚呼了一聲,她萬萬沒想到自己的計劃不但落空了,還讓人給反將了一軍,她很驚訝,這種情況在淩冽離開之後幾乎就不存在了。

雖然特戰隊各個都是好手,但在淩歡這個天才面前,這一個個好手也只能甘拜下風。

三把飛刀橫在了淩歡自己的喉嚨前。

“抱歉戰士,你已經是個死人了。”淩冽認真地說道。

戰場之上他可不會開什么玩笑,但聽到這話的淩歡卻是嬌軀狠狠地顫抖了一下。

“哥”淩歡很明顯是想笑,但隨後她又話音一轉,很不服氣地說道:“早知道是你,我就不會手下留情了。”

淩冽沒多說話,直接摘掉了淩歡的肩章,這是屬於他的戰利品。

在接下來的短短半個小時之內,淩冽的手裏已經抓了一把肩章了。

“師父!”

“老四!”

“小冽!”

陸天明,宋朝輝,大熊等人紛紛被淩冽斬下馬來,眾人在看清淩冽的臉之後,一個個都欣慰地笑了起來。

輸給別人倒還好找一些借口,發一些牢騷,但輸給淩冽他們絕對是心服口服。

訓練結束了,特戰隊的隊員開始在小樹林外面結合,被淩冽撕掉肩章的人都到齊了,還少了兩個人。

這時會淩歡面色凝重,她現在是代理隊長,自然也要為隊員的安危負責,在純野外環境訓練本來就有很大的不確定性,隨時都有遇到危險的可能,剩下的兩個隊員不會遇到什么不測了吧?

就在淩歡想要組織別人進去找的時候,大嘴直接從草叢裏狂奔了出來,他的手裏竟然還提著兩個特戰隊員!“媽的你放開老子,老子還能打!”

“剛才不算,有種放下來再打一架!”兩個特戰隊員在大嘴手裏大喊著,但是大嘴根本不理,反而加快速度跑了過來。

兩人直接被大嘴向前扔了過去,但這兩人的身影相當矯捷,他們的身子剛落地,就又從地面躍起,合力向著大嘴沖去。

從來都是特戰隊隊員吊打其他部隊,哪有其他部隊欺負特戰隊的道理,這要傳出去肯定給教官丟人。

但是大嘴唰唰兩拳就把這兩個家夥給打了過來。

“咻!咻!”兩枚流雲飛刀迅速飛出,嚇得淩冽一個機靈,他趕緊從手中彈出去了兩個銀針,這才讓飛刀偏離了一些軌道。

大嘴抹了把額頭的汗,他能感覺得到那兩把飛刀中的殺氣,要是淩冽不幫忙,他還真不確定自己能否挨得過那兩刀。

“我的小姑奶奶,你射人得先搞清楚情況啊。”淩冽趕緊抓起了淩歡的手,唯恐再冷不丁飛出兩把飛刀。

“哼,這可是你下得規矩,只要擅闖特戰隊演習場地者,先打一頓再說!”淩歡冷眼看著淩冽,很明顯還是對淩冽撕了她肩章的事情懷恨在心。

淩冽也是一陣頭大,特戰隊的人就沒有一個不是刺頭的,沒想到淩歡在裏面呆了一段時間後,竟然變成了一個最大的刺頭。

“那也得分情況啊,我也闖了,你總不能把我也給打一頓吧?”淩冽哭笑不得地說道。

“撲通!”淩冽話還沒說完就被人一腳踹在了地上。

“誰他媽偷襲老子哎呦臥槽!”淩冽這話還沒說完,特戰隊的隊員就群起而攻之。

一群人三百六十度無死角把他給按在了地上,漫天的拳頭和大腳全都落在了他身上。

外面幾個沒擠進去的特戰隊隊員這會兒急的嗷嗷叫:“媽的給我讓個空啊,給隊長報仇人人有責啊!”

“哎呦別打臉別打臉!”就算淩冽努力用手捂著臉,但大部分的腳印子還是落在了她臉上。

大嘴趕緊跑了過來。

“嗯?”淩歡瞥了他一眼,大嘴這虎背熊腰的漢子立馬就慫了,這個時候要是給淩冽出頭,那下場還不得給淩冽一個樣?

