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老姐喝多了上不上,姐姐给我交口好不好

老姐喝多了上不上,姐姐给我交口好不好“大首長是多大?“淩冽歪過頭偷偷問了幹爹一聲。

但是白天宇根本沒來得及理他,而是熱絡的走了過去:“哎呦我說我的大首長啊,約了你好幾次你都沒時間,今天怎么有空到這裏來了?”

白天宇緊緊地握住了那個遒勁有力地大手。

這是一位披著黑色披風,裏面穿著一件板正中山裝的老人,雖然白發蒼蒼,但身板卻像一棵杉樹一樣筆直。

頂天立地,王者之風,說的大概就是這樣一類人了。

淩冽站在後面下巴都快掉在地上了,他幹爹是什么人物,能讓他幹爹約了幾次都沒見到的人,那又該是什么等級的人物?

大!看來這個大首長真的很大!

這位白發老者忽略了白天宇,向紅軍和喬坤宇,直接向著淩冽走來。

一時間淩冽還真愣住了,倒不是因為他害怕,他只是不知道該以什么樣的姿態和這位大首長交談,連幹爹他們都客氣成這個樣子,那自己還不得給他趴著說話。

“你就是淩冽?”大首長面無表情地說著。

“大首長,我知道我這條命值點錢,但是萬萬沒想到向您這樣的大人物也會掛念著我”淩冽的大眼睛眨巴眨巴,這時候看起來就像是個人畜無害的良好青年。

誰能想到自己差點死掉的事情竟然驚動了大首長。

但大首長卻是笑了笑:“掛念你?能讓我袁萬山掛念的人可沒幾個,你這個小娃娃可不算,我真正掛念的是豫州的治安,是整個中華的治安。”

真夠臭屁的!淩冽心裏噴了一句,但嘴上還是很恭敬地說道:“那您今天來這裏是?”

還沒等大首長說話,康道行就走過來:“大首長來這裏肯定是為了大事,現在最有可能搞事情的還不是景家和常家,景家和常家的勢力越來越大,如果再不好好治治,恐怕以後就治不了啦。”

此話一出,向紅軍等人也跟著點了點頭,他們也一直在提防著這兩個超級豪門。

向紅軍點了點頭,一臉嚴肅地說道:“最近這兩個家族就好像中了邪一樣,但凡是兩家的產業就必定翻了個翻,只要是有敢阻攔的,最後都落不得好下場,而且那些景家和常家的對手大多都莫名消失了,我想這絕不是一個偶然。”

現在這個廂房裏站著的都不普通,如果按照影響力來算的話,淩冽可能是最弱的一個。

但就是這樣一個牛逼陣容,卻在忌憚著另外兩個家族。

“地府啊!這還用說嗎,他們肯定和地府狼狽為奸了,我那張s級通緝令就是最好的證明?”淩冽大聲說著。

這件事肯定和那兩家脫不了幹系,最後地府又插手了,更說明三者關系曖昧。

他是一語道破了天機,但其他人都是面面相覷,老家夥們得腦子裏早就想到了這種可能性,但他們就是不說。

是真的不敢說啊,景家和常家聯手就已經夠他們喝一壺了,這要是地府再參合進來,那三者聯合的力量將恐怖的難以想象,到時候別說是京州了,整個華國的穩定局勢都會受到動搖。

“轟!”袁萬山一拳打在了身邊的一張桌子上,那紅木桌面留下了一個深深地拳印。

“知道他們是毒瘤又能怎么樣,在中華講究的是證據,如果沒有證據強行整他們,到頭來也不過是隔靴撓癢,根本起不到任何效果!哎!”

看到大首長痛心疾首地樣子,淩冽卻是笑了笑:“這倒也不至於,明的不行咱們就來暗的呀,只要找幾個有能力的人在兩家之間周旋一番,傷傷他們的元氣,他們也就不會這么心安理得地去擴張了。”

釜底抽薪,這么簡單的道理應該很好想才對。

淩冽這話剛說完,大首長就快步走了過來,緊緊地握住了他的手:“就是你了小娃娃,周旋常景兩家,擊破毒瘤,穩定中華的任務就交給你了!”

這么堅定的語氣根本不容許淩冽拒絕,淩冽一臉懵逼的看了康道行一眼,但誰知道他卻把玩起了手裏的一個茶杯,完全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

怎么感覺怪怪的?淩冽皺起了眉頭。

臥槽!被坑了!