大嘴趕緊停下了腳步,尷尬地笑了笑,但隨後就相當幹脆地喊道:“對!給隊長報仇。”

一群人打的手都腫了,這才心滿意足地散開,淩冽顫顫悠悠地從地上站了起來,帥氣的一張臉現在已經被打成一個豬頭了。

“集合!”淩歡突然喊出了口令,緊緊三秒的時間,特戰隊就列好了隊。

“立正!”

“唰!”十幾個人的聲音完全一致。

“稍息!”

“唰!”

淩歡挺起了胸脯,嘴角帶著滿意地微笑說道:“老教官來看大家了,讓我們以最熱烈的掌聲歡迎教官的光臨。”

“啪啪啪啪啪”

淩歡抬起了一只手,掌聲立即停止。

淩歡能讓這些人這么心服口服,確實有點讓淩冽意外。

但想想也是,特戰隊本來就是一個強者為尊的地方,淩歡天賦過人,訓練刻苦,又學會了醉仙女親自教給他的劉雲飛刀,想不強力都不可能。

“教!官!好!”震耳欲聾地聲音震得淩冽吐了一口老血。

他媽的,現在知道教官好了,早幹啥去了!

這話淩冽也只敢在心裏發發牢騷,不敢說出來。

但是面對自己調教出來的這些戰士,看到他們進步自己也由衷的高興,淩冽也覺得有必要發言講兩句。

他努力站直了身體,清了清嗓子。

“解散!”淩歡大聲命令道。

原本整齊劃一的隊伍突然散開,但所有人都向著大嘴身邊圍了過去。

“兄弟你是哪個部隊的,看起來比我們特戰隊還厲害。”

“你看看這一身肌肉,不愧是高手!”

“竟然能一個人打的過兩個隊員,太牛逼了!”

這一連串的吹捧差點沒把淩冽給氣死,老子剛才手裏的肩章都快抓不過來了,你們卻去拍一個兩人敵的馬屁?

“不如我們今天跟教官接接風吧,我知道外面有一家酒店的飯菜實惠又好吃。”

“好啊好啊,我今天一定要給這位大嘴哥們好好喝點。”

“今晚不醉不休!”

一行人扛著裝備一邊往回走,一邊興高采烈地討論著。

而在眾人的身後,鼻青臉腫地淩冽可憐兮兮地跟在後面,即使有淩歡和他肩並肩行走,淩冽也一點都高興不起來。

本想著這次回到特戰隊肯定是風光無限,畢竟這段時間外面新聞可沒少提到自己的事跡,原本就很崇拜自己的特戰隊隊員們這次應該更狂熱地推崇自己才對。

但誰知道這群兔崽子全部都叛變了,淩冽忍不住歎了一口氣,真有一種物是人非的滄桑感。

淩歡瞥了一眼自己的哥哥,直接雙手摟住了她的胳膊。

此時的淩歡和剛才就像是兩個人,現在的她已經不再是這個特戰隊的隊長,而僅僅是一位乖巧的妹妹。

淩冽的嘴角終於露出了點微笑。

陸天明賊頭賊腦地往後看了一眼,淩冽直接怒瞪了他一眼:“看什么看,再看把你眼珠子給挖出來。”

大家也都忍不住感慨,在他們面前冰冷鐵血的淩歡隊長,竟然也有溫情的一面。

淩歡沒有顧慮那些隊員們的反應,此時她就像是個任性的小女孩,只想緊緊地粘著自己的哥哥。

來到酒店裏眾人都已經坐好,但在靠裏的地方卻還空出了三個位置,淩冽也沒有多問,只顧著摸了摸自己受傷的臉。

大熊哈哈大笑了兩聲:“你看看你這個樣子,多日不見咋就成了個娘們啦?”

這話是真的把淩冽給惹毛了,淩冽直接拿起身邊的餐盤就砸了過去,他媽的你打了老子也就算了,現在還想要侮辱老子的靈魂,不能忍!

但是誰知道大熊雙手一伸,竟然接住了這個餐盤。

“哈哈哈哈哈哎呦嘿”就在大熊得意大笑的時候,另一個餐盤砸在了大熊的臉上。

但神奇的是,大家竟然沒有看清這盤子是誰砸過來的!

淩冽環視了一圈,淩歡就像個沒事人一樣看著自己的指甲,但除了淩冽之外,也只有她的面前沒有盤子了。

“流雲飛盤?”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