注意到大首長臉上的笑容,淩冽這才反應過來,其實這個老家夥早就決定讓自己來做這件事了,剛才他們也不過是演戲而已,就等著自己上鉤呢!

淩冽又扭頭看了幹爹他們一眼,看著幾個人和自己一樣懵逼,就說明他們對此也毫不知情。

但既然是大首長決定的事情,向紅軍,白天宇,喬坤宇也不好再說什么呀。

“大首長,我覺得這件事哎呦哎呦,我去我去!“淩冽話還沒說完,就覺得手上一陣劇痛,沒想到大首長都一把年紀了,手上的力道還那么大!

淩冽趕集把自己的手掙脫了出來,這大首長的年紀是自己的三倍還多,就這么欺負年輕人也真能下得去手。

“果然是自古英雄出少年啊,我們康家一定會竭力配合小英雄的行動!”這時候康道行才放下了手裏的茶杯,笑著走了過來。

但是淩冽這會兒怎么看他都不順眼,說不定這個主意就是這家夥出的!怪不得康牧曦肚子裏這么多壞點子,原來都是他這個爹教的!

淩冽活動了一下手腕,還是有些不解地說道:“可是為什么一定是我啊,比我厲害的人可多了去了。”

這時候一直沒怎么說話的康牧之突然說道:“很簡單,你和常景兩家多有交鋒,但他們始終都不能奈何你,說明你確實有這個能力,而且你本來就和這兩家有過節,你去完成這個任務不會引起太多的懷疑。”

康牧之在一旁說的頭頭是道,但淩冽這會兒看他的眼神都快能殺人了。

看來出主意的人裏面,康牧之也算一個啊。

“咳咳”康牧之心虛地咳嗽了兩聲,假裝沒看到淩冽的表情。

“康叔叔,你剛才說康家會竭力配合我?”

“當然。”康道行笑著說道。

“那我要求讓康牧之當我的手下,我讓他往東他不能往西!”淩冽的嘴角露出了微笑。

“這不能,牧之他”

“誰說的不能,為國為民之事,男兒本當出力!”袁萬山直接厲聲喝道。

康牧之這會兒臉都青了,堂堂康家少爺要給人當奴才?康牧之最在意的就是妹妹康牧曦,本來康牧曦的胳膊肘就老往淩冽身上拐,這要是讓丫頭知道了哥哥成了淩冽的丫頭,那康牧之還不得被鄙視到地下去。

好氣啊,但再氣也得服從啊。

大首長,向紅軍他們都在這看著呢,康牧之沒有半點拒絕的可能。

淩冽看著康牧之一臉鬱悶,心裏也頓時高興了不少。

此時門外又火急火燎地趕來了一個人,淩冽一看,竟然是秦空。

“我得到了一些線索,常家和景家已經暗中勾結了地府,這下可就難辦了呀。”

聽到秦空的話,眾人只是若有其事的點了點頭,這些話淩冽已經說過了。

但秦空的話絕對不是沒有價值,淩冽剛才只不過是推論而已,但秦空卻是掌握了真實的證據,這也讓眾人更加肯定了這次危機的到來。

大首長隨意坐了下來,不知道是誰喝了一半的茶,他也不介意,直接端起來慢慢喝掉。

當兵的人可不會矯情到有潔癖的地步,淩冽這時候笑嘻嘻地走了過去。

“大首長,之前我們一直在討論到底是誰幫了我,該不會是你吧?”淩冽看向了大首長。

作為豫州的最高掌權人,如果想要赦免一個人,在證據充分地情況下應該不是什么難事。

但大首長卻搖了搖頭:“我袁某人就算手裏握著點權利,但終歸是有限,你這個事情可是有關副部級官員命案的,我就算有幫你的這個心,也沒有這份力啊。”

“那就奇了怪了。”

淩冽理解大首長的說法,在事關黃海明的命案上,別說是搜集證據是一件比登天還難的事情了,就算你有證據,黃海明身後的巨大勢力下也會暗中阻撓,根本就不會這么輕易饒了自己。

一道s級緝殺令已經算是給淩冽判了死刑,把他打向了絕望深淵,但冥冥之中又仿佛一只巨大的手把他從深淵中舉了起來。

凝聚成這只大手的絕對不是一個人的力量,也不是幾個人的力量,而是來自龐大的力量體系。

這時候向紅軍突然發聲:“我倒是接觸了一些京州方面的調查資料。”

眾人的目光全都轉到了向紅軍的身上,淩冽更是眼神熾熱的看著他,這件事情的真相實在是太重要了。

一個逆天的組織救了自己,但淩冽卻對這個救命恩人一點都不了解,這讓他有些心慌。

向紅軍皺著眉頭說道:“雖然這個調查很快就被上面責令叫停了,但我還是了解到了一些東西,在秦空和淩洛分頭給淩冽搜集證據的時候,有關部門沒有任何發聲,雖然沒有一個人明面上提供幫助,但也沒有任何一個人出來阻攔。”

眾人點了點頭,幾位長者都是在權利遊戲中遊刃有餘的高手,其中意味自然明了。

事關副部級官員的死,死者身後的力量必定會百般阻撓赦免淩冽,這一次黃海明的人集體沉默,就足夠說明有一個更大更強的勢力體系把他們給牢牢壓制了下來。

想想都讓人窒息,黃海明穩坐這個位置這么多年,怎么說也是權利體系中的虎象了,能把虎象之流壓制地不敢抬頭的,到底是怎樣的怪物?

淩冽長呼一口氣,面色凝重問道:“向伯伯,那您知不知道,到底是哪些人暗中幫助了我?”

“這個可不好說啊,就我能確定的,局長級至少十人,處長級至少五人,廳長級至少三人,至於那些不能確定的可就多了去了。”

在場的人無不吸了一口冷氣,向紅軍的這一句多了去了真是有點嚇人啊。

局長,處長,廳長,這些掌握著華夏命脈的大官員們一共該有幾個人啊,如此頂尖的位置,能多到哪裏去?

但偏偏向紅軍又是個實事求是的之人,他的話對廂房裏的諸位來說百分百可信。

可信,卻又不敢相信!

就在這個時候,袁萬山的面色越來越緊張。

“大首長,你沒事吧?”淩冽注意到了他的表情變化。

但袁萬山只是擺了擺手說道:“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了,除了聶家,再也沒有人能出得起這手筆。”

“難道”白天宇也皺起了眉頭。

“難道是聶家的涅槃計劃?”

涅槃計劃,淩冽聽這個名字好像有些耳熟。

鳳凰涅槃,浴火而生。

他對這句話的理解比誰都深刻,自然知道涅槃是重生的意思。

但是這裏的涅槃計劃到底有什么深刻含義?

袁萬山眯著眼睛說道:“聶家的那些老家夥們可是相當有遠見,他們深知權富不過三代的道理,知道將來聶家實力下降的時候,肯定會有不少仇家找上門來,為了預防這種情況發生,他們花費了巨大的人力和財力,長期活動與官方和軍方的各種組織。“

淩冽咽了下口水,心裏不禁感慨自己老爹怎么就沒給自己留個涅槃計劃呢,憑老爹這種傳奇人物,隨便留下點手筆也都夠他用一輩子的了。

袁萬山繼續說著:“官方和軍方才是最穩固的勢力,一旦聶家遭遇了什么不測,聶家的當代掌權人就可以發動涅槃計劃,救整個聶家於水火。”

“用什么救?”淩冽趕緊問道。

“能夠救人的,自然也是人,只要涅槃計劃一開啟,那些受恩於聶家,或者幹脆是被聶家買通的人就會站出來貢獻自己的力量,到時候聶家就算遇到了滅頂之災,在這些大碗的齊手拯救下,也絕對能讓聶家再風光幾十年。”

聽到袁萬山如此講述,淩冽完全被震驚了。

他忍不住感歎聶家的前人們真是很有遠見,投資什么都不如投資人來的實在,能被聶家投資的這些人只要不作死,那么仕途肯定是穩步上升的,這在無形中又增強了涅槃計劃的強大力量。

現在淩冽一點都不好奇自己是怎么被救出來的了,話說這么大的計劃用在自己身上真是浪費啊。

不過要是不用在自己身上,他淩冽肯定已經死無葬身之地了。

“但是”袁萬山突然歎了一口氣。

“恩情總有還清的時候,所以涅槃計劃使用的次數也及其有限,現在聶家的掌權人應該是那個小丫頭吧?”袁萬山看向了淩冽。

不好!

這句話像是一道驚雷劈在了淩冽頭頂,它直接提醒了淩冽,聶無雙用家族百年大計拯救了自己一條命,她該怎么面對家族成員的刁難,特別是她那個哥哥!

聶無雙有麻煩!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